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风破浪话洛云
2021-09-24 08:52:59   作者:诸葛慕云   来源:诸葛慕云博客   点击:


  大凡写作人,对文学肯定抱有神圣的理念,当然这理念不可以当饭吃。所以就有“煮字疗饥”或者“著书半为稻粱谋”之语。喜欢文学的年轻人,可以凭一时的狂热写下心目中的文字。但在社会环境,以及自我修养的双重压力下,往往难以为继,最终昙花一现。能够成名的作家,其实也不见得如何喜欢写作,只是因为有写作的天分,文字卖得出去,财源广进,所以不得不仍旧做“爬格子动物”。特别是流行小说作家,基本上可以说是为“利”,有些作家有了“利”后,就不再爱惜羽毛,最终为社会读者遗弃。有些流行小说作家在成名后,却非常珍惜自己的作品,提高本身的修养,让自己下一部的作品更能在艺术上更上一层楼,就像我们熟悉的金庸、梁羽生诸公一样。

  然而在芸芸武侠作家中,有一位“侠客”家产万贯,不为名为利,却爱“仗笔驰骋文坛”。在武侠小说的江湖中,留下不世之名。他就是——古龙新派门下最负盛名的高手,香港《武侠世界》新三剑客之一原名陈剑光的龙乘风先生。

  我曾经询问刘乃济先生关于龙乘风的一些生平,刘老回复如下:

  关于龙乘风,虽然和他很熟,又曾和他们夫妇吃过几次饭,但没有刻意去了解他的私人生活。只是时常听他自嘲满身鸡屎臭。因为他的家庭在深水埗开了一间食肆(泉章居),卖客家菜的泉章居,就好像上海菜馆的陆稿荐,这块招牌谁都可以用,香港和九龙都有几间泉章居。深水埗的居民是低下阶层,消费力较差,营业收入便会吃亏一点,可能因此而倒闭。客家菜最出名的是盐焗鸡,每张桌上都有一碟鸡。龙乘风可能负责采购鸡只,所以他自嘲满身鸡屎臭。

  说来惭愧,可能是当时太忙,没有好好地看过龙乘风的小说。不过,他的确是写作的发烧友,可惜是生不逢时,他出道时已是小说出版已开到荼蘼。

  其实,龙乘风家庭并非开个小食铺子这么简单。据龙乘风好友西门丁给我的书信透露:

  龙乘风兄本身亦是个仗义的汉子,奈何完全不懂理财,又不擅安排时间,其父曾是显赫之饮食界巨子,创办“醉琼楼”及“泉章居”酒家多间,家中富裕,养成少爷脾气。以他之性格根本不宜做生意,偏偏他还要去做大生意(出版社,先出杂志后出漫画及小说),出版杂志(周刊)时,每期替其写稿,弟曾多次劝他收手,有次饭叙,双方辩至脸红耳赤,他丢下狠话:“少爷有钱亏,你犯得着杞人忧天么?”小弟也生气,回他一句:“在你未发达前,只要你要弟的稿件,我分文不收。”从此之后每期仍供稿给他,依诺不收稿费。过了几年,那时小弟已开了几年旅行社,有一天他少有地来电,说请弟到其公司,有些创作方面的事聊聊,那晚刚好约了吴道子晚饭,饭后乃一起去其出版社。到了该社时,他正在开一个创作会议,我乘机与其职员及画家闲聊,自侧面了解了一些情况,很替他担忧,原来他除了出版漫画书外,又想重作冯妇出版年青人杂志,忍不住又劝他几句,希望他专心做一件事,若什么都想出版的,最后一定会失败,更不可能所有的漫画创作,都由他一个人负责,同时还负责两队少年棒球队的队务,再出版杂志,根本分身不无术。可惜他不听弟劝告,还讥笑弟就是太过理智,所以作品难以有所突破。我一直视他为写稿界最好的朋友,见苦劝无效,但仍依诺为他的年青人杂志供稿。他说不要武侠不要民初故事不要爱情故事,问我可以提供什么类型稿件,我毫不思索地答他:“可以为你写一年鬼故事。”过了一周,我寄了一篇《蛇儿》的故事给他,并作出长期写作的准备,设计了一个特殊的环境,由几个人轮流讲故事的方式接力。杂志出版后,他打电话给我,对我的稿件大加赞赏,并认为是该期最出彩的小说,要我速寄第二篇故事,并说半年后替我出单行本,捧我成为新一代的鬼故事作家。我下楼买了杂志,才知道该刊物名为《一级棒》。但是杂志只出了两期(我到处买不到第三期,因为经常出差,恐他追稿已寄四篇故事给他),起初以为杂志脱期,后打电话给他,所有电话都无人听。为此我特地跑去铜锣湾的泉章居找他同父异母的大哥,他大哥非常恼火地说:“他死了,有关他的事,以后别找我。”龙乘风最终弄至一败涂地,实在可叹可悲可惜。80年代作为职业写作人时,笔耕之余,每月与他出海钓鱼两趟,对其性格及为人算是较了解。

