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僵尸番生 正文

第三章 弄鬼施鬼计 死尸变僵尸
2021-08-01 15:01:41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大发从地上爬起来,抚着脸:“师父,你要试试他们的突然反应,打那个小子才对,怎么打我了?”
  旺财不由接一句:“这倒是。”
  话才出口,钱可通已一巴掌掴在他面上,将他掴飞出丈外。
  倩文随即以同样动作飞摔出去。
  大发看着大笑,突然一呆,他是省起以这种突然情形看来,倩文、旺财没有可能是串同来跟他们开玩笑。
  旺财爬起来同时,倩文亦爬起来,他移动逃跑,倩文亦一样,追在旺财身后。
  二人再次绕着钱可通、大发跑圈子。
  大发看看奇怪,不由问:“师父,这女人到底是什么东西?”
  吴兴听着心里暗笑:“什么东西?连活尸也不知道,简直傻瓜。”
  他心念一动,随又暗骂,这一次骂的却是自己:“我管这些干什么,傻瓜。”
  他紧接动身,几个闪跃腾挪,来到了棺材旁边,一个翻身,上了树,倒挂而下,双手已多了一条绳子,套向尸体的下颚,往上一拉,尸体便被他拉出来。
  钱可通并没有在意那边的情形,已完全被倩文这条活尸吸引,在他来说,好像倩文这种活尸还是第一次遇上,难免大感兴趣。
  他看着看着,大发突然伸脚一绊,旺财脚下给一绊,不由往前仆去。
  大发及时伸手扶住,看倩文,动作亦一样,就像是给一股无形力量半空扶着
  大发一放手,旺财便仆倒地上,倩文亦同样动作仆倒地上。
  钱可通没有制止,只是冷眼旁观。
  大发随即走到钱可通身旁,奇怪地问:“师父,怎会这样的?”
  钱可通不由权威地道:“以我的推测,以我的推测……”
  大发急不及待地追问:“怎样呢?”
  钱可通手一指旺财:“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在哪儿找来这东西?”
  旺财爬起来:“是这样的,这些日子我的肠胃实在很不错,怎也吃不饱,手气很坏,每赌必输,想转一个运,到车公庙去求神,又碰巧车公庙要修葺……”
  钱可通、大发冷冷的看着他与倩文。
  倩文与旺财同时开口,动作亦一样,就是没有声音发出来。
  与之同时,吴兴已然将尸体搬到树后,正对西方,开心的将黄符从尸体的面上拿下来。
  月光正照在尸体的面上,吴兴接将尸体眼盖上点着的生鸡血抹去。
  “看着那个月亮啊。”他接将手指一指。
  尸体的眼盖霍地张开,望向月亮。
  月亮这时候的阴火更盛。
  尸体的眼睛越睁越大,吴兴看着心里暗笑:“对,这才对,别眨眼。”
  尸体根本就不会闭眼。
  吴兴心头大乐,他一心只想着报复,全没有考虑到这尸体的变化会有什么后果。
  一具僵尸也就在他摆弄下逐渐成形。
  僵尸的眼睛目光照耀下越来越亮,吴兴看着已是时候,身子一翻再上树,凌空倒挂而下,一条绳子缚上大腿,指甲接往大腿上一划。
  皮开血流,沿着绳子滴下。
  绳子的末端正在僵尸的口内,鲜血也正滴进僵尸的口内。
  血一滴接一滴,十余滴之后,僵尸的嘴巴张得更大,舌头缓缓伸出来,一种奇怪的呼吸声响接着响起。
  吴兴看在眼内,绳子一抽,身子翻回树上。
  僵尸的嘴巴与之同时闭上,双手笔直的缓缓举起来,平伸而出,双脚一弓一弹,跳起来。
  那边旺财亦已将遭遇说完,大概是吓呆了,废话连串,钱可通、大发呆听着,也是没有去阻止。
  到他话说完,闭上嘴巴,大发不由嚷出来:“我是服你了,三句话可以说完的,你可以说到现在。”
  旺财好像已有些清醒,呆望着钱真人:“事情就是这样的了。”
  钱可通大摇其头:“你是自找麻烦,在这时候打劫阴司路。”
  大发跟着大发议论:“你可知今日是阴日,这时候是阴时,那种阴风阵阵,阴湿湿的东西特别活跃。”
  钱可通挥手止住,道:“大发,小心听着。”
  “是,师父。”
  “人死得冤枉,便不会断气,那口气郁在心里,叫阴气,这么巧遇上生人的阳气……”
  大发急不及待的抢着说:“我明白了,那便是阴阳相吸,阴阳调和,于是阴差阳错……”
  钱可通点着头:“啊,于是那口气便畅顺。”
  “于是便复活。”大发叫出来,“那死不断气的人岂非很便宜,随时会死而复生?”
