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太原名刀 正文

第三章 挟技四海 志在中原
 
2020-01-01 16:47:20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鲁铁山嘴角挂着下屑的笑,慢慢打开不显眼的青布包儿,现出了—方紫木雕花的四方木匣。
  揭开木匣盖儿,大家的眼睛都直了!
  碧绿的翡翠足足有砚台那么大小四方,一共是四大块,上冲的宝光,顿时把鲁铁山的一张脸都染绿了。
  在场除了贯大元以外,几乎没有一个是贪财之人,可是这么大的四块翡翠,谁看了不震惊?不动心?贯大元刹时间脸色如土!
  鲁铁山二指轻启,拿起了一块来,一蓬碧光,映得每个人发眉皆绿!
  识货的“青竹客”郭白尘禁不住“啊!”了一声,目放异彩的道:“好一块翡翠!”
  鲁铁山一笑,关起了匣子,却把手中那块翠递向郭白尘道:“郭朋友是行家,请鉴定一下值多少!”
  郭白尘由不住伸双手接过,只看了一眼,掂了掂份量,由不住叹息一声,道:“好大的一块翠!”
  鲁铁山道:“可当得以上四个字?”
  “足足富得……太难得了,难得!难得!”
  说时毛三郎已打了一盆水来,见状也惊得呆住了!
  鲁铁山由其手上接过了水盆,笑向郭白尘道:“郭朋友请高鉴!”
  郭白尘会意,小心的将手中翠入水,顿时之间,满盆皆碧,晶莹透剔,光灿照人,像是盛了满盆的绿琉璃,那里分得清什么是翠?那里是水!
  就算不懂翠的人,看到这里也懂了。
  在场各人最最难堪的该是贯大元了,这时一张胖脸白中透青,沿着两腮,直往下淌着汗珠子,惊是惊到极点,怒也怒到了极点。
  他又能说什么?当然是无话好说!
  鲁铁山一笑,看向贯大元道:“贯老弟,你说这块翠能值多少?”
  贯大元身上起了一阵颤抖,紧紧闭着嘴,一言不发!
  鲁铁山看向郭白尘道:“郭朋友的意思……”
  郭白尘感叹了一声,道:“这个……在下没见过,不便妄下断语,不过……昔日曾见京里奇珍阁出售的一块,较诸这一块小多了,颜色也不及这一块好,当时卖价足有两万黄金之数……”
  “就算两万好了!”
  鲁铁山仰天豪逸的狂笑了一声,目注向“一提金”毛秋水道:“毛老先生有什么高见?:
  毛秋水摇头道:“但凭郭先生裁决,老朽没什么意见!”
  鲁铁山一双灵光四射的眸子,却在一侧站立在毛三郎以及毛海蓉身上一转,道:“这是何人?”
  毛秋水道:“这是老朽犬子小女!”
  毛三郎以及毛海蓉相继抱拳见礼!
  鲁铁山道:“也罢,在下初次造访中原,第一次向毛先生购刀,这块完整翡翠不便支解为二,就请足下笑纳,以换取足下那口红毛宝刀!”
  毛秋水呵呵一笑道;“鲁壮士太客气了,小老儿生来是一介不苟取的脾气,那里敢收阁下如此大礼,这块翠既然足值两万之数,理应取一半!”
  说到此“锵!”的一声,亮出了手中红毛宝刀,刀锋向下一落,不偏不倚的正好落在了那块翡翠之中,红光一吐即收,“呛!”的一声又收回入鞘。
  各人再看,那块上好之翠,已为从中折为二,断接处其细如丝!
  鲁铁山哈哈一笑道:“好刀法!”
  说到此,拿起一半断翠双手呈上,毛秋水脸色微窘的道了声:“惭愧!”倒也不再推辞,遂即收了下来。
  同时,鲁铁山也就不客气的伸手由毛秋水手中取过来那口宝刀!
