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赤龙罗汉
2022-05-06 17:38:30   作者:诸葛青云   来源:诸葛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姚悟非企图侥倖地,朗声说道:“杨白萍,你若想知道我是何人?却为何不打开铁筒,看看我的本来面目?”
  杨白萍冷笑一声说道:“你以为我一开铁筒,便可使你有逃脱之望么?”
  说到此处,回头向身边侍女,厉声叫道:“美霞,你去取‘酥骨针’来给我!”
  侍女恭身领命,退入壁内秘室,取来一只长形银盒,双手呈上。
  杨白萍揭开盒盖,取出三根后半截银光夺目,前半截乌黑如墨,长约七寸的细细毒针,走近姚悟非身前,隔着铁筒,利用筒上小孔,对姚悟非接连刺了三下!
  针尖才一破肤,姚悟非便机伶伶地,打了一个寒颤,觉得有种奇酸无比的异样感觉,钻入四肢百穴的骨骼以内!
  三个寒颤打罢,痛苦虽失,但全身却有一种软绵绵地,重病初愈,娇弱无力之感!
  姚悟非知道不妙,急忙试提真气,却发现俨若常人,自己的一身内家功力,已告骤然消失!
  这时,杨白萍方自收回“酥骨毒针”,按动机括,使这具特制铁筒,裂开了一条巨缝。
  姚悟非虽已恢复自由,却连举步之力均无,四脚奇软,从筒中跌仆在地!
  杨白萍冷笑说道:“尊驾知道厉害了吧?你适才苦苦追赶我时的豪气英风今在何处?”
  姚悟非心中明白,“江心毒妇”欧阳美擅用各种剧毒,看她在此已有机关布置,则“小孤山天刑宫”内,定必费尽心机地,设下地网天罗,准备把赴会的所有异己之人,收拾得干干净净!
  杨白萍一面傲然发话,一面俯下身去,亲自把姚悟非脸上所戴的人皮面具除掉!
  面具一去,直把这位曾为北六省绿林道总瓢把子,统率群雄的“天香公主”,吓得倒退两步!
  因为姚悟非脸上火伤虽痊愈,皮肉眉发等,均未恢复原状,黑一块,焦一块,黄一块,白一块地,简直形容如鬼,怖人已极!
  杨白萍决想不到自己在“武夷”废寺前的那桩辣手,仍未能把“桃花煞女”姚秀亭致于死地,故而对她脸上,端详片刻以后,仍旧摇头问道:“你到底是谁?……”
  姚悟非长叹一声,接口说道:“杨白萍,你太以健忘,我这一身伤痕,全是由你所赐,难道你就……”
  话犹未了,杨白萍便恍然大悟地,“呀”了一声,目注姚悟非,失惊叫道:“你……你……你是‘桃花煞女’姚秀亭么?”
  姚悟非知道对于“天香公主”杨白萍这等淫妇凶人,根本不必说明甚么自己业已从无边欲海之中,回头向善之事!
  故而,只是点头说道:“你大概猜不到我被你藏在‘玉手书生’公孙昌遗尸腹内的‘青磷霹雳弹’,烧成如此模样之后,居然仍未死掉?”
  说到此处,忽然感慨无穷地,长叹一声说道:“但我自己也决想不到,既未死在‘武夷’废寺殿外,却会死在这江边地穴之中,难道冥冥中果有定数,非要由你‘天香公主’杨白萍,来作我‘桃花煞女’姚秀亭的勾魂使者不成么?”
  杨白萍见对方果是“桃花煞女”姚秀亭,竟在脸上现出了一种高兴神色!
  姚悟非方自看得诧异,杨白萍业已问道:“姚秀亭,你何时与‘金手书生’司空奇、‘碧目魔女’淳于琬等,成为同路之人?”
  姚悟非知道自己回头向善之事,决无人知,来到此间,也是投居“第一宾馆”,适才虽在“第三宾馆”,观看热闹,亦未透露身份,小憩所在的静室,更是于天士旧居,根本尚未向“第三宾馆”的接待人员,另行登记索要。
  故在闻言之下,摇头否认说道:“谁说我和司空奇等,是同路之人?”
