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一首怪诗
2022-05-06 17:38:53   作者:诸葛青云   来源:诸葛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杨白萍听得摇头说道:“你太多虑了!”
  姚悟非接口笑道:“你认为我是多虑,我却认为是不得不虑,因为身落人手,一死无妨,倘若在死前还要上了你一个大当,被你充分利用,就有点太冤枉了!”
  杨白萍点了点头,皱眉说道:“你说得倒也不无道理,但关于这点保证,我却无法提供,因为你的武力造诣,比我高明,只消‘酥骨针’毒一解,不单不肯和我同往‘小孤山天刑宫’,可能还会想报‘武夷’之仇,要我好看!”
  姚悟非笑道:“我知道你颇为难,故而想了一个办法,不知你是否同意?……”
  杨白萍急忙问道:“你既有主张,不妨提出,我们商议商议?”
  姚悟非笑道:“我认为你不妨把我送到‘小孤山天刑宫’,让我和‘江心毒妇’欧阳美,直接商谈,她是‘武林四绝’之一,功力甚高,‘小孤山’又复孤立江心,四面皆水,不怕我插翅飞逃,或许她可以先替我解除‘酥骨针’毒,使我心平气和地,传授她房中秘技,向‘赤龙罗汉’,加以报复!”
  杨白萍听得点头说道:“你这个办法,确实不错!我立即把你送去见我欧阳姊姊,一切问题与一切条件,均由你们当面解决便了!”
  说完,便即侧顾身傍侍女,低声笑道:“你去看看左近有无外人,用磷火暗号,命江边备舟,我要去见我欧阳姊姊!”
  侍女闻言,遂纵出这秘密地穴,过了一会,返来向杨白萍恭身禀道:“启禀杨公主,江边舟船已备。”
  杨白萍立即双手抱起姚悟非,纵出地穴。
  姚悟非失笑道:“我如今已是手无缚鸡之力之人,你何必亲自押解?随便派名手下,也可使我乖乖听命地,去见那‘江心毒妇’欧阳美了!”
  杨白萍摇了摇头,微笑说道:“虎老威犹在,人瘫智尚存。一来我不敢放心由手下陪送,恐怕她们会在中途着了你甚么道儿,二来只要你应允传技,立成我欧阳姊姊的座上嘉宾,或许我还要负荆请罪,求你谅宥‘武夷’之事,故而亲自送你,表示一点礼貌!”
  说话间,已到江边,果然有条不大不小的中型船只,已在江边等待。
  杨白萍抱着姚悟非上船入舱后,便命立即催舟,驶往“小孤山”而去。
  姚悟非正在心中盘算,自己见了“江心毒妇”欧阳美后,该怎样应付才较稳妥之际,忽然耳边响起了内家高手择人专注的“蚁语传音”说道:“姚姑娘,你此次误入机关,身中酥骨毒针,虽然吃了大亏,却由此成就了一桩莫大功德!”
  姚悟非虽知这种在自己耳边响起的“蚁语传声”,杨白萍绝对无法听见,但心仍无限惊奇,暗想此人既知自己中人算计经过,分明是从地穴中跟来船内,怎的未现丝毫踪影?未闻丝毫声息?武功造诣,岂非业已到了泣鬼惊神,超凡入圣地步……
  念方至此,耳畔人语,又复说道:“姚姑娘见了‘江心毒妇’欧阳美,可佯为一见如故,慨传秘技,根本不要求对方为你祛解所中‘酥骨针’毒,即令欧阳美故示大方,你也坚持等她学会你所传秘技后再行服药祛毒!”
  姚悟非弄不懂耳边密语的所蕴深意,正在寻思,蚁语之声又道:“因姚姑娘所中‘酥骨针’毒,若是未解,暂时形如废人,欧阳美和杨白萍便不致对你有所提防,你就可以从镇日与欧阳美亲近之间,探知这‘江心毒妇’的一些重大秘密!”
  姚悟非听得恍然大悟,耳边蚁语,又继续说道:“欧阳美此次心存叵测,设有恶毒布置,想使举世武林俊杰,一齐惨死于‘天刑宫’中,姚姑娘若能探出机密,拯救群雄,岂不是一场莫大功德?”
  姚悟非闻言心中一动,向杨白萍含笑说道:“杨白萍,我久钦‘江心毒妇’欧阳美的盛名,对她本未存有丝毫敌念……”
  话方至此,杨白萍便点头笑道:“你与我欧阳姊姊,既无敌念,又无前仇,不妨就此交成朋友!”
