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火蝶亡魂 正文

第三章 按图索骥 拨草寻蛇
2020-01-19 09:26:37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白昼过去,黄昏相继消逝。
  入夜时分,城外张九思那幢庄院之前,突然走来了一个捕快。
  那个捕快将门叫开。
  出来的是一个黑衣人。
  阴沉的面色,冷酷的眼神,那个黑衣人的出现就像是幽灵一样。
  那个捕快给吓了一跳。
  他惊魂未定,那个黑衣人已然问道:找谁?”
  那个捕快道:“我是衙门里派来的捕快。”
  黑衣人道:“你的装束已经告诉我你的身份!”
  捕快脱口问道:“你又是什么人?”
  黑衣人道:“我是张大爷请来看守门户的。”
  捕快连随问道:“张大爷在不在?”
  黑衣人道:“在的,找他?”
  捕快道:“捕头吩咐我来通知他一件事。”
  黑衣人道:“我替你告诉他,可以不可以。”
  捕快道:“那件事,我必须当面告诉他。”
  黑衣人道:“那么,请你到偏厅等一等。”

×      ×      ×

  那个捕快在偏厅等了片刻,张九思终于现身。
  “什么事?”
  捕快道:“捕头吩咐我通知大爷一声,大爷失去的那一对玉狮子已找到了。”
  张九思当场一怔,道:“这么快?”
  捕快道:“是沈胜衣沈大侠帮忙找到的。”
  张九思又是一怔,道:“沈胜衣?”
  捕快道:“张大爷什么时候有空,请到衙门辨认一下是否就是那对玉狮子。”
  张九思说道:“现在太夜了,明天如何。”
  捕快道:“捕头也是这个意思。”
  张九思道:“那么我就明天到衙门走一趟好了,还有什么事?”
  捕快道:“没有了。”
  他连随起身告辞。
  张九思道:“有劳,这点小意思给你买酒喝。”
  他给了那个捕快一块银子。
  那个捕快高高兴兴的接下,高高兴兴的离开。
  张九思目送那个捕快出了偏厅,一张面沉了下来。
  他负手踱了一圈,喃喃自语道:“没可能,难道沈胜衣真的有这么厉害?”
  他倏的转回身,脚步加快,向内室走去。
  没可能!
  到底他凭什么这样肯定?

×      ×      ×

  穿过了一道月洞门又一道月洞门。
  张九思来到第五进院子的一幢小楼。
  那是他居住的地方。
  他直入寝室,走到床边,打开床头的一个暗格,伸手从里面拿出了两件东西。
  灯光下非常清楚,那赫然就是一对玉狮子。
  是否也就是他报失的那一对?
  他的神情很奇怪。
  也就在这下,他听到了格的一声。
  一惊他手中那一对玉狮子几乎就摔在地上。
  他回头望着那边的一扇窗户。
  那扇半开的窗户现在竟然已全开,窗棂上出现了一只手!
  张九思一眼瞥见,手中玉狮子往床边几子上一放,轻叱道:“谁?”
  他空出的那双手连随按在腰上。
  他腰间没有剑,腰带里却暗藏三种暗器。
  每一种暗器都是非同小可。
  他替唐门打造暗器那么多年,又怎会不拣几种合意的留一些给自己用?
  “是我,沈胜衣!”
  窗棂上那只手应声往上面一按,一个人旋即“燕子倒穿帘”翻身穿窗而下。
  果然是沈胜衣。
  张九思面上神色刹那几变。
  沈胜衣居然还笑得出来,道:“我本来不想这样拜访你,可是想不出第二个更好的办法,非这样不可。”
  张九思道:“你怎能够找到这里?”
  沈胜衣道:“我是跟着你进来的,一路上都有人看守,我瓦面过瓦面,好容易才没有被他们发觉。”
  张九思微喟道:“多年来这里都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他们已没有以前那么小心,是意料中事。”
  他一顿又道:“不过纵然再小心,也没用,他们又怎会想到在这个庄院内竟然有人跟踪我,又怎会留意到瓦面之上。”
  沈胜衣道:“所以,你也无须怪责他们。”
  张九思勉强一笑,道:“幸好有你这种身手的人并不多,否则这里的防卫措施真的要重新部署了。”
  沈胜衣淡然一笑,目光落向几子那一对玉狮子。
  张九思的目光亦转了过去,说道:“方才那个捕快的到来,想必是由于你的指使。”
  沈胜衣道:“不错。”
  张九思道:“所谓你已经找到了那一对玉狮子,叫我到衙门去辨认,完全是一派胡言,是你布下的一个圈套?”
  沈胜衣道:“现在,我真的已经找到了。”
  张九思说道:“因为我踏入了你的圈套?”
  沈胜衣道:“那个捕快那么说话,除非那一对玉狮子不是你自己藏起来,否则心虚之下,你一定会走来收藏玉狮子的地方,看看那对玉狮子是否仍然在那里。”
  张九思道:“我应该想到这是一个圈套的,可惜正如你所说,我实在心虚。”
  他忍不住回问道:“你怎会怀疑那一对玉狮子是我自己将之收藏起来?”
  沈胜衣道:“可以说是由于华夫人的提示。”
  张九思道:“你见过她了?”
  沈胜衣说道:“是她派人来接我前去的。”
  张九思疑惑的望着沈胜衣。

