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剑
 
2020-05-14 12:18:41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夕阳红如血,枫林也红如血,天地间本就充满了杀气。
  何况天地间又有了这么样两个人!

×      ×      ×

  满山红叶中,已出现了一个黑色的人影。
  黑色所象征的,是悲伤,不祥和死亡,黑色也同样象征着孤独,骄傲和高贵。
  它所象征的意思,正是一个剑客的生命。
  就像是大多数剑客一样,燕十三也喜欢黑色,崇拜黑色。
  他行走江湖时,从来都没有穿过别的颜色的衣服。
  现在他又恢复了这种装束,甚至连他的脸都用一块黑巾蒙住。
  他不愿让谢晓峰认出他就是药炉边那个衰弱佝偻的老人,他不愿让谢晓峰出手时有任何顾忌。
  因为他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要和天下无双的谢晓峰决一死战。
  只要这愿望能够达到,败又何妨?死又何妨?

×      ×      ×

  现在他确信谢晓峰绝对看不出这身子像标枪般笔挺的黑衣剑客,就是腰弯得像虾米一样的衰弱老人。
  可是谢晓峰一定能认得出他就是自己平生最强的对手燕十三!
  因为他的手里握着剑,漆黑的剑鞘上,镶着十三粒晶莹的明珠。
  这柄剑虽然并不是削铁如泥的利器,却久已名传天下。
  在江湖人的心目中,这柄剑所象征的,正是不祥和死亡!

×      ×      ×

  谢晓峰一转过身,目光立刻被这柄剑吸引,就像是尖针遇到了磁铁。
  他当然也知道这柄剑就是燕十三的标志。
  他的手里也有剑。
  两柄剑虽然还没有出鞘,却仿佛已有剑气在冲激回荡。
  燕十三忽然道:“我认得你。”
  谢晓峰道:“你见过我?”
  燕十三道:“没有。”
  他露在黑巾外的一双眼睛,锐利如刀:“可是我认得你,你一定就是谢晓峰。”
  谢晓峰道:“因为你认得这柄剑?”
  燕十三道:“这柄剑并没有什么,它若在别人手里,只不过是凡铁而已。”
  他慢慢的接着道:“上次我见到这柄剑时,它仿佛也已经陪着它的主人死了,现在一到了你的手里,就立刻有了杀气。”
  谢晓峰终于长长叹息,道:“燕十三果然不愧是燕十三,想不到我们总算相见了。”
  燕十三道:“你应该想得到的。”
  谢晓峰道:“哦?”
  燕十三道:“天地间既然有我们这么样两个人,就迟早必有相见的一日。”
  谢晓峰道:“我们相见的时候,是不是就必定要有个人死在对方的剑下?”
  燕十三道:“是的。”
  他紧握着他的剑:“燕十三能活到现在,为的就是要等这一天,若不能与天下无双的谢晓峰一战,燕十三死不瞑目。”
  谢晓峰盯着他露在黑巾外的眼睛,道:“那么你至少也该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
  燕十三道:“你为什么要看我的真面目,你几时让别人看过你自己的真面目?”
  他冷笑,接着道:“谢晓峰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江湖中从来就没有人知道。”
  谢晓峰闭上了嘴。
  他不能不承认,他自己的真面目究竟是什么样子,连他自己都已淡忘了。
  燕十三道:“不管你是个什么样的人都不重要,因为我已知道你就是谢家的三少爷谢晓峰。”
  谢晓峰道:“所以……”
  燕十三道:“所以你只要知道我就是燕十三,也已足够。”
  谢晓峰又盯着他看了很久,忽然笑了笑,道:“其实我只要能看到你的剑,就已足够了。”

×      ×      ×

  他看见过“夺命十三剑”,对这套剑法中的每一个细节和变化,他几乎都已完全了解。
  但是这并不足以影响他们这一战的胜负。
  因为这套剑法在燕十三手里使出来,无论气势,力量和速度,都一定会完全不同。
  所以他希望能看到燕十三手里使出来的夺命十三剑。
  可是他也知道,真正最重要的一剑,是永远都看不到的。
  最重要的一剑,必定就是决生死,分胜负的一剑,也就是致命的一剑。
  如果夺命十三剑已经有了第十五种变化,第十五剑就是这致命的一剑。
  他当然看不到。
  因为这一剑使出时,他已经死了。
  只要有这一剑,他就必死无疑。
  所以他这一生中最希望能看到的一剑,竟是他这一生中永远看不到的。
  ——难道这就是他的命运?
  造物弄人,为什么总是如此无情?

