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太原名刀 正文

第七章 千金小姐 功高挫敌
 
2020-01-01 16:50:07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其中那个活似门神吊客的瘦高汉子,旋风似的已转到了“大瓣”面前,一只脚勾着李老三的身子,转过来看了一眼,登时一呆。
  胡驼子道:“怎么了?”
  姓鹰的汉子哼了一声,道:“死了!”
  说着蹲下来细看了一下死者伤起,站起身子道:“李老三遇见了高手,是被人用‘剪金风’的手法,把胳膊给弄了!”
  胡驼子登时脸上一怔,一双细小的眼睛,逼才向着白衣少女身上望去!
  白衣少女这段时间之内,只是静观不语,尤其是注意着胡驼子的功夫的身手,素洁的脸上现出隐隐杀机!
  胡驼子嘻嘻一笑,道:“这位必就是新领贵州布政使云宗尧大人的千金,大小姐了?嘻……失敬!失敬!”
  白衣少女脸上显然一惊,只是面对着一干人,非不得已,她不肯开口!
  胡驼子笑声一敛道:“云大小姐,你别奇怪,我们虽不认识你这个人,可是认识这辆车,当年云夫人在甘肃的时候,就常常乘坐过!”
  小姐眼珠子一转,冷冷的道:“还没请教五位大名号?半夜栏车,你们想干什么?”
  胡驼子哈哈一笑道:“好说,好说!”
  那个姓鹰的瘦子仰天怪笑着,一双狼也似的眸子,频频在云小姐身上转着!
  他说:“云小姐见问,怎能不回答,俺们哥儿五个的名字,可
  不能在大小姐跟前乱报,可是也没什么恶意!”
  云小姐道:“你们想干什么?”
  胡驼子一手摸着脸上的乱胡子,嘻嘻笑道:“大小姐,你是金枝玉叶,衣锦玉食惯了,可不知道俺们这行有多么苦?”
  那个猛张飞模样的汉子大声道:“俺们是风餐露宿,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的苦哈哈,要大小姐你行行好,赏口饱饭吃!”
  云小姐冷冷的道:“怎么个赏法,你说清楚一点!”
  胡驼子插口冷冷笑道:“大小姐,云老大人这些年子为官,荷包里的银子多的是不能再多了,俺们哥几个可没胆子当面去跟他老人家要去,没法子,只有想出这么一个傻主意!”
  说到这里,拱了一下手,道:“没别的,只请大小姐你连同手下人,在我们白龙堆多住几天!”
  姓鹰的瘦子哈哈大笑道:“云老大人疼爱大小姐,过不几天,一定会派人亲自迎接,那个时候,我们几个再亲自护送大小姐出沙漠,大小姐,你说这个可是好与不好?”
  白衣少女点点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我懂得了!”
  胡驼子躬下身子,简直就快挨着地了,那样子简直就像是一个大虾米!
  他嘻嘻笑道:“大小姐,请上车!”
  白衣少女冷笑道:“当家的你贵姓大名?”
  胡驼子怔了一下,却抱拳道:“在下胡天铎,外号‘云里翻’,请多指教!”
  少女一双明亮的眸子,在他脸上转了一下,冷冷的道:“胡总当家的,有件事我想请教一下!”
  “大小姐请直说!不敢当‘请教’二字!”
  “好!那么我要问问你们!”她那双明媚的眸子,在五人相注之下,居然没有丝毫畏惧之色!
  顿了一下,她接下去,道:“三年前家父返甘肃任上时,有一次西出玉门关,在贵宝地遇见了一伙子人,失了点东西!”
  五人闻言。彼此对看了一眼。
  胡天铎点点头道:“这件事,大小姐你还真问对人了!”
  云小姐道:“怎么说?”
  胡天铎道:“这件事是‘沙漠虎’鲁铁山,鲁大当家所干的。”
  云小姐点点头道:“姓鲁的现在那里?”
  “这个……”胡天铎道:“这个我可就不知道,听说鲁当家的人也入了中原!”
  云小姐失望的后退了一步,却咬着牙道:“我不信!”
  那个猛张飞模样的汉子哈哈笑:“不信由你,大姑娘,鲁铁山当年听脱干了那一票买贾,发了一笔大财,如今仍然吃喝不尽。六十年风水轮着转,想不到我们哥儿五个今天也轮着一回,这就叫走运!”
