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僵尸番生 正文

第二章 暗弄尸变 怀恨报复
2021-07-21 17:19:50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大发背着一个大包袱走来:“师父,都准备好了。”
  钱可通轻声走近问:“没有大意遗漏吧?”
  大发打开包袱,大声应:“木剑、墨斗绳、生鸡血、黄符、糯米,对付僵尸的东西都在了。”
  四个仵工听说奇怪的看着钱可通。
  钱可通强装笑脸,喝一声:“胡说八道,现在叫你去对付僵尸啊?”
  大发一呆:“师父——”
  钱可通声音更低:“你是要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
  大发奇怪的:“师父不是说过,风光的事一定要大声传开去?”
  钱可通冷笑:“现在你觉得很风光啊?”
  大发垂下头来,钱可通接问:“你师叔方面可有什么消息?”
  “没有——”大发回头一望。
  吴兴的屋子仍然大门紧闭,大发笑笑:“到现在还未见他现身,一定是昨天太丢脸,太没有意思,不敢再面对师父。”
  “总之小心。”钱可通再揭起车帘子看一眼才举步行前去。
  大发亦行前。
  那四个仵工当然亦离开,他们这边一走,三个小孩便追逐着走过来,突然有所发现的停在马车后面,其中一个手一指:“看——”
  他们是看见吴兴藏在车子底下。
  吴兴不由冷汗直冒,伸手指嘴唇上,示意三个小孩子不要作声。
  三个小孩子仍然奇怪的看着他。
  钱可通的声音即时传来:“大发,你再去看看车厢,看看棺材放得好不好。”
  吴兴听着不由一阵心惊肉跳。
  大发那边应一声:“师父,已经很好的了”。
  “人懒就是没办法。”钱可通喃喃地说。
  吴兴方松一口气,一个小孩子便探头进来,低声问道:“叔叔,你在这里干什么?”
  吴兴一个头简直要变成两个。
  大发即时探头看一眼,看见三个小孩子,呼喝一声:“小鬼,让开。”
  他没有留意那三个小孩子的神情,接喝一声,鞭子一落,驱车前去。
  吴兴一口气这才松下来。

×      ×      ×

  马车到了郊外,钱可通亦松一口气,一声:“现在我才放心。”
  大发挥着鞭:“师父还在担心师叔?除非他背插双翼,懂得飞,否则如何追得及?”
  钱可通笑笑:“我就是算准了他连买马的钱也没有。”
  他却是算不出吴兴藏在车子底下,这时候已然从车子底下爬出来,翻上车厢。
  这当然不容易,马车往前疾驰,一个不小心掉下来便变成滚地元宝,不知道滚到哪儿去的了。
  进了车厢,吴兴伏在棺材上,手往钉子一抹,一声冷笑,随即探手从腰间拿出一个鎚子,一柄凿子,接将凿子插进棺盖缝隙。
  马车这时候一下震动,只差一点没有将他抛出去,他稳定了身子,随即把鎚子往凿子上敲。
  凿子的一端是木柄,他也是顺着马车震动发出声响的时候才敲下去。
  钉子迎着凿子一下子便断掉,吴兴有备而来,当然是不会出错的。

×      ×      ×

  夜渐深。
  马车奔驰在荒野上,挥鞭赶车的大发已经疲态毕露,钱可通仍然金睛火眼的,看见大发慢下来,立即连声催促。
  大发到底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师父,在镇里是怕师叔捣蛋,来到了这里,总可以休息一会儿吧?”
  钱可通仰天望一眼,冷笑:“过了今夜,你怎样休息也可以。”
  “师父,死人哪会这么容易变成僵尸的?”
  “你错了,要变僵尸马上便会变,人死入土为安,入土不安,死也气不绝,随时都会变僵尸,学茅山术学得皮毛,好像你这样,跑去赶死,一个不留神出错,行尸也会变成僵尸。”
  “还不是尸一条。”
  “死尸是个死相,行尸只会不停的跳,变了僵尸可就不同了,力大无穷,随便一捏——”钱可通双手作捏状,“没有人吃得消。”
  大发不由打一个冷颤。
  钱可通再抬头:“今日是阴年阴月的阴日,还未到阴时,可是,你看看那个月亮。”
  大发不由抬头。
  夜空一轮明月。
  “多圆的月亮。”大发不觉说一句。
  “七月十五,不圆才怪,你再仔细看清楚。”
  大发瞇着眼睛再细看,突然有一种感觉,那一轮明月好像有一种惨绿的光芒散发出来。
  “怎么越看越寒心的?”大发不由打一个冷颤
  “寒心吧?你说这样的月光若是正照着柯银洋的尸体,会有什么后果?”
  “尸变?”
  “真是要变马上变。”
  “幸好棺材钉稳了,尸体怎也不会暴露在月光下。”
  大发说这句话的时候,当然怎也想不到车厢内吴兴已经将最后的一颗钉子凿断了。
  吴兴随即将棺盖往后移,棺材内的尸体这便露了出来。
  然后吴兴将车帘子掀开,月光立时照在尸体的脸上。
  “不用客气,尽量吸取这月光的精华。”吴兴嘟喃着一面伸手招扬,唯恐那月光不照进来的。
  尸体的眼盖就在时候霍地张开。
  吴兴看在眼内,既惊又喜,一屁股坐在棺盖上,将竹帘子拉得更高。
  车子震动,月光也在尸体的脸上不住的晃动。
  一轮明月这时候更凄冷了。

