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紫龙罗汉
2022-05-06 17:39:55   作者:诸葛青云   来源:诸葛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司空奇不等她往下再说,便自接口说道:“琬妹难道忘了岳父曾以‘蚁语传声’,告诉我们,说你姚姊姊屠刀一放,孽罪皆消,不必为她牵挂担心!”
  淳于琬皱眉说道:“话虽如此,但姚悟非姊姊,与我情份甚厚,她既见我们所居静室,为‘青磷毒火’所毁,火中又有两具枯骨,她怎会不替我们耽忧?怎会不对暗算我们的万恶之徒,加以报复?照我想来,她应该把‘第三宾馆’中的一干贼党,杀个干干净净,甚至于将整座宾馆,都烧得精光才对!”
  司空奇失笑说道:“琬妹莫要忘记你姚悟非姊姊,如今是‘桃花圣女’,不是‘桃花煞女’!何况……”
  淳于琬妙目双翻,看看司空奇问道:“奇哥哥,何况甚么?你怎么不说下去?”
  司空奇含笑说道:“何况岳父既能对我们加以指点,他老人家的那位极可能是‘北斗神君’屠永庆的帮手,难道就不能对‘桃花圣女’姚悟非,加以指点么?”
  淳于琬怔了一怔,点头说道:“这种推测,倒颇有可能?”
  司空奇笑道:“姚悟非姊姊只要知道我们安然无恙,她自然不会发怒,毫不耽忧,如今不见踪迹之故,可能是奉了‘北斗神君’屠永庆之命,又去办甚要事了?”
  淳于琬扬眉问道:“奇哥哥,你有了打算没有?我们今后以甚么身份出现?”
  司空奇微笑摇头,淳于琬又复说道:“我到替你想出个适当身份,但对于自己,这桩问题,倒无法解决!”
  司空奇笑道:“我们来个交互构思多好?我先听听琬妹是怎样替我安排?然后……”
  话犹未毕,淳于琬接口笑道:“奇哥哥的化身,极为恰当,也极为现成,你今后就借用那位业已回归北极的‘冰川圣手’于天士的身份,来参与‘小孤山大会’便了!”
  司空奇拊掌赞道:“琬妹想得极妙,我这样做法,还可使‘冰川圣手’于天士再出一次风头,略酬他对我的深恩大德!”
  淳于琬娇笑说道:“但那位‘冰川圣手’于天士,曾在‘第三宾馆’露过面,已有不少人认识他的容貌,奇哥哥若想借用名号,尚需略加化装,才不会漏出破绽!”
  司空奇扬眉一笑,正待答话,淳于琬又复笑道:“关于化装之事,我可效劳,因为我在和‘万妙夫人’鲍玉容,互相交往的那段时期以内,学会了不少易容手法!”
  司空奇微笑说道:“多谢琬妹,但你已替我想出借用‘冰川圣手’于天士的名号,作为身外化身,我却尚未……”
  淳于琬摇手微笑,截断了司空奇的话头说道:“奇哥哥,你不要替我想了,我已经想出两个人选,只请你替我决定一下?”
  司空奇含笑问道:“婉妹所想的化身人选,是哪两个?”
  淳于琬娇笑答道:“第一个人选是不仅易钗而弁,并化少为老,我想扮作‘无钩钓叟’鱼自乐,‘无斧樵夫’林不凋等‘震泽双奇’的其中一人而已!”
  司空奇想了一想,摇头说道:“琬妹打算扮作‘震泽双奇’之一的想法不好,因为易钗而弁,虽不甚难,化少为老,却不甚易,要教你一举一动,完全仿效老头儿的举动,哪得不露出破绽?”
  淳于琬失笑说道:“我第一个打算,既被奇哥哥加以否定,只好再说第二个了!”
  司空奇笑道:“我不管你扮男?抑或扮女?只希望你扮得年轻一些!”
  淳于琬嫣然笑道:“我想扮作‘九幽妖魂’宇文悲!”
  司空奇皱眉说道:“宇文悲的那副样儿,有多难看?琬妹怎么……”
  淳于琬娇笑叫道:“奇哥哥你弄错了,我要扮那美貌如仙的‘九幽妖魂’宇文悲,不是扮那丑恶如鬼的‘九幽妖魂’宇文悲!”
  司空奇恍然笑道:“原来琬妹不扮假货,要扮真货,但……”
  淳于琬见他语音忽顿,不禁皱眉问道:“奇哥哥,你但些甚么?为何又不说下去?”
  司空奇微笑说道:“我认为琬妹这第二个打算虽好,但其中仍略有问题,因为那位真牌实货的‘九幽妖魂’宇文悲,也要来参与这‘小孤山大会’的呢!”