  姚悟非笑道:“交不交朋友,在于欧阳美对我的态度如何?你应该知道,我一到此间,便投宿在‘第一宾馆’的呢!”
  杨白萍“哦”了一声,扬眉说道:“我刚从‘小孤山’过江,便去‘第三宾馆’,根本未曾察看其他宾馆的住宿名单,好在‘天刑宫’中有卷可査,你若真是投宿‘第一宾馆’,我欧阳姊姊定然更为高兴的了!”
  姚悟非“哼”了一声,面色转冷说道:“‘江心毒妇’欧阳美把我看成仇敌还好,倘若和我结为朋友,你与我的‘武夷’旧事,却将如何交代?”
  杨白萍听得一愕,未能立即答话。
  这时,那“蚁语传声”又在姚悟非的耳边响起,缓缓说道:“姚姑娘,你这样从远绕来的方法极好,总之,务望你委曲求全,才有希望探査出‘江心毒妇’欧阳美的重要秘密!”
  姚悟非闻言,心中暗自猜测这发话之人,究竟藏在何处?若照此人神出鬼没的本领看来,似乎功力更高出“金手书生”司空奇、“碧目魔女”淳于琬夫妇以上!
  转念至此,杨白萍业已堆起一脸笑容,向姚悟非柔和地,慢慢说道:“姚大姊,你能不能让我分辩理由?”
  姚悟非一听这位“天香公主”,竟对自己改称“姚大姊”,知道她已恐惧自己真和“江心毒妇”欧阳美,结为床笫之交后,会对她有所不利,遂也把神色略为缓和地,笑了一笑说道:“杨公主,你怎么这样客气地,竟叫起我‘姚大姊’来?我在‘武夷’废寺殿前,被你用‘青磷毒火’,烧成这副惨状,难道你还有甚么理由?……”
  杨白萍不等姚悟非话完,便即接口笑道:“姚大姊,我不是说我用‘青磷毒火’,伤你之事,有甚么理由,而是请你易地而处,想想我在发现心爱情人,‘玉手书生’公孙昌,与你交好,并身遭惨死之下,是不是怒火高腾,情泪难禁,要不择手段地,为公孙昌报仇雪恨?”
  姚悟非故意装出一副被对方问得无言可答的神情,微蹙双眉,默然不语!
  杨白萍见状,颇为高兴地,又复含笑说道:“姚大姊,我并不是向你重提旧事,只是希望你能了解,我为何使出那种恶毒手段的原因,彼此倘能解释前嫌,岂不……”
  姚悟非长叹一声,目注杨白萍缓缓说道:“关于我们之间这一段过节,我虽然吃亏甚大,但也不能不承认其错在我,故而如今不必多谈,还是一并在见了‘江心毒妇’欧阳美,看她以甚么态度对我之后,再作论断!”
  杨白萍扬眉笑道:“姚大姊既然这样说法,我保证欧阳姊姊一定给你相当礼遇便了!”
  说话至此,船已靠近“小孤山”,岸上有人高声喝道:“船上坐的何人?在我们未搜船前,不许擅自登岸!”
  杨白萍闻言,自舱中探出身来,厉声骂道:“你们吆喝甚么?舱中是我欧阳姊姊,请都请不到的南荒贵客,赶快去准备一乘软轿应用!”
  岸上岗哨见是“天香公主”杨白萍,知道她与“天刑宫”宫主“江心毒妇”欧阳美,情如姊妹,一向参与各种机密,遂恭身应答,退去准备软轿。
  就在杨白萍向岸上岗哨,加以吩咐之际,那隐形奇客,又以“蚁语传声”,在姚悟非耳边说道:“姚姑娘,你放心进入‘天刑宫’,并以不亢不卑的言词举措,与‘江心毒妇’欧阳美、‘天香公主’杨白萍等,曲予周旋,我会暗中策应,并与你不断联络!”
  姚悟非满心想问问对方,究竟是何身份,却无法办到,不禁纳闷得好不难过!
  因为她不能开口说话,倘若出声一问,必然引起杨白萍的疑心,严加査察之下,极可能会使那隐形奇客,败露踪迹,坏了大事!