×      ×      ×

  沈胜衣耐着性子,将华夫人的说话复述一遍。
  张九思一面听一面点头,一直到沈胜衣住口,他才叹了一口气,道:“你是否已答应她,替她证实这件事?”
  沈胜衣道:“没有答应,我所以插手这件事,完全是为了公孙秀,这一点你应该明白。”
  张九思点头,道:“这一来,华夫人一定失望得很。”
  沈胜衣突然问道:“华夫人这个人你认为怎样?”
  张九思道:“没有什么,只是太过自大。”
  沈胜衣道:“所以她不喜欢你比他更有权。”
  张九思道:“只是在这个庄院之内才这样。”
  沈胜衣道:“所以她不时找机会希望能够将你撵出这幢庄院。”
  张九思道:“我相信她是有这个打算,这一次也无疑就是她的好机会。”
  沈胜衣道:“你怀疑那张火蝶图的失窃是与她有关?”
  张九思一怔道:“那火蝶图没……”
  沈胜衣道:“到这个地步你还要隐瞒真相?”
  张九思沉默了下去。
  沈胜衣接道:“失窃的其实是那幅火蝶图,不是这对玉狮子,你所以将这对玉狮子收藏起来,对外虚报失窃,目的只是在掩饰事实真相,转移他人的注意。”
  张九思没有作声。
  沈胜衣又道:“那幅火蝶图的失窃想必是三天之前的事情,所以在过去的三天你外出到处找寻打听,到昨天黄昏,你知道公孙秀被孔襄无故一连追踪了三天,便怀疑火蝶图的失窃与公孙秀有关,夤夜到那里搜索,但并没有找到,无意中看见了他挂在墙上的腰牌,就想出了这一个计划,以玉狮子的失窃掩饰火蝶图的被盗。”
  张九思道:“你凭什么这样肯定?”
  沈胜衣道:“据讲除了火蝶图之外,你还已造了一只火蝶的样本。”
  张九思道:“是的。”
  沈胜衣道:“那只火蝶的样本呢?”
  张九思不由自主的探手往左手衣袖里头摸去。
  一摸之下他面色又一变。
  沈胜衣即时道:“是不是这东西?”
  他摊开右手。
  在他的右手手中,放着昨夜他在公孙秀房间地上拾到的那只金属蝴蝶。
  张九思混身一震,道:“你在什么地方得到这只火蝶的样本?”
  沈胜衣道:“公孙秀房间的地上。”
  张九思又沉默了下去。
  沈胜衣接道:“我本来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一直到听了华夫人那番说话心中才有一个概念,也就由她那番说话的启示,找到你头上。”
  他转问道:“昨夜你是在什么时候到公孙秀家里?”
  张九思道:“昨天傍晚你们一走,我支开徐长卿,便自动身,来到那附近,正好看见你们两人进入太白居。”
  沈胜衣道:“可惜。”
  张九思道:“可惜什么?”
  沈胜衣道:“如果你夜一点才去,也许看见暗算孔襄的那个凶手。”
  张九思道:“我实在想不到跟着会发生那种事。”
  沈胜衣道:“孔襄的死,与你真的无关?”
  张九思道:“真的。”
  他反问沈胜衣:“他的死与公孙秀又是否有关系?”
  沈胜衣道:“没有。”
  张九思道:“我也知道他是一个好孩子。”
  沈胜衣道:“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嫁祸他?”
