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火蝶亡魂 正文

第二章 杀手被杀 义士仗义
2020-01-19 09:25:14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公孙秀也无法回答沈胜衣的问题。
  那两样东西并不是他的东西,他甚至从来都没有见过。
  他请来了捕头何震。
  何震之外,当然还有其他捕快。
  正如沈胜衣所说的一样,何震并不怎样相信公孙秀的说话。
  他却相信沈胜衣。
  因为他认识沈胜衣,知道沈胜衣是怎样的一个人。
  所以他并没有怎样难为公孙秀。
  他乐得卖这个交情。
  在调查一番之后,他就带着公孙秀离开。
  他们简直就像是好朋友一样离开。
  公孙秀神态从容。
  他相信沈胜衣一定会很快就替他洗脱这杀人嫌疑。
  随来的捕快仵工相继将孔襄的尸体带走。
  沈胜衣却仍然留下来,他索性在这间屋子里休息。

×      ×      ×

  第二天一早,沈胜衣就离开公孙秀这个屋子。
  何震派来的一个捕快已等候在门外,这是沈胜衣的意思。
  因为这个地方他完全陌生,需要一个人引路。
  此外他还因为知道有一个捕快在旁,才方便问话。
  否则只他这样的一个陌生人,实在很难问得出什么来。
  那个捕快引他来到了顾家。
  顾家其实是一间绸缎店子,店名就叫做“顾庄”。
  沈胜衣找到了顾庄的掌柜,递给他那块扯下来的袖子。
  那个掌柜虽然不认识沈胜衣,看见他身旁有一个捕快,只这是官府中人,所以很爽快的回答。
  有问必答。

×      ×      ×

  “这是否你们店子卖的织锦?”
  “是。”
  “通常你们每一种织锦织多少块?”
  “每一种织锦我们只织四块,只够做四套衣服,多了就不值钱的了。”
  “这种织锦你们都卖光了?”
  “只卖出了两块。”
  “何以你记得这么清楚?”
  “因这种织锦织好还不到一个月。”
  “那么你是否记得那两块织锦卖给了什么人?”
  “记得,他们都是老主顾。”
  “都住于这城中?”
  “是。”
  “他们是谁?”
  “一个是白朴,状元楼的老板。”
  “还有的一个?”
  “尹乐生,华夫人的未来女婿。”
  “华夫人又是什么人?”
  “华夫人你也不知道?”
  “不知道。”
  “她是这里最有钱的一个女人,在云阳城中,随便找个人一问相信都可以告诉你她住在什么地方。”

×      ×      ×

  对于掌柜的答复,沈胜衣非常满意。
  那种织锦既然只卖出两块,只卖给两个人,昨夜他看见从巷里奔出来的那个书生如果不是尹乐生就是白朴的了。
  这两个人似乎还不难找。
  状元楼,就在附近,他决定先去找白朴。

×      ×      ×

  一看见白朴,沈胜衣回头就走。
  白朴的身上正好穿那种织锦的衣服。
  那件衣服的两只袖子全都完整无损,白朴更是一个大胖子。
  他几乎有昨夜那个书生的两倍。
  就算他肯将这件衣服借出去,那个书生也不能穿上身。
  那个书生既然并不是白朴,应该就是尹乐生的了。
  尹乐生住在什么地方?是不是就住在华夫人家中。
  ——纵然不是,到华夫人家中一问,相信也会有一个明白。
  沈胜衣于是转向华家走去!
  何震派来为他引路的捕快,又岂会不知道华家在什么地方?

×      ×      ×

  华家在城东。
  沈胜衣与那个捕快却还未走到城东,就在街上遇到了何震。
  何震左右还有四个捕快。
  他们全都风尘仆仆。
  何震叫住了沈胜衣,道:“沈兄哪里去?”
  沈胜衣道:“华夫人那里。”
  何震一怔道:“你认识华夫人?”
  沈胜衣道:“我今天早上才知道有这个人。”
  何震道:“你找她莫非是为了公孙秀那件事?”
  沈胜衣道:“不错。”
  何震道:“华夫人与这件事到底有什么关系?”
  沈胜衣道:“我其实并不是找她。”
  何震道:“你不是说要到她那里?”
  沈胜衣道:“我到她那里是找她的未来女婿尹乐生!”
  何震道:“我知道这个人。”
  沈胜衣道:“先刻我拿着那幅衣袖走去顾庄,掌柜的告诉我那种织锦只卖出了两幅,一幅卖给状元楼的老板白朴,另一幅就是卖给尹乐生。”
  何震道:“状元楼就是在顾庄附近,相信你已经见过白朴的了。”
  沈胜衣道:“他并不是我昨夜所见的那个书生。”
  何震道:“白朴本来就一点也不像一个书生。”
  沈胜衣道:“所以我只有转去找尹乐生。”
  何震道:“我以为不必找了。”
  沈胜衣道:“哦?”
  何震道:“因为我已经知道整件事的真相。”
  沈胜衣道:“是么?”
  何震道:“开始我就已假定公孙秀真的收藏着一件贵重的东西,以公孙秀这种身份的人,我以为绝不会拥有这样的东西,否则孔襄他们也不会等到现在才打他的主意,所以我怀疑要是真有此事,那件东西一定不是公孙秀本来所有,极有可能是得自他的主人那里。”
  他一顿接道:“是以我今天一早就出城去拜访张九思,经不起我的危言耸听,他进去收藏珍室的地方检查了一下,结果发觉失去了一对价值一万两银子的照夜玉狮子。”
  沈胜衣道:“他一对价值一万两银子的照夜玉狮子被人偷去了?”
  何震点头道:“一万两银子在公孙秀来说已经不是一个小数目。”
  他双手一摊,又道:“事情很简单,公孙秀偷去了那一对照夜玉狮子,一时不小心给孔襄知道了,要分他一份,于是就连追踪了他三天。”
  沈胜衣淡淡一笑道:“公孙秀不是这种人。”
  何震道:“表面看来他的确不像,可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沈胜衣道:“如此昨夜那个书生怎样解释?”
  何震道:“也许他亦是听到了消息,准备打那对玉狮子的主意,亦有可能只是偶然路过,看见公孙秀杀人,一惊之下,慌忙开溜。”
  沈胜衣道:“这样说亦无道理,可是凭什么肯定偷去那一对玉狮子的人就是公孙秀?”
  何震道:“在张九思收藏的地方,找到了张九思发给公孙秀的腰牌。”
  沈胜衣一怔道:“是么?”
  何震道:“如果不是公孙秀偷去那一对玉狮子,他的腰牌怎会遗落在那里?”
  沈胜衣沉吟道:“关于腰牌的事,我们还是先问一下公孙秀的好。”
  何震道:“这也好。”

