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艳尼庵 正文

第一章 洛阳有个尼姑庵
 
2020-06-09 19:07:47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九朝故都,是名震天下的洛阳。
  在洛阳,有牡丹花会。
  牡丹花会是文人墨客开的先河,他们看到了花,便想到了美人,想到了那一点儿风流事儿,便在牡丹花丛下生出种种故事来。
  先是在牡丹花会上出现了夜游的士子学人,再就是有了“天下第一花”的花会争胜,花会成了富豪侠士、名流阔少的流连场所,夜色下多的是旖旎情景,到了秋色满目,花落枝残时,花丛下就多出一个个啼哭不已的婴儿。
  婴儿被一个老尼收养,她在那花丛下一个个抱起婴儿,口称罪过,把那婴孩儿抱去庙内,用些米汤来喂。再过几年,花丛渐多,在城外的十里丘坡上,全是牡丹花香。
  但那些婴儿呢,哪里去了?
  不知何时,在牡丹丛外,有一座尼姑庵新落,庵是小庵,只有那么十几间屋,成一个小小的院落。外来云游的士子学人雅兴不浅,看到牡丹花丛外有此奇处,便来叩门求访。
  可奇的是,无论你怎么叩门,绝不会有人来给你开门。庵虽是小,但那门却很结实,你再叩也无人,只好扫兴而去。
  一来二去,有了十几届的牡丹花会,有了那么十几年的风流盛事。
  尼姑庵也大了,说是那个从来只会对人叩头的老尼姑从天下各处求来的银子,悄悄修成了无数的庵堂。远远看去,那一片庵堂起起落落,足有上百间,也听得在那牡丹花丛外,有清清楚楚的梵唱,听得那些来艳花丛里访胜的男人心动。只听那清清梵唱,便知道是一些好女人,他们心痒不已,一心去求叩庵堂。但无一人能进得庵堂,那老尼姑任你百般求恳,她也是不动心,只是一手持棰,直敲那木鱼,一句句念那“南无阿弥陀佛”。
  求来庵里一观的男人便不得入。他们只好在高墙外走上一圈儿,在高墙外,他们听得有脆铃一般的笑声。那笑声叫人想起女人的美妙处,想起那高高耸起的胸乳、细细的蜂腰、浑圆的鸭臀来。男人的心痒了,便有人想跃进那大墙。
  有一回是七个人。当先的一个能入得墙去,他看那几丈高的大墙不在眼里,身子一纵,便跳入去。墙外的人等他有艳遇再归,待了一会儿,竟是无声无息。再待一会儿,听得墙内扑通一声,便再无声。
  第二人的本事也不弱,喝道:“莫非是龙潭虎穴不成?”他说罢,也跳了入去。
  众人便在那庵外等。
  直等到日薄西山,也不见有人出来,五人等得急了,便来到了前门,看看那个老尼姑仍是坐在庵堂上,看着那木鱼,一下下敲。
  五个人进来,对着老尼姑施礼,说道:“师太,我们七个人来,有两个进了你庵内,再也不曾出来。我们进去找一找。”
  老师太睁开了眼,看得出这眼光不亮,她对五人道:“我守在门前,何曾看到过人?”
  一个道:“他是从墙上跳过去的。”
  老师太冷冷:“莫对出家人欺诳,你等五个人,莫非也能跳得过那高墙?”
  一个比那四人更郑重些,对老师太施礼,说:“师太莫怪,那两个兄弟真的进了此庵,我们久等他也不曾出来。师太能不能进去叫他们出来?”
  更有一人十分莽撞,他叫道:“老师太,快让他两人出来,不然我们冲进去,你这一庵可就要鸡犬不宁了!”
  老师太见得多了,人便十分镇定:“我出家人不打诳语,你们说他两人进去了,我看未必,这高墙只有鸟儿才飞得过去,他们怎么能跳得进庵内?”
