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借尸还魂 正文

第四章 像人又像鬼 似鬼不成人
 
2020-10-21 09:34:12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方老头当然更开心,面前一席好酒好菜拢开,还有七十五两银子,他一面数着银子,一面喝酒,一面得意忘形大笑。
  方鹏在对面坐着,难免有些没精打采,难得喝杯酒,挟箸菜!
  老鼠看着也忍不住:“少爷,吃些吧。”
  方鹏叹口气:“眼巴巴看着几十两银子化水,还有什么心情?”
  “你看老爷多开心。”
  “他当然开心。”方鹏看看:“可是这样笑,很容易笑死的。”
  方老头实在太高兴,继续大笑,笑声越来越低沉,断断续续,面色也开始变了,逐渐的涨红。
  方鹏终于发觉不妥,瞪大眼看着方老头。
  方老险突然连人带椅翻倒,笑声一断,两眼瞪大,一动不动。
  方鹏却也不紧张,摇头:“是不是,话未说完便倒下来了。”
  “老爷他——”老鼠有些着慌,方欲走过去,被方鹏一把拦住。
  “紧张什么,你又不是没见遇这种事情。”
  “少爷,有些不同。”
  “当然不同了,前一次他是给我气着,怒气攻心,这一次可是兴奋过度。”方鹏伸手一拍老鼠胸膛:“他昏倒可就好了,在这儿喝酒,有什么意思,我们去酒家喝,不醉无归。”
  说着他站起身子,老鼠仍冇点担心:“老爷他——!”
  “一会便醒来的了——”方鹏推老鼠一把:“趁这机会快去。”
  主仆二人于是急往外跑,并没有留意方老头的面色已经逐渐由红变白,变成死白。

×      ×      ×

  义庄内,一切借尸还魂的工具又已准备妥当,冷血卧在棺材内,直挺挺的,灯光下面色有如死鱼肉一样。
  张道士脚踏七星步,一身汗湿,满头汗落淋漓,一面手扣铁钉念咒。
  这已是第几遍,连他也忘记了。
  雷老大傻瓜也似立在棺材末端上,已有些不耐烦。
  咒念罢,张道士停在雷老大后面,大喝一声,声音已变得沙哑。
  冷血的尸体没有弹起来,雷老大在张道士一喝同时撞下去,撞进棺材内,一弹而起,跌翻地上,已跌得摊摊腰。
  张道士举袖抹汗,从怀中取出笔记:“怎会这样的,已经八次了,都不成。”
  雷老大按着腰走到道士身旁:“你到底弄错了什么地方?漏了那一部分?”
  张道士笔记送到雷老大眼前:“喏,你看,我是照足了笔记施行的。”
  雷老大怀疑道:“会不会学法的时候你打瞌睡,听漏了一截。”
  “没可能,我那个师父一眼关七,没有人偷懒可以逃得过他的法眼。”
  “那是你的师父收起了部分,没有全传给你。”
  “怎会的,他是我的爹。”
  “叫你爹来。”
  “他死了。”
  雷老大面色一变:“我不管,今夜你不跟我弄妥,我——”他伸出双手。
  “我们再来。”张道士摇手苦笑,收起笔记,脚踏七星,又开始醉酒也似游走起来。

×      ×      ×

  方鹏老鼠果然不醉无归,主仆两个相互搀扶着,边唱着醉歌边走,手中仍然拿着酒瓶。
  方鹏摇着酒瓶,一面大叫:“不醉无归——”
  “醉了才归家——”老鼠应着,一面打着酒呃。
  两人都是醉眼惺松,东倒西歪地走进大堂。
  方老头仍躺在原地,一动也不动,方鹏老鼠当然不在意,打了一个转,一齐醉倒在方老头身旁!
  方老头的面色,这时候已然惨白如垩。

×      ×      ×

  冷血的面色始终死鱼肉也似,也始终毫无反应,张道士满头大汗淋漓,在棺材后气喘喘的,声嘶力竭,好像狗吠也似,叫出一声。
  这一叫,雷老大便撞身下去,冷血还是没有反应。
  雷老大挣扎而起,面上露出了焦急惶躁的表情。
  一声鸡啼就在这时候传来。
  道士一怔,停下动作。
  “鸡啼——”雷老大亦一呆:“糟了——”一急忍不住一头往冷血撞去,不等道士喝令。
  这一次冷血突然从棺材中弹起来,雷老大迎面一撞,立时弹飞出去。
  张道士看着呆在那里。
  冷血随即僵尸也似转身,跃出棺材外面。
  “你——”张道士口震震地说不出话来。
  冷血目光电闪般一亮:“我兼练旁门七伤七杀绝命内家功夫,伤一次,内功好一次,要我死,除非打碎我的天灵盖!”
  冷血接一声冷笑,身子僵尸般弹起,三个起落,出了义庄!
  雷老大张道士齐皆呆着,看见冷血已到了义庄门口,雷老大再也忍不住,怪叫一声,凌空飞撞过去。
  冷血随手关门,雷老大正撞在门上,又跌一个元宝翻身,随着日光涌现,消失无踪。
  “没可能,金手指也会判断错误?”张道士垂头丧气的,对金手指的判断他一向很相信。