  云小俎脸色刹时气得绯红,冷笑道:“那鲁铁山与你们是什么关似?”
  胡天铎道:“朋友而已!”
  云小姐脸色一阵发白,频频冷笑道:“本来还可以饶你们一命,既然是姓鲁的朋友,就恕我不客气了!”
  五人微微一惊,胡驼子嘿嘿一笑,说道:“怎么说,云大小姐,你还是个练家子?”
  云家小姐一声清叱道:“请了你的狗眼!”
  右手平出‘嗤!”的一掌,直向胡天铎脸上劈来,胡天铎在对方话声一落的当儿,内心已存了三分小心,果然对方话一落,遂即向着自己出手!
  “云里翻”胡天铎就是因为轻功出众,所以才得了这么一个外号。
  此时见状,他身子霍地向后一个倒翻,足足翻起了一丈高下,云家小姐这一掌可是落了空,可是疾劲的掌力,平贴着把地面上的一层沙子刮上了半天,就像是扬了一天的大雾!
  在一阵狂风飞沙里,五个人身上或多或少,俱都着了几粒,尽管是小小的几粒沙子,却也疼痛不已。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白衣少女只现了这么一招,顿时使得胡驼子与在场四人大大的吃了一惊。
  “云里翻”胡天铎顿时抽了一口冷气,抱拳道:“胡某有眼不识泰山,大小姐你报个万儿吧!”
  白衣少女身子一转,已逼近胡驼子正前方,她目光虽是注视胡驼子,可是眼角却瞟着其他四人,五个人只要有任何一人胆敢妄动,绝对逃不开她的视觉。
  “你问我的名字?”她冷笑道:“好,我就告诉你们,只是你们知道也等于不知道!”
  五人心里一怔。
  按“云里翻”胡天铎以次这五个人,实在说每个人都有一身杰出的功夫,近一二年以来,沙先生归隐、鲁铁山失踪,胡驼子等五人实在也就等于沙漠的霸主,任何人也不敢轻捋虎须!
  眼前这位小姐虽疑现了一手功夫,使人感觉到她大非寻常之辈,可是到底也孤不住她的斤两,自无被其三书两语所能惘吓得住的。
  五人之中,那个姓鹰的子,最是跋扈不驯,是一个不易服人的家伙!
  这时,他听了白衣少女的话,忍不住像枭乌一般的怪笑了一声,道:“大姑娘,你这话怎么个说法?”
  白衣少女杏目一转道:“因为我一旦报出了姓名,你们到之后,却是再也离不开眼前眼前这片沙漠!”
  姓鹰的汉子又是一场怪笑:“你是说,我们哥儿每个一知道姑娘的大名,就话不成了,是吗?”
  “就是也个世思!”
  姓鹰的瘦子一双狼眼,在聆听之后,闪闪放着凶光,环顾左右道:“哥几个听见没有,人家姑娘可是给咱们叫上阵……”
  哈呛一笑,他又接下去道:“壮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姑娘,你就报个万儿吧!”
  白衣少女冷冷一笑,报名说道:“云白姗!”
  话声出门,身如疾电而前,右手纤纤一指,微微弯曲着向前一探,直向姓鹰的瘦子那双狼眼上挖去!
  姓鹰的瘦子外号叫“枭面狼”,姓鹰名九幽,最拿手的功夫是一手“大鹰爪力”功,这时对方少女第一个找上了他,正好借此显派显派!
  云白姗的双指一剑,鹰九幽喝道:“来得好!”
  他瘦躯向下一转,一只长腿“呼!”地贴地扫出,施展的是一手“铁牛耕地”,直扫向云白姗下盘!
  云白姗素白脸上,带出一丝傲然的笑容!
  就见她身子向后一个倒仰,在鹰九幽的长腿力扫之下,她身子真像是夜空里疾转的一只蝙蝠,白绸的袖子“呼!”的一声张开来!
  鹰九幽满以为对方必是后退的一个势子,其实却大是不然,随着对方翻起的身子,带同着猛锐的一片袖风,劈头盖脸的逼了过来。
  鹰九幽一经接触对方袖上风力,感觉到猛中带柔,方感有异,云白姗的一只纤纤玉手,已由袖内倏地探出,五指一划,其快如电!
  “枭面狼”鹰九幽竟像是着了魔法般的不及躲闪,云白姗纤纤五指,正好劈中面门,一闪而过!