  张九思道:“我目的只是在暂时转移他人的注意,事后一定会设办法洗脱他偷窃的罪名。”他微喟接道:“我相信他一定会原谅我这样做。”
  沈胜衣道:“那张火蝶图,是否很重要?”
  张九思道:“火蝶图的本身并不重要,因为我的人可以重新再画一张。”
  沈胜衣道:“重要的是火蝶图的秘密泄漏出去的麻烦?”
  张九思皱眉道:“不错。”
  沈胜衣道:“那一来,唐门就不能再用这种火蝶暗器。”
  张九思道:“我这个庄院也不能再替唐门制造暗器,秘密泄露出去,唐门的人纵然不追究,唐门的仇敌也不会放过这个地方,这是火蝶图落在我们这个圈子之外的人手上,将会发生的变化,如果是我们这个圈子之内的人取到手的话,倒霉的只是我。”
  沈胜衣道:“你口中的你们那个圈子之内的人到底包括什么人?”
  张九思道:“我之外,就是华夫人,伦天保。”
  沈胜衣道:“华夫人得到那张火蝶图,又有什么好处?”
  张九思道:“可以藉此要挟我,将这幢庄院交给她打点,我看出多年前她就已有这个意思的了。”
  沈胜衣道:“这一来,却难以服众,华夫人如果是一个聪明人,一定不会这样做。”
  张九思道:“她无疑是一个聪明人,是以我认为,如果她真的得到那张火蝶图,多数会拿到伦天保那里。”
  沈胜衣道:“哦?”
  张九思道:“伦天保那里也有一群高手匠人,是以我们才一直竞争得这么激烈,胜负的关键也往往就在彼此一些别出心裁的设计之上,在现在相信他那方面亦已设计好一个他们的火蝶,如果他得到我们那张火蝶图,在他们的火蝶之上再加上我们的特别设计,唐门这一宗生意,我们又落空的了,到时候,华夫人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接管这幢庄院。”
  沈胜衣道:“你怎会有这个念头?”
  张九思道:“华夫人不是已跟你说过,这两年我们的生意很不好?”
  沈胜衣点头。
  张九思道:“这主要的原因,完全是在三次的竞争之中,我们都一败涂地,那三次其中的两次,本来我们已稳操胜券,谁知道我们自认为别出心裁的设计,竟然也在伦家方面制造的暗器之上出现。”
  沈胜衣道:“那也许是巧合。”
  张九思道:“一次的巧合,两次就不能不令人怀疑了,事实第一次事后,我便已动疑,所以第二次一开始设计,我便暗中吩咐这里的唐门子弟小心留意着每一个匠人,但结果证明,在与唐门交易之前他们并没有离开这幢庄院半步,这本来就是规矩。”
  沈胜衣道:“每一个人都要遵守?”
  张九思说道:“只有两个人,可以例外。”
  沈胜衣道:“哪两个人?”
  张九思道:“一个是我。”
  沈胜衣道:“你当然不会将秘密泄漏出去。”
  张九思道:“还有一个是徐长卿,他当然也不会。”
  沈胜衣道:“何以这样肯定?”
  张九思道:“他是我的妻舅,跟了我已经二十年。”
  沈胜衣道:“有这层关系,他应该不会背叛你。”
  张九思苦笑道:“那就只有承认是巧合了。”
  沈胜衣道:“会不会伦天保派人来刺探了去?”
  张九思道:“应该不会,一来未必能够进入这幢庄院,进入也不知道我将画轴放在什么地方。”
  沈胜衣道:“那群匠人之中,也许有奸细,来人只要找到他就可以知道其中秘密。”
