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十三的剑
 
2020-05-14 12:15:34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三)

  河水上又出现了一条船,看来就像是烟雨南湖上的画舫。
  船上灯火明亮,有一局棋,一壶酒,一张琴,一卷书,灯下还有块乌石。
  磨剑石!
  一个人站在船头,看着这老人,看着这老人手里的断剑。他眼睛里也带着种说不出的悲伤和恐惧。
  老人慢慢的抬起头,看着他。
  “你还认不认得我?”
  “我当然认得你。”
  ——翠云峰,绿水湖上的画舫,画舫上有去无归的渡人。
  这些都是老人永远忘不了的。
  就在这条画舫上,他沉下了他的名剑,也沉下了他的英雄岁月。
  
  就是这个人,曾经叹息过他的愚蠢,也曾经佩服他的智慧。
  他那么样做,究竟是聪明?还是愚蠢?
  “谢掌柜。”
  “燕十三。”
  他们互相凝视,黯然叹道:“想不到我们居然还有再见的一日。”
  谢掌柜的叹息声更重:“仓颉造字,鬼神夜泣,你创出了这一剑,鬼神也同样应该哭泣流泪。”
  老人明白他的意思。
  这一剑的确已泄了天机,却失了天心。
  天心惟仁。
  这一剑既已创出,从此以后,就不知要有多少人死在这一剑之下。

×      ×      ×

  老人沉默着,过了很久,才缓缓道:“这一剑并不是我创出来的!”
  谢掌柜道:“不是?”
  老人摇头,道:“我创出了夺命十三剑,也找出了它的第十四种变化,可是我一直都不满意,因为我知道它一定还有另一种变化。”
  谢掌柜道:“你一直都在找?”
  老人道:“不错,我一直都在找,因为我知道只有将这种变化找出来,才能击败谢晓峰。”
  谢掌柜道:“你一直都没有找到?”
  老人道:“我费尽了心血都找不到,谢晓峰却已死了。”
  ——神剑山庄中漆黑的布幔,漆黑的棺木。
  老人黯然道:“谢晓峰一死,天下还有谁是我的对手?我又何必再去寻找?”
  他长长叹息,道:“所以我不但沉剑,埋名,同时也将寻找这最后一种变化的念头,沉入了湖底,从那天之后,我连想都没有再想过。”
  谢掌柜沉思着,缓缓道:“也许就因为你从此没有再想过,所以现在才会找到。”
  这一剑本就是剑法中的“神”。
  “神”是看不见,也找不到的,神要来的时候,就忽然来了。
  可是你本身一定要先达到“无人、无我、无忘”的境界,它才会来。
  这道理也正如禅宗的“顿悟”一样。
  谢掌柜又道:“现在你当然也已知道三少爷并没有死。”
  老人点头。
  谢掌柜道:“现在你是不是已有把握能击败他?”
  老人凝视着手里的断剑,道:“如果我能有一柄好剑。“
  谢掌柜道:“你是不是还想找回你的剑?”
  老人道:“我还能找得到?”
  谢掌柜道:“只要你找,就能找得到。”
  老人道:“到哪里去找?”
  谢掌柜道:“就在这里。”

×      ×      ×

  船舷边的刻痕仍在。
  谢掌柜道:“你应该记得,这是你亲手用你自己的剑刻出来的。”
  ——当时的名剑已消沉,人呢?
  如今人已在这里。
  有些人也正如百炼精钢打成的利器一样,纵然消沉,却仍存在。
  老人却在叹息,道:“只可惜这里已不是我当年的沉剑之处。”
  谢掌柜道:“刻舟沉剑,本就是愚人才会做出来的事。”
  老人道:“不错。”
  谢掌柜道:“你却并不是愚人,你刻舟沉剑,本不是为了想再来寻剑。”
  老人承认:“我不是。”
  谢掌柜道:“你那么样做,本就是无意的,无意中就有天机。”
  他慢慢的接着道:“你既然能在无意中找到你剑法中的精粹,为什么不能在无意中找回你的剑?”
  老人没有再说话,因为他已看到了他的剑。
  漆黑的湖水中,已经有柄剑慢慢的浮了起来,已经能看见剑鞘上的十三颗明珠。
   