  钱可通笑笑:“也要这么巧,遇上阴年阳月阴日的阴时,又要这么巧雷电交加,有电光接引。”
  大发立时向旺财道:“你说你多么走运。”
  旺财也不知想到哪里去,冲口而出:“原来是好事一件啊。”
  钱可通又笑笑:“现在你身体内有她,她身体内有你,你怎么动她便怎样动,你到哪儿去她便到哪儿去,名副其实,夫唱妇随。”
  旺财偷眼一看倩文:“麻烦是麻烦一些,但看她这么漂亮……”
  大发插口:“真叫人羡慕的,只是师父,她已经复活了,一个人怎会没有自己的思想行动的?”
  钱可通冷笑:“人当然有的。”
  “怎么他原来不是人?”
  “一半一半。”
  “不明白。”
  “还不明白?”
  “那到底是什么?”大发追问。
  “半人半尸。”钱可通强调一句:“即是活尸。”
  “那么发展下去……”
  “不是活尸就是死尸。”钱可通说得很肯定。
  旺财不由叫出来:“那钱真人,我会怎么?”
  “她始终跟着你的。”
  “那我怎么办?”旺财慌起来。
  “你喜欢便带她这儿去那儿去。”
  “那我不喜欢?”
  “她也是要跟着你那儿去这儿去。”
  “钱真人——”旺财叫嚷着,“你可是要想一个办法救救我。”
  钱可通只是笑。
  “钱真人,你真的没有办法救我啊?”旺财心里着急,追问。
  大发立即截住:“快吐水再说,这个时候你还敢以这种态度跟我师父说话,我师父是什么料子,会没有办法的?”一顿他接问钱可通:“师父,你说可对?”
  钱可通不由有些尴尬,他事实是第一次遇上好像倩文这样的东西,实在是有些无计可施,可是给大发这一说,只有撑下去。
  旺财可看不出来,连随跪倒钱可通面前,倩文亦跟着跪倒。
  看着她这样,旺财由心里寒出来,大叫:“钱真人救命,钱真人——”
  钱可通突喝一声:“站起来。”
  旺财连忙起来,倩文动作一样。
  钱可通神威的接喝一声:“别动!”
  那旺财不动,倩文当然不会动,钱可通接笑:“喏,这不是解决了。”
  大发脱口一句:“师父本领。”
  旺财不由看倩文一眼,他一动倩文亦动,大发不由叫一声:“又来了。”
  钱可通摇头:“叫你别动便没事了,你怎么要动?”
  他摇摇头,转身举步,旺财连忙上前,张开双手,挡住去路,倩文当然亦一样动作。
  钱可通又摇头:“挡着我是没用的,大发,去看看那个财神怎样?”
  大发应声回头一望,叫出来:“师父,财神不见了。”
  “什么?”钱可通回头一望,看见棺材果然空空如也,面色一变,转骂旺财、倩文,“你们两个别在这儿给我麻烦。”
  旺财急叫:“钱真人,你将我们拆散好了。”
  他探手抓着钱可通的手臂,倩文亦抓着钱可通的另一手臂。
  钱可通一挣不开,拖拖拉拉的走向大发那边。
  僵尸就这时候在钱可通身后跳出来,大发无意一眼瞥见,震惊:“师父,财神在你身后!”
  钱可通拖着旺财、倩文转身,一眼看见僵尸跳来,不由倒退。
  僵尸这时候已嗅着人气,直向钱可通跳来。
  钱可通要退,却给旺财、倩文牵制着,行动不便,见僵尸迫近,脱口大叫:“放手,快放手!”