×      ×      ×

  他不愿再想下去,忽然又道:“现在我们手里都有剑,随时都可以出手。”
  燕十三道:“不错。”
  谢晓峰道:“可是你一定不会轻易出手的。”
  燕十三道:“哦?”
  谢晓峰道:“因为你一定要等,等我的疏忽,等你的机会。”
  燕十三道:“你是不是也一样会等?”
  谢晓峰道:“是的。”
  他叹了口气,又道:“只可惜这种机会绝不是很快就能等得到的。”
  燕十三承认。
  谢晓峰道:“所以我们一定会等很久,说不定要等到大家都已精疲力竭时,才会有这种机会出现,我相信我们一定都很沉得住气。”
  他又叹了口气,道:“可是我们为什么要像两个呆子一样站在这里等呢?”
  燕十三道:“你想怎么样?”
  谢晓峰道:“我们至少可以到处看看,到处去走走。”
  他的眼睛里闪出了笑意:“天气这么好,风景这么美,我们在临死之前,至少也应该先享受一下人生。”

×      ×      ×

  于是他们开始走动,两个人的第一步,几乎是同时开始的。
  他们谁也不愿占对方的便宜。
  因为他们这一战,争的并不是生死胜负,而是要对自己这一生有个交代。
  所以他们既不愿欺骗对方,更不愿欺骗自己。

  (二)

  枫叶更红,夕阳更艳丽。
  在黑暗笼罩大地之前,苍天总是会降给人间更多光彩,就正如一个人在临死之前,总会显得更有善心,更有智慧。
  这就是人生。
  如果你真的已经能了解人生,你的悲伤就会少些,快乐就会多些。

×      ×      ×

  枫林中已有落叶。
  他们踏着落叶,慢慢的往前走,脚步声“沙沙”的响。
  他们的脚步越走越大,脚步声越来越轻,因为他们的精神和体能,都已渐渐到达巅峰。
  等到他们真正到达巅峰时的一刹那,他们就会出手。
  谁先到达巅峰,谁就会先出手。
  他们都不想再等机会。因为他们都知道谁也不会给对方机会。

×      ×      ×

  他们几乎是同时出手的。
  没有人能看得见他们拔剑的动作,他们的剑忽然间就已经闪电般击出。
  就在这一瞬间,他们肉体的重量竟似已完全消失,变得像是风一样可以在空中自由流动。
  因为他们已完全进入忘我的境界,他们的精神已超越一切,控制一切。
  剑光流动,枫叶碎了,血雨般落下来。
  可是他们看不见。
  在他们心目中,世上所有的一切,都已不存在,甚至连他们的肉体都已不存在。
  天地间惟一存在的,只有对方的剑。
  坚实的枫树,被他们的剑锋轻轻一划,就断成了两截。
  因为他们眼中根本就没有这棵树。
  茂密的枫林,在他们眼中只不过是片平地,他们的剑要到哪里,就到哪里。
  世上已没有任何事物能阻挡他们的剑锋。

×      ×      ×

  枫树一棵棵倒下,满天血雨缤纷。
  流动不息的剑光,却忽然起了种奇异的变化,变得沉重而笨拙。
  “叮”的一声,火星四溅,剑光忽然消失,剑式忽然停顿。
  燕十三盯着自己手里的剑锋,眼睛里仿佛有火焰在燃烧,又仿佛有寒冰在凝结。
  他的剑虽然仍在手里,可是所有的变化都已到了穷尽。
  他已使出了他的第十四剑。
  现在他的剑已经死了。
  谢晓峰的剑尖,正对着他的剑尖。
  他的剑若是条毒蛇,谢晓峰的剑就是根钉子,已钉在这条毒蛇的七寸上,将这条毒蛇活活的钉死。
  这一战本来已该结束。
  可是就在这时候,本来已经被钉死了的剑,忽然又起了种奇异的震动。
  满天飞舞的落叶,忽然全都散了,本来在动的,忽然全都静止。
  绝对静止。
  除了这柄不停震动的剑之外,天地间已没有别的生机。
  谢晓峰脸上忽然露出种恐惧之极的表情。
  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剑虽然还在手里,却已经变成了死的。
  当对方手里这柄剑开始有了生命时,他的剑就已死了,已无法再有任何变化,因为所有的变化都已在对方这一剑控制中。
  所有的生命和力量,都已被这一剑夺去。
  现在这一剑已随时都可以刺穿他的胸膛和咽喉,世上绝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
  因为这一剑就是“死”。
  当“死亡”来临的时候,世上又有什么力量能拦阻?