×      ×      ×

  金手指并不知道对冷血的死因判断错误,翌日下午,应方鹏的邀请,到方家诊断。
  方鹏当然是完全清醒才有这个打算。
  以他的推测,方老头应该到此为止,寿终正寝,可是仍然寄望万一。
  金手指手指一会才从方老头的腕脉移开,眨着一双老花眼。
  方鹏关心地忙问道:“怎样了,金大夫——”
  金手指一抬手:“拿来!”
  “诊金?”
  “死亡证——”
  方鹏吃一惊:“我爹真的完了?”
  金手指干咳一声,老气横秋的问:“他有风湿兼心脏病是不是?”
  “你诊断到的?”方鹏很奇异。
  “昨天晚上他是否很兴奋?”
  “兴奋?”
  “不管他开心抑或伤心,总之就是情绪激动,很兴奋,是不是?”
  “是啊!”方鹏简直佩服到五体投地。
  “还喝了一点,是不是?”
  “是啊——”
  “几十岁人了,心脏又这么坏,怎受得起这么大的刺激,还喝酒?”
  方鹏忍不住问:“金大夫是如何得知的?”
  “就凭我这只手指。”金手指竖起中指。
  “真是名符其实的金手指。”方鹏大赞出口。
  “诊金——”金手指手再扬。
  方鹏连忙将银两奉上,一面吩咐:“老鼠,快带金大夫去弄妥死亡证。”
  “是——”老鼠有些手忙脚乱的。

×      ×      ×

  方老头的后事弄妥了,方鹏人又龙精虎猛起来,大清早起来,在桌上摆弄银两,自得其乐。
  老鼠看看奇怪,问道:“少爷——老爷——”
  “后事都弄妥了?”
  “不错,但,怎么少爷你一些也好像不怎样伤心的?”老鼠到底问出来。
  “我爹爹这么一把年纪,而且,又去得这么开心兴奋,实在没有理由为他伤心的。”
  “又是道理。”老鼠点头。
  方鹏坐正了身子,学着方老头生前的模样,干咳一声:“老鼠——”
  “少爷有什么吩咐?”
  “叫我老爷——”方鹏老气横秋的。
  “嗯……”
  “这个家,由现在开始,以我为主,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像我爹那么孤寒,刻薄,专制,野蛮——”
  “是,老爷”
  “你现在去替我准备酒菜。”
  “少爷,老爷他才……”
  “管他,现在他在棺材里,哪由得他怎样。”方鹏胸襟敞开,二郎脚架在桌面上:“饮饱吃醉了,我们便带些金银衣纸给他,他虽然平日难得有一两银子给我,我是不会跟他算账的。”
  老鼠连连点头,觉得这个少爷实在太不错了。

