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青磷毒火
2022-05-06 17:38:06   作者:诸葛青云   来源:诸葛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姚悟非则本已静坐入定,但一遍功夫作罢,目光偶瞥窗外,却发现园中假山石处,似有黑影一闪。
  她愕然起立,蹑足潜踪地,走到窗前,隐住身形,暗窥动静。
  这时,整个“第三宾馆”之中,只有司空奇与淳于琬所居室内,尚有灯光,其他所在,均已一片漆黑!
  虽然时届月尾,蟾魄无踪,但院子内总还因空中闪烁星光,可以见物。
  这样一来,姚悟非人隐窗后,是在暗中,可看见园中景物,园中人则无法看见她在室内的任何动作。
  果然,园中假山石后,影影绰绰地藏着一人,但因此人穿了一身黑衣,故除了看出他身材不甚高大以外,并看不出面貌年龄等等。
  姚悟非暗一思忖,这幢精舍之中,本来住的假“金手书生”“玉面天魔”孙秀,及“冰川圣手”于天士,业已先后离去,则此人的鬼祟行径,不是图谋自己,便是对司空奇、淳于琬夫妇,有所不利?
  想到此处,对方心意已明白表露出来,只见那条黑影,是目注司空奇、淳于琬夫妇所居静室,并伸手入怀,似在摸取甚么物件?
  姚悟非虽已发现此人,心怀叵测,但一来知道“金手书生”司空奇,及“碧目魔女”淳于琬夫妇,各具罕世绝艺,不会轻易受甚损伤?二来也想等到对方施出毒手,有了真凭实据后,再复擒住问话!
  故而,她虽见那人业已伸手入怀,却仍未制止,也未对司空奇、淳于琬二人发出警告!
  蓦然间,那黑影猛一扬手!
  三点碧光闪闪的星形之物,划空飞射,其疾如电地,直向“金手书生”司空奇、“碧目魔女”淳于琬所居的静室中投去!
  姚悟非这一惊,非同小可!
  因为,她看出这三点碧光,正与自己在“武夷”废庙里,惨中被烧的“青磷霹雳弹”仿佛!
  暗器既似“青磷霹雳弹”,则假山石后,发动无耻偷袭之人,会不会就是“天香公主”杨白萍呢?
  姚悟非触目惊心之下,有两大难题,无法解决!
  这两大难题,就是究应先去追擒发动无耻偷袭之人?抑或先去救援司空奇、淳于琬夫妇?
  若照关系轻重来说,救人自然比擒人要紧,但姚悟非却又自知,对于这种阴毒绝伦的青磷暗器,自己并无解救之策!
  她念方至此,三点碧光,业已穿窗而入!
  轰!轰!轰!
  那三点碧光,居然入窗即爆,使得司空奇、淳于琬夫妇所居静室之中,立时成了一片磷光火海!
  姚悟非不再考虑了,她立即向那充满火光的静室之中,飞身纵去!
  她因目睹这种“青磷毒火”的威力太大,遂不管自己有无援救能力,也要先去探看司空奇、淳于琬夫妇的受伤程度?
  谁知姚悟非才一纵出自己所居静室,便立即改变方向,半空中一翻一闪,窜上了这幢精舍屋顶!
  原来,她发现“第三宾馆”的五六丈外,有两条人影,驰向东方。
  距离虽远,面貌也无法看出,但姚悟非仍一望而知,晓得那两条飞驰人影,正是司空奇、淳于琬夫妇!
  她有此发现,自然惊疑万分,立即翻登屋顶,注目细看!
  登高望远,方始恍然,在司空奇、淳于琬夫妇二人之前,还有一条疾驰人影!
  照此情况看来,司空奇与淳于琬,定是追赶前行那人,异常侥倖地,得免浩劫!
  姚悟非一面心头狂喜,一面又自然而然地,目闪神光,注向假山石后。
  当然,她如今既已不必救友,所剩下的只是擒凶!
  目光瞥处,假山后的黑影就在这瞬刻之间,业已逃出“第三宾馆”,向东逸去!