  旺财只管抓着钱可通手臂:“钱真人,你救救我啊。”
  “你没看见跳来的,那是僵尸,你要害死我!”钱可通着急了。
  旺财心念一动,眼珠一转:“除非你答应拆散我们两个,否则大家抱在一起死好了。”
  钱可通喝一声:“混账!”挣扎开。
  旺财更加用力,倩文当然亦一样,抓紧了钱可通的双臂,将钱可通推向跳前来的僵尸。
  钱可通拼命挣扎,但如何敌得过旺财与倩文的气力,眼看僵尸越来越迫近,不由大叫一声:“大发——”
  “在这里——”大发应得很爽快。
  “快将他们拉开。”钱可通急急的吩咐。
  大发目光一转:“师父,我看来不及了。”
  “那上前挡住僵尸。”
  大发应声便要举步,突然又停下:“师父,那条僵尸可有杀伤力?”
  钱可通冲口而出:“你小心一些不要给他抓伤便成了。”
  “抓伤了会怎样?”
  钱可通还未回答,僵尸已扑近来,行动虽然有些缓慢,但一动风生急劲,大发虽然是人有些胡涂,但看这声势,也知道厉害。
  他还在犹疑,僵尸已扑向钱可通,双手一插,钱可通及时避开,旁边的树干已给僵尸的双手插进去。
  到僵尸双手拔出来,树干上已多十个指洞。
  大发一眼瞥见,双脚不由后退,旺财亦为之心焦,但仍然不肯放开双手。
  僵尸转身再扑,钱可通这一次退得容易了一些,旺财到底也心惊,不等僵尸扑到,脚步已往后退了。
  这一退,钱可通的后背却撞在树干上,一惊大叫,道:“好了好了,我答应你了。”
  旺财应声松手,往侧一个虎扑,倩文当然跟着,钱可通亦一个虎跳,僵尸即时扑上,他连忙滚身倒地,后面的树干已被僵尸双手插断。
  钱可通一滚而起,又撞上树干,僵尸随即扑来,他勉强一闪,一面大叫:“大发,拿法宝来!”
  大发倒也不慢,扑过去,一手拿起公事包,打开来一看却吓一跳。
  包内的符箓、桃木剑,所有对付僵尸的法宝全都已支离破碎。
  “师父——”他急叫。
  钱可通以为大发拿法宝来,马步扎开,一探手:“桃木剑!”
  “断了。”大发却这样回答。
  “什么?”钱可通一惊,“那……黄符——”
  “全碎了。”
  “生鸡血呢?”
  “给倒在地上了。”
  钱可通还要问,僵尸已经扑至,他一面狼狈闪避,一面急问道:“那有什么东西?”
  “只剩下这个。”大发手拿着一瓶发腊。
  钱可通头也不回,再伸手,道:“拿来——”
  大发将发腊放进钱可通手里,钱可通接在手里才发觉不妙,一看脱口一声:“什么,发腊?”
  僵尸随即扑至,钱可通往后一退,后背撞在树干上,僵尸的双手从他颈旁插过,插在树上,一口接向他咬下。
  他也算眼快手急,那瓶发腊往僵尸口里一放,僵尸那一口正好咬在瓶子上,双手同时一吸,老大的两块树皮便给抓出来。
  只听那树皮爆裂的声响钱可通便为之毛骨悚然。
  僵尸双手随又插下,钱可通及时一避,仓皇中仍不失镇定,举起右手,无可奈何的一口咬在中指上。
  鲜血从他的中指冒出,僵尸再扑前,同时,他右手中指亦点在僵尸的眉心上。
  那条僵尸立时一个僵尸跳,有如触电般一震,然后僵直在那里。
  大发看见,大赞:“师父好本领。”
  钱可通却是痛彻心脾,不由自主的挥着右手。
  吴兴看在眼内,冷笑:“倒要看你有多少根中指。”
  钱可通当然听不到,左手接一抹僵尸的眼盖。
  僵尸眼盖一垂随即又张开,钱可通伸手再抹,右手中指随即往僵尸眼盖上连点了两下。
  左右眼盖上各多了一个血点,僵尸的眼盖才不再张开。
  钱可通探手接将僵尸口咬着的那瓶发腊拿回。
  僵尸口合上,一些反应也再没有。
  钱可通这才一松口气,看着那条僵尸一会儿,摇头:“这一次麻烦了。”
  大发看着那具僵尸:“这东西真的是僵尸?”
