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僵尸番生 正文

第一章 茅山师兄弟 治鬼显神通
2021-07-16 11:20:48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人死入土为安,有些有钱人为了表现身份,除了山地棺材加以选择,寿衣隆而重之,还将金银珠宝放进棺材内陪葬,亦因而出现了一种盗墓贼。
  这种贼往往胆子最小,若是胆子大,要打的也应该是活人的主意。
  做到这种贼的人,也当然非常倒霉,也所以遇上的古怪事情特别多。

×      ×      ×

  墓地本来就是阴森的地方,日间已有这种感觉,入夜更不用说了。
  今夜还有大雾。
  雾气迷离下,墓地自然更阴森。
  草虫声之外,这时候还有一阵阵的“格格”声,发自一个土坑的一具棺材。
  那具棺材破旧不堪,土坑中不停的震动,就好像尸体在棺材内挣扎,准备跳出来。
  一声巨响中,棺盖终于飞开,一股烟灰从棺材内涌上来,旺财亦从棺材后冒出,双手拿着绳子连贯在一起的鎚子凿子。
  这周围一带就只有他这个盗墓贼,他本来是一个孤儿,自小被一个盗墓贼收养,日久有功,根本就不觉盗墓是一件坏事情。
  老盗墓贼死后,这个小盗墓贼自然继承遗志,只可借他一样倒霉,总没有机会弄到一笔大钱,唯有继续下去。
  这一次,看情形也显然不会有多大收获。
  他双手拨开烟灰,呛咳着往棺材里一望,不由得打一个冷颤。
  棺材中的尸体已然干枯,皮包着骨头,外露的皮肤全都是摺纹,又老又怪的。
  旺财绳子连着的鎚子凿子往颈上一挂,双手一拍,先连一番老话:“小弟旺财,一直倒霉,今天吃饭也没有钱,唯有打劫阴司路,一发死人财,惊动你老兄,实在是不该。”
  语声一落,他一跃凌空一滚,落在棺材上,双脚一分,正好站稳。
  “其实这是交易,不是打劫,这里一把阴司纸,足够你在下面大吃大喝的了。”他说着随腰间抽出一叠阴司纸,塞进尸体手中。
  一声:“谢谢!”随即传来。
  “不用谢!”旺财信口应一声,突然一惊,“谁在说话?”目光很自然的落在尸体的面上。
  尸体的面部毫无变化,他心头一松:“我这是心里有鬼,自己吓自己。”俯下身,接一句,“金银珠宝——”
  “没有——”那个声音又传来。
  旺财看着尸体的面部,事实是没有反应,又以为是心理作用。
  棺材中的确没有什么陪葬品,旺财连随将一个木叉子放进尸体的口内,撑开一看,只得蛀牙。
  “金牙也没有。”旺财摇头:“那是藏在身上了。”
  但俯身抱起尸体,双手一抄再抄,更加失望:“这一次真是越穷越见鬼了。”双手一松,尸体便掉下去。
  “骨头要散掉了。”那个声音又再传来。
  旺财这一次总算听清楚,再望去,只见尸体突然变得朦朦胧胧的,好像多了什么?
  然后他看见尸体的魂魄从尸体内脱出,坐在棺材中,拿起那些阴司纸数起来:“一五、一十、十五、二十……”
  旺财鬼是见过不少,却未见过这么凶的鬼,一惊跳下棺材,转身便跑。
  那个穷鬼连随叫住。
  旺财回头一看,只见穷鬼面青唇白,鬼声鬼气的:“你怎么跑得这样急,先替我盖好棺材啊。”
  “好、好——”旺财口里应着,脚下放开,跑得更快了。
  穷鬼看着他,摇摇头:“你不来,我来盖。”双手一招,棺盖便飞起来,落回棺材上,却是前后调转。
  “盖错了——”穷鬼在棺材中嘟喃一声,棺盖再升起,半空中一转,盖回原位,整具棺材同时升起来。
  旺财正好回头看一眼,也正好看见棺材向他这边飞来。
  他大惊大叫,狂奔前去。
  一阵马嘶声即时传来,他不由望去,只见一匹黑马正停在旁边的一截短墙旁边,他连忙奔过去,一跃跳上黑马,策马狂奔,眼睛也很自然的闭起来,策马狂奔了一程才睁开眼睛回头望去。
  周园还是那些景物,他再策马,然后突然发觉蹄声很奇怪,俯首一望赫然并不是骑在马上,乃是骑在穷鬼那具棺材上。
  棺材也就搁在短墙上,不停的震动。
  旺财傻了脸,穷鬼的声音即时从棺材内传来:“替我换过一具好的棺材,最好是柳州的,山地也最好换过一块,每一天再烧一千几百两金衣也就差不多了。”
  旺财脱口一声道:“你是狮子大开口!”
  “错了,这叫做发穷恶。”
  棺材摇动得更厉害,旺财坐在那上面一个身子不由一抛一抛的。
  “你找错对象。”旺财苦笑。
  “啊,你不答应啊?”穷鬼一声鬼叫,棺材突然一弹,旺财不由凌空摔落,也算他反应敏捷,凌空一个觔斗,脚下头上,好好落在地上。
  棺材随即一转,凌空追来,旺财大叫一声,拔步狂奔。
  棺材紧接不舍,旺财一口气奔进墓地不远的一个棺材内。
  他左转,棺材便左转,他右转,棺材亦右转。
  怎样才能摆脱这棺材?他目光一转心念一动,窜到一株大树旁边,一个虎跳,从树桠当中跳过,棺材紧追着一跳,立时夹在树桠当中,退不是进也不是,不住的震动。
  旺财回头一看,不由洋洋得意的:“不怕你凶猛,看准了你没有我的聪明。”
  话口未完,棺材突然一翻,从树桠上翻过,凌空再追前。
  旺财大惊失色,急忙逃走,他一跃再跃,重施故技,从另一株树的树桠翻身跳过,着地回头一看,却不见那具棺材进来,再看也不见,棺材竟然从树旁一绕而至,正撞在他的屁股上。
  他大叫,身子飞前,一飞正好从一个树洞穿过,棺材紧追,插进树洞内,进退不得。
  旺财不知道,从树洞穿出,大声叫着狂奔。

