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舟求剑
 
2020-05-14 10:38:0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小小杏花村里只有两个人,燕十三一冲进去,就看见了曹冰。活生生的曹冰。
  曹冰已经先来了。
  曹冰还活着。
  他是不是已经会过了三少爷,现在他还活着,难道三少爷已死在他剑下?
  燕十三不信,却又不能不信。
  曹冰绝不是那种有耐性的人,一到这里,就一定会闯入神剑山庄去。
  他绝不会留在这里等。
  无论谁闯入了神剑山庄,还能活着出来,只有一种原因。
  他已击败了神剑山庄中最可怕的一个人。

×      ×      ×

  曹冰真的能击败三少爷?
  他用的是什么方法破了三少爷的那一剑?
  燕十三很想问,却没有问。
  因为曹冰虽然还活着,却已醉了。
  大醉,醉如泥。
  幸好酒店里另外还有一个没有醉的人,正在看着他摇头叹息。
  “这位仁兄看来一定不是个喝酒的人,只喝了半斤多,就整整醉了一天。”
  不是喝酒的人,为什么要喝醉?
  是因为一种胜利后的空虚,还是因为他在决战前想喝点酒壮胆,却先醉了?”
  燕十三忍不住问:“你就是这里的谢掌柜?”
  本来在摇头叹息的人,立刻点了点头。
  燕十三道:“你知道这位仁兄是不是已会过了谢家的三少爷?”
  谢掌柜道:“不知道。”
  燕十三道:“他是不是已到过神剑山庄?”
  谢掌柜道:“不知道。”
  燕十三道:“现在三少爷的人呢?”
  谢掌柜道:“不知道。”
  燕十三冷冷道:“你知道什么?”
  谢掌柜笑了笑,道:“我只知道阁下就是燕十三,只知道阁下要到神剑山庄去。”
  燕十三笑了。
  应该知道的事这个人全不知道,不该知道的事他反而好像全知道。
  燕十三道:“你能不能带我去?”
  谢掌柜道:“能。”

×      ×      ×

  绿水湖的湖水绿如蓝。
  只可惜现在已是残秋,湖畔已没有垂柳,却有条快船。
  “这条船就是专门为了接你的,我已准备好三天。”
  他们上了船。船中不但有酒有菜,还有一张琴,一枰棋,一卷书,一块光滑坚硬的石头。
  燕十三道:“这是什么?”
  谢掌柜道:“这是磨剑石。”
  他微笑着解释:“到神剑山庄去的人,我已看得多了,每个人上了这条船后,做的事都不一样!”
  燕十三在听着。
  谢掌柜道:“有的人一上船就拼命喝酒。”
  燕十三道:“喝酒可以壮胆。”
  他倒了杯酒,一饮而尽:“只不过喝酒并不一定是为了壮胆。”
  谢掌柜立刻同意,微笑道:“有些人喝酒就只因为喜欢喝酒。”
  燕十三又喝了三杯。
  谢掌柜道:“也有的人喜欢抚琴,看书,甚至还有的人喜欢一个人打棋谱。”
  这些都是可以让人心神松弛,保持镇定的法子。
  谢掌柜道:“可是大多数人上了这条船后,都喜欢磨剑。”
  磨剑也是种保持镇定的法子,而且还可以完全不用脑筋。
  谢掌柜看着燕十三的剑,道:“这是块很好的磨剑石。”
  燕十三笑了笑道:“我这把剑一向不用石头磨。”
  谢掌柜道:“不用石头用什么?”
  燕十三淡淡道:“用脖子,仇人的脖子。”

×      ×      ×

  水波荡漾,倒映着满天夕阳,远处的翠云峰更美如图画。
  船舱里很平静,因为谢掌柜已闭上了嘴。
  他的脖子并不想被人用来磨剑,可是他的眼睛还是忍不住要去看着那柄剑。
  上面镶着十三粒明珠的剑。
  这不是把宝剑,却是把名剑,非常有名的剑。
  燕十三面对窗外的湖光山色,仿佛在想心事,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回头道:“你当然见过那位三少爷。”
  谢掌柜不能不承认。
  燕十三道:“你知不知道他平时用的是把什么样的剑?”
  他见过三少爷出手,远远的见过一次,可是他并没有看清那把剑。
  因为三少爷的出手实在太快。所以他忍不住想问问,可是一问出来,就觉得是多余的。
  因为谢掌柜的回答一定是:“不知道。”
  可是这次他居然想错了。
  谢掌柜沉吟着,缓缓道:“你知不知道那次华山论剑的事?”
  燕十三知道。
  谢掌柜道:“三少爷用的就是那柄剑。”
  燕十三道:“天下第一剑?”
  谢掌柜点点头,叹息着道:“那才真正是天下无双的名剑。”
  燕十三承认:“那的确是的!”
  谢掌柜道:“有很多人坐这条船去,都是为了想瞻仰瞻仰那把剑。”
  燕十三道:“每次负责接送的都是你?”
  谢掌柜道:“通常都是的,去的时候,我通常陪他们下棋喝酒。”
  燕十三道:“回来的时候呢?”
  谢掌柜笑了笑道:“回来的时候,通常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回来。”
  燕十三道:“为什么?”
  谢掌柜淡淡道:“因为他们一去,就很少有回来的。”