  钱可通冷笑,道:“你以为是什么东西?”
  大发怔住,钱可通回顾一眼,仰首大叫:“吴兴,你滚出来!”
  吴兴这时候仍然躲在树上,闻言一笑,当然不会回答。
  大发见没有反应,摇头:“师父你无谓浪费气力了,想一想怎样弄妥那条僵尸吧。”
  钱可通冲口而出:“只有一个办法,烧掉他!”
  “好——”大发大叫,“一劳永逸!”突然一顿,“师父已跟那个柯金水签定合同,一定要好好的将尸体送到目的地,要是烧掉了,他告上衙门去,师父岂非倾家荡产也脱不了身。”
  钱可通呆在那里。
  大发接又叹一口气:“长路漫漫,要是师叔再捣蛋,弄出什么……”
  “住口!”钱可通心头冒火,一巴掌打去,大发及时避开。
  旺财看看也是机会,连忙上前:“钱真人,那先摆平我这件事,慢慢再想办法好了。”
  大发接着一把将钱可通拉到一旁:“是啊!师父,不用再为他们烦费心。”
  钱可通语声一沉:“你知道什么,摆得平早便摆平了。”
  “啊——”大发叫出声来,道:“师父——”
  钱可通不等他说下去,一巴掌将他打得飞摔出去,道:“你这个小子,出卖师父?”
  大发抚着脸爬起来:“师父,我只是要说你怎会这么容易答应,这也要那个旺财干些事情。”
  “这还不是将师父瞧扁了。”
  大发又一声苦笑道:“我是放明白说话,最多只能够说是打心口,不能算作笃背脊。”
  “钱真人。”旺财也不知是否听得明白,苦着脸上前。
  “不用多说了。”钱可通却是看出他还不太清楚,接一句:“一切视乎你的表现。”
  旺财无可奈何的点头。
  “那还不跑过去与大发合力将僵尸扶上马车去?”钱可通大声吩咐。
  “马车早就散碎了。”
  “那放到马背上好了。”钱可通再吩咐。
  语声甫落,吴兴突然从天而降,凌空落在那匹马的背上,喝叱了一声,策骑奔出。
  他一面策马前奔一面大笑:“马是骑人的,我骑着马,骑着马,往前跑,往前跑——”
  他唱着歌,轻松快活的一骑远奔。
  钱可通看在眼内,咬牙切齿道:“大发——”
  大发慌忙应一声:“这便搬动了。”接喝一声旺财:“你这个小子还呆在那里,还不快来帮手。”
  旺财急急上前,倩文亦上前,二人一活尸舞动着那条僵尸,乱作一团。
  钱可通看在眼内,想笑却笑不出来,在他来说,当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他当然也有一种冲动,想将僵尸都摆平,既显得自己本领,也好教吴兴知道厉害。
  可是到现在为止,他还未想到办法。
  动念间,旺财、大发二人,一个不小心与那条僵尸一齐倒在地上。
  倩文很自然的亦倒下去。
  钱可通看着心里生气,不迭吩咐:“你们千万要小心,别将僵尸眉心、眼盖的鲜血擦掉。”
  说到血他便想到咬破的中指,立时又觉得一阵剧痛。
  也就在这时候,大发、旺财一个不留神,已将僵尸眉心点着的鲜血擦掉。
  僵尸眼盖虽然点着鲜血,张不开,但眉心的鲜血给擦掉,立时又有了活力,张口便咬去,旺财、倩文立时又乱作一团。
  钱可通看着心头冒火,举起右手中指一看,血口已凝结,再破多少都有些影响,只好将左手举起,往中指一口咬下。
  在鲜血还未冒出之前,他已经冲前,左手中指接向僵尸的眉心按去
  这一按既准又快,鲜血正好在僵尸的眉心上,那条僵尸立时停止了活动。
  大发松一口气,当然一声:“师父本领。”
  “我只有两根中指,你们再不小心,我就是再本领也没用。”钱可通大大的叹一口气,一顿大喝:“还呆在那里干什么?动手!”
  大发、旺财连忙动手,这一次小心得多了。

相关热词搜索:僵尸番生

下一篇:第四章 避免事泄 商量遁走
上一篇:
第二章 暗弄尸变 怀恨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