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僵尸番生 正文

第四章 避免事泄 商量遁走
2021-08-18 17:24:43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大发一旁看着双眼发了直,探头向前,做手势要倩文继续做下去。
  门就在这时候突然打开,旺财一跳而出,将腰带迅速结回。
  大发不由一怔:“这么快解决了?”
  “还未解决,只是不想便宜你。”
  “不是说一世人两兄弟?”
  “兄弟现在这种环境,你还有心情风流快活?”旺财说着可是一阵尿有急意,不由得一跺脚。
  大发看着失笑:“倒要看你忍到什么时候?”跟着吹起口哨来。
  旺财尿意更急,连声:“我忍忍忍忍……”
  “忍好了。”大发看着旺财,眉飞色舞的。
  旺财活虾也似左跳右跃,猛叫一声:“我忍无可忍了!”伸手一把箍上大发的脖子,拖着大发冲向洗手间。
  他夺门而入,倩文亦冲至,这一次,实在太接近了。
  进了洗手间,旺财半身急转,倩文亦一转,到了他背后。
  回头不见倩文,旺财倒也没有想到倩文跟在身后,急忙将门关上。
  倩文在做着同样动作。
  旺财一手挟着大发的脖子,一手接拉开裤子,到他将裤子拉上,实在说不出的舒畅。
  大发偏开脸,一双眼闭上,这情形之下,他只有眼不看为干净。
  打一个冷战,旺财才挟着大发转身,这一转便发觉倩文站在身后,不由得傻了脸。
  出了洗手间,大发不由揉着咽喉,一阵狂咳,旺财看着倒有些过意不去的:“没事吧?”
  大发呛咳着:“你要我的命,不让我看她算了,还要强迫我看你?”
  旺财奇怪地问:“你真的看着我?看着现在还不去拿水洗抹眼睛?老实说,你跟我都不是那种乘人之危的人,到头来,你还是不会看的。”
  “那你知道还动手?”大发仍揉着脖子。
  “一时情急吧。”旺财突然一眨眼睛,“要看女人,我介绍你到一个地方。”
  “你也会有好介绍?”大发怀疑。
  “就是这间酒店的酒吧。”旺财洋洋得意的。
  “酒吧?”
  “也就是洋鬼子喝酒的地方,你当然不知道有这种地方的了。”
  “这……”大发好像还要否认。
  “只是你我在这里,承认了又有什么关系,那儿的西洋女人,几杯酒喝下来,豪放得要命,身材一流,有前有后,腰细腿长,西洋裙子一飘,叫你看得目定口呆。”
  旺财一面说一面动作,在他后面,倩文也跟着同样动作,只看得大发真的有些目定口呆。
  倩文样子漂亮,身材也实在很不错。
  “是啊是啊——”大发失魂落魄的应着。
  旺财到底不是笨人,很快发觉是怎么回事,立时停下来不动。
  大发亦马上自觉,追问:“那我们去看好了。”
  旺财口嗡动,伸手跟着一个要钱的西洋动作。
  大发跟着他同样动作,一顿摇头,他实在不明白。
  旺财接又虚空指划了一个西洋钱银符号,大发一样看不明白。
  “没有钱,去什么?”旺财忍不住叫出来。
  大发一怔:“钱我有,你这样这样原来是问我有没有钱?”
  “不是吧,连这种基本的国际手语你也不懂?”
  “不懂就是不懂,你又不是哑子,怎么不开口?”大发摇头。
  “还不是她的关系。”旺财手指一指倩文。
  倩文同时抬手一指。
  大发道:“你怎样了,你当她懂得听你说话。”
  旺财如梦初觉,往大发一挥手:“别说了,我们动身吧。”
  “可是,师父……”
  “我们快乐完了,相信他也还未有回来。”
  “那师叔……”
  “这么容易进来,你的师父也不会选择这个地方。”
  “不错——”大发抓抓头发,“剩下来的就是你的问题了。”
  “这个问题还不容易解决。”
  旺财说得轻松,随即一番动作,突然回身一拳击去,他一心一拳将倩文击倒,哪知道他出拳同时倩文亦同时出掌,各自一拳击在对方面上。
  两人立时抚着面蹲下来,旺财痛的是实在,倩文则是学着他样子。
  大发一见大笑,道:“真的是很容易啊。”
  旺财忍痛站起来,目光一转:“你先出去。”
  大发应声举步,他这边外出,旺财连跳跃翻腾了起来,倩文受感应动作完全一样。
  旺财看准了半身再一转,凌空一翻,身形落下,立即往外奔。
  倩文当然亦凌空一转一翻,这一转一翻,衣衫便挂在旁边的衣架上,一个身子立时半空悬挂在那里。
  旺财把握机会,一个箭步跳到房门前面,一冲而出,反手将门关上。
  倩文姿态一样往前一冲,立时随着衣架倒下去,一倒起来,游魂般游到门前,却也就在门前像走路的不住往前行,她当然不会拿把手将门拉开。
  旺财这时候一把搭着大发的肩膊轻松快活的往前走,眉飞色舞:“喏,这不是弄妥了?”
  他们这边转过楼梯,吴兴便从那边鬼祟的转出来,以他的脑袋灵活,要溜进这间酒店并不是一件难事。
  看着旺财、大发走远,他走来也轻松快活,来到房门外,潇洒的抓着门把一推,以为一推便开,那知道房门纹风不动,他一呆,再推,还是推不开,心里一急,拼命的推,还是没用。
  这当然越来越狼狈了。

