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闯生死门
 
2020-06-17 20:34:23   作者:诸葛青云   来源:诸葛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勇闯生死门

  山径盘旋,又至山谷之外。
  谷口巨石对峙,狭仅通人,石上并有人用鲜血大书了“断魂之谷,入者必死”字样。
  李梦华瞩目四顾,见别无他路可通,如若前行,便非从这狭窄石门中,入谷穿行不可。
  她按提真气,拔出吴钩剑来,横护当胸,向那狭窄石门,一步一步走去。
  到了门前,细一注目,知道进石门后尚须略加转折,始可入谷。
  李梦华心中电转,考虑怎样进入石门,穿行所谓“断魂之谷”。
  当然,她不会被门外血书吓阻,只是在“安步缓行”,抑或“电闪通过”的二者之间作一选择。
  片刻过后,李梦华觉得“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不如索性从容一些,采取“安步缓行”之策,倒看对方会耍些甚么花样?
  主意既定,立即从容缓步地,走进石门。
  才进石门,便须转折,转折处,壁下躺着一具骷髅白骨,壁上又用血渍为书,写的是:“一入此中成白骨,劝君止步早回头”!
  李梦华冷笑一声,继续举步,但却把耳目之力,凝到极致,防范有甚突变?
  “飕……飕……”
  有声息了,这是从骷髅白骨之旁的崖石缝内,窜出两条长约五六尺的绿色怪蛇!
  但这两条怪蛇,并未向李梦华发动袭击,连看她也未曾看上一眼地,双双电闪蛇身,游向谷内。
  李梦华依然横剑当胸,面含冷笑地,缓步前行。这段谷道,虽仅长约两丈,但却几经转折,委实是个易设埋伏的袭人绝好所在!
  但李梦华全神戒备地,一直走完了这段险境,却并无任何意外发生。
  眼前,谷径业已开朗,但李梦华是站在一个狭窄石门之内,门外便是一片不太小,也不太大的葫芦形山谷,四周削壁參天,好似并无出路。
  李梦华嘴角微披,含笑自语说道:“方秋这这厮,到真会大弄玄虚,既在石壁上,以两次血书吓人,却又于此险境之中,未设任何埋伏……”
  她是边自发话,边自走出石门,但刚刚说到“未设任何埋伏”之际,头顶一片劲疾风声,业已凌空下压!
  李梦华觉得来势太猛,不敢硬抗,一式“紫燕凌波”,便自前窜出三丈左右。
  原来适才头顶疾风,竟是块万斤大石,凌空下坠,李梦华若不知机疾避,而仗恃勇力,欲加抗拒时,哪里还有侥倖之理?
  李梦华惊出一身冷汗,知道巨石无声自坠,必系人为,甚至于可能是故意悬吊在石门以上,趁自己未曾遇伏,心神稍懈之时,骤令下坠,想把自己压成肉饼!
  想至此处,银牙一挫,目光电扫四外,要想找出那坠石之人,仗剑加以诛戮!
  说也好笑,李梦华目光四扫之下,并未找着活人,却找着一个死人。
  在北面削壁离地约丈许之处,一株横生古松以上,系着一圈黑色绳索,索上悬着一具绿衣女尸。
  那女尸双手下垂,全身僵直,披头散发,舌尖从口中伸出,脸色灰白,显然绝气已久。
  李梦华因知“五毒灵官”董焰,与“阴司秀士”方秋等这群贼党,平素害人太多,何况沿途见惯白骨骷髅等物,遂对这具不知被人所害,抑或自缢而死的索上女尸,根本未怎注意。
  谁知就她随意一瞥之下,却瞥见女尸所着的绿衣微动。
  这种长衣下摆微动,显然是山风所拂,但却使李梦华发现了两件事儿。
  第一件事,是适才未对自己袭击的那两条绿色怪蛇,如今正缠在女尸双足之上,仿佛意欲设法钻入女尸腹中,大啖脏腑美味!
  第二件事是这女尸足上,贴有一张纸条,条上字迹,并未看清,但似书有“梦华”二字?