  杨白萍道:“你既非与他们沆瀣一气,却为何也伏在他们所居静室附近?”
  姚悟非冷笑说道:“你不是知道我与司空奇之间,有桩‘武夷’旧恨,岂非多此一问?”
  杨白萍想起“武夷”之事,不由不信地,含笑问道:“原来你掩藏在司空奇等所居静室左近的目的,与我完全相同?”
  姚悟非顺着她的话儿答道:“对了,我也是想下手复仇,只不过比你慢了一步而已!”
  杨白萍看了她一眼,继续问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苦苦追我?”
  姚悟非厉声说道:“我有两点原因,第一点是你抢先下手,绝了我向司空奇寻仇之望,我有点不甘心,第二点是我从‘青磷霹雳弹’上,看出你就是‘武夷’所遇的‘天香公主’杨白萍,新仇旧恨,一并在怀,我又怎会不追你呢?”
  杨白萍点头笑道:“你这人倒也坦白爽直,我们不妨就说几句坦白话儿!”
  姚悟非的江湖经验,比杨白萍更复老辣多多,她从杨白萍的神情语气之中,发觉对方似有某种企图,并不想立即把自己置于死地!
  但这种企图,究竟属何?她却无法凭空臆断,只好随着对方的话题问道:“你有甚么坦白话儿要对我说?”
  杨白萍“格格”笑道:“坦白说来,我虽是北六省绿林道的总瓢把子,但在武功修为方面,却比你这‘桃花煞女’,差了一些火候!”
  姚悟非点头说道:“这是实话,并非你的客套之语!”
  杨白萍一双媚眼之中,凶芒微闪又道:“但如今我为座上主,你为阶下囚,我若想杀你这身中‘酥骨毒针’,四肢绵软,真力难提之人,却易如反掌,你也决无反抗之力!”
  姚悟非长叹一声说道:“这倒也是实话,但我却不明白你向我说上这些话儿,是何用意?”
  杨白萍笑道:“我的用意极为简单,就是要叫你知道,我在这种可以轻易杀你的情况之下,若不杀你?你是否可以把‘武夷’前仇,完全忘记?”
  姚悟非见自己所料不差,对方果然有特别企图,遂冷笑说道:“杨白萍,你不必对我布恩卖好,须知我姚秀亭在当代武林中,既已有一派宗师身份,便能视死如归,不会把这条性命,看得太过重要,更不会忍气偷生,受甚折辱?”
  杨白萍点头笑道:“我知道你不怕死,但死了也不能报仇,则何不与我消解前嫌?再在这人世之中,快活上一些时日!”
  姚悟非目注杨白萍,冷笑说道:“杨白萍,你口口声声,要和我坦白说话,结果却并不坦白!”
  杨白萍银牙微咬下唇,媚笑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不够坦白?”
  姚悟非哂然说道:“这道理还不显然,你若怕我对你记仇?只消轻轻一掌,便告永除后患,何必还要大费唇舌?”
  杨白萍笑道:“你确实厉害,我无妨坦白说出,是想和你谈桩交换条件!”
  姚悟非扬眉叫道:“我既然还有利用价值,你便不能如此对我不敬,座上主与阶下囚之间,似乎用不上甚么‘谈’字?”
  杨白萍点了点头,命侍女取来一张椅儿,设在自己身边,将姚悟非扶坐椅上,扬眉娇笑说道:“姚秀亭,我的敬客礼貌,只能到此为止,你应该知道,在我们的相互条件,未曾谈妥之前,我不能祛解你所中的‘酥骨毒针’!”
  姚悟非点头说道:“我懂得这种道理,也不会太不识相地,作此无望妄求,但一杯香茗,总不至于能使我祛除剧毒,恢复原有功力吧!”
