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纵虎抹狼
2022-05-06 17:40:16   作者:诸葛青云   来源:诸葛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但常言道:“人的名儿,树的影儿”,一来“九幽妖魂”宇文悲,是与“江心毒妇”欧阳美齐名,并列“武林四绝”的一流高手,二来马三龙的那副形相,又生得太以凶恶,故而那些接待人员,虽觉来人语意骄狂,神情倨傲,却仍不敢得罪他,诺诺连声,便欲向“天刑宫”中传报。(校对按:连载作“诺诺连声”,诺诺,接连表示赞同,含有谦卑之意;湖南版作“喏喏连声”,喏喏,答应的声音,表示一声接一声地答应,意思偏于中性,形容十分恭顺的样子。)
  “紫龙罗汉”冷眼旁观之下,忽然念了一声佛号,向“天刑宫”接待人员,摇手狂笑叫道:“你们且慢替他通报,应该先行叫那欧阳宫主,出来接我才对!”
  马三龙哪里想得到会有人冷言冷语地,给自己一个没趣,不禁将两道凶狠目光,凝注向“紫龙罗汉”身上!
  “紫龙罗汉”因系有意挑衅,遂故意以一种骄狂神色,扬眉怪笑说道:“你不要看我,我有两点理由,要他们先行替我通报!”
  马三龙阴恻恻地,“哼”了一声说道:“希望你能说得出充分理由,否则,恐怕会在见着‘江心毒妇’欧阳美前,便已功行圆满,立地成佛了!”
  “紫龙罗汉”暗叹此人委实凶恶,一面暗聚功力,一面狞笑说道:“第一点理由是先后有序,我比你先到此间,自然应该先行替我通报!”
  马三龙目闪凶芒,厉声叫道:“这哪里能算理由?你还有没有……”
  “紫龙罗汉”不等他往下再说,又复接口笑道:“第二点理由是身份高低……”
  马三龙也不等他话完,便哂然问道:“身份高低?你是个甚么东西?小小一名游方野僧,有甚身份?”
  “紫龙罗汉”狂笑说道:“你莫要有眼不识泰山,贫僧法号‘紫龙’,是‘西域八龙宫’中,八尊活佛之一!”
  马三龙听得对方报出名号,到也微微一震,但立即又恢复了他那骄狂故态,冷笑说道:“‘西域八龙’之一,虽然小有名头,但比起我来,仍如斗酌之较大海,拳石之拟高山!”
  “紫龙罗汉”闻言,厉声狂笑说道:“江边风大,小心闪了尊驾的那条舌头,你既以大海高山自况,怎不报出名号,好让贫僧看看是何神圣?”
  马三龙狞笑说道:“你知道‘武林四绝’之称?”
  “紫龙罗汉”点头笑道:“这是中原武林以内,最杰出的四位高人,贫僧怎会不知?便连西域一带的三岁小儿,也都背诵得出:‘雪山有魔女,南海有书生,江心有毒妇,地下有妖魂’呢!”
  马三龙狞笑说道:“你既然知道,怎又有眼不识泰山?……”
  “紫龙罗汉”接口诧道:“尊驾如此说法,似以‘武林四绝’之一自居?但你形容丑陋,宛如鬼怪,却并不像是那英挺俊拔、倜傥风流的‘金手书生’司空奇!”
  马三龙哂然说道:“‘金手书生’司空奇又便如何?我何必像他,我是‘九幽妖魂’宇文悲!”
  “紫龙罗汉”因深知底细,才故意对他引逗,等马三龙自报名号以后,立即充满哂薄意味地,纵声狂笑。
  马三龙被他笑得满腹狐疑,莫明其妙地问道:“我‘九幽妖魂宇文悲’七字,在四海八荒之间,能止小儿夜哭,你听后却这样发笑则甚?”
  “紫龙罗汉”狂笑答道:“我笑你是睁着眼睛,猛说瞎话!”
  马三龙越发愕然问道:“你怎么这样说话?我有何不实?”
  “紫龙罗汉”笑道:“据我所知,‘九幽妖魂’宇文悲是个美貌女子,你却是个丑陋男人,怎能够以桑代槐,指鹿为马?”
  马三龙哪里会想得到自己这桩重大秘密,业已被“金手书生”司空奇,无心揭破,遂怫然大怒叫道:“你是佛门弟子,怎可信口胡言?我纵横多年……”
  “紫龙罗汉”冷笑一声,接口说道:“你只学会了上半册‘离魂真经’,便纵横多年,倘若连下半册‘离魂真经’,也一齐到手,岂不要称霸一世?”
  这几句话,听在马三龙耳内,着实使他大吃一惊,毛骨悚然地,退后半步,满脸疑诧神色!