  那副情景,初看来时就像是切开的豆腐一个模样,等到各人看清鹰九幽的面部已被活生生的劈划开来时,红血白脑,一股脑的全数喷出!
  “枭面狼”鹰九幽直着腿一连跑出去十几步,才晃晃悠悠的倒了下来。
  一条命就此结束!
  所谓“兔死孤悲”,这番情景看在其他四人眼中,自是多少有点“杀鸡儆猴”的作用,可是却也不会就此罢休,反倒使得四人生出联手对付之心意!
  “云里翻”胡天铎用着特殊的目神,向着其他三人看了一眼,三个人顿时领会过来!
  这三个人武功均非泛泛,那个猛张飞模样的人姓刘名楚,人称“一声雷”,儒生打扮的人,姓赵叫铁衫,外号叫“夺命书生”,至于那个年过五旬的庄稼汉子,却是沙漠里有名的“黑心辣手”崔命符!
  这些人平素只要出现一个,已足可使得商旅披糜,同时出手的情形还不多见。
  云白姗举手之间,已把“枭面狼”鹰九幽毙之掌下,那双充满了杀机的眸子,开始注视向胡驼子。
  她冷冷笑道:“你们刚才谈笑间,大有轻视女人之心,今天也叫你们几个长长见识!”
  胡驼子后退一步,沉下脸来道:“云姑娘,我们并无冤仇,何以一上来就下此杀手?你也未免太狠了一点!”
  云白姗一笑,露出两排白而洁的玉齿,美是美到了极点,冷也冷到了家,尤其是刚才那一手杀着,此刻仍令得各人心惊肉跳!
  她闪烁的目光,徐徐由各人脸上转过,却是一言不发,凡是当她目光扫过的人,无不怦然心惊,下意识的感觉到这个美艳的少女,即将有厉害的杀着要出手了。
  果然,在每个人意念方自一动的当儿,云白姗已然以着“迅雷不及掩耳”的身法,猝然出手!
  她美妙的身子像是一朵洁白的云彩,倏地荡空而起,在起身空中的一刹间,右手二指猝出如电,“啾!啾!”发出了两股尖厉之风,向着靠身最近的刘楚双目上点去!
  “一声雷”刘楚早已跃跃欲试,他一只右手,紧紧握着腰间如意鞭的把柄,立刻准备出手。
  这时对方既已出手,来势是如此之急,“一声雷”刘楚怒叱一声,右手向外一翻,“噗噜噜”一阵疾风里,一条如意软鞭如同出穴之蛇,疾向云白姗手上绕了过去。
  同时之间以“云里翻”胡天铎为首的其他三人,也都同时出手!
  三个人自不同的方向部位,同时扑了过来!
  “云里翻”胡天铎是一口紫金刀。
  “黑心辣手”崔命符,是一根七节鞭。
  “夺命书生”赵铁衫,是一支文昌笔。
  三般不同的兵刃,奔向不同的部位,快、准、狠,联合得天衣无缝!
  可是那个杰出少女云白姗,显然是师承名家,得过极为高明的传授。
  在四个人联手合攻的同时,她那娇柔的躯体,就空一挺,有如“金鲤穿波”,“呼!”的倒穿而出,四个人那般快的身手,兀自是落了空招,差一点撞在了一块!
  一刹那,云白姗去而复还!
  去似风,来如电!
  一去一还之间,快到难以想象,这一次她的身子,却是扑向“夺命书生”赵铁衫的背后!
  赵铁衫一觉到背后风急,却已是闪躲不开,他的一支文昌笔,本意想施展一手“醉打金钟”,可是才展出了一半,面前人影一晃!
  “夺命书生”赵铁衫平素最拿手的一招是“点喉贯脊”,却是来不及施展!
  迎面的云白姗,更是快到了极点!
  赵铁衫的文昌笔才施出了一半,已为云白姗劈手抓住,前者顿时觉出这位云大小姐非但是技击功夫出众,就是内功力道,自己也是望尘莫及!
  就在赵铁衫运力夺的当儿,云大小姐的一只尖尖玉手,已然再次的划空而过!
  这一次云白姗施展的手法,较诸前次对付鹰九幽,却是略有不同,五指过处,那位素有毒手伤人之称的赵铁衫,喉头上微微现出了一道红线。
  赵铁衫身子仰后就倒,他倒在地的一瞬之间,怒血才狂喷而出!