  五人见她说,以为她真个从来不曾见识,便有一个拍胸说道:“好,我今儿个便叫你见识见识我的手段!”
  这人说罢,手一理长襟,人身子一纵,卖弄手段,向那高墙上直飞过去。本来他心意是想也跳过高墙,一纵入庵,让老师太看看他的手段。但他到了最高处,正欲向下落时,忽觉得膝下的环跳穴一麻,竟是身子再也提不起气来,直垂而落他叫一声“不好”,原来他落下处正是一片尖桩,庵里用来防贼的尖桩。他如是落在上面,非戳得透心不可。
  几个人惊叫,大声叫道:“不好!”
  那人也知道不好,但他气滞,人在下沉,再想挪动分寸,却也是难。他自知是有人对他施了手脚,他怒道:“娘的,狗东西想耍我?!”
  忽地像有人在扯他,一跌而落,摔在墙外。
  老师太低头顺眉,叫一声:“阿弥陀佛!”便再也无声。
  这几个人也不好惹,他们是潼关七虎,在那一带最是有名,净干些杀人放火勾当,此时一见在老师太面前出了丑,一个怒道:“一个尼姑庵,我们兄弟就不能闯进去?”
  闯!
  五个人一齐闯。
  当先的是一个虬须大汉,他不知何时手里竟握了一把刀,那刀闪闪发亮,显是精钢好刀。他叫道:“小小尼姑庵,还想在我潼关七虎眼前逞凶?!”
  第二个人的手里一把抓勾,这抓勾很厉害,当面十步,一抓丢魂。他叫道:“看看有没有俊俏的小尼姑,我潼关七虎也有好处!”
  第三个是矮子,他乐呵呵道:“要是小尼姑生得漂亮,我便叫她还俗!给她戴上首饰,给她梳上头发,让她成我的床上人!”
  第四个叫了一声:“冲啊,此时不冲,更待何时?!”
  他们五个人冲进了院子。
  这时,他们忽地听到了一阵阵梵唱。
  后来的人都不知道潼关七虎的下落。
  只有一个人,在那一天的日暮时分,遇到一件让后人百思不解的事儿——
  他是洛阳的二水子。
  二水子是洛阳城最有名的混混儿,他这一日到了牡丹花丛里,是来找一朵最大最大的花儿。因为他喝得醉了,饮酒时人打赌,说他找不出牡丹花丛里最大最好的花朵。他才到这里找。
  牡丹正艳。
  二水子正趴在花丛里找,忽地看到花丛里冒出了一个人,是一个血人。那人很怪,身上的衣服一点儿也没有了,他的眼睛血红血红,瞪着眼睛看着二水子,说道:“你……是不是……人……你是……人?”
  血糊糊的人体,却没有衣服,哪里像是个人?
  他喃喃说:“庵,庵……都是光头,都是光头,一个个都一样……杀,杀……”
  他跌倒在地。
  二水子一扳他,见他的头上汩汩冒血,已是无救。
  二水子大声叫,颤脚跳:“不好了!不好了!死了人啦!死了人啦!”
  二水子跑了很远,以为再也不会看到死人,才喃喃念道:“什么人?什么人?是鬼是人?”
  突兀眼前,再冒出一人。
  这是一个眼珠子从眼眶里冒出来的人,他两只眼珠子都吊在眼眶外,那眼珠子还在淌血,血滴未干,在眼前滴嗒。
  “啊!”
  二水子想转身,但腿不好使,他走不动。
  他看到了那死人的眼睛,眼珠子吊在胸前,还会动,一摇一摇的。
  他大声叫,像畏死的人在惨叫。
  再跑,他还能跑动。
  他终于跑出了几百米远,他的心快跳出来,他气喘得不行,在那牡丹花丛下大喘。他倒下了,嘟哝道:“再莫撞见死人,神啊佛啊,保佑我……”
  当二水子再起来时,他差不多已经忘了刚才的遭遇。
  他是二水子,二水子看过的事儿很多,死人在他眼里也不少见,要是他看到死人,便受了惊吓,岂不是早死了十个八个二水子?
