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风格的再现——浅评龙乘风及其代表作《快刀浪子》
 
2007-10-20 09:23:00   作者:吴乃平   来源:网络转载   点击:

  一九七二年九月,金庸最后一部小说《鹿鼎记》在香港《明报》副刊上连载结束,之后,他将这块地盘让给古龙,宣告封笔。
  从此,古龙在港台的影响日盛,他的不少作品被拍成影片和电视连续剧,迅速形成了“古龙热”。
  到七十年代中、后期,古龙的创作高峰期已过,作品越来越少,无法满足广大“武侠迷”的需求。于是,几位成名的作家纷纷改变风格,竟相仿效古龙,希望写出更新更好的作品。
  在此风尚下,台湾名家司马翎的《惊涛》、《飞羽天关》,柳残阳的《枭中雄》、《枭霸》等陆续问世,赢得一片喝采声。
  八十年代起,香港武侠文坛又跃起两颗以再现古龙风格为特点的新星——黄鹰和龙乘风。
  黄鹰以接写古龙的《血鹦鹉》并完成《惊魂六记》的其余五部(《吸血蛾》、《黑晰蜴》、《水晶人》、《无翼蝙蝠》、《粉骷髅》)脱颖而出,又写出以云飞扬为主角的《天蚕变》、《天蚕再变》、《天龙诀》三部曲以及《大侠沈胜衣》等故事。
  龙乘风则写出以“快刀浪子”龙城璧为主角的系列小说。均深受年轻读者的喜爱。
  龙乘风,本名陈剑光,原籍广东省兴宁县,一九五二年十一月生,就学仅止于高中。
  陈剑光从小嗜读各派武侠小说,是个标准的“武侠迷”,日夜猛读,以致成了近视眼。
  他对武侠小说有自己的见解。
  他认为,武者,武艺也;侠者,行侠仗义也。武而不侠,就是暴力。在恐龙时代,恐龙之间也会搏命,弱肉强食,它们中间绝不会有拔刀相助之事。人类社会则完全不同,有一股凛然正气充溢其间,那就是侠义精神。
  叙述武侠故事、表现侠义精神的作品就是武侠小说。
  写一部优秀武侠小说绝不简单,因为其中包括哲学、历史、天文、地理、军事、科技、宗教、神话、诗词歌赋……真是包罗万象,其反映人类社会的深度广度是笔墨难以形容的。
  他又认为,读武侠小说就像吃花生米,不过足瘾决不会罢休,而武侠小说看得多了,自己也不免有一种创作冲动,古人说得好:“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写诗也会吟。”写得多了,有了一定的基础,就可以自由发挥。天赋加勤奋,就可以写出好的作品。
  一九七五年,陈剑光二十三岁时,写出处女作《寺月岛风云》,署名“龙乘风”,向一家刊物投稿,不久收到稿费,作品却至今没有刊出。一九七七年起,香港《武侠世界》杂志开始连载他以“快刀浪子”龙城璧为主角的系列小说,每个故事约十万字到十四万字,介乎中篇与长篇之间,很受读者欢迎。连载之后,香港环球出版社就陆续出版单行本。
  “龙城璧系列”写了五六年,约三十余种故事;一九八二年到一九八三年,又创作以“猎刀奇侠”司马纵横为主角的系列小说;一九八五年,创作《虬龙倚马传》;一九八五年到一九八九年,发表《岳小玉传》;一九九零年,《铁血成吉思汗传》完成。这些作品,都是先在《武侠世界》上连载,然后由环球出版社出版单行本。
  《快刀浪子》是龙乘风在香港武侠文坛上“扬名立万”的代表作,叙述“快刀浪子”龙城璧凭仗侠义精神和风雪之刀,摧毁海魔教、地狱镖局、无敌门、万杀门、七杀地狱和黄金帮的英雄业绩,整部作品笔法酷如古龙,可以说是古龙风格的再现。
  龙城璧是山东济南府龙氏世家的三少爷,北极异人风雪老祖对他特别垂青,在九十大寿那年将伴随自己大半生的宝刀——风雪之刀赠给龙城璧。从此以后,他仗刀扶弱锄强,拯善诛恶,名满天下,赢得“快刀浪子”的美名,成为江湖上最杰出的年轻刀客,并且与“杀手之王”司马血和“偷脑袋大侠”卫空空一起,被称为“武林三大奇侠”。
  龙城璧是“一个不怕艰难也不怕死的浪子”,“他决定要办的事,就算困难再大,他都绝不畏缩”,“只要有该杀的人,就算赔上十条命,也非杀不可”。
  他仗义营救被海魔教追杀的彭大鹰、彭小鹰父子;揭穿地狱镖局陷害马象行的阴谋,还这位武林长者以清白;从无敌门鹰爪下救出好友拜雄和唐竹权;排除万难,实现风雪老祖的遗愿——摧毁黑杜鹃组建的万杀门;历经艰险,捣毁七色地狱,平息了争夺熊王玉座的熊族风波;冒着粉身碎骨之险,诛杀秦四公子,夷平了黄金帮。
  作者笔下的龙城璧并不是个独行侠,他与司马血、卫空空、唐竹权等一群侠士,有同等的胸襟,同样盖世的武功,同样超人的胆识,他们联合为一体,与邪恶势力作不懈的斗争。看到这一群肝胆相照的朋友,不禁使人想起古龙笔下的楚留香、胡铁花、姬冰雁……感受到从古龙那里一脉相承来的侠义精神与生死不渝的友情!龙城璧的出刀杀敌在作者笔下是一种艺术,他把死亡带给敌人,同时也把从刀光血影中幻化出的独特美感展示给读者。
  古龙不爱写连篇累牍的打斗和繁琐复杂的招数。他笔下的武功绝对有效,是地道的杀人的武功,而杀人的武功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快”,一切美感都在这个“快”字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在这一点上,龙乘风继承得很不错,请看——
  龙城璧因一念之仁,起初不忍杀七色地狱的紫蟒堂堂主蟒婆婆,岂料蟒婆婆竟用毒药飞刀射入龙城璧好友虞长春的双目,于是他顿起杀机:
  一个载着几百斤烈酒的大酒缸突然爆裂,碎片和酒香洒得满街皆是。
  就在酒缸爆裂的刹那间,龙城璧竟然穿过正在爆裂中的酒缸,一刀刺向蟒婆婆的小腹。
  ……
  蟒婆婆从未想到过有人竟然能在这种情况之下,穿过酒缸向自己攻出致命的一刀,刹那间她在脸上所流露的表情,即使用心胆俱裂四字也绝不足以形容万一。
  她立即用毕生所能运用的最快速度向后退。
  但即使她退后再快,也快不过龙城璧这一刀。
  她只看见银光一闪,雪亮的刀锋由她的小腹直穿她的背后。
  “好刀……法!”
  当蟒婆婆说完这三个字之后,龙城璧早已回刀入鞘,掉头向酒家之内走去。
  然后就是“扑”的一声,蟒婆婆已经气绝倒下。
  就在这宝刀一挥之间,我们看到了“古龙刀法”的神韵,“快刀浪子”的英姿也深深地映在我们的脑海中。
  当然,与古龙的精品相比,《快刀浪子》毕竟还欠火候,有些情节发展到精采处却未展开,收尾也嫌仓促,不能使读者十分过瘾。龙乘风正当英年,他还在勤奋地创作,相信他会不断总结经验,使自己作品的水准更上一层楼。
  正因为龙乘风的《快刀浪子》系列小说笔法酷似古龙,再现了古龙的风格,在香港、台湾和大陆,这部书才被不法书商冒名“古龙”多次盗印。这种恶劣行径既侵犯了陈剑光先生的著作权,也欺骗了广大读者。
  这次江苏文艺出版社印行此书,恢复作者本来面目,将龙乘风这位作家首次介绍给大陆读者,实在是做了一件大好事!我们希望陈剑光先生和有关部门依法追究这类违法行为,严加惩处,以儆效尤!