  淳于琬秀眉双剔,目闪神光说道:“她来她的,我扮我的,这有甚么问题?我觉得一真两假等三位‘九幽妖魂’宇文悲,均出现于‘小孤山大会’之上,定然闹得天翻地覆,生色不少!”
  司空奇无可奈何,只好点头说道:“琬妹既然主意已定,我便赞同你这第二个打算便了!”
  淳于琬兴趣盎然地,含笑说道:“奇哥哥,我们计议既定,你便先指导我扮成真正的‘九幽妖魂’宇文悲模样,然后我再把你装扮成‘冰川圣手’于天士吧!”
  司空奇闻言,遂就昔日“九幽地阙”中的记忆所及,把那位真正“九幽妖魂”宇文悲的容貌,详细说出,以便使淳于琬扮成她的模样!
  淳于琬的化装手段,果然高妙异常,装扮得虽不能说是半丝不差的十足相像,倒也有个九分三四光景!
  司空奇失声赞道:“琬妹确实扮得极像,那位假的‘九幽妖魂’宇文悲,若是看见你时,定将惊奇得莫明其妙了!”
  淳于琬笑道:“我倒忘了,那位假的‘九幽妖魂’宇文悲,叫做甚么名字?”
  司空奇答道:“他姓马,名三龙……”
  淳于琬接口说道:“奇哥哥,你再把你在‘九幽地阙”中的那段香艳奇遇,详详细细地说上一遍,免得我万一与那马三龙相遇之时,被他盘问得漏洞百出,露了马脚!”
  司空奇遂又把马三龙假意与宇文悲结为夫妻,谋夺宇文悲之师,“离魂冥后”荀硕芳所遗留的上下两册“离魂真经”之事,向淳于琬详述一遍。
  淳于琬听完,恨恨说道:“这马三龙居心阴险卑鄙,毫无人味,委实太以可恨,那宇文悲的女儿清白,既遭蹂躏,又被禁闭多年,委实太以可怜,我倒真要管管这件不平之事,设法使那马三龙,吃足苦头不可!”
  司空奇笑道:“我们游侠江湖,为的便是扶持正义,铲除不平,琬妹无须唱甚高调,你应该施展你那易容妙计,使我这‘金手书生’司空奇,变成‘冰川圣手’于天士了!”
  淳于琬微微一笑,遂替司空奇着手改扮,两人改扮完成后,遂分为一明一暗地,闯向“小孤山天刑宫”内!
  司空奇是暗探,淳于琬是明闯,他们规定好了联络方法以后,便分头开始行动!
  暗探“小孤山”的“金手书生”司空奇,暂且搁下,且先行叙述明闯“天刑宫”的“碧目魔女”淳于琬!

×      ×      ×

  淳于琬是直奔“第一宾馆”,递上一份名帖,便命宾馆侍从,转报“江心毒妇”欧阳美,就说有要事商洽!
  宾馆侍从虽然觉得“九幽妖魂”宇文悲,应该是个男人,怎会变成女子?未免太以奇怪,但职司所在,也只好遵照来客之语,向“小孤山”转呈名帖!
  未隔多久,江面上遥遥传来了四记钟声,“第一宾馆”中的侍从人员,遂向淳于琬恭身说道:“启禀宇文大侠,家主人欧阳宫主,因事羁身,未能亲来迎接,拟请宇文大侠,过江相会!”
  淳于琬点头问道:“欧阳宫主要我怎样过江?”
  侍从人员答道:“‘天刑宫’业已开放,备有舟船,不断接送宾客,宇文大侠若要过江,自然有人陪往!”
  淳于琬点头说道:“好,既然如此,便麻烦你们一趟,引领我立即过江,去见欧阳宫主!”
  侍从人员,恭身应命,遂把这位“碧目魔女”,引到江边。
  淳于琬上船以后,见舱中业已坐着一人,是位身穿紫色僧衣的高大喇嘛。
  她暗料对方可能是“西域八龙”之一,遂含笑问道:“这位大师的法号上下,怎样称呼?是不是‘西域八龙宫’中的八位尊者之一?”
  紫衣僧人自从淳于琬一上船来,便对她暗暗打量,闻言之下,合掌当胸,点了点头,答道:“女施主猜得不差,贫僧正是‘西域八龙’中的‘紫龙罗汉’,尚未请教女施主的芳名上姓?”
  淳于琬见这“紫龙罗汉”生就一双色眼,便知决非规规矩矩的戒持僧人,不禁心中微动,娇笑说道:“我复姓‘宇文’,单名一个‘悲’字!”