  二水子决心唱一曲儿,压压惊。
  他便唱。
  “一朵牡丹鲜艳艳,
  采来给我四姑看。
  四姑说我差了辈儿,
  早先她抱我看旱船!”
  二水子站住了。
  夕阳正西下时。
  他的腿哆嗦了,他的身子像被人一下子抽干了,舌头在紧巴巴地往肚里缩。他想叫,但叫不出声来,他看到了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那人腿骨在脖子上挂着,一走哗哗响,看得出他的腿没有肉,只有一副骨头。他一边走,一边咧着大嘴对二水子笑。
  二水子厉声叫:“别过来!”
  那鬼东西仍是对直了二水子走。
  手里如果有武器,二水子会对着他扔过去,但他没有,眼前只有大片大片儿的牡丹花他折了一枝,扔过去,叫道:“王八蛋,别过来!”
  那鬼东西把他脖子上挂着的腿骨头冲着二水子扔过来!
  哗哗直响。
  落在地上,看得出那腿骨是人的腿骨,也看得出那腿骨上有鲜血,有没扯净的肉。
  二水子不想看那腿骨,偏偏那腿骨会蹦,一蹦蹦到了二水子的怀里。
  二水子哇哇地直吐出来。
  二水子吐得很苦,他弯下腰,吐了半天,像要把他肚里喝的那些酒都吐出来,他再抬头,又看到了一个“鬼”。
  他看到的鬼是一个大头鬼,那大头鬼的头上挂满了兵器,有一把抓勾,那抓勾直抓透了他的胸,从他的后背透出去。
  有一把小刀,刀直插在他的心上。从那心窝往下滴血。还有一柄剑,从他的头颅上直掼下来,从他的肚腹透出,人受了这么几下子,成鬼时也冤。
  他竟能动,一步步对着二水子走。
  那鬼东西对着二水子说了一句话:“庵……庵……红的,红红的…”
  他扑通倒地。
  剑和那小刀,还有那一把抓勾都忽然像是纸做的,叭叭直折,一直折成了一片片儿落地。
  二水子眼睛从来不曾瞪得这般圆,他吼叫了一声,这一声让所有的大胆人听了,都会吓上一跳,因为这不是人发出的声音。
  二水子奔跑如箭。
  从来不曾有人跑得像二水子这般快。
  二水子在喘,他直跑了二十里路,到了洛阳城的“红花楼”。二水子上了楼,他看到了那二十三个等他采来那一朵天下最大的牡丹花的人,他急得直喘粗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一人说:“二水子,是不是找花找花了眼,没找到?”
  另一人说:“二水子,你没带花来?对了,我想到了,二水子一定是带来了一个女人。妙,妙,我刚才也想到了,如果二水子带来了一个最胖也好看的女人,也不能算是二水子输了……”
  听了这人的话,二水子的赌家都伸直了脖子,对着二水子的后面看,想看看二水子究竟带来了什么样的女人。
  没有女人。
  二水子说出一句话:“红的,红的,都是血,都是血……”
  他们都笑,笑二水子傻。
  二水子的脸面在抽搐,他的脸抽搐得难看极了,他们也看得出,水子定是遇上了怪事。
  有三人冲了来,他们想问一个究竟。
  但他们晚了,刚到了二水子的面前,看到了一件怪事,让他们一生也不能忘怀的怪事。
  ——二水子化了。
  他们活了这么大年纪,从来没看到过一个人会“化”。他们这一回看到了:二水子的眼睛先是化成了一团血水,从他的眼眶里吊出来。再看到他脸上的肌肉化了,露出了白骨,最后是他身上的衣服化了,变成了一片片儿碎片儿,飞在眼前,像是片片蝴蝶,直飘落下去。
  最后,“扑通”一声,倒地的再也不是二水子,只是一滩血水。

相关热词搜索:艳尼庵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