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子弟
 
2020-05-14 10:32:41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抚琴的人是谁?
  琴声为什么会忽然停顿?
  那少女和童子是不是也会像太行大刀一样被抛出来?

×      ×      ×

  这些事无论谁都一定很想知道的,乌鸦和燕十三也不例外。
  所以他们还没有走,就连跟在后面的车夫,都瞪着双眼睛在等着看热闹。
  没有热闹看。
  没有人被抛出来。
  他们只听见了一阵脚步声,踏在落叶上,走得很轻,很慢。
  走在最前面的就是刚才把红丝带系上树枝的那个大孩子。
  两个人慢慢的跟在他身后,一男一女,看来像是对夫妻。
  他们的年纪都不太大,衣着都很考究,风度都很好。
  男的腰悬长剑,看来英俊而潇洒,女的不但美丽,而且温柔。
  如果他们真的是夫妻,实在是很令人羡慕的一对,只不过现在两个人的脸都有点发白,心里仿佛有点气恼。
  他们本来是准备上车的,看了看树林外的乌鸦和燕十三,又改变了主意。
  两个人低声嘱咐了那孩子两句话,孩子就跑过来,用一双大眼睛瞪着他们,道:“你们是不是已经来了很久?”
  燕十三点点头。
  孩子道:“刚才的事,你们都看见了?”
  乌鸦点点头。
  孩子道:“你知道咱们是从哪里来的?”
  燕十三道:“火焰山,红云谷,夏侯山庄。”
  孩子叹了口气,道:“你知道的事看来倒真还不少。”
  他的声音虽然还是个孩子,口气神情却都老练得很。
  燕十三道:“你叫什么名字?”
  孩子板着脸,道:“你不必问我的名字,我也不是跟你们攀交情来的!”
  乌鸦道:“你是干什么来的?”
  孩子道:“我们公子想要问你们借三样东西,每个人三样!”
  乌鸦道:“哪三样?”
  孩子道:“一根舌头,两只眼睛。”
  燕十三笑了。
  乌鸦居然也笑了。
  两个人忽然同时出手,一个人抓臂,一个人抓腿,同时低喝:“飞吧,小子。”
  孩子就飞了上去,“呼”的一声,就像是炮弹般直冲上天。
  那位公子背负着双手,好像根本没有看见,他的妻子却皱了皱眉。
  这时候孩子才落下来。
  乌鸦和燕十三又同时出手,轻轻的将他接住,轻轻的放在地上。
  孩子已吓得两眼发直,连裤裆都湿了。
  燕十三微笑着拍了拍他的头,道:“没关系,我小时就常常被人这样抛上去。”
  乌鸦道:“这么样可以练胆子。”
  孩子翻了翻白眼,已经准备开溜。
  燕十三道:“你要来拿的东西,没有拿走,回去怎么交代?”
  孩子道:“我……”
  燕十三道:“我可以教你个法子。”
  孩子在听着。
  燕十三道:“你们的公子,是不是夏侯公子?”
  孩子点头。
  燕十三道:“是不是他要你来拿的?”
  孩子不停点头。
  燕十三道:“那么你就可以回去问他,既然是他想要这三样东西,他为什么不自己来拿?”
  孩子不点头了,掉头就跑。
  夏侯公子脸上还是没有表情,他的妻子却走了过来。
  她走路的姿态优雅而高贵,声音也很动听,柔声道:“我叫薛可人,站在那边的,就是我丈夫夏侯星。”
  燕十三淡淡道:“原来是红云谷的少庄主。”
  薛可人道:“两位既然听说过他的名字,也该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燕十三道:“我不知道。”
  薛可人道:“他是个天才,不但文武双全,剑法之高,更少有人能比得上。”
  女人们就算佩服自己的丈夫,也很少会在别人面前这么样称赞自己的丈夫,就算称赞了几句,也难免会有点脸红。
  她却一点都不脸红,连一点难为情的样子都没有,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对她丈夫的爱慕和尊敬。
  燕十三心里在叹息——能娶到这么样一个女人,真是好福气。
  薛可人又道:“像他这么样一个人,两位当然是不会跟他动手的。”
  燕十三道:“哦?”
  薛可人道:“因为他不但家世显赫,自己又那么了不起,两位跟他动手,岂非鸡蛋碰石头,所以我劝两位还是……”
  燕十三道:“还是乖乖的割下舌头,剜出眼睛来送给他?”
  薛可人叹了口气,道:“那样子虽然有点不方便,至少总比送掉性命的好。”
  燕十三又笑了,忽然道:“你这位文武双全的公子爷是不是哑巴?”
  薛可人道:“当然不是。”
  燕十三道:“那么这些话他为什么不自己来说?”
  乌鸦冷冷道:“就算他是个哑巴,屁眼总有的,这些屁他为什么不自己来放?”
  夏侯星的脸色变了。
  燕十三道:“他既然不过来,我们为什么不能过去?”
  乌鸦道:“能。”
  燕十三道:“是你去?还是我去?”
  乌鸦道:“你。”
  燕十三道:“据说他的藕断丝连,满天星雨千蛇剑,不但是把好剑,而且是把怪剑。”
  乌鸦道:“嗯。”
  燕十三道:“他若死了,他的剑归谁?”
  乌鸦道:“归你。”
  燕十三道:“你不想要那把剑?”
  乌鸦道:“想。”
  燕十三道:“你为什么不抢着出手?”
  乌鸦道:“因为我懒得跟这种兔崽子交手,我一看他就讨厌。”
  一句话没说完,眼前人影一闪,夏侯星已到了他面前,铁青着脸,冷冷道:“我要找的人却是你。”
  乌鸦道:“那就快拔你的剑!”