  “紫龙罗汉”见此情景,深知淳于琬相告各语,丝毫不差,双眉一挑,又复冷笑连声,继续说道:“我不仅知道你只学会了半册‘离魂真经’,并知道你的真名实姓,你大概叫做‘马三龙’吧?”
  马三龙惊奇到了极处,杀人之心顿萌!
  他打算用恶毒手法,制住这“紫龙罗汉”,逼问如何知道这桩对自己关系重大的隐秘?或是索性斩草除根地,杀人灭口,免得传扬开去,贻笑江湖!
  凶心既起,神功立聚!
  但“紫龙罗汉”却也和他一样的,早就待机而动!
  双方心意既然相同,遂在“紫龙罗汉”那句“你大概叫做马三龙吧”的语音刚了之际,各自悄无声息地,骤然发难!
  “紫龙罗汉”发的是他苦练备用已久的“紫龙神掌”!
  马三龙发的是他独门绝学“九幽白骨爪”!
  这两种功力,迥异其趣,“紫龙神掌”凝劲之下,是手掌比平时涨大了一倍有余,呈现紫巍巍的光泽!
  “九幽白骨爪”凝功之下,是手掌皮肉,似乎完全枯陷,变成了白惨惨的一只枯骨鬼爪!
  不但外形如此,连所表现的威力,也截然相反!
  “紫龙神掌”所发出的是一股阳刚洪厉的奇热掌风!
  “九幽白骨爪”发出的是五缕阴柔狠辣的酷寒劲气!
  两种武林绝学,凌空一合之下,强弱胜负,立见端倪!
  以他们这种修为,这种身份,照说不互相拚斗个三五百合,到了彼此筋疲力尽之际,极难分出高低,却为何在出手第一招上,便见了强弱?
  这种情形,并非偶然,乃是有两种原因。
  第一种原因是马三龙与“紫龙罗汉”,均知道对方功力绝高,极不好斗,遂想出其不意地,一招克敌,或是一招制胜?故而在这起手第一招上,都毫无保留,竭尽全力!
  第二种原因是双方功力恰好各趋极端,一个完全阳刚,一个完全阴柔,成了互相克制状态!
  若是同类功力,互相比拼之下,除非火候悬殊,颇难立分强弱,但相克功力,却属不然,谁的火候稍深,真气稍足,对方便会立即感受到相当重压!
  如今,“紫龙神掌”的一片奇热掌力,不仅被马三龙的玄功所阻,而马三龙那五缕酷寒彻骨的“九幽白骨爪”所化阴风,并还透入“紫龙神掌”的掌力之中,使“紫龙罗汉”身上,感觉微微一震!
  淳于琬冷眼旁观,看得分明,知道休看马三龙只是一个冒名顶替的假“九幽妖魂”宇文悲,但在功力方面,仍比“西域八龙”之一的“紫龙罗汉”,高出一筹以上!
  但她虽已看出“紫龙罗汉”,不是敌手,却仍倚树旁观,未曾上前助阵!
  因为淳于琬深知马三龙的一身功行,已颇惊人,不是轻易可以除却的,遂想尽量使他多结有力仇家,与“西域八龙”方面,搭上不解死扣!
  她既有这种想法,自然要使“紫龙罗汉”在马三龙手下,多吃些苦头,哪里还肯立刻加以援手?
  果然,马三龙手下心黑,向来阴毒狠辣无比,一见“西域八龙”的盛名之下,不过尔尔,自己的“九幽白骨爪”力,足能克制对方,哪里还肯容情?遂一招快似一招,一式狠于一式地,向“紫龙罗汉”,宛如疾风暴雨般地,接连攻出八掌!
  “紫龙罗汉”勉强地,把这八掌应付下来,业已脏腑翻腾,心惊肉跳,知道确非其敌!
  他不敢再复妄事逞强,只好以乞援似的语音,向淳于琬发话叫道:“宇文施主……”
  这一声“宇文施主”,叫得马三龙悚然一惊,把两道阴损狠辣目光,向那倚树而立的淳于琬身上投去。
  淳于琬知道“紫龙罗汉”业已出口乞援,自己不能再不出手,只好冷笑一声,接口说道:“紫龙大师莫惊,这厮并未把我的‘离魂真经’学全,只要我一出手,施展‘反离魂玄天九式’,便立刻叫他难逃公道。”
  她一面发话,一面伸手把脸上所罩的丝巾扯下!
  淳于琬的话意,业已使马三龙大大吃惊,再见她扯下丝巾,露出酷似真正“九幽妖魂”宇文悲的一副形貌之时,越发惊骇失色!
  再加上接待人员因他们一到“小孤山”,便起争斗,自己人微力轻,无法劝阻,业经如飞陈报“天刑宫”中,这时“江心毒妇”欧阳美,已偕同两个得力党羽,缓步迎了出来。
  马三龙一见自己将陷重围,难免出乖露丑,遂识时务者为俊杰地,打算来个第三十六策,走为上计!