  杨白萍扬眉一笑,果命侍女取来香茗,等姚悟非徐徐饮尽之后,方始含笑说道:“在我未曾与你谈论条件之前,先要问你一个人儿,你知不知道‘西域八僧’中的‘赤龙罗汉’?”
  姚悟非点头答道:“我当然知道,‘西域八龙’之中,以‘赤龙罗汉’为首,功力也数他最高!”
  杨白萍扬眉说道:“这‘赤龙罗汉’,到此以后,并未住进宾馆,却以一叶扁舟,直闯‘小孤山’而去!”
  姚悟非“哼”了一声说道:“‘江心毒妇’欧阳美于江边盖设宾馆,不愿赴会人物,于期前进入‘小孤山’之举,分明含有深意,多半是在‘天刑宫’中,添设甚么恶毒布置?”
  杨白萍点头笑道:“你猜得不错,但最主要的还是我这位欧阳姊姊,新近获得一册‘天欲真径’,研参得太有滋味,遂暂时不愿再有其他琐事,扰她兴趣!”
  姚悟非想起自己昔年沉迷欲海之事,遂恍然叹道:“情欲二字,最易迷人,原来‘江心毒妇’欧阳美是沉溺在销魂荡魄之中……”
  杨白萍不等姚悟非话完,便即叹道:“那‘赤龙罗汉’来得太巧,在他闯进‘天刑宫’中之际,正是我欧阳姊姊乐极生悲之时!”
  姚悟非愕然问道:“乐极生悲,此话怎讲?”
  杨白萍道:“我欧阳姊姊最心爱的一名面首,与她交欢未毕,突然死去,使她既觉伤感,又觉寂寞,恰好‘赤龙罗汉’,闯进‘天刑宫’,并中了埋伏,嗅入‘古佛荡魂香’,欲性狂发地,向我欧阳姊姊,苦苦求欢,两人遂烈火干柴,一拍即合!”
  姚悟非听得好生不解地,诧声问道:“他们均是欲海中人,互相结段露水姻缘,并不足为奇,你却对我加以叙述则甚?”
  杨白萍笑道:“你且听我把话讲完,自然明白,我欧阳姊姊一来正欲火难禁,暂拿‘赤龙罗汉’解脱,二来知道对方身份,并想吸取‘赤龙罗汉’元阳,增益自己功力,谁知盘马弩弓之下,对方竟是大大行家,练就‘撒手过黄河’的绝学,不仅元阳未泄,反以‘乌龙倒吸水’的手段,几乎把我欧阳姊姊的元阴吸尽,使她虚脱而死!”(校对按:“撒手过黄河”,吕纯阳《大道探幽:房术秘诀》大锁方闭篇:“夫大锁方闭者,乃撒手过黄河之法也。”)
  姚悟非失笑说道:“这一来,欧阳美虽然欲仙欲死,过足瘾头,但却吃了大亏,在真元内力方面,定然损失不小!”
  杨白萍苦笑说道:“吃了这种暗亏,纵把‘赤龙罗汉’,碎尸万段,也是徒然,除非以牙还牙,将其吸尽元阳,方能补尝所失!”
  姚悟非冷笑道:“谈何容易?照你这样说法,那‘赤龙罗汉’,分明精通‘黄帝内经’,‘江心毒妇’欧阳美必须先服‘玉女锁阴散’,再懂得‘七擒七纵’、‘九伐中原’妙诀,方能竭泽而渔,使‘赤龙罗汉’,悉数报效,死在她肚皮之上!”(校对按:连载作“肚皮之上”,湖南版为“手上”,此记。)
  杨白萍连连点头地,荡笑说道:“你说得不错,但我听说‘玉女锁阴散’,并非现成药物,必须临时配制,立即服食,方有效用!”
  姚悟非笑了一笑,对于杨白萍所说,未置是否。
  杨白萍继续说道:“至于‘七擒七纵,九伐中原’妙诀,我欧阳姊姊参修‘天欲真经’,业已颇有涉猎,我也懂得一些,但均未识精微,不够透澈……”
  姚悟非冷笑一声接说道:“你们若是不懂这些?也不会坠入欲海,轻捋虎须,但这种旁门左道功夫,往往会画虎不成反类犬地,把自己生生断送!”