  云白姗在杀害赵铁衫的同时,也正是胡驼子等毒手出招的一刹之间!
  胡驼子的一口紫金刀,正施展着他最得意的一手“潜龙升空”出手之时。
  这一招确实厉害,胡驼子行走江湖以来总共不过才施展了三五次,可是每一次都没有失过手!况乎尚有崔命符、刘楚二人相互搭档。
  崔命符的七节鞭直奔背脊!
  刘楚的如意软鞭却是卷向下盘!
  云白姗身形猝然腾起,正欲空中空手发招,置二人于死地的当儿,却耳听着足下可胡驼子一声刺耳的怪笑声!
  “云里翻”胡天铎的一把紫金刀,由下而上的猝然翻出,这一刀厉害的是,刀在出招之前,是深深埋在沙粒堆里,出刀之后,黄沙弥天,在人眼迷离错综之间,等到你发现闪烁的刀光之时,事实上你已来不及逃开刀门之下!
  云白姗虽是身怀绝技,不可一世,可是对于眼前胡驼子这一刀来说,显然是疏忽了!
  一片刀光之后,是万点金芒!
  胡驼子不愧是奸险凶恶的老江湖,这一刀尚恐对方不死,另外还加上了一掌金钱镖!
  刀光如电,“嗤”地划开了云白姗背后中衣,虽说是未能伤及要害,皮肉之伤却是在所难免!
  云白姗就空一滚,施展出一手内炁功力,但见得空中金钱镖叮叮一阵猛撞,围绕着一团气漩却是始终攻不进去,最后全数坠落在地!
  云白姗斜着身子,飘身而出!
  女孩子家最重视颜面,虽然说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伤,可是中衣破开,粉腰玉股毕呈眼前,自是她无法忍受之事,顿时间柳眉倒竖,杏眼圆睁!
  她身子猛地纵出,落向车前,娇叱道:“锦花,把我的剑丢出来!”
  胡驼子怪笑一声道:“大小姐,你认栽了吧!”
  他手上的紫金刀突地向上一举,叱道:“上!”
  三个人三般兵刃,眼看着齐攻直上,危机一瞬,空中突地起了一阵子哨声。
  那股声音,突入耳中十分尖锐刺耳,各人俱不禁同时抬起头来,但见月光下,空中有一道极为细小的银光,呈作弧形的向着众人立处坠落下来!
  云白姗心中一动,不知道是什么玩艺儿!
  可是,“云里翻”胡天铎以次的三个人,在抬头一窥的当儿,俱都惊得面无人色。
  三个人互看了一眼,如丧考妣似的各自看了一眼,胡驼子低声道:“退!”
  他本人首先的向着坐骑前奔去,其他二个人亦相继跟进,可是却已来不及。
  这时云白姗巳由锦花手上,接过了一口长剑,却有些羞于现身!
  就在这一刹间,前道沙漠里现出了一人一骑,一入眼帘,人马已如旋风般的来到了近前!
  云白姗方自认出来人有些眼熟,却见那人施展了一手武林罕见的轻功绝技,在坐马长嘶中,腾身如雁而起,直掠过马首,“呼噜噜”带出了一股衣袂荡风之性,却如秋日狂叶般的已来到了面前!
  那位云大小姐生平目高于顶,她虽出道不久,可是江湖上却没有一个人使得她望而生敬!可是眼前这个人所施展的这一手功夫,却使她深深为之折服!
  那人施展的这手轻功,妙在起似鹰、快如风、落似叶、静如云!
  等到他身子落下之时,如非众人目睹,简直是丝毫无觉,整个身子,就像水面浮萍,那么轻翩翩飘立在沙地之上!
  在马车的灯光照射之下,云白姗才恍然认出了,这个人正是方才在店进食时,身后那个中年的文士!
  自然,胡驼子一干人也都看清了。
  三个人虽然已来到了自己的坐骑之前,却是没有一个胆敢跃身上马!
  相反的,三人都转过身子来!
  以胡驼子为首,每个人手里的兵刃,全众不由自主的松手跌落在地!
  三个人三张睑,变得白中带青,全身就像是吃了烟袋油子似的一个劲儿的打着哆嗦!

相关热词搜索:太原名刀

上一篇:第六章 沙漠马寇 败死玉手
下一篇:第八章 手下留情 惩诫马寇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