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僵尸番生 正文

第五章 弄神弄鬼 企图脱身
2021-08-20 11:03:14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于是,倩文又再戴上黑眼镜,以瞎子的模样出现。
  旺财亦是装作瞎子模样在前面引路,倩文的动作与他呼应,不这样做也不成。
  钱可通、大发也就扛着那条僵尸跟在后面。
  进了升降机,钱可通、大发、旺财都不由有些紧张,他们都知道,曹大帅的手下都在大堂,这一次是否也这样幸运可是没有人敢肯定。
  升降机徐徐下降。
  旺财尽管紧张,一面还懂得安慰钱可通、大发:“千万镇定,不要紧张,会出事的。”
  这句话说完,升降机已到了底层,门打开,曹大帅赫然当门而立,左右又有大群士兵。
  旺财一见魂飞魄散,嗫嚅着一声招呼:“大帅!”
  曹大帅瞪着他,似乎省起了什么:“我们好像曾经在哪儿见过面。”
  旺财冲口而出:“我们方才在酒吧喝酒啊。”
  曹大帅连声大笑:“我省起来了,你们就是那两个普通人。”
  看他的表情变化,其他的事好像已完全省不起来,旺财也是聪明人,一见立时放下心。
  曹大帅目光随即落在倩文身上,倩文虽然架着黑眼镜,看不清面庞,但只看轮廓身材,也是迷人,不由曹大帅两条眉毛扬起来。
  旺财顺着曹大帅的目光一转,才放下的一颗心又提起来,连忙一句:“这是我的表妹。”
  大发接一句:“是我的谊妹。”
  曹大帅突然一收笑脸:“看见本大帅怎么不脱下太阳眼镜?”
  大发、旺财尚未有反应,曹大帅已探手将倩文架着的黑眼镜拿下。
  他原是一看眼前这个身材轮廓迷人的女人面目,可是黑眼镜拿下来,却吓了一大跳。
  旺财、大发即时齐声叫出来:“她是瞎的。”
  倩文同时像旺财那样,睁大眼睛,半张着嘴巴,表情虽然有些怪,但仍然显得很可爱。
  曹大帅一呆之下,亦脱口大叫:“倩文——”
  旺财、大发下意识便要开溜,可是副官、众士兵十多条枪已对着他们。
  也不用曹大帅吩咐,副官马上着众士兵将钱可通、大发、旺财三人捆起来。
  倩文亦做出被捆缚的姿势。
  钱可通那刹那看似便要发作,但结果还是束手就擒,他到底是聪明人,明白那几招茅山术还可以起作用,若是明跟那些枪炮对抗,可是拿性命开玩笑。
  曹大帅一直呆望着倩文,可是倩文一直都没有反应,实在太没有意思,才转向钱可通三人查问。
  清楚了整件事,曹大帅又呆了一会儿,这种事到底是他知识以外。
  副官与一众士兵枪都在手,杀气腾腾,只等他一声令下便将钱可通三人枪杀。
  在他们来说这已不是什么一回事。
  等到曹大帅从椅子站起来,几个士兵已急不及待将枪弹上膛。
  一听这声音,旺财不由魄散魂飞,大发亦双眼发直,钱可通勉强镇定,却亦已冷汗直冒。
  曹大帅是怎样的一个人,他们都很清楚。
  在他们三人面前来回踱了两趟,曹大帅马鞭突然一指旺财:“是你这个小贼掘开倩文的坟墓?”
  “大帅,我没有不承认,但这实在是天意,不由我不去掘的。”
  “岂有此理!”曹大帅马鞭往旺财心窝一戮。
  旺财打一个寒噤:“喏,若不是我掘开九姨太的坟墓,又怎知道九姨太尚有一线生机?”
  “颇有道理。”曹大帅不由点头。
  副官旁边插上一句:“大帅,想起来又真的是天意。”
  旺财立即接上:“所以我虽然偷坟掘墓,这一次可是身不由己。”
  “情有可原。”曹大帅点头,马鞭指向钱可通,“到你了,你这个茅山师父,可就没有理由了,怎么用茅山术将我的倩文弄成这样子?”