×      ×      ×

  可是这一剑并没有刺出来。
  燕十三的眼睛里,忽然也露出种恐惧之极的表情,甚至远比谢晓峰更恐惧。
  然后他就做出件任何人都想不到,任何人都无法想像的事。
  他忽然回转了剑锋,割断了他自己的咽喉。
  他没有杀谢晓峰,却杀死了他自己!
  可是在剑锋割断他咽喉的那一瞬间,他的眼睛里已不再有恐惧。
  在那一瞬间,他的眼神忽然变得清澈而空明,充满了幸福和平静。
  然后他就倒了下去。
  直到他倒下去,直到他的心跳已停止,呼吸已停顿,他手里的剑还是在震动不停。
  夕阳消逝,落叶散尽。
  谢晓峰还没有走,他甚至连动都没有动。
  他不懂,他不明白,他想不通,他不能相信一个人怎么会在胜利的巅峰杀死自己。
  但是他非相信不可。
  这个人的确已死了,这个人的心跳呼吸都已停止,手足也已冰冷。
  死的本来应该是谢晓峰,不是他。
  可是他在临死前的那一瞬间,心里却绝对没有恐惧怨恨,只有幸福平静。
  他并没有疯。
  在那一瞬间,他已经天下无敌,当然也没有人能强迫他。
  那么他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他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      ×      ×

  夜已经很深了,很深很深。
  谢晓峰还是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
  他还是不懂,还是不明白,还是想不通,还是不明白。
  这个人在倒下去的时候,脸上的黑巾已经翻了起来。
  谢晓峰已经看见了他的脸。
  这个人就是燕十三,就是药炉边那个衰弱的老人,就是救过他的命的人。
  这个人救他的命,只因为他是谢晓峰。
  ——若不能与谢晓峰一战,燕十三死不瞑目。
  谢晓峰并没有忘记简传学在客栈中对他所说的一番话。
  ——那个人一定会救你,但却一定会死在你的剑下。