  黄鹰在德宝电影公司遇到创作困难时,请他去帮忙,他二话不说抛下手上的稿件,去帮他。我曾劝他:“现在电影导演都是武师出身(曾听电影界的朋友说洪金宝对剧本不满意,开口就“孝敬”编剧的母亲,黄炳耀一早跟他打江山,为他赚了不少钱,最终尚且要离开,对黄鹰就更加不客气了。也不知是否如此,黄鹰才一直想当导演)本身既无文化,又看不起编剧,最好先谈好条件。”他说我是去帮大师兄的(他一直视黄鹰为大师兄),我说既然如此,又何须征求我的意见。后来果然分文报酬都拿不到。不久后温瑞安又找他去编剧,他要拉我去,我婉拒了,同时劝他谈好条件才上班,结果也是分文全无,事后他说彼此都是靠摇笔杆子吃饭的,互相帮忙何须计较太多!正因为他一直视黄鹰为大师兄,所以后来方会为其作保向台湾大然出版社的小吕借钱!因为黄鹰拍《殭尸学堂》欠下龙虎武师薪酬,黄鹰求助龙乘风,龙漏夜电求小吕代借50万港币,由其作担保,斯时小吕景况已不大妙,但次早仍透过“地下钱庄”先电汇30万(或20万,准确数字已忘),唯仍救不了黄鹰。

  由西门丁的书信中我们可以得知,龙乘风出身富裕,而且颇负侠气,本性也比较活泼,兴趣爱好多多。(信中提到的台湾大然的小吕先生,也是位极有侠气感的传奇人物,以后有机会另外述之。)

  也正由于龙乘风兴趣爱好多多(比方他本身极其喜欢养锦鲤,对锦鲤的认识绝对已经达到专家境界),所以,龙乘风的文学作品也不独沽武侠一味。

  龙乘风曾借香港九龙北帝街开办了“龙乘风出版社有限公司”,出版了一系列他自己的文艺小说。龙乘风将自己的文艺小说称之为:局部文艺小说。为什么称为局部文艺小说呢?其实,说穿了也不过是噱头而已,因为局部文艺给别人的遐想有点似乎在“不局部”的地方有些色情的感觉。龙乘风的文艺小说,我只买到过一本《边缘情》短篇小说集,包含了《边缘情》《主妇日记》《又再煲汤》《公主女巫》和《给我一只象》单从作品名字上,我们就可以看出,80/90年代的龙乘风的笔法是非常新潮的了。这几篇文章篇幅不长,都写都市男女,情感纠葛的爱情故事,笔法洒脱,文字有种现代流行的跳跃之感。我个人比较喜欢其中的《给我一只象》写一个男人对其从小爱慕的女孩之憧憬,以及最终女孩选择一个“坏男人”之后该男子的无奈与善良。文如其人,看龙乘风的文艺小说,可以感觉出龙乘风是个非常浪漫、善良的人。

  龙乘风真正在武侠世界扬名立万的当然是他的“雪刀浪子”系列,第一次将“雪刀浪子”介绍给内地读者的是台湾名编辑胡正群先生。他介绍龙乘风的一篇文字在旧雨楼网站上点击率颇高,为了我这篇文章的完整性,我将其稍微编注转载下。

