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太原名刀 正文

第九章 情投意合 春火燎原
 
2020-01-01 16:51:51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他吃了一块干肉脯,喝了一点水,平躺在狼皮睡褥上,耳听得那笛声转折舒徐,有如悠悠的流水,又似出谷的黄莺,甚是好听悦耳,不觉双目微合,兴起了浓浓的睡意!
  不知什么时候,笛声忽止!
  沙千里轻轻的拂了一下袖子,把燃在身边的一盏松脂油灯熄灭!
  他翻过身子来,正待入睡。
  这当儿,羊皮的幔帘子忽然响了一声,一个长身玉立的倩丽晾子,突地现身帐前!
  沙千里闻声而警,睡意已去了七分!
  他倏地转过身来,却见到面前人影一闪,那乍然现身的人,以同样快速的身法,退出帐外,沙千里所见的,只是这人雪白的一截裙角!
  沙千里陡地一惊,不待先出声,单手巳操起了那口得自毛秋水所赠的宝刀,仅以腰脊打挺之力,全身如箭矢般的已射身而出!
  “飒!”的一声,纵出三丈以外!
  当他轻快的身子方自一落地面的当儿,已发觉到那现身的人,以同样快的速度,像是一缕轻烟般的,已然拔上了那片新月状的沙丘!
  从背影上看去,对方俨是女子;一袭白衣,秀发披肩,身后还系着一口长剑!
  沙千里心中一动,也就越加的不舍,当下足下加劲,更为快捷的追了下去。
  前面少女个乎有要和他较上一阵轻功,这时身法展开,轻登巧纵,快如飞隼,刹时之间已飞纵出百十丈外!
  “万里飞虹”沙千里见对方身法轻盈如此,透过窕窈的背影,他已猜出了她是谁了。
  白衣少女身法越发的加快,分明轻功中极流身手,沙千里略一放松,即有摆脱之势,他也就紧紧的缀下去,丝毫不敢怠慢。
  二人一前一后,足足又追出了数里外!前面的少女尽管是快如疾风,可是沙千里所施展的身法,乃是武林中仅听过传说的“风恋尘”,这类轻功全凭一气行驰之。
  运功时,提气顶踵,一以贯之,如是快慢由心,不可思议!是功中顶尖儿的身手!
  白衣少女身法虽说是越乎常人数倍有余,然而却始终没法子摆脱出沙千里的跟踪!
  如此又相持了半盏茶之久!
  前面是无数的沙丘,白衣少女拔上了第一座,沙千里紧跟着扑上去,她却改纵向第二座沙丘上扑去!沙千里又跟上第二座!
  第三座沙丘,较前座要高上许多。
  白衣少女这一次安心要把身后的沙千里摆下来,她施展出轻功中极上乘的身法“流星赶月”,白色长衣在夜色里划出一道白光,身子一落沙丘之上,双手抱着膝头,凌空一个翻势已跃落而下!
  沙千里暗吃一惊,心中越是钦佩对方这身功夫,足下也就更不能丝毫放松!
  他嘴里高声叱道:“是云姑娘么?”
  身形一闪,快如飘风的已落在了沙丘之巅!
  他这里足尖尚未站定,沙丘下那位白衣姑娘已倒卷着反身扑上来。
  但听得那女子一娇叱,喝道:“看掌!”
  交叉着的一双玉手,快如电光石火般的直向着沙千里两肋上击来!
  手拿未临,先就有两股尖锐的风力袭到!
  沙千里道:“好!”
  他那口刀已改系身后,这时把空出的一双手,向外倏地一翻,用“疾鹰展翅”的手法,分向对方一双手腕上抓去!
  白衣少女显然就是云白姗,偏偏她面系白纱,不肯真面目示人!
  沙千里也就不再道破!
  只见那白衣蒙面女子双手向后一带,两只手迎着一拍“叭!”的一台,同时向外一扬,施展出“排山运掌”的功力!
  一股极大的风力,翻山倒海般的压逼了过来!
