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火蝶亡魂 正文

第二章 杀手被杀 义士仗义
2020-01-19 09:25:14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夜更深。
  月升得更高。
  沈胜衣终于回到公孙秀那间屋子所在的那条小巷。
  他才来到巷口,一个人就从巷内疾奔了出来。
  一个书生装束的青年。
  如果不是沈胜衣及时闪身,那个书生就会撞在他身上。
  他信手抓住了那个书生的衣袖。
  那个书生立时一声怪叫,死命冲了出去!
  裂帛一声暴响,那个书生的衣袖硬硬给扯裂!
  他奔马一样继续奔前。
  沈胜衣抓着那只断袖,不由得一呆!
  ——这个人是谁?为什么走得这样仓惶?
  莫非小巷内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若是事实,有可能就发生在公孙秀的家中。
  一想到这里,沈胜衣连忙冲入巷内。

×      ×      ×

  公孙秀那间屋子仍然有灯光。
  大门虚掩。
  沈胜衣推门一步跨入,整个人便自怔在当场。
  他除了看见公孙秀,还看见一个人,死人!

×      ×      ×

  死人面向上倒毙在公孙秀脚下,一张面已经发紫,插着七支蓝汪汪的针!
  这个死人沈胜衣并不陌生,方才还与他追追逐逐。
  这个死人正就是孔襄!
  沈胜衣几乎怀疑自己的眼睛有毛病。
  他的眼睛当然并没有毛病。
  一些毛病也没有。
  倒毙地上的人的确是孔襄。
  公孙秀傻瓜一样站在孔襄尸旁,手中拿着一支半尺长短,拇指粗细,闪闪生光的铜管。
  沈胜衣只是一怔,便急步冲前,轻叱道:“是你杀死他?”
  公孙秀如梦初醒,把手乱摇道:“不是我。”
  沈胜衣道:“是谁?”
  公孙秀道:“不知道,我们方在说话,他就突然给人用暗器杀死了。”
  沈胜衣目光降落在孔襄的面上。
  这片刻之间,孔襄整张面都紫了。
  沈胜衣盯着他面上那七支蓝汪汪的针,惊叹道:“好厉害的毒药暗器。”
  公孙秀颤声道:“他是给毒药暗器射死的?”
  沈胜衣道:“一看便知。”
  他目光再转,回对公孙秀,忽问道:你手中的是什么东西?”
  公孙秀目光落在手中那支铜管上,道:“不知道。”
  沈胜衣道:“给我。”
  公孙秀毫不犹豫的将那支铜管递给沈胜衣。
  沈胜衣接在手中,仔细的看了一会,道:“这支铜管是发射暗器用的。”
  公孙秀道:“孔襄面上所中的毒针莫非就是由这支铜管射出来?”
  沈胜衣道:“大有可能。”
  他一再细看,面色倏的一变,道:“这好像就是唐门的七星夺命针!”
  公孙秀大惊道:“唐门?”
  沈胜衣道:“你哪里得来这东西?”
  公孙秀道:“一个人抛给我的。”
  沈胜衣追问道:“谁?”
  公孙秀道:“不知道。”
  沈胜衣道:“又是不知道?”
  公孙秀道:“事实上是不知道。”
  沈胜衣转问道:“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详细给我说一个清楚明白。”
  公孙秀道:“你走后我随便执拾了一下屋子,沐浴更衣,正准备入房睡觉,哪知道喀的一声,门闩突然断成了两截,孔襄连随就推门入来。”
  沈胜衣回头望去。
  那条门闩果然已断。
  他走过去细察了一下,道:“这条门闩看来就是被人用力震断。”
  他接问道:“之后怎样?”
  公孙秀道:“我怎也想不到他突然这样走进来,惊魂未定,人已被他迫到那边墙角,跟着就问我……”
  沈胜衣追问道:“问你什么?”
  公孙秀道:“他接二连三的问我将那件东西放在什么地方。”
  沈胜衣道:“哪件东西?”
  公孙秀道:“谁知道他是问的哪件东西?”
  他苦笑接道:“我正在莫明其妙,准备问清楚他的时候,就听到了一下非常奇怪的声响。”
  沈胜衣道:“那一下声响从哪一个方向发出来。”
  公孙秀道:“房间那边。”
  沈胜衣道:“孔襄有没有发觉?”
  公孙秀道:“相信有,否则他不会突然回头向那边望去,一回头,他就一声惨叫,以手掩面……”
  沈胜衣道:“当时你又怎样。”
  公孙秀道:“我大吃一惊,不由自主的走上前几步,也就在这个时候,那支铜管向我抛来了。”
  沈胜衣道:“你接在手中,有没有想到走过去一看究竟。”
  公孙秀道:“有。”
  沈胜衣道:“那么你看到了什么?”
  公孙秀摇头道:“我才举步,孔襄就蓬的倒下来。”
  他面露惊惧之色接道:“我应声不由又望向他,却看见他的面上插着这七支毒针,面色已开始发紫,才知道他被人用暗器射杀,当场就怔住。”
  沈胜衣道:“然后是我推门进来?”
  公孙秀道:“正是。”
  沈胜衣沉吟一下,举步奔向屋子那个惟一的房间。
  公孙秀不由自主的跟了上去。