  想到走,立刻走,他不等淳于琬出手,也更不等欧阳美等,赶到近前,便即飘身向他原来所乘的那条船儿上纵去。
  这条船上的舟子,适才是奉命接客,自然对马三恭恭敬敬,如今却未奉命送客,便打算加以喝问!
  但口还未张,马三龙白袍大袖双拂,阴寒劲风起处,便把两名舟子拂得腑脏尽碎,连尸身也飞坠江内!
  马三龙扬掌凝功,再击江岸,利用罡气反震之力,把他所乘的那条船儿,推送得宛如急箭离弦般,向江心飞驶而去!
  他这一连串的动作,快速绝伦,等到“江心毒妇”欧阳美等,走到江边之际,马龙业已自行驾着船儿,飘然远去!
  欧阳美沉着脸儿,向江边接待人员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来客名单之中,有两个‘九幽妖魂’宇文悲呢?”
  接待人员匆匆一说就里,欧阳美本来有点不信,但见自己所见过的那位身着白袍,形容如鬼的“九幽妖魂”宇文悲,果已胆怯逃去,则又显见事出有因,遂只好以一种颇为好奇的神情,向淳于琬含笑问道:“尊驾莫非就是真正的‘九幽妖魂’宇文悲么?”
  淳于琬点头答道:“我是宇文悲,他是马三龙,我这姓名,及‘九幽妖魂’外号,业已被他盗用多年,好容易今日才狭路相逢,以为可以杀他报仇,谁知这厮太以狡猾,仍被他利用船只,渡江逃走!”
  “紫龙罗汉”这时因见“江心毒妇”欧阳美到此只问“九幽妖魂”之事,连看都不曾向他看上一眼,不禁气得浓眉双挑,合掌当胸,气发丹田,极为宏亮惊人的,吟了一声“阿弥陀佛”佛号!
  欧阳美听了这声佛号,方目光微瞥,冷然问道:“大师就是‘西域八龙’之一的‘紫龙罗汉’么?”
  “紫龙罗汉”见欧阳美已知自己来历,神情却仍如此冷落,不由越发气往上冲地,厉声答道:“化外野僧,不敢当欧阳宫主如此称谓!”(校对按:连载“气往上冲”,湖南版“气往上撞”,此记。)
  欧阳美哂然说道:“大师既然自称化外野僧,则不在‘西域八龙宫’中,参禅拜佛,却来我‘小孤山’则甚?”
  “紫龙罗汉”听得这位“天刑宫主”,“江心毒妇”欧阳美的辞色越来越加不善,不禁怫然说道:“欧阳宫主,你召开‘小孤山大会’,广聚群英,切磋所学,难道‘西域八龙宫’,不算武林一脉,贫僧就没有资格,参与这场大会么?”
  欧阳美听他这样一说,脸上冰霜立解,神色和缓地,微笑说道:“大师若是来此参与‘小孤山大会’?欧阳美自然应该待以嘉宾之礼,但会期尚在后日,大师提前光临,不知有何指教?”
  “紫龙罗汉”对于她这样一会儿和善,一会儿倨傲的忽冷忽热神情,真有点啼笑皆非,只好又复念了一声佛号道:“贫僧来此,是为了敝师兄‘赤龙罗汉’……”
  欧阳美不等“紫龙罗汉”话完,便自点头笑道:“大师寻得不错,令师兄正是在我‘天刑宫’中,乐而忘返,你是否想见见他呢?”
  “紫龙罗汉”因欧阳美此时神情辞色,已转谦和,遂也合掌当胸,深施一礼地,含笑说道:“欧阳宫主若肯接引?贫僧自然感激不尽!”
  欧阳美微微一笑说道:“既然如此,我就为宇文道友,暨大师引路,到我宫中‘极乐之天’以内,再复奉茶畅叙!”
  话完,便即转身先行领路,淳于琬与“紫龙罗汉”,双双缓步相随。
  他们身入重地,自然特别留神,对于所经路径,及所见一切景物,都细加注视记忆!
  两人都是绝代武林高手,均深识阴阳五行,奇门生克之术,遂发现这“天刑宫”中,无论是一条大路,一条小径,一座楼台,或一块山石,均系依据星辰布度,璇玑妙理布设,绝非随意安排,隐然含蕴着极厉害的阵势变化!
  眼前是一座建造得极为特殊的圆形殿宇,地基极高,必须由一条其状如螺的白石阶之上,盘旋而登。
  “江心毒妇”欧阳美到了阶前,止步回身,向“紫龙罗汉”,扬眉笑道:“紫龙大师,这座圆形殿宇,就是‘极乐之天’,令师兄‘赤龙罗汉’,便在其内!”