  这篇文章的名字叫:浅评龙乘风及其代表作《快刀浪子》

  一九七二年九月,金庸最后一部小说《鹿鼎记》在香港《明报》副刊上连载结束,之后,他将这块地盘让给古龙,宣告封笔。

  从此,古龙在港台的影响日盛,他的不少作品被拍成影片和电视连续剧,迅速形成了“古龙热”。

  到七十年代中、后期,古龙的创作高峰期已过,作品越来越少,无法满足广大“武侠迷”的需求。于是,几位成名的作家纷纷改变风格,竞相仿效古龙,希望写出更新更好的作品。

  在此风尚下,台湾名家司马翎的《惊涛》《飞羽天关》,柳残阳的《枭中雄》《枭霸》等陆续问世,赢得一片喝采声。(慕云按:司马翎的《惊涛》《沈神通系列》《倚刀春梦》《迷雾》的确是改变风格,模仿古龙笔法。而柳残阳作品自始至终未曾走过新派路线。成名“老作家”中除了司马翎外,应该只有慕容美晚期作品如《花月断肠刀》《侠骨醉芙蓉》《无名镇》走的是新派路线,其他如卧龙生,司马紫烟,乃至诸葛青云,独孤红,严格地说,并没有改变自己的风格)

  八十年代起,香港武侠文坛又跃起两颗以再现古龙风格为特点的新星——黄鹰和龙乘风。(慕云按:黄鹰70年代起就用凌霄,卢令的笔名在《武侠世界》和《武侠小说周刊》发表作品以及绘画插图)

  黄鹰以接写古龙的《血鹦鹉》并完成《惊魂六记》的其余五部(《吸血蛾》《黑蜥蜴》《水晶人》《无翼蝙蝠》《粉骷髅》)脱颖而出,又写出以云飞扬为主角的《天蚕变》《天蚕再变》《天龙诀》三部曲以及《大侠沈胜衣》等故事。

  龙乘风则写出以“快刀浪子”龙城璧为主角的系列小说。均深受年轻读者的喜爱。

  龙乘风,本名陈剑光,原籍广东省兴宁县,一九五二年十一月生,就学仅止于高中。

  陈剑光从小嗜读各派武侠小说,是个标准的“武侠迷”,日夜猛读,以致成了近视眼。 

  他对武侠小说有自己的见解。

  他认为,武者,武艺也;侠者,行侠仗义也。武而不侠,就是暴力。在恐龙时代,恐龙之间也会搏命,弱肉强食,它们中间绝不会有拔刀相助之事。人类社会则完全不同,有一股凛然正气充溢其间,那就是侠义精神。(慕云注:后期龙乘风的科幻《恐龙人》就是出于这个理念!)叙述武侠故事、表现侠义精神的作品就是武侠小说。

  写一部优秀武侠小说绝不简单,因为其中包括哲学、历史、天文、地理、军事、科技、宗教、神话、诗词歌赋……真是包罗万象,其反映人类社会的深度广度是笔墨难以形容的。

  他又认为,读武侠小说就像吃花生米,不过足瘾决不会罢休,而武侠小说看得多了,自己也不免有一种创作冲动,古人说得好:“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写诗也会吟。”写得多了,有了一定的基础,就可以自由发挥。天赋加勤奋,就可以写出好的作品。

  一九七五年,陈剑光二十三岁时,写出处女作《寺月岛风云》,署名“龙乘风”,向一家刊物投稿,不久收到稿费,作品却至今没有刊出。一九七七年起,香港《武侠世界》杂志开始连载他以“快刀浪子”龙城璧为主角的系列小说,每个故事约十万字到十四万字,介乎中篇与长篇之间,很受读者欢迎。连载之后,香港环球出版社就陆续出版单行本。