×      ×      ×

  到了楼下,旺财便搭着大发的肩膀,只管往酒吧走,一面眉飞色舞的大赞酒吧的种种好处。
  “喝酒最讲究情调,中国酒寮,坐着先喝西北风,西洋的酒吧啊,当真是份外浪漫。”
  大发虽然不知道什么叫浪漫,看见旺财眉飞色舞,口沫横飞的,亦不由大感兴趣,
  “这可真要见识一番了。”大发的脚步也不由自主的加快。
  行不了多远,一个侍役便出现,双手一伸,将两人截下来。
  “两位可是要到酒吧去?”
  “没走错路吧,那边是不是?”旺财手一指,“招牌可写得清清楚。”
  侍役点点头:“路是对了,我只是奉劝两位暂时不要去。”音声随即一低,“里面有一个大哥,一个不小心开罪了,不堪设想。”
  旺财马上回一句:“几杯酒下肚有哪一个不是自认大阿哥的?这也害怕,还用喝酒的。”
  大发接一句:“便这样阻挡着打扰我们哥儿俩的兴趣?”
  侍役看看他们,摇头:“好,当我没有说过算了。”随即让开。
  旺财继续往前行,一面嘟喃着:“我活到现在还未见过恶人。”
  “我也不曾见过。”大发当然不甘示弱。
  两人来到酒吧门前,更加豪情万丈,齐喝一声:“进去——”一齐举步往内闯进。
  即时一声:“唔,看清楚——”
  旺财、大发二人一呆,转头望去,只见一个穿着军服的中年胖子站在酒吧柜台旁边,拿着一张照片正朝着两个侍役不住的摇动。
  那两个侍役瞪着眼睛,只想看清楚。
  照片上一个女人,赫然是倩文。
  那个穿军服的中年男人显然已经喝了很多酒,一身肥肉红得可怕,不停的抖颤着。
  他也不是别人,正就是附近一带有名的曹大帅,手握兵权,这已经可怕,再加上他脾气暴躁,动辄杀人,不问情由,出了名的就是一个活阎罗、恶太岁。
  旺财、大发听说有这个人,却是素未谋面,当然想不到就是眼前这一个,否则他们也不敢多留,马上便开溜。
  尤其是旺财,并不知道倩文跟曹大帅的关系,否则面色也不会这么好看。
  他们也就呆在那里看。
  曹大帅照片摇了一会儿,便问:“你们说,我这个九姨太可漂亮?”
  两个侍役忙应一声:“漂亮极了。”
  曹大帅接将照片往面上一比:“你们说我跟她配不配?”
  两个侍役看看曹大帅,又看看倩文的照片,相顾一眼,没有作声。
  曹大帅手一指左边的侍役,道:“你说——”
  那个侍役忙一声:“配——”
  曹大帅立时一阵开心反应,但随即拔枪,板起脸:“配?骗我,要是配,怎么她宁愿自杀也不肯跟我洞房?你这个小子竟然敢骗我。”
  那个侍役尚未来得及解释,曹大帅已开枪,只一枪,那个侍役的头颅便立即开了花。
  剩下来的侍役大惊失色,便要开溜,旺财、大发那边亦吓一大跳,亦一齐转身想往外跑。
  曹大帅即时喝一声:“站着!”
  三个人由心寒出来,两条腿给钉子钉稳了也似,如何敢再动?
  曹大帅手枪接指着右边那个侍役的胸膛:“你来说,配不配?”
  “不配——”那个侍役有例在先,当然这样回答。
  “什么——”曹大帅勃然大怒,“我如此英明神武,你居然敢说我不配,敢这样轻视我?”
  他也不让那个侍役解释,手指一动又是一枪,将那个侍役射倒在地。
  大发、旺财这时候如何还敢不承认眼前这个人的确是一个大阿哥,魂飞魄散,手忙脚乱。
  曹大帅往枪嘴吹一口气,吹散了余烟,又举起倩文的照片,一看摇头:“怎么总是没有人跟我说真话?”
  大发、旺财看见曹大帅以相遮脸,以为机会,如何敢怠慢,转身便走。
  曹大帅竟然发觉,立喝一声:“站着!”
  大发、旺财相顾一眼,不约而同,齐一声:“是叫你。”举步再往前移动。
  枪声一响,在他们前面的一块玻璃被击碎,他们两条腿立时软了,慌忙回头:“枪下留情!”
  曹大帅手枪一指,道:“你们是什么人?”
  “普通人。”大发应一声。
  “哦,普通人过来!”曹大帅枪一扬,“都过来!”
  大发看看旺财,压低声:“这个算不算大阿哥?”
  旺财这时候已省起来:“你知道这是哪一个?”
  “哪一个?”
  “曹大帅!”旺财声音在颤抖。
  “什么?”大发由心寒出来,“你怎么不早一些告诉我是他?”
  “我要是早一些省起来,早便跑了。”旺财的心简直要结冰。
  “那现在怎么办?”
  “不过去便是死路一条,你考虑过去不过去吧。”旺财这简直是废话。
  曹大帅即时又一声:“过来!”
  大发、旺财相顾一眼,急忙过去。
  旺财连随一声,道:“你说配我说不配。”
  “我说配你说不配。”大发心念一动,忙又改了口,“我说不配,你说配好了。”
  旺财突然省起:“还不是一样,配不配都是要吃一枪的。”
  大发望望地上两个侍役的尸体,傻了眼。
  他们脚步却不敢停,忙来到曹大帅面前。
  “你们两个普通人一定要说老实话。”曹大帅照片随意的一挥。
  “遵命——”大发、旺财一齐往照片望去。
  曹大帅即时反手一拍,将照片反拍在桌上。
  大发、旺财又吓一跳。
  曹大帅接问:“你们两个是不是很清醒?”
  “我们没有喝酒,很清醒的。”大发急应。
  旺财接一声道:“是啊,给我们看看吧。”
  “不成!”曹大帅摇头,“酒后吐真言,不喝酒的人怎会说真话?”
  “什么——”大发、旺财一呆。
  “我要你们先喝酒。”曹大帅枪指大发,“你,喜欢喝什么酒?”
  大发轻声应一句:“五加皮——”
  “什么?”曹大帅喝问。
  大发急应:“不,竹叶青——”
  曹大帅大笑:“你这个普通人真够幽默,到这儿来喝竹叶青。”一顿转问旺财,“你呢?”
  “V.S.O.P!”旺财大声回答着。
  “V.S.O.P也好喝的,我请你喝这瓶!”曹大帅探手将一瓶酒拿来放在桌上。
  大发往瓶上一看,一怔:“是交叉零蛋?”
  “是X.O。”旺财连忙矫正。
  曹大帅接吩咐:“开了它!”
  旺财倒懂得侍候,接在手中,手往樽盖子一抓一转。