×      ×      ×

  大发不觉又往天空望一眼,在他的眼中,那一轮明月更显得阴森恐怖,惨绿色的火焰仿佛在圆月的周围燃烧着,看多一眼,更像要烧到他心深处。
  他不由又打一个冷颤,心神一分,驾驭的马车险些往侧撞去。
  钱可通一眼瞥见,连忙喝一声:“小心——”
  大发一把勒好缰绳,慢应一声:“已经在小心着。”眼还是不由向天边望去。
  看多一眼他便心宽一分。
  钱可通即时大喝一声:“小心——”
  前面的路面上赫然横搁着一条枯粗树干,钱可通看见的时候,时间已经非常紧迫,到大发有反应,勒马抽缰,如何还来得及?
  马嘶声中,拉车的马前蹄奋起,往侧转出,但车轮还是不免撞在树干上,“轰”然一声,车子虽然没有翻倒,那一下跳动也非常剧烈。
  车厢内棺材的盖子立即飞出,撞开车厢挂着的帘子,往外飞出,骑在棺盖上的吴兴亦飞了出去,随着棺盖飞撞在路旁草丛中,人随即被棺盖压在下面。
  钱可通看不见棺盖吴兴,但听声响亦知道出乱子,大吃一惊。
  大发也不是聋子,勒住马车,脱口一声:“发生了什么事?”
  钱可通没有理会,跳下马车,大发亦跟着跳下。
  车厢已被撞碎,没有盖的棺材暴露在月光下,大发一眼瞥见,冲口又一问:“怎会这样的,到底是哪一个捣蛋?”
  钱可通恨恨的一声:“除了你那个师叔,还有哪一个?”
  大发四顾一眼:“人不在啊。”
  钱可通冷笑:“当然不在,将棺材弄成这样子,还不远走高飞。”
  大发嘟喃着:“这个人怎可能溜到车厢内?”
  钱可通又一声冷笑道:“你若是小心,依我说话,检查清楚,怎会让他躲在车上?”
  大发这时侯也省起马车在镇内那些孩子的有异。
  这一看,他不由面色大变,脱口一声:“糟——”急步抢前,左手一抹尸体睁开的眼盖。
  他的手松开,尸体被抹回的眼盖又睁开,目光下闪闪生光,虽然没有生气,却说不出的恐怖。
  他连忙再将尸体的眼盖抹上,接喝大发:“快,生鸡血!笔!”
  大发一阵手忙脚乱,打开公事包,拿出生鸡血、笔,钱可通笔点生鸡血,接将生鸡血点在尸体的眼盖上。
  点上了生鸡血,他虽然将手松开,尸体的眼盖也不再张开。
  大发不由问:“不会再出事的了?”
  “不会?现在开始,事才多呢。”钱可通抬头望一眼,天上的月亮,打一个寒噤。
  大发接一声:“那我去拾回棺盖。”
  钱可通摇头:“来不及的了,我们必须立即赶去那边树林,做好准备,否则阴时一到,不堪设想。”
  大发不由问:“怎样不堪设想?”
  “还问这么多?”钱可通接喝一声:“快!”
  大发马上跳回车座上,挥鞭驱车。
  马车急驰而出,站在车上的钱可通一个三脚不稳,险些摔倒,他一把抓着棺材边,稳住了身子,摇头一声:“姓吴的,你也算阴毒了。”
  马车去远,吴兴才推开棺盖爬起来。
  灰口灰脸,揉着腰背,但面上却有笑容。
  “毒?还有更厉害的呢!”他看着马车的去向,笑得更开心。
  他已经弄清楚钱可通的意图,当然又有了对付钱可通的办法。