  沙千里虽说是功堪造化,却也不敢身挡对方少女如此的一击!
  很明显的,这蒙面姑娘如非存心相试,断断不会施展出如此凌厉的杀手!双掌一出,空中卷起了一根巨大的风柱,直迎着沙千里全身上下丈许方圆猛击了过来!
  “万里飞虹”沙千里一惊之下,双掌猝然向上一提,全力贯注,用无形掌式,夹着巨大的风柱迎上去!
  双方掌势一经交接,空气里一声大震,二人立足的那座沙丘,顿时崩炸开来,黄沙千缕四空流窜,形成了极大的声势。
  在温空的黄沙里,男女二人各自腾身纵起,向着第四座沙丘上落下去!
  二人身形同时纵起,同时落下!
  但听得那白衣少女一声道:“好本事,看剑!”
  青光一闪,一口长剑已取到手中,剑尖直指,即由剑尖上现出尺许长的一道尾芒,连同着她手中长剑,猛地当胸直刺了过来!
  沙千里心中一动,暗道:好倔强的姑娘,今日要不显点真功夫与你看看,谅你是不肯罢休!”
  心念至此,右手翻过,已握住了新得的那口刀刀柄之上,猝然迎着对方少女的来势,向外一翻,大片白光,如银河倒卷,迎着对方那口青光闪烁的长剑直撩过去!
  白衣少女霍然一惊,双方兵刃不及交锋,那只持剑的手向后一挫,掌中剑风卷残云般的,直向沙千里腰间快斩过去!
  沙千里一提刀势,在沙堆上旋了半转,掌中刀向外一封,他真力内敛,已全然贯注于刀身之内,也许他无意隐及对方那口长剑!
  刀气一吐一吸,正是刀功三昧中最难的一个“吸”字诀,蒙面少女只觉得剑上一紧,不及运功防止,掌中剑已脱手而出!
  但听得“当”的一声,那口闪烁的青光长剑,如附骨之蛆,已紧紧的吸贴在对方的刀身之上!
  蒙面少女突的呆了一下,脚下一跺,飘出三丈以外!
  沙千里跟着纵身扑近道:“姑娘请稍待!”
  蒙面少女本已转身欲去,闻言之后,顿时停步不动,她的背朝着沙千里!
  沙千里把对方的一口青钢长剑取到手上,自己还刀入鞘,然后双手捧剑上前,矢身道:“这是姑娘的剑!”
  蒙面少女回身一招,那口剑已落入手中,看也不看的向背后一插,铮然入鞘!
  她那双现在面纱外的美丽眸子,向着面前的沙千里紧紧逼视着,奇怪的是目光里并未曾现出一丝敌意!
  沙千里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却又一时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却听得那蒙面少女说道:“沙兄的武功,盖世无双,再要打下去,我便要出丑了!”
  沙千里躬身道:“姑娘神功,在下亦深深钦佩!”
  蒙面少女轻轻叹了一声,道:“可是比起你来,就差得太远了……”
  顿了一下,她眨着那神秘的眸子,道:“你知道我是谁?”
  沙千里道:“能够有姑娘这身武功的人,天下又有几个?”
  蒙面少女呆了一下,轻抬玉手,把遮在脸上的一块面纱揭了下来,现出了她本来面目,当然是云白姗!
  沙千里内心早已经知道她是谁了,可是在对方揭开面纱的一刹那,他兀自禁不住怦然心动。
  淡淡月色之下,对方那张脸——轻泛着浅浅笑容的,实在美极了。
  沙千里几乎不敢直视她,生怕在和对方的目光交接之下,暴露了自己内心的隐秘,他原本很能自持,遇事镇定的人,居然也有些把持不住,清癯俊秀的脸上,也带出了一些红窘!
  比较起来,云白娴反倒自然多。
  她眼睛里不加掩饰的现露出某种的情愫,尤其在直直的逼视对方的时侯,那种纯真的情愫才是昭然若揭!
  云白姗微微一笑,看着沙千里道:“住在此沙漠?”