×      ×      ×

  房间之内没有人,所有的窗户全都打开。
  沈胜衣走到窗前,探头往窗外望了一眼。
  窗外是另一条小巷。
  小巷深沉,却一样没有人。
  沈胜衣一面探望,一面道:“这些窗户什么时候打开的?”
  公孙秀道:“我收拾屋子的时候。”
  沈胜衣道:“是你自己打开。”
  公孙秀点头道:“我是想屋子里头的空气流通一下。”
  沈胜衣的目光落在窗棂上,道:“这个窗棂上有被人踩踏过的痕迹。”
  公孙秀道:“是否暗算孔襄的人?”
  沈胜衣道:“也许是的。”
  他转身又道:“这屋子前后的两条巷子是否相连?”
  公孙秀道:“不是。”
  沈胜衣道:“那么用暗器射杀孔襄的并不是那个书生的了。”
  公孙秀道:“哪个书生?”
  沈胜衣道:“方才我在屋前那条巷子的巷口看见一个书生装束的人,非常仓皇的从巷里奔出来。”
  他一扬抓在手中的那幅衣袖道:“我一把抓住他的衣袖,他惊呼失色,将衣袖扯断,奔马一样奔去了。”
  公孙秀望了那幅衣袖一眼,道:“这是顾家的织锦。”
  沈胜衣道:“你说得很肯定。”
  公孙秀道:“除了顾家的人,这个地方相信没有人能够织得出这种衣料。”
  沈胜衣这才留意到那幅衣袖无论布质织工都非常精巧。
  也看着说道:“这种衣料的价钱只怕不会便宜。”
  公孙秀道:“顾家的织锦本来就是有钱人才能够买得起来的东西。”
  沈胜衣道:“这么说每一匹的衣料相信都不会相同。”
  公孙秀道:“据讲是的。”
  沈胜衣道:“那拿这个到顾家一问,不难就知道这幅布卖给了什么人。”
  公孙秀道:“你怀疑那个书生与孔襄的被杀有关系?”
  沈胜衣道:“我是有这个怀疑。”
  公孙秀道:“却不怀疑我?”
  沈胜衣道:“一个人是否说谎不难看出来。”
  公孙秀感动的道:“你这样信任我,我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多谢你!”
  沈胜衣道:“要多谢多谢你自己的诚实好了。”
  公孙秀道:“现在我应该怎样做?”
  沈胜衣道:“先去衙门报案。”
  公孙秀道:“衙门?”
  沈胜衣道:“出了人命案子,不去衙门报案怎成?除非你打算不再继续现在这种生活。”
  公孙秀道:“我并没有这个打算。”
  沈胜衣道:“作为一个常人,遇上这种事,就必须通知官府,由官府派人到来处理这具尸体,这件事。”
  公孙秀道:“我明白了。”
  沈胜衣道:“有一点你也要明白,我虽然相信你,这里的捕头未必相信你,报案的结果,你可能暂时被囚起来。”
  公孙秀道:“这件事不是我……”
  沈胜衣截道:“我相信不是你,可是有谁能够证明。我进来的时候,孔襄倒在你的脚下,你手中拿着射杀孔襄的暗器,除非我将这件事隐瞒,否则目前你实在无法摆脱杀人的嫌疑。”
  公孙秀无言点头。
  沈胜衣接道:“不过我也是主张你在这件事未解决之前,入监牢暂住。”
  公孙秀道:“为什么?”
  沈胜衣道:“凶手杀害的对像本来只怕并不是孔襄,是你!”
  公孙秀道:“怎会?”
  沈胜衣解释道:“方才我离开这里本来准备在附近客栈找一个房间休息,却在街上遇到了孔襄,他用暗器暗算我……”
  公孙秀惊问道:“有没有伤着你?”
  沈胜衣道:“没有,他的暗器被我接下,转头就走,我追着他一直追到了一间废宅的庭院里。”
  公孙秀道:“在那里追到他?”
  沈胜衣道:“不是,他是有意在那里与我谈判。”
  公孙秀道:“谈判?”
  沈胜衣道:“他自问没有信心杀死我,所以转而思其次,准备与你我和平解决这件事情。”
  公孙秀道:“什么事情?”