  吴乃平

  玄鹤按:
  此文见于江苏文艺出版社1996年版《快刀浪子》之书尾。
  其中最有价值的是关于黄鹰和龙乘风作品的情况,其余溢美之辞不看也罢。
  再加上以前的几篇帖子,古龙派几个重要人物算是真相大白了。
  《岳小玉传》竟然是龙乘风的作品,估计很多人都没想到吧,对前面noproblem兄的眼力表示佩服,呵呵。
  附:
  关于丁情的资料 http://oldrain.ns-lab.com/leoboard/topic.cgi?forum=4&topic=186
  黄鹰的作品大致目录 http://oldrain.ns-lab.com/leoboard/topic.cgi?forum=4&topic=94

  黄鹰写于天蚕再变卷叁之【天龙诀】卷首的一段话:

  ▲前言▲——大风起兮云飞扬

  这是汉高祖刘邦大风歌的第一句,也是云飞扬这个名的来源。
  不平凡的名字,不平凡的人,不平凡的遭遇。
  这个人的传奇故事先後我一共写了叁篇。
  【天蚕变】是写云飞扬的出身,成长,叁战独孤无敌终於成为一代高手。
  【天蚕再变】是交代天蚕功的来源,云飞扬一生中的一段小插曲。
  再还有,就是这篇【天龙诀】,是写云飞扬的死也可以说是【天蚕变】的续篇大结局。
  这篇小说早就该写了,延迟到现在,时间、心情,以致文字的信心,对多少都有些影响。
  若非现在这种好心情也根本不会执笔写这篇小说。
  现在我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难以言喻,说不出的落寞、苍凉,无奈。
  这几年来的见闻、遭遇,对一个我这样的年青人来说,未免太多,也太残酷,但无论如何我都已能适应,也所以我才没有放弃写作,终於执笔写下云飞扬的结局。

相关热词搜索:龙乘风

上一篇:略谈上官鼎其人其书
下一篇:黄鹰已入白云处——我的黄鹰情结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