×      ×      ×

  金银衣纸一烧便大堆,方鹏老鼠一齐动手,倒是烧得兴高采烈。
  烧罢,方鹏一拍双手:“这里几千万的了,在阴间够用够威的了,爹,我这个做儿子的也算是这样吧。”
  老鼠亦帮腔:“是啊,老爷,少爷真是太孝顺你老人家了。”
  “走吧。”方鹏往老鼠肩膀搭一把:“我们一会儿还有很多消遣。”
  老鼠立时眉飞色舞。
  这主仆二人一走,张道士便从树丛中冒出头来,一顶无人的空竹笠接从旁边冒起,当然就是雷老大的鬼魂。
  雷老大即时问:“你那天晚上说死的老东西,尸体可以合我用的就是这个方老头?”
  “合适到极了。”张道士点着头:“那一次他死不了,这一次不会假的了。”
  雷老大沉吟着:“太老了。”
  “你自己考虑清楚,你这个魂魄没有多少时间留在人间的了。”张道士一本正经,并不像危言耸听。
  雷老大考虑了一会,突然问:“方鹏这个臭小子很害怕他爹爹的啊!”
  “这个我可不清楚,但做儿子的当然害怕做爹爹的。”
  “这……我若是变了他的爹爹……”
  “当然害怕你了。”
  “这岂非什么仇都可以报了。”雷老大突然“咭”一声笑出来。
  张道士一呆,然后突然的,雷老大好像想起什么乐事,放声大笑,那顶悬空的竹笠乱摇,周围的枝叶亦一阵摇动。
  张道士傻瓜也似左看看,右看看。
  树叶竹笠终于停止摇动,雷老大笑声一顿,大叫:“好,那就做他的爹爹。”
  张道士点头:“一言为定,我动手的了。”反手从树丛中拿出一柄锄头走前。
  竹笠亦跟前。
  与树丛分开同时,亦露出雷老大本人的尸体,死状更恐怖,血迹当然都已干透了。
  花老二、马老三也就在这时候远远走来。
  走着花老二伸手一推马老三:“老三,我看算了,别再找了。”
  “又是你要找下去的。”
  “一场结拜兄弟嘛。”
  “你不是一向甚有正义感,说不大欣赏老大的所作所为的。”
  花老二一笑道:“人也死了,还说什么?”
  马老三突然转过话题:“听说方鹏的爹爹死了。”
  “人迟早一次,难保很快便轮到你和我——”
  “乱讲,怎么说这种不好意头的话,吐口水再说过。”
  花老二转头方准备吐,突然一呆,以指按唇:“噤声,你看——”
  “看什么?”
  “那边!”花老二手一指。
  马老三循指望去,只见张道士正在那边举起锄头挖方老头的坟墓。
  “那个茅山道士啊。”
  花老二奇怪地一望再望:“掘人家山坟,搞什么鬼?”
  “不管那许多,过去问问他可知道老大的尸体在哪儿。”
  “看多一会再说。”花老二一蹲下身来,冷不防树丛开处,看见雷老大的尸体。
  马老三亦一眼瞥见,要叫,被花老二掩住嘴巴。
  “大……”马老三手指雷老大尸体。
  花老二压着嗓子:“一定是道士藏在这儿。”
  马老三推开花老二掩着嘴巴的手:“你说他这样做有什么目的?”
  “我不知道,但很想知道。”
  “那看下去好了。”
  于是两个人便躲在一旁,静观其变。
  张道士不知道花老二马老三找到来,继续努力的发掘坟墓,终于将方老头的棺材掘出来。
  到他撬开棺盖的时候,夜幕亦低垂,雷老大的鬼魂亦出现了。
  花老二马老三没有鬼眼,看不见雷老大的鬼魂,仍然只见张道士一个。
  搬开了棺盖,张道士以袖擦汗,探头一望方老头的尸体躺卧棺中。
  雷老大亦探头一望:“看来又好像不大老。”
  张道士喘着气:“你认为没有问题,我歇一会替你弄妥这件事。”
  雷老大摇头,道:“先搬我的尸体过来。”
  张道士奇怪:“你未还魂才要近着自己的尸体,必要时也有个地方栖身,现在还要来干什么?”
  “瞻仰遗容嘛。”雷老大有些伤感。
  “真是吃你不消。”张道士摇摇头,拖着脚步走过去,将雷老大的尸体拖了出来。
  雷老大很自然的肃立在尸体前面,脱下竹笠放在胸前,默默致哀。
  张道士可不管他那许多,自顾准备借尸还魂的东西法宝。
  花老二马老三那边越看越奇怪,对望一眼,马老三大摇其头:“你说那个道士是不是脑袋有毛病,一时间自言自语,一时间搬来搬去。”
  花老二揉一下眼睛:“那顶竹笠够奇怪的了,离地五尺,老是不跌下去的。”
  这句话还未说完,雷老大的鬼魂将手中竹笠放在自己尸体面上,瞻仰遗容完毕。
  张道士即时一声,说道:“成了,过来这儿。”
  雷老大熟练地凌空一飘,上了棺材的末端,张道士七枚钉左三右四扣好,立即念动咒语,脚踏七星,绕着棺材打转。
  花老二马老三更奇怪了。
  “我明白了。”花老二突然有所领悟:“这个茅山道士一定是拿老大的尸体来练什么茅山邪术。”
  “一定是——”马老三有些激动的:“人死入土为安,这样摆弄老大真是死不瞑目。”
  “不成,我们一定要阻止他。”
  “就这样冲过去,被他发现,驱尸来对付我们如何是好?”马老三有些担心。
  “我可以悄悄的走过去,出其不意,一下子拿着他。”
  “好办法——”

相关热词搜索:借尸还魂

上一篇:第三章 借错假死尸 作法难还魂
下一篇:第五章 变成阴阳人 能行尸走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