×      ×      ×

  沈胜衣于是先走一趟衙门。
  在衙门监牢之内,他见到了公孙秀。
  一夜不见,公孙秀竟好像老了一年。
  他的眼里布满了血丝。
  沈胜衣看在眼内,轻叹道:“你昨夜没有睡觉?”
  公孙秀颔首道:“我睡不着。”
  沈胜衣道:“昨夜我不是已经叫你放心了?”
  公孙秀忙问道:“是不是事情已经有进展?”
  沈胜衣道:“进展是有,可是不利于你。”
  沈胜衣道:“张九思那里发觉失去了一对玉狮子,现场遗有张九思发给你的腰牌。”
  公孙秀一怔道:“我那个腰牌一直都挂在房间的墙壁上。”
  沈胜衣接问道:“那是怎样的一样东西?”
  公孙秀道:“是一块圆形的白色金属片,一面刻着一只九头怪鸟,另一面则是刻着九十六这三个字。”
  沈胜衣道:“九十六是你的编号。”
  公孙秀道:“是的。”
  沈胜衣道:“不是说必须腰牌才能够进出庄院?”
  公孙秀道:“本来的确需要这样,不过我在那里工作了五年,看守大门的人与我甚至已经变成了朋友,早在四年前他们便已再没有叫我先将腰牌拿出来检验的了,我看见这样,索性就将那个留在家中,省得一时不慎,半路遗失。”
  沈胜衣道:“昨夜我在你那个房间的墙壁上,并没有看见那样的一个腰牌。”
  公孙秀思索着道:“我执拾房间的时候似乎仍然见它挂在墙壁上。”
  沈胜衣说道:“你却是完全不能够肯定。”
  公孙秀点头。
  沈胜衣道:“你那个腰牌现在却是在失窃的现场被发现。”
  公孙秀道:“是否因此怀疑我偷去了那一对玉狮子?”
  沈胜衣道:“他们更认为孔襄的追踪你就是因为听到了风声,知道你偷到了一对价值一万两银子的玉狮子,在打那一对玉狮子的主意!”
  公孙秀苦笑道:“我完全不知道玉狮子的失窃那件事,甚至连那一对玉狮子是怎样子也不知道,如果我有心偷东西,绝不会到现在才偷,更不会只是偷一对玉狮子。”
  沈胜衣道:“我也是这样想,但除了我之外,还有谁会相信?”
  公孙秀无言苦笑。
  沈胜衣道:“如果那一对玉狮子真的不是你偷去,这件事就更加复杂了,我非独要找出杀害孔襄的真凶,还要找出偷去那一对玉狮子的人,找回那一对玉狮子,才能够证明你的清白。”
  公孙秀望着沈胜衣,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怎样说。
  沈胜衣道:“不过我既然已插手这件事,无论如何都会在事情水落石出之后才罢手,所以你只管放心。”
  公孙秀感激的道:“我非常放心。”
  沈胜衣道:“只怕要相当时间,何捕头肯通融,暂时不提控你才好。”
  这句话却是说给站在他身旁的何震听的。
  何震听得出,接口道:“沈兄真的认为这两件事与他完全都没有关系?”
  沈胜衣道:“我自信没有看错人。”
  何震轻喝道:“好,凭沈兄这句话,我就宽限他十天。”
  沈胜衣道:“有十天时间,应该可以了。”
  他似乎满怀信心。
  无论做什么事情,他都是抱着这种态度。
  所以这几年以来,他所做的事情大都很成功。
  信心本来就是成功的开始。

相关热词搜索:火蝶亡魂

下一篇:第三章 按图索骥 拨草寻蛇
上一篇:
第一章 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