险杀亲兄弟
 
2020-07-16 19:38:48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巨大的庄院,黑暗而沉默,只剩下几点疏散的灯火,掩映在林木间。
  风中带着桂子和菊花的香气,月已将圆了。
  马空群伏在屋脊上,这凄凉的夜色,这屋脊上的凉风,使得他胸中的血又热了起来。仿佛又回到了那月夜杀人的少年时。
  乘着朦胧的夜色,闯入陌生人的家里,随时在准备着挥刀杀人,也随时准备着被人伏击。
  那种生活的紧张和刺激,他几乎已将忘却。
  可是现在他并不担心被巡夜的人发现,因为这里正是江湖中历史最久,也最负盛名的三大武林世家之一,夜行人根本不敢闯到这里来,这里也根本用不着警戒巡夜的人。
  灯光更疏了,远处更鼓传来,已三更。
  庄院里的人想必都已睡了,这里的家风,绝不许任何人贪睡迟起,晚上当然也睡得早。
  万马堂的眼睛兀鹰般四面打量着,先算好了对面的落足地,再纵身掠过去。
  他并不怕被人发现,但也不能不分外小心。
  多年来出生入死的经验,已使得他变成了个特别谨慎的人。
  掠过几重屋脊后,他忽然看到个很特别的院子。
  院子幽雅而干净,雪白的窗纸里,还有灯光,奇怪的是,这院子里连一棵花草都不见,却铺满了黄沙。
  沙地上竟种满了仙人掌。
  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仙人掌,长满了尖针的刺,在凄凉的月光下看来,更显得说不出的狰狞诡秘。
  马空群的眼睛立刻亮了,他知道这一定就是要找的地方。
  他要找的人,总算还没有死。
  屋子里悄无人声,灯光黯淡而凄迷。
  马空群轻轻吐了口气,突然发出种很奇怪的声音,竟像是荒山中的狼嗥一声。
  屋子里的灯光立刻熄灭,紧紧关着的门,却忽然开了。
  一个嘶哑而又低沉的声音在黑暗中问道:“是什么人?”
  说到“人”字时,他的声音更低。
  万马堂又吐出口气,道:“是梅花故人。”
  黑暗中的声音突然沉寂,过了很久,才冷冷道:“我知道你迟早一定会来的。”