  “一提金”毛秋水怔了一下,道:“尚有一话,不知当讲得久?”
  鲁铁山一面把新购宝刀系好身上,大声道:“你说吧!”
  毛秋水吞吞吐吐道:“老朽铸刀数十年,深知刀性火候,就以此刀而论,固是锋利不可一世,但方才静阅其气质,略嫌锋芒太露,杀气过……”
  鲁铁山哈哈大笑道:“这个无妨,正是咱鲁某人所好!”
  毛秋水喟然道:“壮士又是如此神武之人,加以此刀之助,只怕未来江湖势将激起无限风波!”
  贯大元这时已退出丈许以外,聆听之下,冷面作笑不发一语,其他之人目射凌光,又似各怀异心!
  “一提金”毛秋水倒是真正是一番好心,苦口婆心的接言道:“老朽有意将鲁壮士宝刀收回百日之久……”
  鲁铁山一征道:“干什么?”
  毛秋水道:“老朽愿以后天文静之火,以去刀上杀气,是时刀光转红为白,才是真正功德!”
  鲁铁山哈哈笑道:“如此咱又要担百日之心,只怕天下高手纷纷闻讯而至,这口刀是否还能落在咱鲁某人手中,可就很难说了!”
  毛秋水道:“老朽愿以身家性命担保,此刀不落外人之手!”
  鲁铁山哈哈一笑道:“好!老先生!这件事咱们稍停再谈,请贤父子三人,入内室稍候,在下与几位好朋友还有一番交代!”
  “一提金”毛秋水心中一动,目光再看身侧四人,才发觉到四人重复各踏来时之“四象图”,目光之中,隐现杀机。
  毛秋水心头一凛,深知自己之言,已应验眼前,顿时内心浮起一片伤感。
  眼前各人俱都是武林中一时俊彦,武功自成一家,绝非轻易认输之人,一场争斗在所难免,结果如何,实在难以预料,此事皆由自己而起,但是凭自己父子三人之力,实在也不能化解,一个弄不好或许赔上自己父子性命?
  “一堤金”毛秋水自忖无能,也只得退而明哲保身,当下眼角向一双儿女扫了一眼——
  他叹息着道:“既然如此,愚父子等告辞了!”
  说罢相继抱拳,躬身而退!
  二门内——
  毛秋水抖颤颤的一只手,抓住了儿子毛三郎,轻声道:“三郎,另外的那口刀呢!”
  毛三郎脸现春风道:“你老放心,为安全计,儿子已把它先藏了起来!”
  毛秋水点点头,说道:“藏得好!藏得好!”
  微微一顿:又道:“藏在那里?”
  毛三郎左右窥了一眼,打了一个箭步,腾身而上,举手一攀横梁,翩翩而坠,手里已多了一口刀,然后双手呈上!
  老人捧刀注视一艮久,喟然道:“这才是我四十年精血之作……幸而未被那姓鲁的发觉,购了去!”
  毛三郎说道:“爹爹预备如何发落此刀?”
  老人先自身上脱下长衣,紧紧的把刀裹住,叹息一声道:“此刀出世,微现白光,必遇明主,你们不必担心,为父自有安排……”
  毛三郎伸手抓住父亲手腕,触手冰凉,不禁一惊,道:“你老人家怎么了?”
  毛海蓉想起方才父亲与鲁铁山夺刀时似曾受伤,不由一惊道:“爹,你老受伤了?”
  “一提金”毛秋水气馁的道:“那姓鲁的好不厉害……但不知他何以未取为父性命!刚才为父以一口纯阳真力,强压心脾,方未喷血,这条命倒是保住了!”
  毛三郎冷笑道:“姓鲁的貌似老粗,其实心细如发,狼顾鹰视,儿子担心他心怀不轨……”
  “一提金”毛秋水陡然一惊,皱了一下眉道:“这个……怕还不致于吧!”