  “紫龙罗汉”听出对方语气,似要自己自行登阶入殿,不禁微觉一愕?
  欧阳美果然继续笑道:“大师请自行登殿,与令师兄相见,我要在那座‘集贤台’上,款待宇文道友,彼此少时再叙。”
  “紫龙罗汉”闻言,明知内有蹊跷,但又不甘示弱,只得合掌一礼,便行独自登阶,向那被称为“极乐之天”的圆形殿宇之中走去。
  “江心毒妇”欧阳美向“紫龙罗汉”的背影,看了两眼,双眉微扬,脸上浮现出一丝神秘笑意!
  淳于琬也看出其中定有花样,但却佯装不知,未作理会。
  欧阳美回过头来,对淳于琬微笑说道:“宇文道友,且让紫龙大师去往‘极乐之天’见他师兄,我们到‘集贤台’上小叙,欧阳美并为你引介两位友好。”
  淳于琬含笑点头,欧阳美便引领着她,向一座建筑得异常精巧的金碧楼台,缓步走去。
  她们走向“集贤台”之后如何,暂时不提,先行叙述“紫龙罗汉”与“赤龙罗汉”等“西域二龙”的见面情节。

×      ×      ×

  “紫龙罗汉”因发觉欧阳美神色之间,有些异样,故而在盘旋登阶之际,颇为小心,生恐中了甚么机关埋伏!
  但直等走完白石旋梯,到了被称为“极乐之天”的圆形殿宇之前,仍无意料中的任何变故发生。
  “紫龙罗汉”心中略宽,伸手推开虚掩殿门,走进那“极乐之天”以内。
  殿中散漫着一片腻人温香,但却空洞洞地,毫无陈设,看不见任何桌椅床屏之属?
  地上铺的是又厚又软的极品毛毯,人行其上,舒适万分!
  最特殊的是四壁并非木石,金属青铜,并打磨得光可鉴人,倘若站在殿中,略一游目扫视,便似化身千亿!
  如此空荡的殿宇中央,盘膝坐着一人,正是“紫龙罗汉”的师兄,“西域八龙”中为首的“赤龙罗汉”。
  “紫龙罗汉”起初以为师兄有甚么不测?但如今见了“赤龙罗汉”安然无恙,只是在闭目入定,心中遂又一慰。
  他缓缓走到“赤龙罗汉”面前,也自盘膝而坐,但目光细注之下,却不免悚然一惊!
  原来适才人在远处,又是背着光亮,故而看不出来,如今面面相对,却发现“赤龙罗汉”那张红扑扑的脸庞之上,竟渗出一种白惨惨的色泽!
  这种白惨惨的色泽,不仅属于“病色”,并还是“大病之色”!
  “紫龙罗汉”怎的不惊,以为“赤龙罗汉”定是受了甚么严重内伤?遂赶紧合掌当胸,念了一声佛号,说道:“小弟紫龙,参见师兄。”
  “紫龙罗汉”听了佛号语声,便自眉梢微动,仿佛感觉异常沉重地,微微睁开眼皮,向“紫龙罗汉”看了一眼。
  这一眼,直把这位“紫龙罗汉”看得几乎惊魂欲绝!
  因为,“赤龙罗汉”的双眼之中,神光业告枯竭,已是精气即将涣散的模样!
  “紫龙罗汉”失声问道:“师兄你,你……你这是怎么了?”
  “赤龙罗汉”从惨白脸色中,浮现一丝红晕地,赧然苦笑说道:“我过于轻敌,先占便宣,被‘江心毒妇’欧阳美施展‘七擒七纵,九伐中原’的‘素女偷元’妙诀,生生把真气吸尽,大概即将委化,挨不过片刻光阴的了!”
  “紫龙罗汉”知道真元枯竭之事,是练武人的致命重伤,除非立有“千年何首乌”,及“成形参仙”等罕世圣药,及时服食滋补,否则毫无生机,不禁“哎呀”一声,扼腕叹道:“这欧阳美当真是‘江心毒妇’,师兄……”
  “师弟不必悲伤,我生平御女无数,采补甚多,如今死在‘素女偷元’之下,倒也正是佛家所谓‘种因得果,报应循环’,你只要设法杀死‘江心毒妇’欧阳美,替我报仇便了。”
  “紫龙罗汉”钢牙挫处,点头说道:“小弟少时便与那欧阳美拚死一战。”
  “赤龙罗汉”摇头叹道:“拚死何用?欧阳美的一身武学,本就比我还高,如今更竭泽而渔地,吸尽我真元为助,你怎会是她对手?”

相关热词搜索:金手书生

下一篇:第六十四章 真假宇文悲
上一篇:
第六十二章 紫龙罗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