×      ×      ×

  马车进了树林,钱可通立即吩咐停下,随即跳下来,拿出准备好的法宝。
  第一样便是罗盘,选好了方位,黄符在手,一阵念念有辞,他将黄符一划,黄符蓬然着火燃烧,接往地上画去,一股火焰便从地面冒起来。
  大发正在火的另一边,不由吓一跳。
  钱可通一而再,再而三,引起了七堆火焰。
  大发看着不由一声:“师父,你要放火烧山,有伤天理啊。”
  “你懂得什么?”钱可通冷笑:“我已经用罗盘量度妥当,这块地日间最少有四个时辰被日光照射,阳气最重,再用七星火一烧,确保平安。”
  那七堆火焰也就在这时候消失。
  大发大感奇怪:“怎会这样的?”
  “阴气重就是这样,要不是这些地阳气重,火根本烧不起来。”钱可通手中燃烧着的黄符随即往身后地上画去。
  火焰在地上冒起来,但立即消去。
  大发看着叫出来:“其他地方阴气果然重。”
  钱可通冷笑:“那还不动手搬棺材过来。”
  “对对——”大发急急奔向棺材那边去。
  钱可通这一次也没有搬出师父架子,连随过去助手,两人合力将棺材抬下来,抬到阳气最重的地方,竖起来,靠放在树干上。
  大发累得喘气,钱可通亦汗流浃背,那是上好的棺木,当然重得很。
  大发喘过气,接问:“师父,怎么棺材要竖起来?”
  钱可通叹息:“棺材没有盖子,平放四面聚光,不直放怎成?”
  大发似懂非懂的点头,钱可通再拿罗盘一照,嘟喃着:“阴时月正西,棺材一定要正向东面,才可以完全避开月光。”
  大发不等他吩咐急急移动棺材。
  钱可通一分一厘也不放松,到完全正确,才叫大发停下手,接上前将一张黄符贴在尸体的额上,遮盖着尸体脸庞。
  然后他将一块白布在棺材前面以树枝张开,再将一盏汽灯放在白布后面。
  灯光将白布照耀得更惨白,阴阴森森的。
  他跟着将一块穿了一个圆洞的木板放在汽灯前面,灯光被木板挡去,只是穿了一个圆洞的地方透光,照耀在白布上。
  白布上于是出现了一个光团,有如一轮明月。
  大发跟随钱可通多年,却几曾见过这许多东西,看着奇怪:“师父,这摆布我可完全不明白。”
  钱可通也没有卖关子,解释:“尸体已给月光照过,怎也有些心思思,有拜月的倾向,我这样弄一个假月亮给他,是叫他白拜一场,好让他死心。”
  大发脱口大赞:“好,想不到师父你非独不会呃神骗鬼,连僵尸也可以呃骗一番。”
  钱可通干咳一声,板着脸,大发连忙闭嘴。
  再细看一会儿,钱可通才一声:“好了,现在总算是万事皆备。”
  “那可以安枕无忧了。”大发伸一个懒腰。
  “你当然希望可以好好睡觉。”
  大发一声:“多谢师父。”
  “看着尸体——”钱可通喝一声。
  “师父,用不着这样紧张吧,”大发接问:“这时候还害怕什么?”
  “就是你那个师叔。”钱可通大皱眉头:“他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好处可就多了。”大发冲口而出:“这一次你事情弄坏了,柯金水拿着你签的合同,跟你打官司,我看你不免要进牢子里,那时候,还不是师叔的天下。”
  “卑鄙——”钱可通怒骂一句。
  “人争一口气,没有什么卑鄙不卑鄙的。”
  “对。”钱可通板着脸
  大发接一句:“所以师父你就是要怎样报复,我也赞成的。”
  “废话!”钱可通表面上当然不会承认会对吴兴采取什么卑鄙的报复手段。
  大发抬头看着:“阴时还未到啊?”
  钱可通亦抬头望去,只见那一轮明月就像在惨绿的火焰中燃烧。
  “到了。”他倒抽一口冷气。
  一声狼嗥就在这时候响起来。
  大发不由心一寒:“好像是狼叫?”
  “除了狼难道还有其他东西这样叫的?”钱可通喃喃地,“月圆之夜,很多东西都会兽性大发的。”
  “人呢?”大发接问一句。
  “人没有兽性,又怎会有衣冠禽兽这种成语呢?”钱可通冷笑。
  “对,难怪很多人骂儿子开口第一句便是:你这个畜牲——”
  钱可通目光一转:“这条尸还是疯狗咬死的。”
  大发当然听出钱可通语声中的忧虑。
  一声狼叫又响起来。
  钱可通不由打一个寒噤,抬头望天:“幸好今天地朗气清,惠风和畅,要是雷打电闪……”
  语声未已,天地间突然一亮,钱可通一呆,目光再一转。
  一道闪电正从那边夜空疾闪而过,随即霹雳一声,天地震动。

相关热词搜索:僵尸番生

上一篇:第一章 茅山师兄弟 治鬼显神通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