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借尸还魂 正文

第三章 借错假死尸 作法难还魂
 
2020-10-20 10:30:35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正午时分,张道士出现在雷老大花老二马老三平日惯去的小酒馆内。
  他当然没有被雷老大扼杀,也是雷老大带他到这儿来,现在也就在他身旁。
  当然,只有张道士一个人看见。
  张道士一杯下肚,再倒一杯,酒杯当然自动升起来,一阵骨骨声中,杯落回桌上,杯中却已经滴酒无存。
  张道士当然看见雷老大喝酒,苦笑一下,转头一声:“小二——”
  一个小二懒洋洋地走过来:“还有什么要?”
  张道士压低嗓子:“跟你打听一件事,这附近可有什么义庄的?”
  “义庄?”小二怀疑的看着张道士。
  “是啊——”张道士连忙解释:“这样的,我有一个老朋友,途中突然中风死了,我又不便带着他的棺材上落,所以打算暂留在那儿。”
  小二“哦”一声,立时与道士扯谈起来,这个小二是好管闲事的一种。
  雷老大那有这个耐性,回头一看,见万人迷就座于旁边,便有了主意,飘过去手一探。
  旁人眼中,万人迷的衣衫便突然升起来。
  万人迷也有所觉,偷眼看见张道士坐于旁边,此外并无他人接近,以为是道士故意引诱,立时一句:“我就在隔壁农场候教。”
  张道士不由一怔:“什么——”
  小二亦不由看万人迷一眼,一声:“发花癫。”
  万人迷有些奇怪,回过头去,才转身,衣衫又揭高,越揭便越高,她心头冒火,一巴掌反拍过去。
  张道士冷不提防便打得飞摔地上,万人迷随即站起来,一手在腰上一叉,另一手一指:“你这个老小子,不想付钱,又要占本姑娘便宜。”
  张道士这时候已看见旁边在阴阴笑的雷老大,知道发生什么事,只有抚着脸苦笑。
  万人迷冷瞟一眼,腰肢左一扭,右一摆,往店外走出去。
  小二看着摇头:“好没由来。”
  张道士也就在这时候喃喃向雷老大:“大爷,别开这种玩笑啊。”
  店小二应声回头,只见张道士一个自言自语,不由又一句:“白痴——”
  张道士苦笑一下,刚想坐回去,原坐着的凳便给雷老大抽开,这时一屁股摔翻地上,四脚朝天。
  雷老大乐得一阵大笑,突然省起了花老二马老三两个:“这两个老小子平日总是喜欢在这附近游荡,今天哪儿去了?”

×      ×      ×

  花老二马老三两个倒也不是无情无义的人,这时候正在乱葬岗附近找寻雷老大的尸体,以便入土为安。
  找了大半天仍然找不到,两个人也实在有些累了,花老二抓着光头,嘟喃道:“到处都找过了,你说,老大的尸体哪儿去了?”
  马老二摇着头:“可不是,连那具特制的棺材也失踪。”
  “会不会是那个道士捣蛋?”花老二难免有些怀疑。
  “绝对有可能。”
  “我们跟老大结拜一场,怎也叫做兄弟,不替他打点后事,怎也过意不去。”
  “找那个张道士问清楚。”
  “哪儿找?”
  “那儿便那儿!”马老三怪生气的。
  花老二不觉抬头一望,叫出来:“不好,不知不觉,太阳快下山了。”
  马老三立时火气全消,打一个寒噤:“你我还是赶快离开这儿,入夜这种地方,那种东西说不定会全都冒出来。”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急步离开。