  这样一来,原来未对这具女尸注意的“辣手胭脂”李梦华,便对这具女尸,特别注意起来。
  她缓步走过,意欲看看索上悬颈女尸,是否武林人物?以及是何来历路数?
  山风拂处,再度吹飘起女尸的长长绿衣。
  这回李梦华因已注目细看,遂看清女尸在小腿上,贴有一张纸条,条上写的是:“李梦华以此为鉴”。
  李梦华冷笑一声,不再缓步前行,闪身向女尸悬身的古松之下纵去。
  她纵去之意,一是把威吓自己的纸条揭掉,二是将那两条绿色怪蛇歼除,免得它们再去残害女尸遗体!
  人到松下,尚未伸手,背后忽然有人喊道:“李大姊,小心暗算!”
  李梦华不知暗算何来,不由收手一怔?
  就在李梦华一怔之间,树上女尸,突向她迎头扑落!
  李梦华这才知道女尸是贼党伪装,诱己上当!
  但毒计虽明,李梦华却已落入奇险绝伦,生死呼吸之下!
  因为这女尸武学颇高,并非庸手,她一扑之下,竟同时对李梦华发出了五种恶毒袭击!
  所谓五种恶毒袭击是那女尸以手中吊索,套向李梦华颈项,口中所含红色钢制假舌,射向李梦华咽喉,鬓边所插金钗,打向李梦华心窝,腿上两条绿色怪蛇,凌空飞啮李梦华双肩,足下两支淬毒鞋尖,也化成两道暗绿精芒,飞刺李梦华的左右期门大穴!
  好位“辣手胭脂”,在这生死呼吸,危机一发之间,仍能相当镇定,表现了她的出群功力!
  螓首微仰,躲开吊索,并闪过红色钢制假舌,左手一伸,接住金钗,右手吴钩剑光电闪,把那两条绿色怪蛇,拦腰斩成四段!
  化解这种仓卒之变,业已算得上是眼明手快,竭尽所能!
  但任你李梦华功力再高,接连解决了四项危机,却对第五项危机,也就是飞射她左右期门大穴的淬毒鞋尖,再也无法闪躲!
  眼看这位“辣手胭脂”即将遭人辣手,一代侠女化作南柯梦境之际,一线金光,突从横刺飞来!
  “铮、铮”两声,两只淬毒鞋尖,硬被这一线金光,震得向左斜飞,钉入一株老树巨干之内!
  女尸一击不中,人忽向上飞起!原来她背后还系有一根长索,由人在削壁顶端拽起,使李梦华空自怒火填膺,也不及对她追击!
  李梦华眼看女尸一阵厉笑,飞升削壁,只得无可奈何地,苦笑回身。
  黑衣闪处,胡冰心的婷婷倩影,赶到近前,含笑抱拳叫道:“李大姊……”
  “李大姊”三字方出,李梦华冷然振臂,吴钩剑幻起一片剑影,向胡冰心当头疾落!
  胡冰心皱眉飘身,闪开她这一剑猛劈!
  李梦华跟踪追击,绝学连施,“刷刷刷”一连三剑,把胡冰心逼得险象迭现!
  等她第四剑继续以一式“玉带困腰”,向胡冰心猛扫之际,斜刺里却飞来一道银虹,架住李梦华的“吴钩剑”,并有人厉声叱道:“李梦华,你替我住手!”
  人声,剑影,是同时飞到,那位“飘萍一剑”邓凌风,寒着一张俊脸,飘然卓立当场!
  李梦华见是邓凌风,不禁“咦”了一声,讶然问道:“风弟,你怎么叫‘李梦华’不叫我“华姊姊’了?”
  邓凌风剑眉一挑,冷冷笑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第一次恩将仇报,还情有可原,如今一而再,再而三地,以怨报德,简直太以刚愎狂妄,我还尊敬你甚么?叫你甚么姊姊?”
  李梦华讶异问道:“甚么的叫‘一而再,再而三’?”