  这时,“第三宾馆”之中,已起了一片鼎沸人声,赶来探看。
  姚悟非哪里耐烦与他们叙述经过,遂乘着众人来到之前,暗自提气飞身,追赶那东逃黑影!
  一逃一追之间,看出前逃黑影,也具相当身手,但比起姚悟非来,却还差了一些火候!
  既然如此,距离自然越追越近,由三十来丈,而三十丈,二十丈地,追到彼此仅距十四五丈光景!
  蓦地——
  前逃黑影,竟然宛如鬼魅般地,消失得毫无踪迹!
  姚悟非好生奇怪,因为此处已离江边不远,除了三四堆嵯峨怪石以外,别无丛林巨树等隐蔽之物!
  那条人影,是在闪过一堆怪石后,便失去踪迹,未再出现!
  姚悟非从对方袭击司空奇、淳于琬的手段以上,便看出此人极为阴险毒辣!
  故在随后追踪之际,始终以两眼神光,笼罩住前逃黑影,注视他的每一动作!
  如今,对方在经过一堆怪石时,突然不再出现,自然是藏匿石后。
  姚悟非把疾追脚步放缓,心中暗自盘算对方这突然隐匿之举,是何用意?
  若照常情而断,对方不过是发现自己追踪,想在石后略隐身影,等自己匆匆追过,再向其他方向,悄悄遁走!
  但此人极为狠毒,立意绝不会如此简单!
  姚悟非终于根据所见敌情,作了一项假设,和一项预料!
  她所作假设,是假设这个用青磷毒火暗器,袭击司空奇、淳于琬夫妇的人影,便是“天香公主”杨白萍!
  再根据这项假设,作了一项预料,就是杨白萍藏匿身形之举,并非为了躲避自己,而是有所准备,企图暗中再施毒手!
  只要自己追过那堆怪石,或是追近那堆怪石之际,必然又有三数点,甚至十余点青磷毒火,从石后飞出,猬袭自己。
  姚悟非是边想边行,并未停住脚步。
  她未曾停步之意,是深恐自己倘一停步寻思,对方便会知道自己有了警觉!
  姚悟非除了昔日之仇外,便仅从今夜之事,也已恨透对方,打算严加处置。
  故而她佯作未觉,一面暗自警惕,一面在追到距离那堆怪石,约莫丈许之处,身形略向右闪,避开怪石正面!
  这种动作,是从江湖经验得来,具有极高智慧!
  因为姚悟非目光遥注,看出这堆怪石的右面两块,比较左面几块嵯峨高大!
  这等地形之下,对方若向右方出手,袭击自己,便比较艰难,比较迟缓,使自己比较容易闪避!
  这是防身打算,至于攻敌打算,则是在向右闪身,避开正面的刹那之间,向怪石后发出了七朵独门暗器“桃花镖”!
  姚悟非的“桃花镖”具有翻飞回旋特性,不管当前怪石,是高是低,均可飘飘而过!
  姚悟非“桃花镖”才一出手,双足猛力点地,一式“鹰隼入云”,纵起四丈来高,半空仰身张臂,双足一拳一蹬,转化成“神龙御风”身法,倒飞出三丈六七!(校对按:此处“拳”,同“蜷”。)
  退去如此距离,对方纵以青磷毒火反袭,也不会再使自己有任何伤害?
  姚悟非身形落地,一套有系统的动作,已告完成,遂目注石后,观看动静!
  因为她这七朵“桃花镖”,飞到石后,必然变成一片桃花雾,使石后之人,心神立告迷乱!
  但天下事儿,虽有甚多在人意料之中,却有更多在人意料之外!
  如今情形,便出于姚悟非的意料之外!
  她等了约莫半盏热茶时分,却根本未见半点动静!
  姚悟非好不惊奇,暗忖凡属中了自己“桃花镖”毒之人,无不立即癫狂变性,怎么这石后黑影,还没有丝毫动作?
  她思忖至此,委实心疑,遂由稍远之处,绕向侧方,观看石后情况!
  等她绕到目光能及石后所在,一看之下,不禁目瞪口呆,越发惊奇欲绝!