  她如今业已知道杨白萍不杀自己的用意何在?但却不肯主动点破,静等对方提出。
  杨白萍果然目注姚悟非,含笑问道:“稂据江湖人言,当世精通‘玉女妙诀’之人,推你‘桃花煞女’姚秀亭,为第一能手!”
  姚悟非扬眉笑道:“我有点愧不敢当,你‘天香公主’也有‘武林第一荡妇’之雅号!”
  杨白萍摇手笑道:“我差得远了,你不必客套,你应该会配‘玉女锁阴散’,并精通‘七擒七纵、九伐中原’妙诀!”
  姚悟非失笑说道:“你问此则甚?难道竟要我去做那‘江心毒妇’欧阳美的淫欲教师、临床顾问不成么?”
  杨白萍点了点头说道:“想是我欧阳姊姊合该能向‘赤龙罗汉’,夺回所失元阴,否则我怎会这样凑巧地,遇见了你?”
  姚悟非冷然说道:“你以为我定会听你所命么?”
  杨白萍从唇角之间,浮起一丝狞笑说道:“我认为你应该为我欧阳姊姊效命,否则……”
  姚悟非接口说道:“否则,你便将为了昔日之仇,斩草除根,把我置于死地!”
  杨白萍厉声道:“你明白就好,‘生死’两途的轻重利害,你应该懂得怎样加以选择?”
  姚悟非想了一想,目注杨白萍问道:“你的条件,是不是我替‘江心毒妇’欧阳美配制‘玉女锁阴散’,并传授她‘七擒七纵、九伐中原’妙诀?”
  杨白萍点头示意。
  姚悟非又复问道:“我这样做法,虽可帮助欧阳美夺回所失真阴,但却对我有何好处?”
  杨白萍笑道:“当然大有好处,只要大功一成,便将你所中‘酥骨毒针’的奇毒消除,还你自由自在!”
  姚悟非知道这是一个延时待救的绝好机会,但自己必须巧妙运用,方能发挥最大效力!
  所谓巧妙运用,就是决不能使这刁恶异常的“天香公主”杨白萍有丝毫疑心,换句话说,就是自己绝不宜爽快应承,必须合情合理地,摆上一些姿态!
  故而,杨白萍说明只要大功一成,便解除“酥骨针”毒,还她自由自在以后,姚悟非立即眉头微蹙,仿佛陷入沉思!
  杨白萍见状,微笑说道:“你无妨想上一想,但却应该明白,你是在万死之下,忽然获得一线生机,千万不可错过,譬如我不曾对你谈这条件,业已下了毒手,则你还不是把那些‘玉女锁阴散’、‘七擒七纵、九伐中原’等独门学识,化诸烟云,与人俱灭!”
  姚悟非借着对方的劝说之语,长叹一声,苦笑说道:“蝼蚁尚且贪生,为人岂不惜命,我也知道一身若亡,万缘俱灭……”
  杨白萍听到此处,又自接口笑道:“你这样说法,定是愿意为我欧阳姊姊效劳的了?”
  姚悟非点头笑道:“那册‘天欲真经’,是我早就参研透熟之物,故而传授‘江心毒妇’欧阳美一些‘素女妙诀’无妨,问题就在你们能够向我提供甚么样的保证?”
  杨白萍皱眉问道:“保证?你……”
  姚悟非不等她往下发话,便即笑道:“所谓保证,也就是如何能使双方信任之意,譬如你若先把我所中‘酥骨针’毒解去,会怕我就此食言,不再传技,我若先行配制‘玉女锁阴散’,暨传授‘七纵七擒、九伐中原’妙诀,又会怕你们翻脸下手,把我杀死!”

相关热词搜索:金手书生

下一篇:第六十章 一首怪诗
上一篇:
第五十八章 青磷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