×      ×      ×

  倩文的右手,这个时候正在房门的把手上,受感亦是一抓一转,正好将把手旋开。
  与之同时,吴兴在房间外亦是抓着把手不住的旋转推撞,门一开,立时整个人飞仆进去。
  他大吓一跳,着地滚身,架式摆开,看见床上没有人,一个箭步,窜进了洗手间。
  倩文在门撞开同时,被撞在墙上,她当然没有疼痛的感觉,身子一转,转出了房门,往房外走去。
  吴兴没有发觉,在洗手间看见一切陈设新奇,呆看了一会儿,出来才省起要干什么,一下子跳到房间门前,潇洒地半身一转,脚一勾,将房门关上,力大了一些,轰地一响,又吓了他一跳,然后才省起箱子还在门外,急忙上前将门拉开,探手将箱子提进来。
  半身一转,又想用脚将门关上,举脚到半空,省起又放下,伸手轻轻的将门关闭。
  他随即兴奋的捧着箱子来到那条僵尸的面前道:“僵尸先生,今天我带了另种血来给你喝,即劏即喝,补气强身,让你气力充沛,今天晚上好好的追那个钱可通。”
  说着他将箱子打开,放在箱子内的赫然是一堆毒蛇,都已给他施上茅山术,瘫在箱子内。
  他随即将一条毒蛇拿起来,另一手探前将僵尸面上的黄符剥下,再将钱可通点在僵尸眉心眼盖上的鲜血抹去。
  虽然是白天,房间内因为下了厚厚的布帘子,阴阴暗暗的,禁制一除去,那条僵尸多少又有了反应,被吴兴拉弄一下,伸出舌头来。
  吴兴连随指甲一划,刨开那条毒蛇的咽喉,在蛇血滴下之前,已将之移到僵尸的舌头上空。
  蛇血滴在僵尸舌头上,僵尸的舌头立时震动起来,将血都吸进口内。
  人血令这条僵尸有了活力,再喝下这蛇血,后果可真不堪设想。

相关热词搜索:僵尸番生

下一篇:第五章 弄神弄鬼 企图脱身
上一篇:
第三章 弄鬼施鬼计 死尸变僵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