  “宇文悲”三字,使“紫龙罗汉”听得大感意外,以一种惊奇神色,目注淳于琬,诧声问道:“女施主即叫‘宇文悲’,难道就是威震乾坤,列名于‘武林四绝’中的‘九幽妖魂’?”
  淳于琬点头笑道:“紫龙大师,你也猜得不错!”
  “紫龙罗汉”闻言,越发把两道充满羡艳惊奇的目光,凝注在淳于琬的身上脸上,不住打量!
  淳于琬早就觉得这好色僧人,似可以试加利用?遂风情万种地,扬眉娇笑说道:“大师怎么这样看我?是喜欢我长得好看,是讨厌我长得难看?抑或怀疑我不配叫做‘九幽妖魂’宇文悲呢?”
  “紫龙罗汉”见淳于琬神情不太庄重,语意也略含挑逗,仿佛很容易勾搭上手,忙微笑答道:“宇文施主是倾城颜色,绝代风姿……”
  淳于琬不等他话完,便即“哦”了一声,嫣然一笑道:“原来大师是喜欢我长得好看,我这人向来大方,且容你这风流和尚,作刘桢平视如何?”(校对按:“刘桢平视”,刘桢(?-217年),字公乾,东平宁阳(今山东宁阳县泗店镇古城村)人,东汉末年名士、诗人,“建安七子”之一,尚书令刘梁孙子。刘桢博学有才,警悟辩捷,选为丞相(曹操)掾属,交好曹丕、曹植兄弟,曹丕兄弟亦视为亲故,诗酒唱酬,交往常不拘形迹。曹丕曾特赠廓落带,以示亲宠,并由此而留下一篇妙文(载《典略》)。然而,刘桢性傲,不拘礼法。曹丕宴请诸文学,酒酣忘情,命夫人甄氏出拜,坐中诸人都匍伏于地,不敢仰视,独刘桢平视不避。曹操以不敬之罪,因援救,减死输作,罚为苦役,署为小吏。)
  淳于琬话一说明,反倒使那“紫龙罗汉”,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合十当胸,念了声佛号说道:“宇文施主,贫僧有桩事儿,要想请教!”
  淳于琬笑道:“大师有话尽量请讲,但若是甚么高深禅理?宇文悲却不一定能回答得出!”
  “紫龙罗汉”摇头说道:“不是高深禅理,只是为了宇文施主在一般江湖人物的传言之中,好像是位丑怪男人,不是一位美秀女子!”
  淳于琬微微一笑,扬眉说道:“世事偏多真变假,几人识得假为真?大师若想知道内中情由……”
  话犹未了,忽然目光瞥处,看见江上又有一只“小孤山天刑宫”的接客船只,远远驶来,船头上坐着一位长发披肩,形容丑怪的白袍老叟。
  淳于琬认出这丑怪白袍老叟,就是本名“马三龙”的冒牌“九幽妖魂”宇文悲,也猜出他是由“第二宾馆”或“第三宾馆”的接客船只送来。
  她心中不禁暗想,这才叫“不是冤家不聚头”,自己刚刚扮作真的“九幽妖魂”宇文悲模样,居然便与假的“九幽妖魂”宇文悲相遇了!
  “紫龙罗汉”见淳于琬忽然住口不言,遂含笑问道:“宇文施主,你怎么不说下去?贫僧颇想知道,为何江湖传说把你误女为男之故?”
  淳于琬因马三龙所坐船只,在自己船后数丈,而“紫龙罗汉”因座位方向关系,也未注意背后来船,遂心中微动,故意暂不答覆“紫龙罗汉”所问,反向对方问道:“大师,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为何不等到会期,就要提前去见‘江心毒妇’欧阳美则甚?”
  “紫龙罗汉”笑道:“我是因为我大师兄‘赤龙罗汉’,日前独往‘小孤山’,迄今久无讯息,才放心不下地,提前来此观看!”
  淳于琬“哦”了一声,这才把马三龙与宇文悲之间的一段冤怨纠缠,对“紫龙罗汉”细说了一遍。
  “紫龙罗汉”早已垂涎于淳于琬的美色,听她说明身世,越发觉得有机可乘,遂大表同情地,点头说道:“这马三龙委实万恶,宇文施主寻他复仇之际,贫僧愿助一臂之力!”
  淳于琬何等眼力,早就看出他色迷心窍,非要上钩不可,遂故作惊喜地,含笑说道:“大师真肯横刀仗义,帮我报仇么?”
  紫龙罗汉怎肯放过这个讨好机会?连连点头地,应声狂笑答道:“只要宇文施主看得起贫僧,根本用不着你亲自动手,我便誓必把那马三龙,活劈掌下!”