×      ×      ×

  夕阳淡了,暮色浓了。
  远处的青山,已渐渐的隐没在浓浓的暮色里,就像是一幅已褪了色的图画。
  船舱里更安静。因为燕十三也闭上了嘴。
  ——现在他这一去,是不是还能活着回来?
  他忽然想起了很多事,很多不该想的事。
  他想起了自己的童年,想起了那些青春时的游伴。也想起了那些死在他剑下的人。
  ——其中有多少人是不该死的?
  他又想起了第一个陪他睡觉的女人,那时他还是个孩子,她却已很有经验。
  对他说来,那件事却并不是件很有趣的经验,可是现在却偏偏忽然想起来。
  他甚至还想到了薛可人。
  现在她是不是又跟着夏侯星回去了?夏侯星是不是还要她?
  这些事根本就是他不用去想,不必去想,也是他本来从不愿去想的。
  可是他现在却全都想起来了,想得很乱。
  就在他思想最乱的时候,他看见了一个人,就站在秋夕暮色中,绿水湖畔。

  (二)

  一个人思想最乱的时候,通常都很不容易看见别的人,别的事。
  燕十三却在思想最乱的时候看见了这个人。
  这个人并不特殊。这个人是个中年人,也许比中年还老些,他的两鬓已斑白,眼色中已露出老年的疲倦。
  他穿得很朴素,一褛青衫,布鞋白袜。
  看起来他只不过是个很平凡的人,就这么样随随便便的走到这绿水湖畔,看见了这残秋的山光水色,就这么样随随便便的站下来。
  也许就因为他太平凡,平凡得就像是这残秋的暮色,所以燕十三才看见了他。
  ——越平凡的人和事,有时反而越不容易去不看。
  燕十三看见他,也正如看见这秋夕暮色一样,心里只会感觉到很平静,很舒服,很美,绝不会有一点点惊诧和恐惧。
  谢掌柜也看见了这个人,却显得很惊讶,甚至还有点恐惧。
  燕十三忍不住问:“这个人是谁?”
  谢掌柜反问道:“你知不知道神剑山庄,这一代的庄主是谁?”
  燕十三当然知道:“是谢王孙。”
  谢掌柜道:“你现在看见的这个人,就是谢庄主,谢王孙。”

×      ×      ×

  谢王孙并不是那种叱咤江湖,威震武林的名侠。
  他名闻天下,只因为他是神剑山庄的庄主。
  燕十三知道这一点,却还是想不到这位名闻天下的谢庄主,竟是这么随和,这么平易的人。
  看起来他虽然并不太老,可是他的生命却已到了黄昏,就正如这残秋的黄昏般平和宁静,这世上已不再有什么令他动心的事。
  他的手也是干燥而温暖的。
  现在他正握起了燕十三的手,微笑道:“你用不着介绍自己,我知道你。”
  燕十三道:“可是前辈你……”
  谢王孙道:“千万不要称我前辈,到了这里,你就是我的客人。”
  燕十三没有再争辩,也没有再客气。
  被这只手握着,他心里忽然也有了种很温暖的感觉。
  可是他另一只手还是在紧紧握着他的剑。
  谢王孙道:“我的家就在前面不远,我们可以慢慢的走过去。”
  他微笑着,又道:“能够在这么好的天气里,和一个像你这样的人散散步,聊聊天,实在是件很愉快的事。”