×      ×      ×

  奔进了镇中大街,旺财已经是气喘如牛,跌跌撞撞的,左看一眼右看一眼,终于看见了要找的。
  他知道这个镇有两个很厉害的茅山师父,这两个茅山师父的屋子也就在这大街的左右。
  左面的一间装潢讲究,金漆招牌,上写“茅山第一家”。
  右面的那间破破陋陋,门外一块破旧的黄布,亦是大书“茅山第一家”。
  旺财看看还是跑向左面的那间。
  右面的那间同时打开,吴兴探头出来,冷笑:“门面漂亮并不表示有本领的。”随即将门关上。
  他与钱可通是同门师兄弟,却是各有各的行事作风,也所以成就亦不同,钱可通风生水起,屋子越盖越大,门面也越来越漂亮,他则是环境一天比一天坏,屋子也越来越破旧了。
  旺财就正如一般人,还是先看门面,急步走到钱可通的门前,大力拍门。
  门一开,钱可通一步走出,一身衣服华丽,头发腊得发亮,香浓刺鼻,一只手拿着梳子,这个时候竟然还不忙梳头。
  旺财马上一声:“这位师父……”
  “叫我钱真人。”钱可通连忙加以纠正。
  “啊,钱真人。”
  “什么事?”
  “我遇鬼,被鬼追到这里来。”
  钱可通截住,一声:“大发——”
  一个样子戆直的青年从里头走出来,一手捧着账簿:“师父,有何吩咐?”
  “你看看,被鬼追,要收服那个鬼收多少钱才成?”
  大发翻着账簿:“被鬼迷十个大洋,被鬼追也是。”
  “好,你先替他登记姓名地址,收一半订金。”钱可通随即转身。
  旺财急叫:“他现在追着来了。”
  “在哪儿?”大发东张西望,突然一呆。
  棺材正从街口飞进来,向这边飞至。
  “师父,你看——”大发大叫。
  钱可通镇定得出奇:“大惊小怪,查查看,突然事件收多少?”
  “师父,你说过突发事件坐地起价,就是杀错也不能放过。”
  “好——”钱可通转向旺财,“五十个大洋算了。”
  旺财一呆:“我哪来这么多的钱?”
  钱可通一听不悦的说:“没有钱早些说,大发,关门!”转身进去。
  旺财要进入,被大发截下,连忙叫:“钱钱人,你做做好心。”
  “省口气吧。”大发关上门。
  旺财回头一望,棺材正在缓缓迫近。
  “钱真人,钱真人——”他用力拍门,看见没有反应,转身奔向吴兴的屋子。
  棺材没有阻截,就像在看熟闹的。
  门一拍便开,吴兴探头出来,旺财连声:“师父,真人——”
  “我姓吴。”
  “吴真人,我……”
  “我不管你是哪一个,总之我告诉你,我跟对面姓钱的势不两立。”
  “这就最好了,他不帮我忙,你帮我忙。”旺财大喜。
  “错了,你求他就不要来求我。”吴兴话说完,将门关上。
  旺财一呆,回望棺材,棺材的盖子即时一开一合的,有如鲨鱼般要择人而噬,突然冲前来。
  旺财转身急奔,棺材紧追,旺财一闪再避,奔向钱可通的屋子。
  棺材狂追,旺财避无可避,身子一躺,滚倒地上,棺材收势不住从他头上飞过,撞在门上。
  门“隆”地被撞塌,旺财滚身忙又逃出,棺材半空一转,紧追在后面。
  大发、钱可通这时候双双冲出,钱可通目光一落,眉毛一扬:“上门来生事?大发,拿东西来。”
  大发马上将一个大大布袋送上。
  钱可通即时发现棺材追着旺财撞向吴兴的门户,转怒为喜:“撞吧撞吧——”
  棺材撞不中旺财,果然撞在门上,那扇门当然没有钱可通这边的坚实,立时碎裂。
  旺财在棺材下一滚而出,棺材凌空一转,又追去。
  吴兴同时夺门而出,手指钱可通:“你这个老小子,没本领被鬼找上门,将门撞塌便算,竟然指使那个鬼拿棺材来撞我这边的门。”
  钱可通冷笑,说道:“是那个鬼的鬼主意。”
  “我清楚听着,你大叫撞吧撞吧。”
