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火蝶亡魂 正文

第一章 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
2020-01-19 09:24:38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行白雁清秋
  数声渔笛蘋洲
  几点昏鸦断柳。
  夕阳时候——


  沈胜衣走在夕阳下。
  夕阳下景色如画,他却似完全无心欣赏。
  他的脚步既不快,也不慢,眉宇间充满了疑惑,仿佛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这是事实。
  这件事情也的确奇怪。
  他离开云阳城的时候,就已经发觉被人追踪。
  追踪到这个时候,这个地方。
  那个人追踪的技术虽然不怎样高明,轻功却非常好,始终不离他身后七丈。
  他曾经施展轻功,可是那个人并未被他抛下。
  他本来以为同路,这一试之下,才知道并不是那回事。
  他仍然继续前行。
  那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跟踪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他实在很想弄清楚,却一直没有回头去追查。
  因为他的好奇心虽然很重,耐性一向都不错。
  他知道那个人迟早都会表露身份,对他采取行动。
  ——无论那个人是他的仇家抑或是仇家请来的杀手他都不在乎。
  亦不在乎那个人将会当面挑战抑或背后暗袭。
  艺高人胆大。
  所以他只是走他需要走的路。
  脚步既不快,也不慢。
  这一走就是两个时辰。
  那个人到现在仍然没有对他采取任何的行动。
  他走过的地方最少有三十处适合决斗,二十处适宜偷袭。
  那个人到底在什么地方,在什么时候才肯采取行动?

×      ×      ×

  已经是夕阳时候。
  ——这个人的耐性,似乎比我还要好呢!
  沈胜衣忽然停下脚步。
  他决定就站在这里,等候那个人走过来。
  那个人竟没有同时停下脚步。
  他脚步不停,竟真的向着沈胜衣走过来。
  是一个身裁高高瘦瘦的青年,样子老老实实的青年。
  沈胜衣并不认识他。
  甚至是完全没有印象。

×      ×      ×

  青年一直走到沈胜衣的面前。
  他的身上没有武器,手里也没有。
  暗器好像也没有。
  他双手抱拳,冲着沈胜衣突然当头一揖,道:“沈大侠。”
  沈胜衣不认识他,他却认识沈胜衣。
  这到底是谁?
  沈胜衣不由自主的脱口问道:“高姓大名?”
  青年道:“姓公孙名秀。”
  又是一个陌生的名字。
  沈胜衣微一皱眉,说道:“我并不认识你。”
  青年公孙秀道:“我也是今天中午才认识沈大侠。”
  沈胜衣道:“如何认识?”
  公孙秀道:“今天中午沈大侠在城中太白居喝酒。”
  沈胜衣道:“不错。”
  公孙秀道:“当时,我也在太白居之内。”
  沈胜衣道:“失觉。”
  公孙秀道:“可是当时我并不知道沈大侠的存在,一直到沈大侠走出太白居的大门,一旁的两个镖师说起来才知道,我立即追出,幸好沈大侠并未走远。”
  沈胜衣道:“由那个时候开始,你就跟踪我?”
  公孙秀道:“正是。”
  沈胜衣道:“你的轻功很好。”
  公孙秀道:“先父公孙万里。”
  沈胜衣道:“鬼影子公孙万里?”
  公孙秀道:“正是。”
  沈胜衣道:“公孙万里轻功两河公认第一,难怪你的轻功,这么好。”
  公孙秀道:“沈大侠,莫非与先父认识?”
  沈胜衣摇头道:“素未谋面,只是听公孙接兄说及。”
  公孙秀接口说道:“公孙接与我是堂兄弟。”
  沈胜衣道:“我与公孙接,却是好朋友。”
  公孙秀道:“这件事我知道。”
  沈胜衣道:“所以来找我一聚。”
  公孙秀垂首道:“不是。”
  沈胜衣道:“那是为了什么?”
  公孙秀欲言又止。
  沈胜衣道:“我与公孙接情同手足,你是公孙接的兄弟,也即是我的兄弟,有话无妨直说,不必顾虑。”
  公孙秀道:“我是有一件事情不知如何解决……”
  沈胜衣恍然道:“找我帮忙?”
  公孙秀没有否认。
  沈胜衣转问道:“是什么事情?”
  公孙秀沉吟不语。
  沈胜衣忽然道:“我喜欢率直的年轻人。”
  公孙秀道:“可是我始终认为这样做太过……”
  沈胜衣不等他说下去,截口道:“我看你也是一个率直的年轻人,怎么这样多客套说话。”
  公孙秀道:“这我就直说了。”
  沈胜衣道:“请说。”
  公孙秀道:“先父本是一个盗贼。”
  沈胜衣道:“这样说也可以,他虽则劫富济贫,到底是盗贼所为。”
  公孙秀道:“况且并非每一个有钱人的财富都是用不正当的手段得来,纵然他吝啬一些,也不能说他不对。”
  沈胜衣说:“不错。”
  公孙接道:“有些人之所以贫穷却往往是由于他们自己的懒惰。”
  沈胜衣道:“这样的人很多。”
  公孙秀道:“先父却在临终之时才想通这个道理,才发觉自己过往的作为并非完全正确,其中有些甚至错得很厉害。”
  沈胜衣道:“他难道还有什么办法补救?”
  公孙秀道:“没有,只是要我发誓,有生之日,偷固然不得,劫也是一样,一件坏事都不许做。”
  沈胜衣道:“自己错了,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再错,他要你这样发誓,并不难理解。”
  公孙秀道:“先父当时的心情我也很明白。”
  沈胜衣道:“你有没有发誓?”
  公孙秀道:“有。”
  沈胜衣道:“之后又有没有实行?”
  公孙秀点头,道:“由自先父逝世那一日开始,我便已绝足江湖,到现在已经五年。”
  沈胜衣道:“你的家境如何?”
  公孙秀道:“不怎样好,劫来的金银珠宝先父一些也没有给自己留下。”
  沈胜衣道:“那么,你又如何维持生活?”
  公孙秀道:“替人工作。”
  沈胜衣道:“就像常人一样?”
  公孙秀道:“先父正是要我如此。”
  沈胜衣道:“你觉得,这种生活怎么样?”
  公孙秀道:“很好,就是最初有些不习惯。”
  沈胜衣道:“是不是也比较辛苦?”
  公孙秀摇头道:“我的要求并不大,又是一个人,所以一些也不觉得辛苦,而且还有积蓄。”
  沈胜衣道:“这五年以来,你就一直安安份份的过着这样的生活?”
  公孙秀道:“这种生活虽然平淡,但平淡之中,却有一种难言的乐趣。”
  沈胜衣笑笑道:“我也曾有过这种经验。”
  他的目光忽变得矇矇,但刹那又清朗,道:“既然这样,你当然不会开罪江湖中人。”
  公孙秀道:“就是一般人也不会,我的人缘一向很好,也根本就不喜欢与别人争执。”
  沈胜衣奇怪道:“如此你找我帮忙你什么?”
  也难怪他奇怪,好像公孙秀这样的一个人,实在没有找他帮忙的需要。
  公孙秀一声苦笑,转顾来路道:“沈大侠有没有发觉有人在后面追踪我?”
  沈胜衣摇头,顺着他的目光向那边望去。
  他立即看见了一个人。
  一个锦衣人,冷然站在七丈外的一株柳树下。
  锦衣人正向这边望来。
  夕阳斜照在他的面上,照得他的脸闪闪生辉。
  他的眼也在闪光。

相关热词搜索:火蝶亡魂

下一篇:第二章 杀手被杀 义士仗义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