×      ×      ×

  长夜漫漫。
  漫漫的长夜总算已过去,东方第一道阳光从枫林残缺的枝叶间照进来,恰巧照在谢晓峰脸上,就像是一柄金剑。
  风吹树叶,阳光跳动不停,又仿佛是那一剑神奇的震动。
  谢晓峰疲倦失神的眼睛里忽然有了光,忽然长长吐出口气,喃喃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他身后也有人长长叹了口气,道:“我却还是不明白。”
  谢晓峰霍然回头,才发现有个人跪在他后面,低垂着头,发髻衣衫都已被露水打湿,显然已跪了很久。
  他心神交瘁,竟没有发觉这个人是什么时候来的。
  这人慢慢的抬起头,看着他,眼睛里满布红丝,显得说不出的疲倦而悲伤。
  谢晓峰忽然用力握住了他的肩,道:“是你?你也来了?”
  这人道:“是我,我早就来了,可是我一直都不明白。”
  他转向燕十三的尸身,黯然道:“你应该知道我一直都希望能够再见他一面。”
  谢晓峰道:“我知道,我当然知道。”
  他从未忘记过铁开诚说的话。
  ——他没有朋友,没有亲人,他虽然对我很好,传授我的剑法,却从来不让我亲近他,也从来不让我知道他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
  ——因为他生怕自己会跟一个人有了感情。
  ——因为一个人如果要成为剑客,就要无情。
  只有谢晓峰知道他们之间那种微妙的感情,因为他知道燕十三并不是真的无情。
  他长长叹息,又道:“他一定也很想再见你,因为你虽然不是他的子弟,却是他剑法惟一的传人,他一定希望你能看到他最后那一剑。”
  铁开诚道:“那一剑就是他剑法中的精粹?”
  谢晓峰道:“不错,那就是‘夺命十三剑’中的第十五种变化,普天之下,绝没有任何人能招架闪避。”
  铁开诚道:“你也不能?”
  谢晓峰道:“我也不能。”
  铁开诚道:“可是他并没有用那一剑杀你。”
  谢晓峰道:“那一剑若是真的击出,我已必死无疑,只可惜到了最后一瞬问,他那一剑竟无法刺出来。”
  铁开诚道:“为什么?”
  谢晓峰道:“因为他心里没有杀机。”
  铁开诚又问道:“为什么?”
  谢晓峰道:“因为他救过我的命。”
  他知道铁开诚不懂,又接着道:“如果你救过一个人的命,就很难再下手杀他,因为你跟这个人已经有了感情。”
  那无疑是种很难解释的感情,只有人类,才会有这种感情。
  就因为人类有这种感情,所以人才是人。
  铁开诚道:“就算他不忍下手杀你,也不必死的。”
  谢晓峰道:“本来我也想不通他为什么要死。”
  铁开诚道:“现在你已想通了?”
  谢晓峰慢慢的点了点头,黯然道:“现在我才明白,他实在非死不可。”
  铁开诚更不懂。
  谢晓峰道:“因为在那一瞬间,他心里虽然不想杀我,不忍杀我,却已无法控制他手里的剑,因为那一剑的力量,本就不是任何人能控制的,只要一发出来,就一定要有人死在剑下。”
  每个人都难免会遇见一些连自己都无法控制,也无法了解的事。
  这世上本就有一种人力无法控制的神秘力量存在。
  铁开诚道:“我还是不明白他为什么一定要毁了自己。”
  谢晓峰道:“他想毁的,并不是他自己,而是那一剑。”
  铁开诚道:“那一剑既然是登峰造极,天下无双的剑法,他为什么要毁了它?”
  谢晓峰道:“因为他忽然发现,那一剑所带来的只有毁灭和死亡,他绝不能让这样的剑法留传世上,他不愿做武学中的罪人。”
  他的神情严肃而悲伤:“可是这一剑的变化和力量,已经绝对不是他自己所能控制的了,就好像一个人忽然发现自己养的蛇,竟是条毒龙,虽然附在他身上,却完全不听他指挥,他甚至连甩都甩不脱,只有等着这条毒龙把他的骨血吸干为止。”
  铁开诚的眼睛里也露出恐惧之色,道:“所以他只有自己先毁了自己。”
  谢晓峰黯然道:“因为他的生命骨肉,都已经和这条毒龙融为一体,因为这条毒龙本来就是他这个人的精粹,所以他要消灭这条毒龙,就一定要先把自己毁灭。”

×      ×      ×

  这是个悲惨而可怕的故事,充满了邪异而神秘的恐惧,也充满了至深至奥的哲理。
  这故事听来虽然荒谬,却是绝对真实的,绝没有任何人能否定它的存在。
  现在这一代剑客的生命,已经被他自己毁灭了,他所创出的那一着天下无双的剑法,也同时消失。
  谢晓峰看着他的尸身,缓缓道:“可是在那一瞬间,他的确已到达剑法中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巅峰,他已死而无憾了。”
  铁开诚凝视着他,道:“你是不是宁愿死的是你自己?”
  谢晓峰道:“是的。”
  他目中带着种无法描述的落寞和悲伤:“我宁愿死的是我自己。”

×      ×      ×

  这就是人生。
  人生中本就充满了矛盾,得失之间,更难分得清。
  铁开诚脱下了自己被露水打湿的长衫,蒙住了燕十三的尸身,心里在问:“如果死人也有知觉,他现在是不是宁愿自己还活着,死的是谢晓峰?”
  他不能答复。
  他轻轻扳开燕十三握剑的手,将这柄剑放回那个镶着十三粒明珠的剑鞘里。
  名剑纵然已消沉,可是如今剑仍在。
  人呢?

相关热词搜索:三少爷的剑

上一篇:燕十三的剑
下一篇:尾声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