  钱可通连忙解释:“若不是我懂得茅山法术,九姨太如何生存到现在?”
  大发亦连忙接上口:“没有我这个徒弟帮忙,我那个师父也是手忙脚乱,所以我这个徒弟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
  曹大帅接问一句道:“现在也仍然重要?”
  “是啊,九姨太现在半人半尸,一定要我那师父大施法术,我这个徒弟合作到底,师徒两个齐心合力,才能够将九姨太变回生人类。”
  曹大帅面露喜色:“要是你们做得到,我非独不枪杀你们,而且重重有赏。”
  旺财马上应声:“多谢大帅!”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曹大帅板起脸,“你也算大胆,偷坟掘墓?卫兵,拉出去毙了他!”
  “是,大帅!”两个士兵上前。
  旺财一惊,眼珠子一转,突然扭动身子,迎上前去:“你拉我枪毙好了。”
  倩文与之同时做着同样的动作。
  曹大帅等人看在眼内,不由怔住,旺财随即一番动作,跳跃腾挪。
  倩文亦同样动作。
  “看清楚了,她完全是因为我的一口真气,得以活到现在,我死了,她也不可能生存,我死不要紧,她死了,大帅你可又要一番伤心。”
  曹大帅连忙摇手,示意一众卫士退下:“好、好,解开他们。”
  士兵连忙解开旺财、大发、钱可通身上的绳子,正要解开那条僵尸,钱可通已摇手:“这东西不用解了。”
  旺财一伸懒腰,马上莲步珊珊的上前,向曹大帅一揖:“多谢大帅!”
  倩文同样姿势,曹大帅只看得心里着痒:“怎会这样的?”
  旺财手往曹大帅面上一摸:“大帅现在明白我的重要性了。”
  曹大帅一阵肉麻感觉,随又展开笑脸:“真的你干什么,她便干什么?”
  “假不了。”旺财应声又展开笑脸。
  曹大帅不由大感兴奋,手一挥:“你带倩文进这儿的皇室套房去。”
  “皇室套房?”旺财一怔。
  “这边走——”曹大帅在前面引路。
  旺财只好跟着,经过大发身旁,大发忍不住一句:“小心最后两年。”
  旺财苦着脸:“我也不想的。”
  曹大帅突然回身,马鞭一指钱可通、大发:“你两个也去。”
  大发一怔:“干什么?”
  “万一倩文出了什么事,也有照应。”曹大帅有时倒也是冷静。

×      ×      ×

  一面屏风将钱可通、曹大帅、大发、旺财、倩文隔开,大发、旺财、钱可通在一边,曹大帅、倩文则在相反的一边。
  曹大帅一脸色迷迷的表情,不用说,打的就是色迷迷的主意。
  一会儿,他探头出来,一声:“可以了。”
  语声一落他便将头缩回去。
  旺财叹了一口气,开始脱衣服,脱来动作慢吞吞的,没精打采。
  曹大帅话一说他便知道是怎么回事,却又不敢反对,在这种情形下,他反对只有一种结果。
  他脱衣服的动作当然也不会好看到哪儿去,可是同样的动作在倩文身上出现却是另外一种味道,虽然生硬,到底样子漂亮身材窈窕。
  曹大帅只看得一双眼睁得老大,口涎也是差一点淌下来,只等倩文将衣服全都脱下来。
  倩文一直脱到肚兜,突然停下,曹大帅一呆,立即叫:“继续继续——”
  “没衣服了。”旺财在屏风后回答。
  曹大帅探头外望,只见旺财上半身已经赤裸,实在脱无可脱,男人穿的衣服到底与女人的不同。
  旺财接一句,道:“我就是这一件衣。”
  曹大帅马上吩咐:“快穿多两件,我们由头再开始。”
  “哪来的衣服?”旺财双手一摊。
  曹大帅目光一转,手指大发:“你将衣服脱下来,给他穿上。”
  大发无可奈何的将衣衫剥下。
  旺财将脱下的衣衫穿上,再将大发的也穿在身上,曹大帅看到这里,才把头缩去,一看又呆住。
  倩文固然已将脱下的衣衫穿上,而且拿了一张被子穿在身上。
  曹大帅不由一阵失望。
  “可以脱了?”旺财在外面问。
  “不用了。”曹大帅这句话出口,倩文的身子已摇摇欲堕,东一晃、西一摆。
  曹大帅看着心头冒火:“旺财,你在外面干什么?”