  “他一定要撞,难道我叫他别撞啊别撞啊,这对我有什么好处,这种扫兴的事我为什么要做?”
  “好,撞吧,反正这扇破烂木门,不值钱的。”
  “我多的是钱,弄一扇更漂亮的门亦是容易事。”钱可通洋洋得意的。
  “我知道你钱多着。”
  “还有本领呢,没有本领,又怎能赚得到这么多的钱?”
  “呃神骗鬼,有本领鬼又怎会闯进门来?”
  钱可通打了一个哈哈:“这种亏本生意我原是不想做的,就是要让你知道我的本领。”
  一顿,他抽出一条红绳,咬在口中,再抽出一张黄符,大发旁边立即将一个精致的墨砚管全新的毛笔送上。
  钱可通马上点朱砂画黄符。
  吴兴一见亦抽出红绳,拿出一张破旧黄符,一管烂毛笔,再从腰带挂着的烂瓶子内点出朱砂,画符。
  钱可通一眼瞥见,冷笑:“要跟我比本领?”
  吴兴冷笑:“这个小伙方才一样拍我的门,有求于我。”
  “救命啊——”旺财的叫声,即时传来。
  钱可通、吴兴二人循声望去,旺财已经被迫至墙角,被那具棺材凌空抵着胸膛。
  棺盖随即半开,穷鬼伸出双手便抓。
  旺财奋力一跳,双手攀住墙头,双脚便要往上缩,却被穷鬼伸手抓个正着。
  穷鬼跟着抓着旺财往地上拖,头一伸,张口便要咬下去。
  旺财不知道被鬼咬一口会有什么后果,就是那一股从鬼口冒出来的寒气已令他为之心惊胆战,不由得放声大叫起来。
  穷鬼一口正要咬下,两条曳着一串黄符的红绳子已射至,正中穷鬼的双手,两股白烟立时冒起来。
  穷鬼一痛缩手,缩回棺材内,棺盖紧接盖回,鬼叫声中棺材凌空便转。两条红绳即时又飞至,将棺材捆个正着,一拖,棺材不由直立起来。
  吴兴即时向旺财一声:“十个大洋我替你收拾他。”
  旺财慌不迭地应:“好,好……”
  钱可通接一声:“我只有五个大洋。”
  旺财又是一叠声的:“好,好……”挨在墙下不住的喘息。
  钱可通马上一收红绳,说一声:“左转——”
  吴兴同样的动作,却是说一声:“右转——”
  棺材在二人控制下不由自主的左转右转。
  钱可通、吴兴对望一眼,齐喝一声:“三昧真火——”中指齐起,火焰从指尖冒出,燃着了红绳黄符,化作两股烈火向棺材烧去。
  穷鬼棺材中知道厉害,大叫起来,钱可通、吴兴接一声:“掌心雷——”右指往左掌心一画,一掌印出。
  棺材迎着双掌爆开,穷鬼的尸体从棺材中弹出,东倒西侧的。
  吴兴、钱可通左右接上前,一齐动手,穷鬼的尸体迅速被黄符贴遍。
  两人接一声大喝,各抓着穷鬼尸体的一手,拖到旺财面前。
  吴兴一声:“五个大洋。”钱可通马上接一声:“四个大洋。”
  旺财无可奈何的一摊双手:“钱我可没有。”
  “什么?”吴兴、钱可通一齐叫起来。
  旺财亦突然叫起来:“又来一具棺材了!”
  钱可通、吴兴一齐回头,旺财乘机翻身跃上墙头,急急逃去。
  吴兴、钱可通发觉中计,大怒回头,一齐举手画符,钱可通接一声:“送回你!”指划向尸体。
  那条穷鬼的尸体应指弹起,便要凌飞扑向旺财,却被吴兴伸手接住:“你要送便送,也不问问我是不同意?”
  他这一阻,旺财已上了瓦面,挥挥手:“多谢两位相救,后会有期。”
  “听清楚了,他是多谢两位。”吴兴、钱可通互望一眼,怒气不由都发到穷鬼的尸体上,各自手一动,中指又冒出三昧真火,往尸体烧去。
  穷鬼完全没有闪避的机会,惨叫声中身上的黄符着火燃烧。
  到黄符烧尽,穷鬼的尸体亦灰飞烟灭。

相关热词搜索:僵尸番生

下一篇:第二章 暗弄尸变 怀恨报复
上一篇:
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