×      ×      ×

  门又紧紧关上,但灯光却仍未燃起。
  屋子里是漆黑的,谁也看不清这个不爱花草,却爱仙人掌的人,长得究竟是什么模样。
  他的声音嘶哑低沉,甚至连他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都很难分辨。
  这时黑暗中已响起他和马空群耳语般的谈话声。
  马空群道:“你是不是认为我不该来?”
  这人道:“你当然不该来,我们有约在先,梅花庵的事一过,我们从此就不再来往,我就再也不认得你。”
  马空群道:“我记得。”
  这人又道:“你也答应过我,从此无论再发生什么事,都绝不牵连到我。”
  马空群突然冷笑道:“但食言背信的并不是我。”
  这人道:“不是你?难道是我?”
  马空群道:“你不该叫人去杀我的。”
  这人道:“我叫谁去杀你?”
  马空群道:“你自己心里明白,又何必问我?”
  这人沉默了半晌,才缓缓道:“你已见到老三?”
  马空群冷笑道:“果然是老三,我早就听说过,丁家兄弟里,老三最精明能干,却想不到他除了把你一身功夫全学去了之外,还练得一手飞刀。”
  这人道:“飞刀?什么飞刀?”
  马空群道:“那天你在梅花庵,拿走了白天羽的两样东西,其中一样就是小李探花送给他的飞刀,你以为我不知道。”
  这人沉默着,仿佛在用力咬着牙。
  马空群道:“小李飞刀虽然名震天下,但真正见过的人却不多,除了你之外,也没有人能打造出和那一模一样的刀来。”
  这人道:“只不过连我都不知道他已练成了小李飞刀。”
  马空群冷冷道:“幸好他练得并不高明,所以我总算还能活着到这里来。”
  这人又沉默了半晌,突然恨恨道:“我也知道你的万马堂已被人毁了,听说是个叫傅红雪的年轻人,难道他就是那贱人替白天羽生下的儿子?”
  马空群道:“不错。”
  这人道:“凭他一个人之力,就能毁了你的万马堂吗?”
  马空群道:“他一刀出手,绝不会比白天羽少年时差。”
  这人道:“他怎么能练成这种刀法的?难道白天羽早已将他的神刀心法传给了那贱人?”
  马空群淡淡道:“白天羽对白凤公主本就是真心诚意的。”
  黑暗中忽然响起一阵咬牙切齿的声音,听来如刀锋磨擦,令人不寒而栗。
  看来他和白天羽之间,的确有深不可解的仇恨。
  马空群道:“但若没有叶开在暗中相助,傅红雪也未必能得手。”
  这人道:“叶开?他跟白家有什么关系?”
  马空群道:“这人来历不明,行踪诡秘,起初连我都被他骗过了,当他只不过是个恰巧路过的人。”
  这人冷冷道:“连你居然都能被他骗过了,看来这人的本事倒不小。”
  马空群道:“他年纪虽轻,城府却极深,武功也令人难测深浅,实在比傅红雪还不好对付。”
  这人道:“你看他比起老三来如何?”
  马空群道:“那位丁三公子的确也是个绝顶聪明的人,只可惜……”
  这人道:“只可惜怎么样?”
  马空群叹了口气,道:“只可惜太聪明的人就不会太长命的。”
  这人失声道:“你杀了他?”
  马空群淡淡道:“我只求他不杀我,就已心满意足,怎么能杀得了他!”
  这人道:“是谁杀了他?”
  马空群道:“傅红雪。”
  这人道:“你怎么知道?难道你亲眼看见了?”
  马空群迟疑着,终于承认。
  这人厉声道:“你亲眼看见他遭人毒手,竟没有过去救他?”
  马空群道:“我本该过去救他的,只可惜我也受了伤,自身已难保。”
  这人道:“是谁伤了你?”
  马空群道:“就是他,他的飞刀。”
  这人说不出话了。
  马空群道:“不管怎么样,我既已来到这里,你就已无法脱身事外。”
  这人道:“你准备怎么样?”
  马空群道:“十九年前,梅花庵外那件血案,是你我两人主谋,江湖中绝没有一个人会想得到,傅红雪纵有天大的本事,也绝不会找到这里来。”
  这人道:“所以你准备躲在我这里?”
  马空群道:“暂时只好如此,等将来有机会时,再斩草除根,杀了傅红雪。”
  这人冷冷道:“你我虽没有交情,但事已至此,我当然也不能赶你出去。”
  马空群忽然笑了笑,道:“你当然也不会杀我灭口的,你是聪明人,总该想得到,我若没有准备,又怎敢到这里来。”
  这人冷笑道:“你尽可放心,只不过近几年来,我这里几乎已隔绝红尘,就算在这里杀个把人,外面也绝不会有人知道的。”
  马空群淡淡笑道:“如此说来,我倒的确可以放心住下去了。”
  这人忽然道:“你刚才说的那个叶开,我倒也听说过他的名字。”
  马空群道:“哦?”
  这人道:“傅红雪纵然不会找到这里来,但叶开却迟早一定会来的。”
  马空群耸然道:“为什么?”
  这人道:“因为他现在几乎已等于是我们丁家的女婿。”
  马空群失声道:“这千万使不得。”
  这人冷冷道:“为什么使不得?他若做了丁家的女婿,我岂非更可以高枕无忧?何况,丁家的女儿也已非他不嫁,我本来还不愿答应这件事,现在倒要成全他们了。”
  马空群忽然冷笑,道:“你想成全他们?几时又有人成全过你?”
  这人突又沉默,然后暗中就响起了他的脚步声,“砰”的一声,推门走了出去。
  马空群仿佛又笑了,微笑着喃喃自语:“叶开呀叶开,你最好还是莫要来,否则我保证你一定会后悔的。”
  淡淡的星光从窗外照进来,桌上竟有壶酒。
  他拿起来,尝了口,微笑着又道:“果然是好酒,一个人在寂寞时,的确该喝……”
  他并没有说完这句话,笑容已僵硬,人已倒下!

相关热词搜索:边城浪子

上一篇:南宫青突然出现
下一篇:刀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