×      ×      ×

  夜幕终于低垂,张道士带着雷老大,终于来到了义庄内,道士一步一回头,第一次回头,后面并没有什么,再回头,雷老大便在后面出现。
  “唔,这儿这么多尸体,你自己挑好了。”张道士随手一摆。
  义庄之中棺材的确停放了很多,新旧都有。
  雷老大目光一扫,阴声怪气的一句:“一定要合我心意的。”
  “当然了,否则我作得了主?”张道士叹一口气,走向右列第一具棺材。
  雷老大飘然跟上。
  “看这个怎样?”张道士漫不经心地将棺盖拿起来,掉头一望,突然怪叫了一声。
  棺中的尸体面目腐烂,赫然长满了蛆虫。
  雷老大亦吓得一声鬼叫,一个跟斗倒翻了出去。
  张道士手中棺盖与之同时砰然坠地,又吓了两人一跳。
  左面第一具棺材卧着那条尸体亦受这震动一下而震动。
  尸体非常完整,面青唇白,一片肃杀,卧着的棺材还是新的,盖子则搁在一旁。
  张道士雷老大由右面开始,当然没有发现这具这么完整的尸体。
  雷老大惊魂一定,倒翻而回,喝一声:“第二个——”
  张道士不觉闭上眼睛,捧起第二具棺材的盖,偏开脸:“看看怎样?”
  “你看吧。”雷老大摇头。
  “大爷,现在是你借尸还魂,不是我。”张道士大大的叹一口气。
  雷老大一呆,无可奈何的摇头望去,一望一呆。
  棺材中卧着的是一条女尸。
  “怎样?”道士再问。
  “不成!”
  张道士双手一松,棺材盖蓬地落回原位,随口问:“是不是又很恐怖?”
  雷老大没好声气的说道:“是艳尸来的。”
  张道士一怔,捧起第三具棺材的盖,仍然闭上眼不敢看:“这个又怎样?”
  “好像生虫胀的,你要吧。”
  张道士只有再去搬其他棺盖,一路下来,雷老大都是不合意。
  他们终于来到了左面第一具棺材前,张道士动作惯了,随手就是一捧,捧了一个空。
  雷老大即时怪叫起来:“是你了!”
  张道士不由张眼望去,看到了那一张冰冷肃杀的面庞,亦为之一呆,道:“这个——”
  “年青、英俊、魁梧——”
  “冷面杀手的样子。”
  “我就是喜欢。”
  张道士打量一番道:“看来才死了不久。”
  “不用多说,就是这个。”
  张道士看着雷老大,再问:“你考虑清楚了?”
  “还考虑什么,快——”雷老大连声催促。
  张道士无可奈何的从怀中取出一本既黄且旧的书,一声:“雷老大——”
  雷老大不觉伸手放在书面上。
  “我问你,你是否真心喜欢他?”
  “是——”
  “你发誓——”
  “我雷老大发誓与他同偕白首,永不后悔,绝无怨言!”
  “可以了——”
  雷老大收回手,恭候在张道士面前。
  “先坐坐。”
  “还等什么,难道会有人反对?”
  张道士尴尬的翻开书:“我先要重温一下以前的笔记。”
  “什么?”
  “你知道的,我刚下山,借尸还魂又是这么复杂的东西,很难全记着的。”
  “这你岂非拿我的命开玩笑?”
  “所以一定要小心。”张道士一正面色:“你要记着,只有三次机会。”
  “三次之后?”
  “完了——”
  “什么完了——”
  “当然是你的魂魄。”
  雷老大一惊:“那你小心从事。”
  张道士手一摆,雷老大慌忙转到他身后,他翻开书本,喃喃地:“借尸还魂,是这一页了。”随即招手:“拿灯来。”
  雷老大飘然过去,捧着张道士带来的那盏油灯飘然回来。