  邓凌风“哼”了一声,说道:“在绝谷顶端,若不是冰妹为你解围,歼灭了方秋布置的六名党羽,你在火攻与滚木擂石等猛烈攻击之下,不死也必重伤……”
  李梦华瞟了胡冰心一眼,又向邓凌风问道:“在绝谷顶端救我之人,是她,不是你么?”
  邓凌风道:“我去探听另一件重要之事,不在当场,是冰妹独力为你解厄!”
  李梦华点头道:“好,我相信你的话儿,领她一次人情。”
  邓凌风扬眉道:“何止一次人情,适才若非冰妹提醒你早作警觉,并飞钗击落两枚淬毒鞋尖,任凭你这‘辣手胭脂’的本领通天,也将在那假装缢死妇人的妖女辣手之下,化作南柯一梦!”
  李梦华听至此处,一双妙目之中,突然隐隐浮动泪光!
  邓凌风诧异地道:“你……你……你怎么哭了?”
  李梦华举起手来,以长袖略拭眼角,仍旧称他“风弟”地,凄然长叹说道:“风弟,你不要老是帮你‘冰妹’说话,也该替你的‘华姊’想想,我与俞玉好好一对恩爱夫妻,突起风波,变作离鸾寡鹄,我儿了俞家麟,也在稚龄之际,便作了失怙孤雏!”
  虽然这位“辣手胭脂”李梦华,秉性极为刚强,但在说至“离鸾寡鹄”之时,目中又转泪光,等到“失怙孤雏”四字才一脱口,更自忍不住地,珠泪夺眶而出!
  邓凌风急急叫道:“这正是我和冰妹急于寻你探问的问题,为甚么你把冰妹认成杀夫之仇?在‘聚英庄’中,见了她时,立即改换目标,连对‘阴司秀士’方秋,都顾不得追杀了呢?”
  李梦华银牙一咬,探怀取出一根凤头小钗,递向邓凌风道:“好,你既要问,我便从实告你,就为了这根凤头钗!”
  邓凌风把凤头钗接在手中,茫然问道:“为了凤头钗又怎样呢?我还是不大明白?”
  李梦华泪珠又落,恨恨说道:“这是我从我丈夫俞玉的遗尸之上起出之物,也是使他丧命的主要凶器,我在‘聚英庄’中,发现胡冰心的鬓上插有同样一根,又是方秋新娘,自然疑心她是杀夫主凶,向她寻仇报复!”
  邓凌风闻言,把那凤头钗递与胡冰心道:“冰妹,请你看看,这根凤头小钗,是你的么?”
  胡冰心接过凤头钗在手,略为注目,便自嫣然一笑。
  李梦华怒道:“你还敢笑?……”
  右臂挺处,一剑分心刺到。
  邓凌风“灵龙古剑”的银芒微闪,把李梦华刺来之势格开,皱眉说道:“有话好说,要打,也待说完再打……”
  语音至此略顿,侧顾胡冰心道:“冰妹,你需不需要向这位只相信自己,不大相信别人的李大女侠,解释一下?”
  胡冰心微微一笑,道:“不必用言语解释,我那根凤头钗,于击落假扮缢死妇人的妖女所发淬毒鞋尖时,掉在地上,请李大姊寻来对照一下,不就明白了么?”
  李梦华闻言,赶紧从地上寻起胡冰心所发,救了自己性命的那根凤头小钗,略加端详,挑眉朗声叫道:“我在‘聚英庄’上,没有看错,这根凤头小钗,与我从我丈夫遗体上所起出之物,完全一模一样!”
  这两句话儿,颇出邓凌风意外,不禁向胡冰心愕然注目。
  胡冰心神色自若地,把手中凤头小钗,递还李梦华,嫣然笑道:“不一样吧?李大姊请注意‘凤头’并比较一下,看看哪根钗上有毒,哪根钗上无毒?”
  李梦华经胡冰心这一提醒,再细细一看,不禁面红耳赤!
  原来自己从丈夫俞玉遗体上,所起出那根小钗的“凤头”只有独目,而胡冰心适才所发,击落两枚淬毒鞋尖使自己度过杀神大厄的那根小钗,‘凤头’却镌有双目。
  加上目光一注之下,便知胡冰心在这“双目凤头钗”上,绝未淬毒,而那“独目凤头钗”的钗尖剧毒,却是厉害无比!
