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日
 
2020-05-14 12:14:06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五)

  谢晓峰又坐了下去。
  那种可怕的麻木,几乎已蔓延到他全身,只有眼睛还能看得见。
  他也在看着这十三把刀。
  他不能不看。

×      ×      ×

  河水静静的流动,炉火已渐微弱。
  老人拈起柄狭长的刀——九寸长的刀,宽只七分。
  “首先我要用这把刀割开你的肉。”老人说:“你那些已经腐烂了的肉。”
  “然后呢?”
  “然后我就要用这柄刀对付你。”
  老人又拈起柄钩镰般的刀:“用这柄刀撕开你的血肉。”
  “然后呢?”
  “然后我就要用这把刀挫开你的骨头。”
  老人又另外选了把刀:“把你骨头里的毒刮出来,挖出来,连根都挖出来。”
  有人要把你的血肉撕裂,骨头挫开,谢晓峰居然连眼睛都没有眨一眨。
  老人看着他,道:“可是我保证你那时绝不会有一点痛苦。”
  谢晓峰道:“就因为我已喝下了那碗五麻散?”
  老人道:“不错,这就是五麻散的用处。”
  谢晓峰道:“只有用这种法子才能解我的毒?”
  老人道:“到现在为止,好像还只有这一种。”
  谢晓峰道:“你早就知道我中了这种毒,所以早就替我准备好这种法子?”
  老人道:“不错。”
  谢晓峰道:“你怎么会知道的?”
  老人道:“我一直都在盯着你。”
  谢晓峰道:“为什么?”
  老人道:“因为我要用你的一条命,去换另外一条命。”
  谢晓峰道:“怎么换?”
  老人道:“我要你去替我杀一个人。”
  谢晓峰道:“去杀什么人?”
  老人道:“一个杀人的人。”
  谢晓峰道:“他杀的是些什么人?”
  老人道:“有些是该杀的人,也有些是不该杀的。”
  谢晓峰道:“所以他该杀?”
  老人道:“不该杀的人,我绝不会要你去杀,你也绝不会去杀!”
  他眼睛里带着种很奇怪的表情:“我保证你杀了他绝不会后悔的。”
  谢晓峰没有说话。
  他忽然觉得那种可怕的麻木,已蔓延到他的脑,他的心。
  他还能听见这老人在问:“你想不想死?”
  他也听见了他自己的回答:“我不想。”

×      ×      ×

  他最后听见的声音,是一种刀锋刮在骨头上的声音。
  是他自己的骨头。
  可是他已连一点感觉都没有。

  (六)

  天亮了。
  阳光普照,大地辉煌。
  天黑了。
  月光皎洁,繁星在天。
  不管是天黑还是天亮,人生中总有美丽的一面,一个人如果能活着,为什么要死?
  又有谁真的想死?

×      ×      ×

  谢晓峰没有死。
  他第一个感觉是有双手在他心口慢慢的推拿。
  这双手很干燥,很稳定,手心长着粗糙的老茧。
  然后他就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由微弱渐渐变得稳定。
  他知道这双手已救了他的命。
  老人正在看着他,一双疲倦衰老的眼睛,竟变得说不出的清澄明亮,就像是秋夜里的星光。
  他忽然发现这老人远比他想像中年轻。
  老人终于吐出口气,道:“现在你已经可以活下去了,只要你愿意,你一定可以比任何人都活得长些,现在你的骨头已经变得像是根刚摘下来的玉蜀黍那么新鲜干净。”
  谢晓峰没有开口,他忽然想起了简传学说的话。
  ——这世上只有一个人能救你。
  ——可是他若救活了你,就一定要死在你的剑下。
  简传学一定错了,他绝没有任何理由要杀这老人,就算有理由,他也绝不会出手。
  简传学说的一定是另外一个人,也许他根本不知道世上还有这么样一个老人存在,更不知道华佗的秘方已留传下来。
  谢晓峰松了口气,对自己这解释很满意。
  老人道:“有种人好像天生就比别人走运些,连老天爷都总是会特别照顾他。”
  他看着谢晓峰:“你就是这种人,你复原得远比我想像中快得多。”
  谢晓峰不能否认这一点。
  任何人都不能否认,他的体力确实比别人强得多。
  有些事若是发生在别人身上就是奇迹,却随时可以在他身上发现。
  老人道:“只要再过两三天,你就可以完全复原。”
  谢晓峰道:“然后我就要替你去杀那个人?”
  老人道:“这是我用你的一条命换来的条件。”
  谢晓峰道:“所以我一定要去?”
  老人道:“一定。”
  谢晓峰苦笑,道:“我杀过人,我并不在乎多杀一个。”
  老人道:“我知道。”
  谢晓峰道:“可是这个人我连他的面都没有见过。”
  老人道:“我会让你见到他的。”
  他忽然笑了笑,笑得很诡秘:“只要见到他,你也非杀他不可。”
  谢晓峰道:“为什么?”
  老人道:“因为他该死。”
  他的笑容已消失,眼睛里又露出那种说不出的悲伤和仇恨。
  谢晓峰道:“你真的这么恨他?”
  老人道:“我恨他,远比任何人想像中都恨得厉害。”
  他握紧双手,慢慢的接着道:“因为我这一生就是被他害了的,若不是因为他,我一定会活得比现在快乐得多。”
  谢晓峰没有再问。
  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的一生,他这一生是幸运?还是不幸?
  他忍不住在心里问自己:“我这一生,怎会变成这样子的?”

