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遭暗算
 
2020-06-17 20:18:38   作者:诸葛青云   来源:诸葛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大侠遭暗算

  高冢低坟,荒烟蔓草!
  这是一片绵延里许的乱葬岗,岗上巍峨巨墓,虽有四五,但大部分还都是些普通土坯,以及一些随意弃置,或被犬狐毁损的败坏棺木。
  棺中腐臭,墓穴骷髅,这种景色,白昼间已颇凄厉慑人,何况深夜?
  更何况,是个星月无光,黑云罩空,并不时下着阵雨的凄清深夜?
  如此时光如此景,何来深夜漫游人?
  偏偏有,请听在这片乱葬岗的西方方向,传来了马蹄之声。
  马是黄骠骏骑,马上人也是位约莫三十四五的英挺汉子。
  如今,阵雨又降,那匹黄骠马竟在驰了一座比较高大的坟冢之际,陡然狂嘶一声,前蹄人立而起!
  这种变化,来得太过突然,一般骑士,多半都难免摔落马下。
  但马上英挺汉子,却身手卓荦不凡,一式“紫燕翩飞”,便从马背上离镫飘身,斜斜纵出丈许。
  人一落地,马儿也踣,并是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英挺汉子飘身纵回,向爱马诧然注目。
  可怜绝好的一匹千里良驹,如今竟从口中流出黑血,显已中毒死去!
  英挺汉子勃然震怒,目光森冷如电地,一扫四周,厉声喝道:“哪位江湖朋友,想对俞玉招呼,快些请出答话,莫要藏头露尾地,不像汉子!”
  俞玉语音方住,三四条人影,已从萋萋蔓草中纵出,向他电疾扑来。
  在这些人影扑到之前,并有数十线寒芒,从四处飞来,猬射俞玉。
  俞玉冷笑一声,飞身而起,向那三四条人影迎去。
  半空中,双袖抖处,罡风狂拂,把数十线寒芒,震得倒射而回,蔓草丛中,立时响起了一片惨哼声息。
  跟着,一招“旋乾转坤”,幻出漫天掌影,把那三四条人影,均击得或伤或死的纷纷坠地。
  俞玉一招挫敌,身形飘落在那座比较高大的坟冢之前,面罩寒霜,向其中一个被自己掌力震伤,抚胸胆慄之人,冷然问道:“狗贼快报来历,为何埋伏此间,并是用甚么歹毒之物,伤我爱……”
  他这“伤我爱马”的最后一个“马”字,尚未出口,语音便顿,脸上也倏然变色。
  原来,俞玉发话之间,陡然觉得左小腿的腿肚以上,好似被蚊虫叮了一口。
  俞玉心中明白,当然不是蚊叮,是中了甚么细小暗器。
  这暗器不仅发时无声,并中后立感左小腿微麻,显然淬有剧毒。
  俞玉心中大惊,赶紧凝气自闭左腿通心血脉,并电疾伸手入怀,摸了一粒丹药,塞进口内!
  “砰!”一声巨响起处,他身后那座坟冢,居然起了炸裂之声!
  俞玉转身看去,只见墓穴中空,站着一个蒙面黑衣女子。
  俞玉方待发问,那女子已以一种显非原来语音的怪腔怪调说道:“俞大侠,你还不找坟头么?中了‘九毒吹针’之人,等于是接到阎王请帖,绝无再活之理!”
  俞玉一凛,方知自己是中了“九毒吹针”,爱马显也便是丧命在这种阴毒无声的暗器之下!
  如今,究竟是搏杀对方解恨?还是先行突围离去,设法疗治针毒?……
  就在俞玉心意未定之间,四处又有响动!
  俞玉目光微扫,看出有四个与墓中女子,同样装束的黑衣蒙面之人,把自己遥遥围住。
  其中南面之人,也以那种有意变音的怪腔怪调说道:“俞玉,你想溜走么?告诉你,办不到了,这片乱坟之间,就是你这位‘三湘大侠’的葬身之地!”
  俞玉怒道:“无耻狗贼,凭你们这些下流手段,还未必留得住你家俞大侠?”