  邓凌风见了李梦华这副神情,已知就里,一旁含笑说道:“李大女侠,你不是急于报仇么?如今可以与……”
  李梦华不等邓凌风的话完,便自满面通红地,向胡冰心抱拳叫道:“胡姑娘,我承认错了,不知你对我一再以怨报德之事,接不接受道歉?”
  胡冰心娇笑道:“何必道歉,我根本就知道是事出误会,我并没有生气,方才我向你说明两根‘凤头钗’的不同之处时,不是仍称你为‘李大姊’的么?”
  李梦华芳心一慰,嫣然笑道:“好,从今后我们便以这根‘双目凤头钗’为盟,义结金兰,我是你的大姊,你是我的妹妹!”
  胡冰心向李梦华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含笑说道:“大姊这般看得起我,小妹实是荣幸万分,从今以后,大姊的报仇之事,也就是我胡冰心报仇之事!”
  邓凌风一旁看得抚掌大笑道:“勇于认错,豪迈无伦,这才是邓凌风心目之中,所敬佩的‘辣手胭脂’,我又该复原旧称,叫你‘华姊’的了!”
  李梦华向他白了一眼,嘴角微披说道:“你是不是也想我对你来次道歉?”
  邓凌风摇手笑道:“不敢,不敢,华姊的以前恩仇,与我无干,但以后诛仇歼恶,却非把我邓凌风,算上一份不可。”
  胡冰心拉着李梦华的手儿,含笑叫道:“大姊,我们如今已是自己人了,我必须向你说明一件事儿。”
  李梦华道:“甚么事儿,冰妹尽管请讲。”
  胡冰心从李梦华手中,取回自己那根“双目凤头钗”来,一面插回鬓间,一面向李梦华笑道:“我想大姊心中,一定有桩疑问,就是这两根‘凤头钗’,虽有‘独目、双目’、‘有毒、无毒’之分,但形式尺寸,甚至于轻重色泽,几乎一般无二?”(校对按:原文“‘独目’、‘有毒’之分”,不通,参考改为“‘独目、双目’、‘有毒、无毒’之分”。)
  李梦华点头道:“确实有这种疑问,但我因负疚已多,不好意思再对冰妹问得出口。”
  胡冰心笑道:“大姊错了,心有所疑,应该立即口有所质,这样当时解释,比较容易,否则,积疑成错,就难免生误会了!”
  李梦华道:“这样讲来,冰妹要向我说明的,便是两根‘凤头钗’外形相同之事么?”
  胡冰心颔首道:“对了,这事要从我师傅说起,家师虽然久已隐居避世,但她老人家昔年英姿,却相当腾震江湖,曾有‘云中墨凤’之号。”
  李梦华“呀”了一声接道:“冰妹的师尊就是‘云中墨凤’冷红瑶老前辈么?我记得她老人家还有一位师妹,因性爱穿紫,遂被称为‘云中紫凤’毕青绢,二三十年以前,这‘云中双凤’威名,真是四海八荒家喻户晓的呢!”
  胡冰心笑道:“大姊的见识真广,但你可能还不知道,起初的‘云中双凤’确是一双侠女,到了后来,却变成一正一邪!”
  李梦华“哦”了一声,摇头说道:“我着实不知,依据情理推断,入了邪道之人,定是‘云中紫凤’毕青绢了?”
  胡冰心道:“大姊猜得不错,毕青绢不单为人所诱,入了邪道,并还造孽甚多!我师祖餐霞神尼的门下戒律甚严,遂亲自将毕青绢擒回‘庐山’,刺眇一目,罚其面壁十年,参禅忏罪!谁料毕青绢不知悔悟,竟趁我师祖坐关之际,悄悄逃跑,隐姓埋名,等到师祖涅槃,方遣她所收弟子“独目鬼女”邵琳,出面在江湖走动,并把原来所用的‘双目凤头钗’,也加淬剧毒,改为‘独目’!”