  “龙城璧系列”写了五六年,约三十余种【校者按:实为五十余种】故事。(慕云按:1980年初台湾张耀先和夫人许素兰创办“金兰出版社”并请东方玉和诸葛青云担任“策划”并将龙乘风的不少“龙城璧系列”之《伏击》《碧血洗庐山》《血染霸王楼》和独立成篇的《阴手阳拳》以及写司马纵横开始的几篇小说全部冠以诸葛青云的名义出版,此举非常突兀,因为80年代初诸葛青云的事业开始走下坡路,而龙乘风在香港已经崭露头角,而且两人文风南辕北辙。就算龙乘风当年需要挂台湾成名作家名义出版也可以挂“司马翎”抑或“慕容美”等已经改变写作风格的作家之名。)

  一九八二年到一九八三年【校者按:实为一九七八年到一九八三年】,又创作以“猎刀奇侠”司马纵横为主角的系列小说;(慕云按:80年代香港电台将《雪刀浪子》改编为武侠广播剧,主题歌由徐小明先生演唱。2007年重制成CD推出。1983年台湾中视先后将《雪刀浪子》和《猎刀奇侠》中的部分故事分别改编成《七巧游龙》和《无形刀》两部电视连续剧。并请作家龙骥担任编剧。说到这个龙骥,我颇有疑问,因为我知道台湾作家朱羽的作品在香港以及台湾本土出版时候用过龙骥这个笔名。但《七巧游龙》(改编自雪刀浪子之《武林王朝令》【校者按:实为《盗令惊魂》】)和《无形刀》(改编自猎刀奇侠之《小魔佛》【校者按:实为《魔岛惊魂》】均用龙骥这个名字,而且龙骥下面又加了龙骥的原名王世祯以及盖了“龙骥王世祯”的印。由此可见这个编剧龙骥并非朱羽,因为朱羽虽然也是名编剧,但原名是朱谱森。)

  一九八五年【校者按:实为一九八四年】,创作《虬龙倚马传》【校者按:实为《虬龙倚马录》】;一九八五年到一九八九年【校者按:实为一九八四年到一九八五年】,发表《岳小玉传》【校者按:《岳小玉传》为《虬龙倚马录》续篇故事】(慕云按:《岳小玉》台湾乃至内地均挂金庸名出版,曾改名为《卧龙记》);一九九零年,《铁血成吉思汗传》完成。这些作品,都是先在《武侠世界》上连载,然后由环球出版社出版单行本。(慕云按:《铁血成吉思汗》香港《武侠世界》1987年连载,1988年秋季初版。这本书龙乘风并没有写完,因为当年被出版社编辑腰斩了。《铁血成吉思汗》只完成了30万多字,单行本只出了十多万字。我曾在马来西亚吉隆坡的旧书店觅得这本小说,在2009年养病期间细心看完。持平而论,龙乘风在这本小说上花的心思不小,在蒙古历史习俗和宋朝的历史背景上下过很大功夫和考证,这和他以往“快餐式武侠”(侠圣语)有很大区别。可惜,主角尹小宝模仿金庸韦小宝影子太强,而俏皮佻达处又不如金庸闲笔写来,浑然天成。与读者有“想模仿,又模仿不到家”的尴尬境地。而且,龙乘风将《铁血成吉思汗》的故事线索笔分两头,分别主叙铁木真和尹小宝的成长事迹,估计他原本想表达的意愿太多,越写越遥远,圈子越画越大,写了10多万字还是没有找到主题思想。编辑也不耐烦了,索性将《铁血成吉思汗》腰斩。所以,世面上的环球版《铁血成吉思汗》是未完的,而“经此一役”,据说龙乘风对环球颇有怨言,转投香港无线辖下的博益出版社麾下。竟然成就了科幻时代的龙乘风,此乃后话暂且不提。我个人认为,如果环球让龙乘风将这本《铁血成吉思汗》写下去,凭龙乘风的聪明和对这部作品的努力,未尝不能使《武侠世界》里多出一本辉煌巨著。西门丁曾和我说:龙乘风原计划要写一百五十多万字,而且是特别写给《武侠世界》总编郑重和老友西门丁看看的。以显示自己也有驾驭长篇作品的才华。环球出版的不过是龙乘风原定的引子。不过出版社很现实,开头感觉头绪不正确就不让作家写下去了,虽然龙乘风当时已经是环球《武侠世界》旗下的代表作家之一。)