×      ×      ×

  剑当然不会自己浮起来,也不会自己来寻找它昔年的主人。
  剑的本身并没有灵性。
  如果剑有灵,只不过因为握剑的人。
  这柄剑能够浮起来,也只不过因为是谢掌柜将它提起来的。
  燕十三并没有吃惊。
  他已经看见了系在剑锷上的线,也已看见了这根线的另一端就在谢掌柜的手里。
  世上有很多不可思议,无法解释的事发生,就因为每件事都有这么样一根线,而人们却看不见而已。
  在经过许多次痛苦的经验之后,燕十三总算已渐渐明白了这道理。
  谢掌柜却还是在解释:“那一天你走了之后,我就已替你捞起了这柄剑,而且一直在为你保存着。”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谢掌柜道:“因为我知道你和三少爷迟早是会有相见的一日。”
  燕十三忽然叹息,道:“我也知道这本来就是我们的命运。”
  谢掌柜道:“不管怎么样,现在你总算已找回了你的剑。”
  剑已在他手里,剑鞘上的十三粒明珠,依然在发着光。
  谢掌柜又问:“现在你是不是已经有了击败他的把握?”
  燕十三没有回答。
  现在他的剑已回到他手里,还是和以前同样锋利。
  他凭着这柄剑,纵横天下,战无不胜,他一向无情,也无惧。
  何况,现在他已找到了他剑法中的精粹,必定已将天下无敌。
  可是他心里却反而有了种说不出的恐惧,他自己说不出来,别人却能看得出。
  甚至连谢掌柜都已看了出来,忍不住道:“你在害怕?怕什么?”
  燕十三道:“夺命十三剑本来就像是我养的一条毒蛇,虽然能致人的死命,我却可以控制它,可是现在……”
  谢掌柜道:“现在怎么样?”
  燕十三道:“现在这条毒蛇,已变成了毒龙,已经有了它自己的神通变化。”
  谢掌柜道:“现在难道连你都已无法控制它?”
  燕十三沉默着,过了很久,才缓缓道:“我不知道,谁也不知道……”
  就因为不知道,所以才恐惧。
  谢掌柜仿佛已明白他的意思。
  他们同时凝视着远方,眼睛里同样带着种奇怪的表情。
  又过了很久,燕十三才问道:“你特地为我送剑来,是不是希望我能击败他?”
  谢掌柜居然承认:“是。”
  燕十三道:“你不是他的朋友?”
  谢掌柜道:“我是。”
  燕十三道:“你为什么希望我击败他?”
  谢掌柜道:“因为他从未败过。”
  燕十三道:“你为什么一定要他败?”
  谢掌柜道:“因为他败过一次后,才会知道自己并不是神,并不是绝对不能败的,他一定要受到过这样一次教训后,才能算真正长成。”
  燕十三道:“你错了。”
  谢掌柜道:“错在哪里?”
  燕十三道:“这道理并没有错,只不过用在他身上就错了。”
  谢掌柜道:“为什么?”
  燕十三道:“因为他并不是别人,他是谢晓峰,谢晓峰只能死,不能败!”
  谢掌柜道:“燕十三呢?”
  燕十三道:“燕十三也一样。”

×      ×      ×

  燕十三又回到他的轻舟,轻舟已荡开。
  谢掌柜默默的站在船头,目送着轻舟远去,心里忽然也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恐惧和悲伤。
  这世上永远有两种人,一种人生命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存在,而是为了燃烧。
  燃烧才有光亮,哪怕只有一瞬间的光亮也好。
  另外一种人却永远只有看着别人燃烧,让别人的光芒来照亮自己。
  哪种人才是聪明人?
  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他的悲伤并不是为了他们,而是为了自己。

  (四)

  还没有到黄昏,夕阳已经很红了,红得就像是已燃烧了起来。
  夕阳下的枫林,也仿佛已燃烧。
  谢晓峰就坐在燃烧着的夕阳下,燃烧着的枫林外。
  他的手里没有剑,甚至连用一根木头削成的剑都没有。
  他还在等。
  ——是在等人?还是在等着被燃烧?