  李梦华即时银牙一咬,目射仇火说道:“照冰妹所说,我杀夫之仇,岂不是那‘独目鬼女’邵琳么?”
  邓凌风一旁笑道:“华姊,我刚才不是曾经告诉过你,冰妹在绝谷顶端,为你歼敌解困时,我是去探听另外一件要紧之事……”
  李梦华秀眉一蹙接口说道:“我正与冰妹研究‘独目鬼女’邵琳,是我杀夫主仇之事,风弟却突然提此则甚?”
  邓凌风道:“我所探听的,也是‘独目鬼女’邵琳,此女便在‘鹰愁谷’中,乃‘五毒灵官’董焰情妇,也就是适才假扮缢死女尸,向你猝施辣手的那名妖妇!”
  李梦华听得银牙又挫,胡冰心笑道:“大姊,‘独目鬼女’邵琳,用‘凤头钗’打你之际,不是被你接住了么,如今丢到甚么地方去了?”
  李梦华想起自己向胡冰心误会动手时,曾把所接‘凤头钗’,随手插在一株树干之上。
  如今注目看去,就这片刻之间,那株树儿,业已整个枯死,叶儿落得满地,可见钗上毒力,如何剧烈!
  胡冰心抢前几步,拨下钗儿笑道:“这钗上毒力虽剧,对于人身来说,却非见血,不能生效,故而空手接取拨取,均可无碍,大姊拿去比比,与姊夫遗体上,所中的那根毒钗,是否完全一样?”
  李梦华接过一看,目闪泪光地,恨声说道:“一点不错,这‘独目鬼女’邵琳,正是我杀夫主仇,适才她以五种暗器,向我攻击,若非冰妹的‘双目凤凤头钗’,及时飞来,我在她那淬毒鞋尖之下,定必难逃劫数的了!”
  胡冰心笑道:“大姊,我们指钗为盟,已是异姓骨肉,你还提这些当效微劳的小事则甚?”
  李梦华赧然道:“小事?你救了我几次性命,还是小事?常言道:‘受人点滴,报以涌泉’,我如今想出一个对你略为报答的方法,你大概不会不同意吧?”
  语音了处,把胡冰心拉到身边,向她俯耳低声地,悄然说道:“冰妹,‘飘萍一剑’邓凌风这小伙子,义胆侠肝,为人正直,一身文才武艺,也相当高明,应该配得上你,这段祥麟威凤,仙露明珠,美满良缘的促成之责,由你李大姊来一力担任便了。”
  李梦华的声音,虽低到第三人无法与闻,但她一双妙目,却从胡冰心的耳边,流注邓凌风,并向他不住娇笑。
  故而,邓凌风虽然听不见李梦华说些甚么?却也猜出大概,不禁俊脸微烧,带着满心喜悦地,走得稍远一点,佯作眺赏风景!
  胡冰心更是面红耳热,满面娇羞地,向李梦华低声一啐道:“大姊好坏,你……你怎么对我调侃起来?”
  李梦华正色道:“这不是调侃,这是我们姊妹俩心腹之言,冰妹是武林巾帼,不是世俗女儿,应该放大方些,难道你对于邓凌风这样一位美男子,俏英雄,还不肯嫁么?”
  胡冰心被她这一问,倒不便加以否认,只得红着脸儿,悄然说道:“多谢大姊美意,欲予玉成,但男女感情,不应有任何勉强成分,还是听任它自由发展的好!”
  李梦华笑道:“有你这句话儿便好,感情应无勉强之理,我只会旁敲侧击,设法促成,决不会当面锣,对面鼓,来个‘霸王硬上弓’的!”
  这几句话儿,颇为风趣,把胡冰心说得“噗哧”一笑!
  邓凌风听得笑声,不便再装糊涂,遂注目问道:“华姊,冰妹,你们笑些什么?”
  李梦华方待答话,胡冰心却向她略施眼色,暗示不可明言,免得自己受窘。
  李梦华点了点头,朗声答道:“风弟莫问,如今该去‘鹰愁谷’与董焰、方秋、邵琳等万恶凶邪,作正面一搏的了!”