  淳于琬妙目流波,娇笑道:“大师,你是佛门弟子,却不许打诳话呢?”
  “紫龙罗汉”念了一声佛号,正色说道:“宇文施主,我若食言背信,不帮你报复深仇,便叫我‘蓄发还俗’!”
  这“蓄发还俗”四字,是僧家极重誓语,淳于琬闻言之下,一抱双拳,表示谢意地,娇笑说道:“多谢大师,常言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那马三龙可能已恶贯满盈,居然在我们的船只之后,跟来送死了!”
  “紫龙罗汉”微吃一惊,急忙回头看去。
  淳于琬含笑叫道:“大师,你在江面上不必理他,且等上岸再说!”
  她一面说话,一面取了条丝巾,罩在脸上。
  “紫龙罗汉”见后面船头之上,果然坐着一位披头散发、形容丑恶的白袍老者,正与江湖中,所传说的“九幽妖魂”宇文悲的模样相同,不禁暗叹因缘凑巧,自己今日或可因杀死马三龙,而获得美人青睐!
  他正想得高兴,回头却见淳于琬在脸上蒙罩上了一块纱巾,宛如雾里庐山,风姿益发绰约!
  淳于琬娇笑说道:“大师是否要问我为何以丝巾蒙面之故?”
  “紫龙罗汉”摇头笑道:“我知道宇文施主用意,你是否暂时不愿让那马三龙,看出你庐山面目,要等适当机会,才骤然扯去纱巾,使他大吃一惊,乱其心神?”
  淳于琬点头答道:“大师生得虽然雄壮魁悟,但心里却灵巧无比,猜得丝毫不错!”
  “紫龙罗汉”被她这一称赞,不禁骨头奇酥地,扬眉狂笑说道:“多谢宇文施主夸赞,贫僧与你,委实一见投缘,宁愿为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淳于琬听出他在语意之中,隐含轻薄,不禁怒火欲腾,但转念一想,这秃驴既然如此不端,便让他死于马三龙手下,或是吃足苦头,以挑拔仇恨,为马三龙多树立一些对头也好!
  想到此处,娇笑连声,把语音放得格外柔媚地,低低说道:“大师的一番心意,我完全懂得,只要你真能为我复仇,我们就……”
  淳于琬刁钻已极,她故意不把话说完,便将话音停顿,留给“紫龙罗汉”去自作多情地,胡乱猜想!
  果然“紫龙罗汉”认为淳于琬不把话儿说完之故,是含羞住口,其中蕴有无限旖旎风光,竟高兴得眉开眼笑,一副色迷迷的模样!
  淳于琬看在眼中,好生鄙薄地,哂然叫道:“大师莫再胡思乱想,渡船即将抵岸,我们要准备应付强敌了呢!”
  “紫龙罗汉”怪笑说道:“宇文施主放心,你看我早已把‘紫龙神掌’功力,凝聚备用,只消一举手间,便可要了马三龙的性命了!”
  一面说话,一面暗运神功,那只左掌立即涨大了几乎一倍,并变成紫巍巍的色泽!
  淳于琬久闻“西域八龙”,武学甚高,尤其是掌力方面,个个均有独特造诣,遂暗忻得计地,微笑说道:“大师的‘紫龙神掌’,虽是西域绝学,但马三龙的一身功力,亦非等闲,你千万不可因为知道他是冒牌货色的‘九幽妖魂’,而有所轻敌才好!”(校对按:“忻”,同“欣”。)
  “紫龙罗汉”听得对方如此关怀,越发兴高彩烈地,准备一显身手!
  这时,他们所乘的这条渡船,业已抵达“小孤山”的岸边!
  马三龙所乘的那条渡船,也只距离岸边,约莫两丈远近。
  “紫龙罗汉”紧随淳于琬离舟登岸,并向她低声说道:“宇文施主请暂在一旁观战,若是贫僧无能为你报仇,斗不过马三龙时,你再行出手!”
  淳于琬点了点头,果然婷婷袅袅地,走到一株垂杨之下,依树而立。
  他们说话之间,后面那条渡船,也已到达岸边,马三龙一跃上岸,凶睛瞪处,向“天刑宫”中的接待人员,大迈迈地发话说道:“你们快去通报‘江心毒妇’欧阳美,就说‘九幽妖魂’宇文悲到此,叫她出来迎接!”
  欧阳美既有“江心毒妇”之称,她手下的这群牛鬼蛇神,自然均不是甚么省油灯!

相关热词搜索:金手书生

下一篇:第六十三章 纵虎抹狼
上一篇:
第六十一章 圆圈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