×      ×      ×

  夏侯星的剑已出鞘。
  藕断丝连,满天星雨千蛇剑。
  这的确是把怪剑。
  他的手一抖,一把剑就真的好像化成了千百条银蛇,化成了满天星雨。
  这柄剑竟像是突然碎成了无数片,每一片打的都是要害。
  乌鸦的要害。
  乌鸦会飞,却已飞不起来,身子一转,一道剑光飞出,护住了身子。
  只听“卡”的一响,千百片碎剑忽然又合了起来,刺向他的咽喉。
  这柄剑上竟装着种奇巧特别的机簧,可合可分,合起来是一柄剑,分开来时就变成了千百道暗器,用一根银丝联系。
  银丝抽紧,机簧发动,又变成了一柄剑。
  燕十三在叹气,道:“这一战应该让我来的,这柄剑我也想要。”
  忽然间,一连串“叮叮”声响,如密雨敲窗,珠落玉盘。
  就在这一刹那间,乌鸦已刺出了七七四十九剑,每一剑都刺在千蛇剑的一片碎剑上。
  千蛇剑就软了下来,就像是条银光闪闪的长鞭,乌鸦的剑已卷住鞭梢。
  夏侯星的脸色变了,身子一转,凌空飞起,鞭梢已随着他身子的转动脱出剑鞘,“卡”的一响,又合成了一柄剑。
  燕十三立即抢着道:“这一战你们就算不分胜负,现在由我来。”
  夏侯星冷笑,目光四顾,脸色又变了,变得比刚才还惨。
  他忽然发现少了一个人。
  孩子躺在地上,似已被人点住了穴道,薛可人却已不见了。
  夏侯星一脚踢开他穴道,厉声道:“这是谁下的手?”
  孩子脸色发白,道:“是……是夫人。”
  夏侯星道:“夫人呢?”
  孩子道:“夫人已跑了。”

  (二)

  孩子还坐在地上哭,夏侯星已追了下去,燕十三和乌鸦并没有拦阻。
  一个人的老婆忽然跑了,心里是什么滋味?他们能想得到。
  可是他们却连做梦都想不到,一个那么温柔贤慧,那么佩服自己丈夫的女人,竟会在自己丈夫跟人拼命的时候忽然跑了。
  看起来他们本是郎才女貌,天生的佳偶,连燕十三心里都羡慕得很。
  她为什么要跑?