  微微一笑,又扬了一下手中刀,道:“所幸这口刀就本质火候上来说,要略胜那红毛宝刀一筹,如遇明主,日后多少尚能约束那鲁铁山几分!”
  一眼看见女儿血染的外衣,道:“你的伤要紧不?”
  毛海蓉说道:“一点皮肉外伤,不碍事!”
  “一提金”毛秋水说道:“我们进去吧!”
  三人步入中庭暖室——
  其时大雪复降,天地一色朦胧!

×      ×      ×

  在外院里,对峙的局面仍在僵持之中,
  鲁纳山居中而立,郭、贯、姜、向踞四方而立!
  双方似乎正在谈论着什么,表情轻松,但是,任何人却可以看出内在的剑拔弩张!
  脸色如土,忿忿难平的贯大元连声的怪笑着,一支手指向鲁铁山道:“鲁朋友,你虽功力出众,但是眼前情势,只怕对你不利!”
  鲁铁山阴霾密布的一张脸,展露着凌厉杀机,冷冷笑道:“贯大元,在下初入中原,虽不识中原礼节,但却知江湖规矩!这口刀一经在下巨金购得,任何人休想由在下手里拿走!”
  贯大元哈哈一笑,道:“刀的事以后再谈,贯某是看不惯你那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要给你一点中原的规矩!”
  鲁铁山浓眉一挑,阴沉的道:“鲁某候教多时了,贯朋友,你等是群上还是单个来?”
  贯大元嘿嘿一笑道:“你也太小看贯某与三位好朋友了,这四象图为的是防止你逃脱,并不是要联手合攻!”
  鲁铁山一声狂笑,道:“原来如此,这么说倒嫌咱鲁某人多心了!只是区区一阵四象图就想防止鲁某进出,未免不合实际!”
  说到这里,脸色突地一沉,向左迈出一步——
  南角的“青竹客”郭白尘急速的跟上一步!
  鲁银山冷笑着一连踏前了三步,北角的“九华真经”向华波忙自后退三步!
  倏地双掌一拍,倒折了一个觔斗,左右双肩各闪了一下,身如潜龙升高,翩翩而起!
  他身形陡地纵起,紧紧依附着鲁铁山背后,拍出一掌,可是鲁铁山曲转的身子,躬伸之间,如穿波巨鲤,“飒”的一声已落向东面高墙之上!
  带出一声长笑,他甫将落下的身子,如倒剪之秋燕,“飒!”的一声的又回落当场!
  场内四人一时黯然!
  鲁铁山大声道:“如何,区区一阵四象图,如何困得住我?”
  四人中“青竹客”郭白尘,飘身而出,抱拳一笑道:“鲁兄技艺超群,后会有期!”
  言罢,正待腾身自去!
  不意此一刹那间,空中红光一闪,一蓬血光,疾若暴雨直扑其脸颊而来!
  血光中,似见鲁铁山那张脸极其狰狞。
  郭白尘已知鲁铁山虽是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可是其武功造诣,实则高不可测,在场自己四人,虽说为当今一时俊彥,可是和他比起来,显然还差了许多!
  “青竹客”郭白尘为人聪明,略一权衡得失轻重,遂即有了退意!
  那里料到鲁铁山却是别有打算,此人志在中原,挟绝技遨游四海,此刻宝刀在手,更思大展抱负,对方既先存敌意,那是再好不过,更想就此而遁,可没有那么容易!
  是以,鲁铁山一出手,即为厉害的杀着。
  郭白尘蓦然觉出对方刀光砍面,其势已如惊雷骇电,想闪躲已是不及。
  当然,郭白尘绝非寻常之辈,自无听人加害之理!危机一瞬间,郭白尘的一口青霜剑也自展出,他施出全身之力,驾御着掌中剑,本身内力一经贯注,剑身上光华暴长,自剑锋上宝珠溅玉般的洒出了一天剑雨。
  饶其如此这般,也难挡鲁铁山的纯阳刀风。
  两般兵刃一经交接,其声如同玉鸣。
  双方同样的势子,向左右一分——这其中郭白尘的身子可就有欠利落,落下的身子有如冬日落花,一个劲儿的打着哆嗦!