  假若也以“蚁语传声”相问,则必须先知道对方的藏身所在,方可凝力专注,不使其他人听到。
  如今,姚悟非不仅身中“酥骨毒针”,真气难提,无法施展“蚁语传声”神功,并连那隐形奇客的藏身之处,也毫无所知,自然只好把这桩疑问,闷在心底。
  转瞬之间,岸上人已把软轿备妥,杨白萍便向姚悟非含笑说道:“姚大姊,请你上轿,小妹步行相随,等入得‘天刑宫’,见了我欧阳姊姊以后,我再尽量劝她先替你解除‘酥骨针’毒,彼此……”
  姚悟非连摇双手,截断了杨白萍的话头说道:“你不必劝她,交友之道,必须观察彼此的诚心程度,我姚秀亭虽已身入罗网,仍不屑接受任何人的假情假义!”
  杨白萍听她这样说法,不禁暗自钦佩,只觉得这位“桃花煞女”,委实难缠,遂亲手挽扶她下船登岸,坐上软轿,向“天刑宫”内走去。
  姚悟非此去,是否能与“江心毒妇”欧阳美,及“天香公主”杨白萍结交,并探出机密等情,暂时不提,且说那对险遭大难的鸯鸳侠侣,“金手书生”司空奇和“碧目魔女”淳于琬!

×      ×      ×

  司空奇与淳于琬劫后重逢,又见爱妻的绝代容光,业已复原如旧,自然喜心翻倒地,两人蜜爱轻怜,亲近缠绵,互诉别来经过。
  他们这等侠女奇男,虽然已是夫妻,却仍把“欲”字看得极淡,只有重在一“情”字之上!
  故而,所谓亲切缠绵,并不是一般世俗夫妻的巫山梦好,鱼水欢浓,只是彼此互相偎倚,最多偎颊亲唇地,略解相思之苦而已!
  司空奇与淳于琬正在温存,忽然听得后窗外,有人发出“格,格,格”地三记弹指之声!
  他略一吃惊,立即青衫微飘,穿窗纵出!
  淳于琬这些时日来,业已饱尝别鹄离鹜的相思之苦,深恐司空奇有甚失闪,遂也关怀夫婿地跟踪追去。
  他们一出后窗,但看见十来丈外,有条人影,且在微微招手。
  司空奇与淳于琬同自大吃一惊,暗想自己一闻弹指之声,便即穿窗追出,对方怎有这快身法?已到了十来丈外!
  他夫妻一面惊奇,一面施展上乘轻功,扑向黑影。
  他们一追,黑影转身便走,任凭这两位名震乾坤的“金手书生”和“碧目魔女”,如何展尽身法,凝足功力,均无法把距离缩短,只有越拉越远地,相距二十来丈!
  司空奇与淳于琬方自相顾苦笑,突然听得身后传来一声“轰轰”巨响!
  夫妻双双回头,只见自己所居静室,业已笼罩在一片青磷火海之内!
  淳于琬“哎呀”一声,向司空奇失惊叫道:“奇哥哥,前逃那条黑影,原来是一番好意?若非他把我们设法诱出,谁想得到会有人如此下流无耻地,突施暗算,岂非难免要葬身那狠辣无比,‘青磷毒火’的火海之内么?”
  司空奇叹道:“江湖间真是步步险恶,寸寸危机,姚悟非姊姊不知是否罹劫,我们且回去看看!”
  淳于琬一面回身,一面说道:“姚姊姊大概无妨,因为她所登记投宿之处,是在‘第一宾馆’,这‘第三宾馆’中人,多半还不知道她的姓名身份呢!”
  话方至此,远远有笑语之声,从身后传来说道:“淳于琬说得对,姚悟非无甚大碍,她是从无边孽海中灵根不泯的悟道之人,屠刀一放,万劫皆消,你们不必再挂念她了!”
  淳于琬虽然觉得这个人直呼自己“淳于琬”之名,似乎略嫌老气横秋,但因对方有救命之恩,遂加以隐忍地,回过身来,抱拳笑道:“阁下是哪位高人?请现全身,容司空奇、淳于琬夫妻,致谢大德!”
  那条黑影的语声,从一片小林之中传出,缓缓答道:“我还未到与你夫妻互相见面之时,但你们不妨来这林中看看。”
  淳于琬闻言,首先提气飘身,驰向那片小林,司空奇则紧随爱妻身后,提防有甚意外突变?
  到了林中,哪里有丝毫人踪?只在地上留着用竹枝划出的几行字迹!
  司空奇与淳于琬一同注目,只见有二十八个较大字迹,是首诗儿,那是:
  “身临虎穴莫谈情,谈情且俟江湖清。
  天刑宫内多危境,步步提防要小心!”

相关热词搜索:金手书生

下一篇:第六十一章 圆圈之谜
上一篇:
第五十九章 赤龙罗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