  原来,她空自大展身手,大费心思,攻敌防己地,闹了半天,却是石后空空,哪里有丝毫人影?
  姚悟非怎的不惊?对方身形始终都在自己的目光笼注之下,除非是狐仙妖鬼一流,怎会随风化去地,突然消失踪迹?
  她莫明其妙之下,遂提气纵身,向那堆怪石之后纵去。
  这次,她无须再作任何提防,只是双目笼光,向石后这片地区,仔细注视!(校对按:连载为“双目凝神”,湖南版为“双目笼光”,此记。)
  因为,姚悟非业已想得极为透澈,知道可能解释目前怪异现象的理由,仅有一桩。
  这理由就是除非石后有甚么秘密地道?否则自己所追黑影,决不会化诸乌有!
  但任凭姚悟非如何察看,均看不出半点端倪。
  姚悟非双眉略轩,打算力贯双掌地,把那几块嵯峨怪石,一一推动!
  她选择右边一块圆形怪石,先自试探,但怪石似乎是在地下生根,无法加以摇动!
  姚悟非不惮烦琐地,一块一块地试去,果然有了发现!
  她发现正面一块巨石以后,还有一块其高尚不足半尺的方矮青石。
  这块方矮青石,杂在周围的嵯峨怪石之中,委实使人看不上眼,不容易对它特别注意!
  姚悟非也不曾对它注意,连手都未用,只是用脚儿随意踢了一下!
  谁知这随意一踢,却觉得那块方矮青石,有点活动!
  姚悟非目中一亮,遂蹲下身来,把那块方矮青石,双手握住,猛力往上一掀!
  好重的青石,足有千斤左右,但仍被姚悟非所凝贯双臂的惊人神力掀起!
  石下,果有蹊跷,是个黑黝黝的数尺周围深洞。
  姚悟非发现秘密以后,反倒有点踌躇起来!
  她所踌躇之事,就是是否应该入洞一探?
  因若入洞探察?显有相当危险!不入洞探查?则追敌之举,便完全落空失败!
  武林人物,多半均富有冒险犯难精神,姚悟非只踌躇了一瞬光阴,便决定入洞探险!
  主意既定,立即行动!
  姚悟非人未入洞以前,先发出一朵“桃花镖”,向黑暗之中飞去!
  这种聪明办法,因为倘若对方伏在洞中?则敌暗我明,可能会随时遭遇危险!
  如今她用“桃花镖”先行开路,纵或难伤敌人,也可逼得对方发出一些声息,使自己知所应付。
  她扬手发镖后,便即倾耳细听。
  有经验的江湖人物,可以从抛物受阻的回声之上,听出其间距离,并判断暗中环境。
  “桃花镖”出手不久,便遇阻碍,仿佛只有丈许距离,便到洞底。
  姚悟非身形微闪,随即纵入洞内!(校对按:连载作“随即纵入洞内”,湖南版作“跟踪入洞”,此记。)
  果然,仅落下一丈二三,便踏实地,略一摸索之下,觉得似是一间不太大的石室,只在北面墙角有一点模糊光影,但仍难藉以辨物。
  姚悟非起初不肯晃着火折,因洞中如有强敌,此举便未免受其循光攻击,不易防御。
  但如今“桃花镖”业曾先发,对方寂然无声,显已设法逃走,便不必多所顾虑。
  理虽如此,姚悟非仍极小心,她取出火折,却不晃着,只向右前方掷去。
  火折划空飞出,遇风即燃,使姚悟非辨明了室中的一切情况。
  这间石室,只有丈许方圆,其间一无陈设,也未见有人藏匿在内。
  但北面壁角,却有一个小洞,狭窄得仅容人蛇行而入!
  看清情况,事实显然。
  自己所追的那条黑影,起初是逃入这间石室,但等自己追入石室时,却又钻进了壁角小洞。
  这洞穴太以狭小,若想继续追踪,必须采取蛇形动作!
  如此一来,双臂有了束缚,身形无法腾挪,万一中途遇险,委实难于抵御!