  《快刀浪子》是龙乘风在香港武侠文坛上“扬名立万”的代表作,叙述“快刀浪子”龙城璧凭仗侠义精神和风雪之刀,摧毁海魔教、地狱镖局、无敌门、万杀门、七杀地狱【校者按:实为七色地狱】和黄金帮的英雄业绩,整部作品笔法酷如古龙,可以说是古龙风格的再现。

  作者笔下的龙城璧并不是个独行侠,他与司马血、卫空空、唐竹权等一群侠士,有同等的胸襟,同样盖世的武功,同样超人的胆识,他们联合为一体,与邪恶势力作不懈的斗争。看到这一群肝胆相照的朋友,不禁使人想起古龙笔下的楚留香、胡铁花、姬冰雁……感受到从古龙那里一脉相承来的侠义精神与生死不渝的友情!龙城璧的出刀杀敌在作者笔下是一种艺术,他把死亡带给敌人,同时也把从刀光血影中幻化出的独特美感展示给读者。

  古龙不爱写连篇累牍的打斗和繁琐复杂的招数。他笔下的武功绝对有效,是地道的杀人的武功,而杀人的武功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快”,一切美感都在这个“快”字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在这一点上,龙乘风继承得很不错。

  当然,与古龙的精品相比,《快刀浪子》毕竟还欠火候,有些情节发展到精采处却未展开,收尾也嫌仓促,不能使读者十分过瘾。(慕云按:我看龙乘风的作品其实起步非常晚,要到2002年以后才正式开始,也许因为开始得晚,在这之前已经接触过非常多的优秀武侠作品,正如“观千剑而后识器”,对龙乘风的大多数作品,也不认为是佳作。我个人认为胡正群先生对龙乘风的评价:有些情节发展到精采处却未展开,收尾也嫌仓促,不能使读者十分过瘾。是非常中肯的。龙乘风小说开场特点非常吸引人,这方面他和黄鹰可谓不相仲伯。并且,书中往往插入古龙似的佳句,颇吸引青少年一时间的认可。不过故事情节,以及人物描写对我们老武侠读者来说,有点“外强中干“的感觉。不能让我细读,不耐推敲,甚至味同嚼蜡。“龙城璧系列”故事非常多,而且还有一本后传写龙城璧的公子龙玉郎的,就是《初战会群雄》香港武林出版社1988年春季初版。【校者按:实为1986年初版】)