×      ×      ×

  笔记读完了,张道士马上采取行动,罗盘一看,先将棺材搬到适当的方位,然后取来黄符七星香。
  雷老大一旁干瞪着眼,对这些他完全不懂。
  张道士左看右看,在棺前蹲下,伸指依着黄符上的字比划,一​面看书。
  雷老大不由一个倒栽葱,头下脚上的看看张道士。
  “符对了——”张道士比划完,站起来,正好与雷老大的头撞在一起,雷老大一头倒翻了出去,道士亦不由打一个转。
  “快——”雷老大随又催促。
  张道士抚着头,喃喃地自顾指点着棺前的七炷香:“七星香,位置对了。”
  他再转棺材旁边,掉头一望。
  那具尸体正卧在棺内,身着黑白纸钱十二张。
  “阴阳钱十二张,也齐了,元神钱一个,该放在这里。”
  张道士接将一个铜钱压在尸体的眉心上。
  雷老大一旁张头探脑:“哪来这许多麻烦。”
  “借尸还魂啊,你以为是赶尸那么简单?”
  “还未成?”雷老大不耐烦的催促。
  “就是这么多。”张道士把书合上。
  “那我怎办?”
  张道士指着棺材末端道:“你站在那儿。”
  雷老大飘然跃上。
  “喏,一会我念咒作法,到适当时候,大喝一声——”
  “怎样?”
  张道士一翻:“棺材里的尸体便会弹起来,那你便要把握机会撞进去,一撞,进去了。”
  “那便成了?”
  “不,到时候我便拿起七支七星钉。”道士取出七支半尺长的铁钉:“向准了尸体,钉钉钉钉钉,将你的魂魄钉稳在里头。”
  雷老大伸手一比铁钉长度,瞪大了眼睛:“这岂非我又要钉盖?”
  “我办事,你放心。”张道士叹一口气:“我也想知道有什么结果的。”
  雷老大一呆,咬牙切齿的:“你要小小心心,做得似模似样,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诺,开始了。”张道士七枝铁钉夹在指缝间,左三右四,神态也紧张起来。
  雷老大自然更加紧张。
  “准备好了。”张道士接问。
  雷老大手一抬,一声:“成了。”
  张道士扣着铁钉的双手一上一下挥动,口念咒语,脚踏七星步,如痴如醉的绕着棺材打转。
  他走的脚步与所采的七星香方向完全相同。
  雷老大聚精应神看着,站在棺材的末端,也不知是灵魂轻飘飘还是什么,令人总有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七星香一阵明一阵暗,突然冒出了七股白烟。
  张道士刚好来到雷老大身后,同时大喝一声。
  躺在棺材内的尸体即时双眼长睁,应声弹起来,雷老大把握机会,鬼叫着撞过去。
  双方一撞,雷老大反弹开去,扎手扎脚的,打一个跟斗,撞落在一具棺材内。
  张道士没有在意,铁钉同时钉向弹起来的死尸,以为雷老大的鬼魂已进入死尸内。
  “钉——”张道士信口一声大喝。
  尸体即时一拳挥出,正中道士,将道士打翻出去,道士只以为鬼魂出乱子,一跳而回,又是一声:“钉——”另一枝铁钉钉出。
  尸体再一闪,又一拳,张道士再被击开,雷老大同时扑过来,再撞向尸体,亦挨了尸体一拳,飞捧开去。
  道士这才发觉雷老大的鬼魂并未进入尸体内。
  雷老大魂魄一稳,又待扑上。
  道士终于知道有问题,急喝一声:“慢住——”
  雷老大怔住:“我还未进去。”
  尸体这时候发出一声冷笑。
  雷老大道士齐皆一怔,张道士伸长了脖子:“你是人?”
  “人鬼你也分不出?”尸体又一声冷笑。
  “那怎么你卧在棺材里?”
  “我喜欢卧在那儿便那儿?”尸体语气冷傲。
  雷老大捋高袖子,道:“斗胆,作弄我?”
  “是你们骚扰我。”
  “你死过没有?”雷老大喝问。
  “没有。”
  “我是鬼——”雷老大的魂魄飘了起来。
  “我看得出来。”尸体的语气保持冷漠。
  “鬼你也不害怕?”雷老大左一飘,又一闪,怪神气的。
  尸体冷冷的一笑,说道:“死在我手上的冤鬼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我天生一双鬼眼,每天晚上多少都看见几个,算得了什么。”
  雷老大怔住,尸体一跃出了棺材,向道士一挥手:“滚开!”
  张道士连忙让开,雷老大接喝一声:“干掉他——”
  张道士看一眼尸体,反而倒退,雷老大大叫扑上,只几拳便被打飞回去。
  张道士不由举起手中铁钉,尸体目光一转,盯在那之上:“没有钱我不会杀人,杀鬼也是,但有时也会例外的。”
  张道士一怔,脱口一声道:“职业杀手?”
  “我叫冷血——”
  张道士大惊失色,雷老大那边一听,亦傻了脸。
  冷血随即举步往庄外走出去,这一次非独张道士,连雷老大也不敢阻止了。
  冷血头也不回,终于走出了庄外,张道士雷老大面面相觑,雷老大面色开始由白变青。
  张道士突然伸出两根指头:“你还有两次机会。”
  雷老大怪叫一声,伸手扼向张道士的脖子。
  张道士着了慌,忙摇摇手:“有话好说。”
  “连死人活人你也分不出,还有什么好说的。”雷老大大声咆哮。
  张道士道:“你也看见的,他真的是死人一样。”
  雷老大怒叫一声,伸手又扼住张道士的脖子。
  张道士突然叫出来:“他是北五省最有名的杀手。”
  “我也是杀手,现在要杀你。”
  张道士连忙又叫道:“他到这儿来一定是要杀人,杀的也一定是高手,那条尸体——”
  雷老大心头一喜,松开手,张道士已整个被他举到半天,这一下跌下来当然不易受。
  他喘着气,接下去说道:“也许合用的。”
  雷老大点点头,张道士忽然一笑,“也许,死的是他自己。”
  “对,一山还有一山高。”雷老大又兴奋起来:“最好就是这样了。”
  张道士一面爬起来,一面问道:“你是这儿的老大应该知道这附近有什么高手。”
  “没有的,这附近一向都是我最凶。”话说到这里,雷老大突然住口。
  张道士已叫出来:“方鹏——”
  “这小于算得了什么,我只是一时失手,要知道,老虎有时也会打瞌睡。”
  张道士自顾嘟喃:“难道冷血要来杀的就是方鹏?”
  雷老大口快快的一句:“那这个冷血完了。”

相关热词搜索:借尸还魂

上一篇:第二章 设阱害人 反害自己
下一篇:第四章 像人又像鬼 似鬼不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