  姚悟非辨明利害,便起了知难而退、就此罢手之念。
  她念头已萌,却仍忍不住走到壁角小洞之前,俯身拾了一块碎石,凝足内力,抛入洞内!
  这次,过了好久时分,方始听得一声轻微回音,足见这洞穴虽小,深度却最少也在十丈左右。
  姚悟非忽又改变主意,准备甘冒奇险,继续入洞追探!
  她这突然变意之举,并非无故,是基于一桩新发现的另外因由。
  原来,姚悟非俯身拾石之际,嗅得那小洞洞口,有一点奇异香味!
  女子对于香味,反应较快,识别能力,也较男子为强,姚悟非一嗅之下,便知这香味不仅奇异,并还熟悉,换句话说,也就是以前在何处嗅过?
  明白了,姚悟非知道自己所作判断,丝毫不差,那条暗以“青磷毒火”,对淳于琬、司空奇夫妇,发动偷袭的黑影,正是“天香公主”杨白萍!
  因为她忽然想起,杨白萍因体有异香,才得号“天香公主”,而杨白萍身上那种香气,自己前在“武夷”废寺殿前,与杨白萍互相答话之时,便曾嗅到过,正与这小洞洞口所留香气仿佛。
  一来香气仿佛,二来所用暗器,又都是“青磷毒火”之类,姚悟非根据这两点不易相同的因素,自可断定所追之人,便是自己恨之入骨的“天香公主”!
  仇火高腾之下,姚悟非哪里还顾得甚么凶险艰危?遂在先发出两朵“桃花镖”后,立即蛇行入洞!
  入洞数尺,怪事立生!
  姚悟非适才投石探察之际,分明探出洞深足有十丈左右,如今却仅仅前进五六丈光景,便遇石壁阻塞,成了毫无通路的一个死洞!
  山川虽可变,怎会突然开?姚悟非知道不妙,可能已身入埋伏?
  她有了警觉,加上石壁阻路,无法前进,自然赶紧后退。
  但一试之下,不禁大惊,后面居然也在不知不觉之间,被坚厚石壁堵死!
  这样一来,姚悟非便成了处身于一种不能前进,不能后退,并不能起立的尴尬环境之中,任凭她有通天本领,也毫无施展余地!
  不仅如此,花样又生!
  身外洞穴,居然还能活动,在一阵“隆隆”微响之后,竟渐渐往中收缩,把姚悟非的身躯紧紧束住,使她丝毫动弹不得!
  姚悟非如今方告恍然,知道这哪里是甚么石穴?分明是个特制铁筒,自己竟甘心蹈险,中人算计,作了瓮中之鳖!
  又是一阵机括声息响起,姚悟非觉得身躯向后倒移,被拖回先前那间地下石室之内!
  果然,紧束她身躯的是个圆形铁筒,筒上尚有不少小小洞孔,可以透气,并可瞥见筒外景况。
  如今,这间石室之内,业已灯火辉煌,壁上暗门启处,“天香公主”杨白萍带领着一名侍女,从暗门中缓步走出。
  杨白萍尚不知姚悟非的身份,目注筒中俘虏,冷笑问道:“尊驾何人?与‘金手书生’司空奇、‘碧目魔女’淳于琬有甚关系?要替他们报仇,苦苦追我则甚?”
  姚悟非闻言,知道“天香公生”杨白萍尚未知自己身份,也不知司空奇、淳于琬夫妇,命不该绝,恰好被另外一人引开,并未遭她毒手!
  她正在寻思,杨白萍又复问道:“你怎么不答我的问话?难道我还杀不了你这笼中之鸟,网中之鱼么?”
  姚悟非无可奈何,只得一面设法拖延时间,一面苦思对策地,应声答道:“杨白萍,我们是老相识了,在江湖间曾有前缘,我不信你就认我不出!”
  杨白萍听得对方语音,果觉颇为熟悉,遂柳眉双蹙地,略一寻思说道:“你的口音,确实有点耳熟,但身材功力方面,仍颇陌生,使我猜不出是昔日的哪位相识?”

相关热词搜索:金手书生

下一篇:第五十九章 赤龙罗汉
上一篇:
第五十七章 傲龙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