  正因为龙乘风的“快刀浪子”系列小说笔法酷似古龙,再现了古龙的风格,在香港、台湾和大陆,这部书才被不法书商冒名“古龙”多次盗印。

  胡正群先生称“雪刀浪子”系列为“快刀浪子”系列估计是按照台湾版本介绍的,我印象中香港《武侠世界》一直将龙城璧故事称为“雪刀浪子”,并无“快刀浪子”之说。不但龙乘风的《雪刀浪子》在台湾乃至国内冒古龙名字出版不少,其动作小说也被台湾风云出版社挂古龙“创意”“持笔”的名义推出。古龙生前唯一的一部动作小说就是《绝不低头》,除此之外古龙并未写过其他动作小说。1999年风云出版社将古龙生前作品重新整理出版,是古龙迷的一大福音。其中,包含了三本名为《黑雁》的现代动作小说,笔法酷似古龙,情节也高潮迭起,一气呵成。对古龙作品不算很熟悉的书友,相信可以被这三本《黑雁》故事迷糊为古龙的作品。这三本《黑雁》共包括了四个关于上海旧社会期间的帮派斗争故事,分别为:《黑雁》《至尊》《飞斧》以及《蓝浪》【校者按:实则包含《蝴蝶王》《黑雁》《双天至尊》《铁拳神枪夺命斧》四个故事】,不知道龙乘风写动作小说的时候是否受当时风靡一时的《上海滩》影响,对旧上海这个地方情有独钟,举凡龙乘风为《武侠世界》写的动作小说,几乎均已上海为背景,如1986年出版的《霹雳佳人》《万恶钱》,1985年出版的《大帅夫人》《争霸的人》。还有一本动作小说索性直接取名《上海滩》(1986),由于我个人比较喜欢动作小说,认为动作较之于传统武侠小说更贴近现实社会,虽然也是小说,但写动作小说的历史背景不能早于民初,故此在写动作小说时候历史方面就要更为严肃些,掌故方面更要精辟点。个人认为马云的《铁拐侠盗》写各国的习俗就不向壁虚掷,而言之有物。倪匡的《大盐枭》就对民国的私盐行业做过研究。司马中原的乡野传奇系列,肯定有很多人不认为是动作小说,但不可否认,司马中原笔下人物都具有民初侠义风采,其厚重,纯朴的历史使命感也使我们读之心头沉重。和这些老前辈比起来,龙乘风的动作小说,热闹有之,内涵全无。就像看部系列肥皂局,热热闹闹,看完也就忘了。但有一本书,我倒感觉可以列为龙乘风的“动作小说代表作”,这就是用广州、上海两地为背景的《鸳鸯手》,鸳鸯手是师傅山的“外号”,并不是个少年豪侠,而是个年过不惑的隐士,为了朋友之义气不得不涉足江湖,从广州来上海与黑帮周旋,并与徒弟阴阳手一起粉碎了敌人的阴谋。师傅山喜欢养画眉鸟,龙乘风乘机在这本书内,大大地“卖弄”了他对画眉鸟的知识(龙乘风有段时间曾经迷恋养画眉鸟,据西门丁介绍他曾经带自己的鸟儿去得云茶楼想与影星陈惠敏的一较高下,但一到场见陈惠敏养的画眉鸟,便打退堂鼓,并从此不再玩画眉),龙乘风大多数的动作小说主角,都有千篇一律,熟头熟面之感,但《鸳鸯手》中的师傅山之飘逸,沈亨之霸气,王等之善良,田逊之阴狠,边中破与杜小丹爱情之无奈都能给读者带来共鸣。

  从70年代末80年代初龙乘风开始为《武侠世界》写大量的动作小说,以我个人收集的龙乘风约20多本动作小说而言,其声口的确活泼,流畅,直追当时的黄鹰,也使喜欢古龙作品的年轻人有亲切之感。缺点就是尤如一个花瓶美人,远看美丽非凡,近交却毫无内涵。故事的人物,情节大部分也无特别之处,偶有古龙式的佳句,却也只得“古型”而无“古意”。按照,龙乘风的作品的出版速度,能看出龙乘风也是位快笔型的作家,加上天资聪明,能写出受青少年喜欢的作品已经非常不错了。毕竟当初的龙乘风还相当年轻,人生的挫折还不如“老师古龙”之多。

  有天,我和北京的侠圣电邮起龙乘风的作品,侠圣兄提出了他个人的一点看法,和我对龙乘风小说的看法颇为接近:

  对于龙乘风的小说,我看过的基本是武侠小说,说不出很多,大致如下:一般而言故事,情节的框架大同小异,刻意制造故事和高潮的地方比比皆是,而词语贫乏,描写乏味,整体而言,小说写作水平不高。不过,龙乘风的小说开局还是不错的,注重对氛围的描摹,对于读者是有吸引力的;人物虽然缺乏性格刻划,但注意赋予人物以某些鲜明特征,同时在人名的推敲上下了功夫,反令人容易留下印象;故事的转折虽然生硬简单,但却造成情节的推进速度快,对于需要打发时间的人,比如旅行者等等,不需要读者去思考和回味,倒很合适。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经济高速发展的香港,无论是生活和还是工作节奏都变得很快,连带消闲读物也受此大潮影响,古龙小说的风行,更加推动了读者阅读口味和要求的变化,龙乘风包括黄鹰等人作品的出现,其实也是这一新潮流下的必然产物。