×      ×      ×

  夕阳虽已消失,山坡上的枫叶却还是多姿而艳丽的。
  晚风中充满了干燥木叶的清香,和一种从远山传来的芬芳。
  夹道的枫林中,有一条小小的石径。
  燕十三心里忽然有了种他已多年未曾有过的恬适和安静。
  他忽然想到了诗:“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此时此刻,这种意境,岂非就正是诗的意境?走在他身旁的这个人,岂非也正是诗中的人,画中的人?
  谢王孙走得很慢。对他说来,生命虽然已很短促,可是他并不焦躁,也不着急。
  远远望过去,神剑山庄那宏伟古老的建筑,已隐约可见。
  谢王孙道:“这还是我祖先们在两百年前建立的,至今都没有一点改变。”
  他的声音中也带着些感触:“可是这里的人却都已改变了,改变了很多。”
  燕十三静静的听着。他听得出这老人心里的感触,只不过是一点点感触而已,并不是感伤。
  因为他已看破了一切。
  人本来就是要变的,又何必感伤?
  谢王孙道:“建立这山庄的人,也就是这里的第一代祖先,你大概也知道他。”
  燕十三当然知道。
  两百年前,天下的名侠聚于华山,谈武论剑,那是多么令人神往的事。
  能够在那时受到天下名侠的尊敬,这个人又是个多么伟大的人。
  谢王孙道:“自从他老人家仙去后,这里已经历了许多代,虽然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他老人家的,可是谢家每一代的祖先,都曾经有过一段辉煌的历史,做过些惊天动地的事。”
  他笑了笑,接着道:“只有我,我只不过是个很平凡的人,本不配做谢家的子孙!”
  他笑得还是那么平静,那么恬适:“就因为我知道自己的平凡无能,所以我反而能享受一种平凡安静的生活。”
  燕十三只有听着。
  这老人说的话,他实在没法子接下去。
  谢王孙道:“我有两个女儿,三个儿子,大女儿嫁的是一个很有为的年轻人,只可惜太骄傲了一点,所以他们死得都很早。”
  燕十三听说过这件事。
  谢家的大小姐,嫁的是当时江湖中最剽悍勇敢的少年剑客。
  他们的确死得很早,就死在他们洞房花烛夜的那一天晚上,被人暗算在他们的洞房里。
  谢王孙道:“我的二女儿死得也很早,是因为忧郁而死的,因为她心里爱上的一个人,是我的书童,她不敢说出来,我们也不知道,所以就将她许配给另一家人,婚期还未到,她就默默的死了。”
  他轻轻叹息:“其实她若是将心事说了出来,我们绝不会反对的,我那书童也是个好孩子!”
  这是他第一次叹息,也只不过是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而已,并没有太多悲伤。
  ——人们又何必要为已经过去的事悲伤?
  谢王孙道:“我的大儿子是个白痴,幼年时就夭折了,我的次子是为了要去替姐姐和姐夫报仇,战死在阴山的。”
  暗算谢家大小姐的阴山群鬼,在那一战后,也没有一个活着的。
  谢王孙道:“这是我们家门的不幸,我并没有埋怨过任何人。”
  他的声音还是很平静:“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命运,是幸运?还是不幸?都怨不了别人,所以这些年来,我也渐渐看开了!”
  一个人在经过这么多悲惨和不幸之后,还能够保持心境的平静,就凭这一点,他就已是个很了不起的人。
  燕十三很佩服,真的很佩服。
  谢王孙道:“现在我想得很开,造成这些不幸的,也许只因为我们谢家祖先的杀戮太重……”
  能想到这一点,更令人佩服。
  但是他为什么要将这些事告诉别人?这本是他们自己家族的隐私,本不必让别人知道的。
  ——他告诉我这些事,是不是因为他已将我当做个死人?
  ——只有死人才是永远不会泄漏任何秘密的。
  燕十三已想通了这一点。
  可是他并不在乎。
  因为他也想开了,别人对他的看法,他已能完全不放在心上。
  谢王孙又道:“你当然知道我还有个儿子,叫谢晓峰。”
  燕十三道:“我知道。”
  谢王孙道:“他的确是个很聪明的孩子,谢家的灵气,好像已完全集于他一身。”
  燕十三道:“我知道他少年时就曾击败了当时的名剑客华少坤。”
  谢王孙道:“华少坤的剑法,并没有传说中那么高,而且也太骄傲,根本没有将一个十来岁的孩子看在眼里。”
  他慢慢的接着道:“一个人要学剑,就应该诚心正意,绝不能太骄傲,骄傲最易造成疏忽,任何一点疏忽,都足以致命。”
  这的确是金玉良言,燕十三当然在听着。
  谢王孙笑了笑,道:“可是我那孩子并没有这种毛病,他虽然少年时就已成名,可是他从来没有轻视过任何人。”
  燕十三忍不住长长叹息,道:“只凭这一点,就难怪他能天下无敌了!”
  谢王孙忽又叹了口气,道:“可惜这也是他的不幸。”
  燕十三道:“为什么?”
  谢王孙道:“就因为他从不轻视任何人,所以他对敌时必尽全力。”
  他没有再说下去,燕十三已明白他的意思。
  ——一个人对敌时若是必尽全力,剑下就一定会伤人。
  他早就知道三少爷的剑下是从来没有活口的。
  谢王孙又在叹息,道:“他平生最大的错误,就是他的杀戮太重了。”
  燕十三道:“这并不是他的错!”
  谢王孙道:“不是?”
  燕十三道:“也许他并不想杀人,他杀人,是因为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你不杀我,我杀你。
  燕十三也在叹息,道:“一个人到了江湖,有时做很多事都是身不由主的,杀人也一样!”
  谢王孙看着他,看了很久,缓缓道:“想不到你居然很了解他。”
  燕十三道:“因为我也杀人!”
  谢王孙道:“你是不是也很想杀了他?”
  燕十三道:“是。”
  谢王孙道:“你很诚实。”
  燕十三道:“杀人的人,一定要诚实,不诚实的人,通常都要死于别人剑下。”
  ——学剑的人,就得诚心正意,这道理本是一样的。
  谢王孙看着他,眼睛里忽然露出种很奇怪的表情,忽然道:“好,你跟我来。”
  燕十三道:“谢谢你!”

×      ×      ×

  谢谢你,这本是很平常的一句话。
  此时此刻,他居然会说出这句话来,就变得很奇怪了。
  他为什么要谢?是因为这老人对他的了解,还是因为这老人肯带他去送死?
  他本就是送死来的。

相关热词搜索:三少爷的剑

上一篇:可人可怕
下一篇:第二部 浪子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