  张九思道:“这不错也有可能,但是你必须清楚一件事。”
  沈胜衣道:“什么事?”
  张九思道:“伦天保的为人。”
  沈胜衣道:“他的为人怎样?”
  张九思道:“两个字——正直!”
  他一顿接道:“这三十年来,他都是与我们公公平平的竞争,如果他肯这样做,绝不会等到现在!”
  沈胜衣道:“你这么了解他?”
  张九思道:“他可以叫做我的敌人,一个人如果对自己的敌人不了解,如何能够与自己的敌人周旋三十年之久?”
  沈胜衣道:“也有道理。”
  张九思道:“火蝶图失踪后一日,我曾经拜访他,问他是否曾有人拿我们那张火蝶图来向他兜售?”
  沈胜衣道:“他怎样回答?”
  张九思道:“没有这种事。”
  沈胜衣道:“你相信他的话?”
  张九思道:“一个人本性正直,说话也一样正直。”
  沈胜衣道:“我喜欢有一个这样的敌人。”
  张九思颔首道:“我也是这样说。”
  沈胜衣道:“以你推测,那张火蝶图现在可能在什么地方?”
  张九思道:“不会在伦天保那里,相信也不在华夫人那里,现在仍然保留着那张火蝶图,对她并无任何好处。”
  沈胜衣道:“你是说那张火蝶图曾经在华夫人那里?”
  张九思道:“我只是在怀疑。”
  沈胜衣道:“那么……”
  张九思道:“公孙秀可能会知道,否则孔襄没有理由那样追踪他。”
  沈胜衣道:“他看来也是一个很正直的人。”
  张九思道:“本来就是。”
  沈胜衣道:“如果他知道,他怎会不对我说出来。”
  张九思道:“也许他根本就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沈胜衣道:“纵然如此,多少应该有些印象,看来我非要再见他一次不可。”
  张九思道:“我也想跟他见一面。”
  沈胜衣道:“可惜现在已经深夜。”
  张九思道:“明天无妨。”
  沈胜衣道:“也只好留待明天了。”
  张九思道:“沈兄今夜就留在我这里怎样。”他似乎出自诚意。
  沈胜衣看得出来,亦不客气道:“这也好。”
  张九思道:“明天一早,我们就进城去。”
  沈胜衣点头道:“是了,你那个妻舅徐长卿又是怎样的一个人?”
  张九思道:“相当老实。”
  沈胜衣道:“成家未?”
  张九思道:“还未。”
  沈胜衣道:“平日他有什么嗜好?”
  张九思道:“没有什么嗜好,只是偶然上赌场玩几手。”
  沈胜衣道:“多数去哪一间赌场?”
  张九思道:“好像吉祥赌场。”
  沈胜衣道:“那间赌场在城外,还是城中?”
  张九思道:“城中。”
  他奇怪起来,问道:“怎么?你怀疑他?”
  沈胜衣道:“老实说,在目前,每一个人我都怀疑。”
  张九思道:“我也包括在内?”
  沈胜衣道:“包括在内。”
  张九思无言苦笑,目光转落在那一双玉狮子之上。
  那一对玉狮子仿佛也在笑。
  嘲笑。

相关热词搜索:火蝶亡魂

下一篇:第四章 揭奸摘伏 诛恶抚良
上一篇:
第二章 杀手被杀 义士仗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