×      ×      ×

  窄小的船舱里,窗户却开得很大。
  河上的月色明亮。
  老人看着窗外的月色,道:“今天已经是十三。”
  谢晓峰道:“十三?”
  他显得很惊讶,因为直到现在,他才知道自己已昏睡了两天。
  老人道:“月圆的那天晚上,你就会看见他。”
  谢晓峰道:“他会到这里来?”
  老人道:“他不会来,可是你会去,你一定要去。”
  谢晓峰道:“到哪里去?”
  老人顺手往窗外一指,道:“就从这条路去。”
  轻舟泊岸,月光下果然有条已渐渐被秋草掩没了的小径。
  老人道:“你一直往前走,就会看见一片枫林,枫林外有家小小的酒店,你不妨到那里住下来,好好的睡两天。”
  谢晓峰道:“然后呢?”
  老人道:“等到十五的那天晚上,圆月升起时,你从那酒店后门外一条小路走入枫林,就会看见我要你去杀的那个人。”
  谢晓峰道:“我怎么认得出他就是那个人?”
  老人道:“只要你看见了他,就一定能认得出。”
  谢晓峰道:“为什么?”
  老人道:“因为他也是在那里等着要杀人的,你一定可以感觉到那股杀气。”
  谢晓峰不能否认。
  杀气虽然是看不见,摸不到的,可是像他这种人,却一定能感觉得到。
  也只有他这种人才能感觉得到。
  老人道:“他看见你时,也一定能感觉到你的杀气,所以你就算不出手,他也一样会杀你。”
  谢晓峰苦笑,道:“看来我好像已完全没有选择的余地。”
  老人道:“你本来就没有。”
  谢晓峰道:“可是你怎么会知道他在那里?”
  老人缓缓道:“我们本就约好了在那里相见的,他不死,我就要死在他手里,这其间也完全没有选择的余地。”
  他的声音低沉而奇特,眼睛里又露出了那种悲伤的表情。
  过了很久,他才接着道:“这就是我们的命运,谁也没法子逃避。”
  谢晓峰明白他的意思。
  对某些人来说,命运本就是残酷的,可是这老人却不像这种人。
  ——难道他也有一段悲伤惨痛的回忆?
  ——他过去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现在又是个什么样的人?
  谢晓峰想问,却没有问。
  他知道这老人一定不会说出来的,他甚至连这老人的姓名都没有问。
  姓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老人的确救了他的命。
  对他来说,只要知道这一点,就已足够。
  老人一直在凝视着他,忽然道:“现在你已经可以走了。”
  谢晓峰道:“现在你就要我走?”
  老人道:“现在我就要你走。”
  谢晓峰道:“为什么?”
  老人道:“因为我们的交易已经谈成了。”
  谢晓峰道:“难道我们不能交个朋友?”
  老人道:“不能。”
  谢晓峰道:“为什么?”
  老人道:“因为有种人天生就不能有朋友。”
  谢晓峰道:“你是这种人?”
  老人道:“不管我是不是这种人都一样,因为你是这种人。”
  谢晓峰也明白他的意思。
  有种人好像天生就应该是孤独的,这就是他们的命运。
  老人慢慢的接着道:“没有人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如果你一定想改变他,结果只有更不幸。”
  他眼睛里又闪出了那种火花般的光芒:“你一定要记住这句话,这是我从无数次惨痛经验中得来的教训。”

×      ×      ×

  夜并不完全是漆黑的,而是一种接近漆黑的深蓝色。
  谢晓峰走过狭窄的跳板,走上潮湿的河岸,发现自己的腿还是很软弱。
  老人道:“你也一定要记住,一定要好好的睡两天。”
  他的语气中仿佛真的充满关切:“因为那个人绝不是容易对付的,你需要恢复体力。”
  这种真心的关切总是会令一个浪子心酸。
  谢晓峰没有回头,却忍不住问道:“我还需要什么?”
  老人道:“还需要一点运气和一把剑,一把很快的剑!”

×      ×      ×

  老人的轻舟已看不见了。
  暗蓝色的流水,暗蓝色的夜。
  谢晓峰终于走上了这条已将被秋草掩没的小径,一直往前走。
  他心里什么都不再想,只想快走到那枫林外的小酒店,只想快看见圆月升起。
  在圆月下,枫林外等着他的,会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是不是能得到他需要的那一点运气?和那柄快剑?
  他没有把握。
  纵然他就是天下无双的谢晓峰,他也一样没有把握。
  他已隐隐感觉到那个人是谁了。

相关热词搜索:三少爷的剑

上一篇:赌剑
下一篇:燕十三的剑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