×      ×      ×

  慕容秋荻远远的看着他,已经看了很久,现在才走过来。
  她走路的样子真好看。
  就算你明知道她走过来就要杀了你,你也一样会觉得很好看。
  “一个女人天生下来就是为了要让别人看的。”
  不管在什么时候,她都不会忘记这句话。
  只要她觉得有道理的话,她就永远不会忘记。
  她走到他面前,看着他,忽然问:“就是今天?”
  谢晓峰道:“就是今天。”
  慕容秋荻道:“就是现在?”
  谢晓峰道:“就是现在。”
  他要等的人,现在已随时都会来。
  慕容秋荻道:“那么你手里至少应该有把剑。”
  谢晓峰道:“我没有剑。”
  慕容秋荻道:“是不是因为你的心中已有剑,所以手里根本不必有剑?”
  谢晓峰道:“学剑的人,心中必当有剑。”
  若是心中无剑,又怎么能学剑?
  谢晓峰道:“只可惜心中的剑,绝对杀不了燕十三。”
  慕容秋荻道:“那么你为什么不去找把剑?”
  谢晓峰道:“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替我送来的。”
  慕容秋荻道:“你想要把什么样的剑?”
  谢晓峰道:“随便。”
  慕容秋荻道:“不能够随便。”
  谢晓峰道:“为什么?”
  慕容秋荻道:“因为剑也和人一样,也有很多种,每把剑的形式、分量、长短、宽窄,都不会绝对相同,每把剑都有它的特性。”
  她叹了口气,又道:“所以一个人要选择一把剑,就好像是在选择一个朋友,绝不能马虎,更不能随便。”
  谢晓峰当然也明白这道理。
  高手相争,连一点都不能差错,他们用的剑,往往就是决定他们胜负的因素。
  慕容秋荻忽又笑了,很得意的笑了:“幸好你就算不说,我也知道你心里最想要的是哪柄剑。”
  谢晓峰道:“你知道?”
  慕容秋荻道:“不但知道,而且已经替你拿来了。”

×      ×      ×

  她真的已经替他拿来了。
  乌黑陈旧的剑鞘,形式古雅的剑锷,甚至连剑柄上那一道道已因手泽摩擦而发光的黑绸子,都是谢晓峰永远忘不了的。
  对他来说,这柄剑就像是一个曾经与他同过生死患难,却又远离了他的朋友。
  虽然他永远难以忘怀,却从未想到他们还有相见的时候。
  客栈里那个年轻的伙计,轻轻的将这把剑放在一块青石上,就悄悄的走了。
  谢晓峰忍不住伸出手,轻触剑鞘。
  他的手本来一直在抖,可是只要一握住这柄剑,就会立刻恢复稳定。
  他紧紧握住了这柄剑,就像是一个多情的少年,紧紧抱住了他初恋的情人。
  慕容秋荻道:“你用不着问我这柄剑怎么会在我手里的,你问了我也不会告诉你,因为我不想让你的心乱。”
  谢晓峰没有问。
  慕容秋荻道:“我也知道如果我留在这里,你也会心乱,所以我就要走了。”
  她轻轻一握他的手,柔声道:“可是我一定会在客栈里等你,我相信你一定很快就会回来。”

×      ×      ×

  她真的走了,走路的样子还是那么好看。
  谢晓峰看着她苗条的背影,却忍不住要在心里问自己:“这是不是我最后一次看见她?”
  在这一瞬间,他对她忽然有了种说不出的依恋,几乎忍不住要将她叫回来。
  他没有这么样做。
  因为就在这时候,他已经感觉到一股逼人的杀气,就像是一阵寒风,从枫林里吹了出来。
  他握剑的手背上,青筋已凸起。
  他没有回头去看,也用不着回头,就知道他等的人已经来了。
  这个人当然就是燕十三。

相关热词搜索:三少爷的剑

上一篇:最后一日
下一篇:第十五剑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