  “没干什么。”旺财的语声有些奇怪道。
  “那倩文怎会这样子?”曹大帅这句话出口,倩文已摊软在地上。
  钱可通、大发、旺财正好一齐探头进来,看见那不由怔在那里。
  曹大帅乱了手脚,一眼瞥见钱可通,连忙问:“钱真人,怎会这样的?”
  钱可通上前看清楚,大皱眉头:“她等如大病初愈,需要调息,这么一番动作,如何吃得消?”一顿又一声叹息。
  大发随口一句土话:“咁玩法,蛇都死啦!”
  “死了?”曹大帅叫出来。
  大发吓一跳,钱可通瞪他一眼:“你不懂别胡乱说话,影响大局。”
  曹大帅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太累了,所以昏过去。”钱可通连忙解释
  “那你还等什么,还不赶快施法令她醒转?”曹大帅着急的催促,钱可通只好一声:“扶她到床上。”
  大发、旺财一齐将倩文扶起来,扶到床上放好,回头看着钱可通。
  钱可通架式马上摆开,一番动作,剑指左一划、右一挑,煞有介事。
  曹大帅奇怪的看着,他不知道钱可通在干什么,却也看不到倩文有什么反应。
  再等一会儿,还是一样,曹大帅忍不住问:“怎么还没有反应?”
  “着急也没用的。”钱可通又一番动作,突然停下来。
  “怎样了?”曹大帅马上又问。
  钱可通看着他,反问:“你生肖是什么?”
  “老虎。”曹大帅一个虎背熊腰的姿势,当然是引以自豪。
  “难怪——”钱可通摇头。
  “威风吧?”曹大帅洋洋得意的,一些也听不出钱可通话里有话。
  钱可通叹一口气:“你杀气这么大,声音这么大,九姨太现在如何吃得消?在我施法的时候,你最好还是回避一会儿。”
  “不用吧?”曹大帅不以为然的。
  “你可想救她的命?”钱可通压着嗓子问。
  “当然想。”曹大帅不觉亦压着嗓子,“这么小的声音成了?”
  钱可通又一叹:“入伍当兵的杀气一定大,你还有你的一群手下,最好还是暂时离开这房间。”
  “这么严重?”
  “信我得救。”钱可通说来信心十足的说道。
  “那我到外面去好了。”曹大帅低应一声,看看倩文,有些依依不舍的。
  “出去吧。”钱可通挥挥手。
  曹大帅无可奈何,蹑着脚步往外走。
  副官与一众士兵都聚在门外,倾耳细听,冷不防房门突然打开,曹大帅出现眼前。
  他们吓一大跳,曹大帅亦吓一跳,大声喝问:“你们在干什么?滚开滚开。”
  副官、众士兵齐应一声,忙应:“是,大帅——”
  那么多声音一齐响起来,有如响雷一样。
  曹大帅一呆,又喝一声:“肃静!”
  “是,大帅——”副官响亮的应一声,马上吃曹大帅一巴掌,飞摔了出去。
  曹大帅还要再问,突然省起,手指往唇上一接,示意噤声,蹑着脚步往外跨出一步,将门掩上,继续放轻脚步往外走。
  众士兵与副官下意识做着同样动作,在僵尸面前走过。
  僵尸当然没有反应,呆在墙前,副官突然想起:“这东西怎样?”
  曹大帅举手又放下,总算没有给副官一巴掌,随道:“你是白痴,这东西可是僵尸。”
  众人也就留下那条僵尸,悄然离开皇室套房的大厅。

相关热词搜索:僵尸番生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四章 避免事泄 商量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