  他虽然力持着长剑,可是有眼睛的人可都清楚的看见,大股的血像赤链蛇般的,由其左肋间淌下来。
  伤处再显明不过了——足足有半尺多长的一道血口子。
  郭白尘脸色苍白的惨笑着,道:“好刀法……姓郭的只要三分气在,咱们来日再见!”
  环臂向其他三人一抱,斜着身子纵赶来,像断了线的风筝般的,落向墙外。
  鲁铁山朗声而笑,却是按刀不追。
  此一刹间,斜刺里的“病太岁”姜平却也拔起了身子,向一角棚架上落去!
  鲁铁山安心要让在场四人当场出丑,不打算放过一人,嘴里高声叫道:“姜朋友慢走一步!”
  声随人起,人到刀到!连人带刀,直向着姜平坠身处落去!
  “病太岁”姜平昔日在淮南道上是出了名的难缠,一身小巧功夫——“燕青十八般闪避”,确实鬼神不测,今天显然是也遇见了大敌!
  就在鲁铁山连人带刀落下的同时,“病太岁”姜平一声冷笑道:“好小子,赶尽杀绝呀!”
  他身子陡地向后一个倒仰,借着双足尖的翻勾势子,全身向后一个疾翻!
  好快的身子——
  棚架子,“咯吱!”的一响,姜平瘦削的身子翻而复起,不知什么时候姜平的双手上已多了一对银光灿然的钢钩,那钢钩每一支不足一尺,作弧形的弯出去,看上去锐利无比!
  姜平探出的双钩,交叉着直向鲁铁山一双足踝上钩了过来!其疾若电,其势若风!
  “病太岁”姜平这双“护手钩”平素是难得轻易一现,因知大敌当前,破例一上来即施展出手,双钩之上带出尖锐的两股尖风,天空中像闪起了两弯银圈!这一式名叫“野马分鬃”,如果上来得手,紧接着第二式“双飞燕”,一任你功夫再高,只怕也难以闪躲开来!
  北沙漠来的这个鲁铁山,好像满身是眼,在姜平双钩之下,他身子霍地拔起了三尺左右,不多不少正好躲过了姜平的双钩。此一刹那,鲁铁山的一只左手,五指箕张,掌势向下一探,道:“嘿!”
  但听得棚架“喀拆!”的一声爆响,整个的塌了下来。
  “病太岁”姜平怒啸着拔身而起,他手上双钩,幻化成两道银虹,配合着他凌厉的身势,踢起的足尖,构成了一式猛锐的攻杀招式!
  姓鲁的真不含糊!
  他手上的那口红毛宝刀向上猝然一提,刀锋向外一抖,空中闪出了一片刀光,像是有十数把同样的刀连环脱手而出!
  这时候姜平的身子也攻了上来。
  双方的势子同样的猛列,一下子迎在了一块,兵刃交接声中,鲁铁山的身子疾转而出,随着扬出的刀势,有一物件,高高的飞上了半天——
  “叭答!”的一下子落在地。
  是一只血淋淋的断手,手上还紧紧的握着一只钢钩!“病太岁”姜平惨叫一声,身子滴滴溜溜的打着转儿,此同时,他手中的另一钢钩已脱手飞出,却为鲁铁山掌中刀就空一格!
  火星一闪“呛!”的折为两段。
  鲁铁山掌中刀隔空一吐,双方离着有丈许以外,姜平惨叫一声已被砍成两截,横尸在地!
  红的血,把白的雪染红了一大滩!

相关热词搜索:太原名刀

上一篇:第二章 红毛宝刀 锋芒毕露
下一篇:第四章 混世魔王 杀人夺刀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