  “不……”沙千里镇定下来,道:“住在七角井,但是平素四方飘零,没有一定下脚之处!”
  云白姗点点头,道:“越是有本事的人,越是如此……”
  说到这里轻轻一叹,半笑着说:“记得去年离开师父的时候,他老人家夸奖我,说我的功夫是怎么样的了不起,说天下已少有敌手,想不到……”
  眼睛一瞟沙千里,低头一笑:“……一遇见你,可就不灵了!”
  沙千里不再拘束的道:“也许姑娘存心相让!”
  云白姗摇摇头道:“那倒不是!不过刚才你用‘吸’字诀吸走找的剑,如果我事先知道,你是吸不走的!”
  沙千里道:“承让!”
  云白姗向前走了几步,在一堆沙上坐下来,她两只手轻轻抱着膝头,偏过头来道:“一个像你这样的人,必定是很寂寞的……是不是?”
  沙千里苦笑了一下,说道:“也许是吧!”
  他距离着云白姗约有五尺左右的地方也坐下来!
  云白姗道:“我一来到沙漠,就听说过你的名字,可是始终却是没见过你,想不到直到今天,才遇见你!”
  沙千里道:“我也是见闻太浅陋,直到今天才拜识姑娘的武功!令人遗憾!”
  云白姗一笑道:“可是现在我们已经认识了!你也就不必再遗憾了!”
  “万里飞虹”沙千里那双精光内敛的眸子,情不自禁的被她的艳光神彩所吸引住!
  二人目光相视,短时的一片寂静!
  云白姗微微一笑,把脸偏过一边!
  她淡淡的笑道:“你以前也这么盯着人家姑娘看么?”
  沙千里摇摇头,道:“从来不曾!”
  “那么为什么?”她说了一半,忍不住笑了一下,却把一双澄波双瞳,注视向沙千里道:“老实说,你又认识我多少?”
  “你是云布政使的掌上明珠,千金小姐!”
  “谁问你这个?”
  云白姗嘟了一下嘴,薄嗔的道:“你可知道我的名字?还有其他别的……”
  沙千里摇摇头道:“姑娘没有告诉我!”
  云白姗凝视着他,道:“我叫云白姗,白是白天的白,姗是姗姗来迟的姗!”
  沙千里点点头道:“我记住了!”
  顿了一下,他看向她道:“我可以问问姑娘来到沙漠的意图么?”
  “当然可以!”云白姗闷闷不乐的道:“我是找寻一件东西!”
  “什么东西?”
  云白姗神秘的一笑,道:“你一定要知道?”
  沙千里道:“好奇之心人皆有之!”
  云白姗微微一叹道:“是四块上好的翡翠!”
  沙千里不解的看着她,想听她进一步的说明。
  云白姗呐呐的道:“三年前我娘带着这四块翡翠,经过沙漠,欲入中原……”
  顿了一下,接道:“就是这片叫白龙堆的沙漠……想不到半路遇见了一个强盗,杀了随护我娘的卫士多人,把四块翡翠劫走了!找此行就是专为寻那个强盗,讨回失物。”
  沙亍里微微一惊,点一点头,说道:“这件事我听说过,那个劫宝的人,可是鲁铁山?”
  “你识他?”云白姗显然一惊!
  “岂止是认识?”沙千里冷冷的道:“这人曾是我手下败将,掌底游魂!”
  “他人呢?”
  “已入中原!”
  云白姗轻轻一叹,道:“这么说外面传说是真的了!”
  沙千里冷冷一笑,道:“这几块翡翠对姑娘重要么?”
  “当然重要……”云白姗轻叹一声,道:“我一定要找回它,否则……”
  她深深的垂下头来,一提起这件事,她就失去了兴头,连一点劲儿都没有了!
  慢慢抬起脸来,那双明媚的眸子里,似乎含有一汪泪水,却又忿忿的道:“你要不要知道?”
  沙千里道:“但愿能与姑娘分忧!”