  龙乘风毕竟对写作有一股子的热情,也得到前辈作家的欣赏。我曾经购买了一本武林出版的马云武侠小说《护血书》。所以,询问马云先生。原来,当年黄鹰,龙乘风刚出道时候,名气不够响亮。出版社就让他们早期的一些作品挂马云的名字出版了。马云后来自己成立出版社,文稿不暇之极也请龙乘风为他代笔。龙乘风也在马云创办的生活品味出版社推出了自己的科幻作品《生命碗》(1987)【校者按:《生命碗》最早刊载于武侠世界第26年第37期,故事名为《冰碗》,之后改名《生命碗》在生活品味丛书出版】,同时也在博益推出了科幻作品《太空脑》(1987)和《超脑终极战》【校者按:《超脑终极战》实为杜渐作品】,从龙乘风的科幻看来,他受倪匡的启发很多,人物构造上也能够看出倪匡的影子,而笔锋也较早期的新派武侠风格有了改变,已经给人有成熟的感觉,不再“僵硬”,有了自己的特点。《生命碗》《太空脑》等作品也是用第一人称我来著述。故事本身结构也非常完整,事实考据也做得非常用功(一个作家写书是否用功,读者其实是看得出来的。当然,写得用功并不一定就是代表写得好看)。龙乘风的科幻小说,我个人认为写得比他的武侠小说好。和卫斯理有很多朋友一样,龙乘风的科幻里,“我”也有一个非常厉害的朋友――惊奇俱乐部会长——洛云。他曾经和“我”一起经历过很多“卫斯理”般的冒险。后来,这个“洛云”自己也开始出书,写出了自己的科幻传奇,1994年左右连续出版了洛云惊奇科幻之旅之《恐龙人》和《黄金喇嘛》。这位洛云到底是何方神圣呢?其实,说出来大家莞尔,原来就是龙乘风本人。龙乘风的风格其实很好认(西门丁语)。他的风格永远是古龙味带点调侃味,有点懒洋洋的幽默。写《恐龙人》和《黄金喇嘛》的龙乘风已经有了十多年的写作经验,不管从文笔还是故事桥段,都已非武侠和动作小说时代的龙乘风可比。故事人物的构造,更有血有肉,对历史,地理,国外文化的考证更有其独特的一面。但从故事好看的程度上,《恐龙人》和《黄金喇嘛》也超过了其本人初期的科幻作品。

  由此可见,龙乘风的写作水平是一直在提高的。并由此见证,龙乘风真的是个“喜欢”写作的人。

  龙既乘风,余亦破浪。龙乘风喜欢出海钓鱼,所以在杂志上发表作品时候也用余破浪这个名字。多年前和西门丁,侠圣在香港逛个老书店。西门知道我喜欢收集龙乘风的作品,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指给我看了两本署名余破浪的小说——异侠惊情之旅之《翡翠天王》和《翡翠天王卷二宫本千军》。这是1994年洛云出版社的作品。洛云出版社应该也是龙乘风自己的出版社。1991年聚贤馆首先用“异侠系列”为名,重力推出黄易的《覆雨翻云》,使黄易真正为广大读者熟悉,从而开始其十多年的武侠霸业。龙乘风用余破浪笔名开笔写的《翡翠天王》是向自我挑战最后的武侠之梦。故事从杜撰的日本战国名将宫本千军,为了伤心心上人百合子的过世,决意远离日本,买舟入中土,准备会见中国一代奇人翡翠城主开始。故事奇峰迭起,流影交错。人物都给读者一个尤如电影的立体感,如桀骜不驯的翡翠城主叶壁天【校者按:实为叶璧天】,刚毅果断的伤心人宫本千军,有爱成恨,对叶壁天【校者按:实为叶璧天】如姐如情人的乔丝罗,暴戾如狮的杀手怒狮,生相威猛,却卑鄙无耻的无敌狮王钟海啸,都能使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和龙乘风当年武侠以及动作小说中千篇一律的人物不可同日而语。作品结构也非常庞大,穿云补月手法也颇有当年平江不肖生写《近代侠义英雄传》之韵味。从一个人物中迎出另一个人物,从一件事情中转换出一个新的故事,然后将整个人物与故事串联起来。

  这是我看到现在龙乘风写得最好的一本书,虽然龙乘风仍用了一贯的古龙笔法,但不再使人味同嚼蜡,而是真的达到了“炉火纯青”,创立了自己的“新派风格”。单从我手里的这两本“翡翠天王”系列来看,龙乘风到此时才真正进入“新派武侠的殿堂”。可惜,我只购得《翡翠天王》的第一二卷。由于时代久远,不知道这个系列是否也出版完整?我只能用我个人看武侠的眼光推算,这将是一部“长篇巨著”,也相信凭龙乘风当时的“功力”是能够写出“千军万马”的气势的。