×      ×      ×

  燕十三忽然觉得很悲哀,绝不是为了自己,更不是为了那位大少爷。
  他悲哀,是为了人。
  人类。
  ——谁知道人类有多少不如意,不幸福,不快乐的事,是隐藏在如意、幸福和快乐中的?
  谁知道?

  (三)

  坐在地上哭的孩子已走了,另外一个更小的孩子却笑嘻嘻的跑了出来。
  他跑得并不快,可是一下子就到了燕十三和乌鸦面前。
  他最多只有七八岁。
  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能够有这么样的轻功,谁都不会相信。
  燕十三和乌鸦却不能不信,因为这是他们亲眼看见的。
  孩子也在看着他们笑,笑得真可爱。
  乌鸦通常都不喜欢孩子。
  他一向认为小孩子就像是小猫小狗一样,男子汉只要一看见,就应该走得远远的。
  这次他居然没有走,反而问:“你叫什么名字?”
  孩子道:“我叫小讨厌。”
  乌鸦道:“你明明一点都不讨厌,为什么要叫小讨厌?”
  小讨厌道:“你明明是个人,为什么要叫乌鸦?”
  乌鸦想笑,却没有笑。
  乌鸦岂非也正是人人都讨厌的?
  这世上喜欢听老实话的又有几个人?
  燕十三忍不住道:“你知道他叫乌鸦?”
  小讨厌道:“废话。”
  燕十三问的倒真是废话,小讨厌若是不知道他叫乌鸦,怎么会叫他乌鸦?
  小讨厌又道:“我不但知道他叫乌鸦,还知道你叫燕十三,因为从前有个人叫燕七,又有个人叫燕五,你自己觉得比他们两个人加起来还要强一点,所以你就叫燕十三。”
  燕十三怔住。
  这的确是他的本意,也是他的秘密,他猜不透这小讨厌怎么会知道的。
  小讨厌道:“其实我根本不知道你是老几,这件事我只不过是听我姐姐说的。”
  这一点又很出意外。
  刚才跟他一起走入树林的少妇,看起来本来像是他母亲。
  燕十三道:“你姐姐有没有名字?”
  小讨厌道:“当然有。”
  燕十三道:“她叫什么名字?”
  小讨厌道:“你是不是哑巴?”
  燕十三摇摇头。
  小讨厌道:“你有没有腿?”
  燕十三低下头,好像真的也想看看自己是不是还有腿。
  小讨厌道:“你既然有腿,又不是哑巴,为什么不自己问她去?”
  燕十三笑了笑,道:“因为我也不是瞎子,我还看得见。”
  小讨厌道:“看得见什么?”
  燕十三指了指树枝上的绿丝带,道:“这个结既然是你打的,你当然应该明白它的意思。”
  小讨厌道:“这意思就是说,这地盘已是我们的,不是哑巴的进去也会变成哑巴,有腿的进去也会变成没有腿。”
  燕十三并没有争辩,也不想争辩。
  这是武林中四大世家的规矩,是江湖中人都默认了的。
  如果没有深仇大恨,谁也不想破坏这规矩。
  在江湖中混的人,多多少少总得遵守一点江湖上的规矩。
  连燕十三都不例外。
  小讨厌道:“只可惜你什么事都明白,却不明白一件事。”
  燕十三道:“哦?”
  小讨厌道:“现在你不想进去都不行。”
  燕十三道:“为什么?”
  小讨厌道:“因为现在就是我姐姐要我来叫你进去的。”

×      ×      ×

  树林里和平而宁静,连脚步踏在落叶上,声音都是温柔的。
  走到林木深处,秋也浓了。
  乌鸦并没有跟着进来——“因为我姐姐只想见他一个人。”
  她为什么要见他?而且要一个人相见?
  燕十三想不通,也不必再想。
  他已经看见了她。

相关热词搜索:三少爷的剑

上一篇:乌鸦
下一篇:杀人的剑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