  云白姗微微苦笑道:“你真会说话……我是个直性子的人,说话不会拐弯抹角,这三年来,自从发生过这件事以后,什么人我都看不顺眼,人家一问我这件事我就忍不住要发脾气……”
  “倒是你……”她略带着一些羞态的笑了一下,道:“觉得和你蛮谈得来的!”
  “唉!”未语先叹了一声。
  “你可知道,那四块翡翠不是我家的东西?”
  “原来如此!”沙千里微微惊愕的道:“这么说……可是要赔还人家?”
  云白姗木然的点点头,眼泪在眶子里打着转儿,她伤感的道:“可怜我母亲为了这件事,却急出病来了……都是我害了她!”
  “这件事莫非与姑娘有关?”
  “当然有!”云白姗冷冷一笑道:“我说出来以后,沙兄你不可告诉第二个人,否则我可是不依你!”
  沙千里道:“你大可放心,我决不对外人泄露只字!”
  云白姗苦笑着点点头道:“我相信你就是了……我可怎么对你说呢?说来也怪我娘不好……当年认人不清,胡乱的就把我许给了人家……”
  说到这里,她那张娟秀的脸,一阵发白!
  沙千里征了一下,未便置答。
  云白姗失神的道:“十八年前,那时我才两岁,我娘因喜爱我爹爹一个同窗故旧的儿子,言明在我十九岁的时侯,与他儿子成亲,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沙千里木然说道:“这好事一件!”
  “好事!”云白姗冷冷的道:“我那位父亲旧日同窗,如今官拜兵部尚书,这个人姓刘,是当朝的一个大奸臣,他那个儿子刘思权,更是一个出名的纨袴子弟,吃喝嫖赌无所不为……我怎么能……”
  沙千里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云白姗冷冷笑道:“这件事我父母后悔已极,我也万难从命!只有退婚这条路!只是……那刘尚书父子却是不答应!”
  “……我娘亲苦苦哀求也无用处,偏偏那份当日聘礼遗失,叫我们拿什么退还给人家?”说到这里,她紧紧的咬着牙齿,恨声道:“……刘尚书大概也知道了这件事,所以一再的提到那份聘礼,我父母为了这件事都快急了疯了!”
  “万里飞虹”沙千里冷冷笑道:“这么说,找寻那鲁铁山之事,不宜再延!”
  云白姗失望的叹了一声,道:“刘尚书如今官大权高,对于我父亲这件事极为不满,曾派人下书,年底就要与他儿子完婚,否则立刻要偿还聘礼!”
  她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沙漠里的晚风,把她头上的发丝一缕缕的飘起来,衬景是万里黄沙与灰褐色的天空,真有点“飘飘乎羽化而登仙”的感觉!
  “我爹爹惹不了那个老贼……”她叹息一声,道:“如果年底以前,不能找回那四块翡翠,我也只有被牺牲了!”
  她深深垂下了头,一刹间,似乎连一点生气也没有了。
  “万里飞虹”沙千里呐呐道:“事在人为,姑娘先宽心……夜深了,沙漠不比陆地,姑娘你要珍惜身体,我们后会有期!”
  云白姗蓦地一惊抬头,却见沙千里已转身待去!
  “沙兄……”她赶上了一步,道:“你等一会儿!”
  沙千里站住脚步,感伤的道:“承姑娘视同知己,心底事见告,我却不能坐视,但愿能尽一臂之力!”
  云白姗脸上飞过一处喜悦,道:“真的?有你这位大侠客帮忙,一定能找到鲁铁山!”
  沙千里回过身来,炯炯的一双眸子,热情奔放的注视向云白姗,他想说话,可是却又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面前这位姑娘,虽只是初次相识,却给人以知心故旧之感,一刹时,他感觉到彼此的距离缩近了许多,近得只隔着一层薄薄透明的纱!

相关热词搜索:太原名刀

上一篇:第八章 手下留情 惩诫马寇
下一篇:第十章 英雄侠女 情意绵长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