  邓凌风道:“前途远路,小弟业已探明,再闯过最后一道关口,便是‘鹰愁谷’了!”
  李梦华皱眉道:“还有一道甚么关口?”
  邓凌风应声答道:“‘生死之门’!”
  李梦华诧道:“甚么叫‘生死之门’?这‘生死之门’又在何处?”
  邓凌风伸手往左一指,扬眉说道:“华姊请随我来,所谓‘生死之门’就在那边壁下。”
  李梦华、胡冰心跟着邓凌风,转过一块突出峰脚,果然看见了一片排云峭壁之下,有着两个石洞。
  这两个石洞,虽然并列,但却大小不同。
  右边石洞,洞口方圆径丈,宽宽敞敞,洞口石上,大书“生门”二字。
  左边石洞,则狭小多多,洞口石上,写的是“死门”二字。
  李梦华目光一扫,向邓凌风和胡冰心笑道:“风弟,冰妹,你们请抒高见,究竟应闯‘生门’,还是应闯‘死户’?”
  胡冰心不假思索地,立即娇声答道:“自然应闯‘生门’,右边这个洞穴,分明宽宽敞敞,好走得多!”
  李梦华目注邓凌风道:“风弟你呢,怎不发表见解?”
  邓凌风先向胡冰心送过一丝歉然笑意,说道:“冰妹,我的意见,与你略有不同……”
  胡冰心娇笑接道:“没有关系,大哥尽管说吧,见仁见智,原有区别,虽然俗谚曾云‘英雄之见略同’,但你是‘英雄’,我是‘英雌’,在本质上,就是阴阳刚柔之异的呢!”
  邓凌风面含微笑,向李梦华缓缓说道:“兵法有云:‘置之死地而后生’,小弟认为‘生门’看来平安,实较凶险,‘死门’看来凶险,实较平安,群邪大概猜我们必走‘生门’,我们若来个硬闯‘死门’,或许反可收奇兵之效?”
  胡冰心点头说道:“邓大哥的这种见解,果然比我深一层了,你我既已说出一已之见,如今便请大姊来作一结论。”
  李梦华笑道:“我认为不论生门死户,必有凶险,最多只是其中的埋伏手段,略有差别而已!”
  胡冰心皱眉道:“大姊是‘骑墙派’,既不偏右,也不偏左,这结论未免太以滑头!”
  李梦华娇笑道:“我不是滑头,更不会规避,我是打算给它来个双管齐下,左右逢源。”
  胡冰心“哦”了一声,伸手指着壁上的“生死之门”,说道:“大姊是准备分途并进,两个门户都闯?”
  李梦华点头道:“这样闯法,既可使对方的防御力量分散,等到‘鹰愁谷’中,我们互诉经过之际,也可多增长一点见识!”
  胡冰心扬眉笑道:“好,我赞成大姊的这种双管齐下,分途并进之策。”
  邓凌风道:“我们只有三人,怎样分法?落孤独行之人,没有照应,会不会力量略嫌单薄?”
  李梦华摇头答道:“不会单薄,作人最忌倚赖心重,风弟冰妹试想,我并未获得你们助力,不是也一样要不顾一切地,独闯‘鹰愁谷’么?”
  胡冰心听出李梦华语中之意,注目问道:“大姊这样说法,是打算单走一路,而让我和邓大哥同走一路?”
  李梦华向她投过一瞥神秘眼色,嫣然笑道:“当然这样分法……”
  胡冰心面颊微微一热,不等李梦华往下再说,便即接口问道:“大姊是闯‘生门’?还是走‘死户’……”
  李梦华也不等她说完,便含笑接口说道:“我一个人自然是占点便宜,选宽敞一些的‘生门’走走!”
  语音未了,业已付诸行动,红衣飘处,向那宽大地“生门”之中,一闪而入。

相关热词搜索:辣手胭脂

上一篇:赴约鹰愁谷
下一篇:手刃杀夫仇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