  沈胜衣道:“听他说,你是藏起了一件很值钱的东西,他的所以追踪你就是为了得到那件东西。”
  公孙秀苦笑。
  沈胜衣接又道:“所以他建议我劝你将那件东西交出来,因为他已有门路将之出卖,得到多少钱,就由我们三个人来均分。”
  公孙秀苦笑问道:“他有没有说明白那是什么东西?”
  沈胜衣道:“没有,我出言试探,反给他知道我还未知道究竟是什么回事,他叫我回去先跟你谈谈,立即抽身离开,我因为环境完全陌生,结果还是给他跑掉了。”
  公孙秀道:“于是你就先回来跟我谈谈。”
  沈胜衣道:“他的说话,无疑已是线索。”
  公孙秀道:“可是我仍然猜不透其中究竟。”
  沈胜衣道:“你想清楚的了?”
  公孙秀道:“非常清楚。”
  沈胜衣道:“这也许是一个误会,他怎会有这种误会?”
  公孙秀摇头苦笑。
  沈胜衣沉吟接道:“想不到他离开之后,竟然是直接到来找你。”
  公孙秀道:“我也想不到。”
  沈胜衣道:“那凶手当然是更加想不到。”
  他沉声接道:“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凶手带着暗器走到来这里,本来要杀害的对像不是你又是谁?”
  公孙秀打了一个寒噤。
  沈胜衣的说话,实在大有道理。
  他颤声问道:“可是凶手为什么改变目标,转杀孔襄呢?”
  沈胜衣道:“有两种可能,一是孔襄知道的事情太多,在凶手来说,亦非杀不可。”
  公孙秀道:“这是说凶手与孔襄认识,彼此之间也许还有什么关系的了。”
  沈胜衣道:“也许。”
  公孙秀又问道:“第二种可能,是什么。”
  沈胜衣道:“藉此嫁祸于你,一石二鸟。”
  公孙秀道:“这个……”
  沈胜衣一翻手中的铜管,说道:“否则凶手不会将发射暗器的这支铜管,抛给你。”
  公孙秀苦笑道:“这个凶手亦可谓工于心计了!”
  沈胜衣道:“所以我认为你目前最好还是在监牢里头躲避一下。”
  公孙秀微喟道:“看来就只有这个办法了。”
  沈胜衣接道:“如此我亦可以不必顾虑你的安危,放心调查这件事。”
  公孙秀连连点头。
  沈胜衣又道:“不过你也大可以放心,这里的捕头与我认识,有他在监牢里头关照,绝不会让你吃苦。”
  公孙秀道:“就是吃苦也不要紧。”
  沈胜衣道:“至于我,一定会尽快找出杀人凶手,解决这件事,也好替你洗脱杀人的嫌疑。”
  公孙秀道:“一切有劳。”
  他一揖到地,又道:“我现在就去衙门报案。”
  沈胜衣道:“速去。”
  公孙秀转身急奔出房间。
  沈胜衣没有跟着出去,他就在房间之内搜索起来。
  他希望凶手匆忙之下,在房内遗下一些线索。

×      ×      ×

  沈胜衣没有失望。
  一番搜索下来他找到了两样东西。
  一样是一支金钗。
  纯金打造的金钗,只怕有一两重。
  那支金钗掉在房门口地上。
  这是女人用的东西,莫非那个凶手是个女人?
  沈胜衣很奇怪。
  还有的一样东西更令他奇怪。
  那是一只蝴蝶。
  丁方两寸大小的蝴蝶,用金属打造,却不知是什么金属。
  那只蝴蝶非常轻巧,两对翅膀平薄如纸,沈胜衣无意中往上面吹了一口气,蝴蝶的翅膀竟然就嗡嗡的震动起来,整只蝴蝶简直就要凌空飞去。
  蝴蝶的肚子却大得出奇,大而轻,连接头眼的地方有一列螺旋纹。
  沈胜衣随手旋了几旋,那个蝴蝶肚便给他旋了下来,肚子里是空的,什么也没有。
  ——这只蝴蝶又是谁的东西?到底有什么用?

相关热词搜索:火蝶亡魂

下一篇:第三章 按图索骥 拨草寻蛇
上一篇:
第一章 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