  人随声起,以“神龙御风”的上乘轻功身法,向那南面黑衣人,纵身飞扑!
  但他身形才动,对方五人,业已迅疾聚合,一面避开俞玉凌厉猛扑之势,一面纷纷出手,把这“三湘大侠”,圈入一种显经精研苦练,联合攻守的阵法之内。
  交手数招,俞玉便知这五个黑衣人,着实不凡,均具有一流身手。
  以一对一,自己仍可占上风,但在以一对五,又先中毒药暗器的情况之下……
  俞玉凛然生惧,知道眼前情势,不宜逞强,倘被对方缠住,内力大耗,真气难凝之际,“九毒吹针”毒力,必将侵入脏腑!
  利害一明,智珠立朗,这位“三湘大侠”,拼着受些伤损,也决意先行闯出重围,再作其他的打算!
  俞玉念头定处,立时行动,拿南面黑衣人,当作突围目标,身形一闪,“推山震虎”、“渴骥奔泉”、“神龙探爪”等三绝招,回环攻出,化起一天掌影。
  在他攻向南面黑衣人之际,其他四个黑衣人,也以极狠辣的招式,攻击俞玉。
  照说,这是牵制妙诀,俞玉应该立刻撤招,防御自己,不能继续攻人。
  但俞玉分清轻重,竟放弃防守,只是略一闪避,仍然向南面黑衣人,继续猛烈攻击。
  结果的情况就是俞玉右背左肋,各中一掌,但也以第三招“神龙探爪”击中南面黑衣人的前胸,把他震跌出五六尺外!
  包围缺口一现,俞玉立即提足真气,向南方纵身。
  身形纵起数丈许,右股一阵剧痛,竟于顾前不顾后的飞纵之际,又中了一件暗器!
  这件暗器,比前中吹针,粗长不少,似是“铁翎箭”,或“子午闷心针”之属?
  因为伤处并非要害,俞玉顾不得拔出观看,牙关咬处,拼命施展轻功,一纵便是数丈!
  那些黑衣人,也不追赶,只听得身后远远传来那怪腔怪调的女子语音,怪笑叫道:“二哥、三哥,不要追了,且去看看大哥的伤势如何?俞玉这厮,业已中了我‘追魂夺命凤头钗’,他还活得成么?嘿……嘿……”
  俞玉见对方果然不追,便知绝非虚言恫嚇!
  他剑眉紧蹙,尽速前奔,准备奔出十来里外,远离群贼以后,始作疗伤祛毒打算,免得万一再度生变,便难有所侥倖!
  俞玉的心中打算,虽然不错,但却天数已尽,非人力所能挽回。
  他如今右背左肋,均受掌伤,左小腿与右股之上,又先后中了绝毒暗器!
  假如他不是于中了“九毒吹针”之际,先行服食了一粒效用极好的“保命金丹”,恐怕早就无法支撑,化作南柯一梦!
  但气力与药力是在随着奔驰,渐渐消弱,毒力与伤势,却在随着体能消弱,渐渐加强!
  终于,俞玉支持不住了,在约莫驰出四五里后,便觉得心中发慌,脚下发软,所勉强提聚的闭穴真气,也有点驾驭不住!
  他知道,人已难支,毒已将发,赶紧停住了脚步。
  不停步时,脚已发软,这一停步之下,竟连站都无法站住地,真气一散,颓然仆倒!
  俞玉听得那女子说出“追魂夺命凤头钗”之时,便知对方是自己昔年在“西川”道上,所结强仇“岷山五恶”,或与“岷山五恶”关系密切之人!
  如今,人一仆倒,嗓眼发甜,鲜血从口角溢岀,俞玉便自知性命已休!
  他剑眉剔处,勉强起身举掌,劈向身傍一株白杨树上!
  这位“三湘大侠”武功不弱,死前馀力,犹自惊人,“克察”脆响起处,竟把一棵粗约碗口的白杨树,生生劈折!
  俞玉此时双目已花,耳内“嗡嗡”乱响。
  他以指蘸着唇角鲜血,在折树之上写道:“杀我者,岷山五恶凤头钗……”
  歪歪斜斜地写完“钗”字,俞玉全身一颤,七窍溢血地,再度仆倒在白杨树下。

相关热词搜索:辣手胭脂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遗孀誓血仇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