  还有值得一提的是《翡翠天王》有龙君儿插画多幅,这位龙君儿是龙乘风的合作伙伴,龙君儿既会画漫画,摄影造诣亦高。

  前段时间从北京藏书家鲈鱼脍家中“抢劫”到一本余破浪和龙君儿合作的《云十一郎》【校者按:《云十一郎》最早刊载于武侠世界第36年第1期,故事名为《鹰愁峡》,后面才改名《云十一郎》并加入插画出版】,在上海飞往成都的机上一口气看完。这本小说创作的年代(1994年出版)应该和《翡翠天王》差不多时间,但内涵却与《翡翠天王》有云泥之别。主角应该是云十一郎,但读者以为是反叛的白千云也是主角,而且并非歹角,云十一郎也并非侠义中人,慕容绝色性格毫无发挥,人物出差众多,但除了燕飞霞以外,都有始无终。这本小说有两大看点。1.情节简单,但紧凑。人物众多,但鲜明。给人有电玩的感觉。2.龙君儿的插画非常精彩,画出武林争斗,有雷霆千钧之感!

  总体而论,1994年7月出版的《云十一郎》这部独立故事,从故事的角度是一塌糊涂。但从研究龙乘风的创作笔法来看,他已经将笔法运作得炉火纯青。我推算,那时候的龙乘风事业已经江河日下,虽然有宏图大志,但时不与我。本来可以化为长篇巨著的《云十一郎》只能草草收工了事!

  90年代的某一天,龙乘风的老友西门丁外出回港,去电找龙乘风,不但“寻龙无踪”,也无“破浪”消息……后来,转辗得到信息,由于龙乘风公司员工亏空公款。使龙乘风背负巨债,不得不“神龙卸甲”归隐江湖。匆匆十几年过去了,龙乘风当年的一群老朋友不论如何打听,都再也没有龙乘风的音讯……

  做为一个读者,只能在心中默默地祝愿龙乘风,生活平静、圆满……让不快乐的过去,都成为云烟……

  不管世事如何,龙乘风就如其笔下的龙城璧已经在“武侠文学的海洋”中留下烙印,千千万万的读者不会忘记他!

  诸葛慕云2010.5.20上海安亭汽车城工作之余,动笔不为稻粱谋之际

  博客版后记

  本文原载“旧雨楼·温古知新区”,原为《动作小说杂谈之16》。迄今又是两年多了。在这期间,仍从各方打听关于龙乘风的蛛丝马迹!

  和前辈作家马云闲聊,龙乘风一直尊马云为师傅,在创作上马云曾给龙乘风不少建议。“不过,龙乘风其实很骄傲,我有时候‘指责’他一些儿事情,他嘴巴上说是,心里不这么认为。但尊重我师傅,所以也不反驳”,马云先生曾和我如是说。

  马云先生创办“创艺出版社”,有时候稿件应接不暇,龙乘风也代笔帮忙。并将自己的作品给马云先生出版。

  “陈剑光小孩子脾气,有时候对老婆态度不好。我一直骂他。但他也听不进耳朵。”马云一直称龙乘风原名陈剑光!说道往事笑着摇摇头。

  几次去香港均和西门丁、冯嘉等相约“泉章居”,其实是心里仍想感受龙前辈的气息。

  我个人认为龙乘风先生必定尚在人世,年纪也有60多了吧!但愿,神龙再现!

  2012.9.22

  特别鸣谢西门丁兄为本文润色

  本文资料来源:

  刘乃济(与笔者书信)
  西门丁(与笔者书信及交谈)
  胡正群(浅评龙乘风及其代表作《快刀浪子》)
  侠圣(与笔者书信)
  鲈鱼脍(旧雨楼帖文)
  诸葛慕云私人藏书

  ——全文由QQ群7649715中国武侠小说·忆飞刀整理校对

相关热词搜索:洛云 陈剑光 龙乘风

上一篇:卑劣境界的金庸——大侠真实的另一面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