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借尸还魂 正文

第五章 变成阴阳人 能行尸走魂
 
2020-10-22 15:08:51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花老二一直往野外奔,一步一回头,远远看见方老头,两条腿如何敢停下。
  若是雷老大本人,早已将花老二追上,现在这个却是方老头的身子,年纪一大把,风湿心脏病,跑来当然很吃力。
  两个一个胖一个老,跑到了野外,都已大感吃不消,不住的喘气,花老二忍不住坐在地上,方老头亦抱着一条树干拚命的喘气,歇了好一会,才追上前。
  花老二一见立即爬起来,继续前奔。
  方老头目光一转,立即一旁绕开,抄快捷方式追前。
  花老二跑着回头一望不见方老头,以为已将方老头抛下,冷不防前面树丛一开,方老头一下子扑出来,一惊摔翻地上,反而避开了方老头的一扑。
  方老头亦一个饿狗抢屎扑倒地上,一滚爬起来,奋力再扑,终于扑在花老二身上,一轮拳脚展开,往花老二身上招呼,花老二拼命封挡,挨了三几下拳脚,元宝般翻倒在地上。
  方老二拳头再要展开,气力却已按不上,一停下,花老二马上爬起来,往前逃命。
  方老头喘着气只好再追前。

×      ×      ×

  花老二一路上跌跌撞撞,连滚带爬的,终于来到了一间和尚寺前面,爬着上了石阶,方老头已追上前来,手一探抓住了他的一只靴子。
  他也总算懂得来一招金蝉脱壳,脱掉靴子,连滚带爬的滚进了寺门内。
  方老头喘着气,反手丢掉靴子也追上,一步才踏入寺门,眼前便一团佛光涌来,一个身子随即反弹开去,摔翻寺外地上,一阵难以言喻的痛苦感觉。
  他到底已有鬼性,立时明白是什么回事,那种难以言喻的痛苦感觉随即再袭上心头。
  花老二那边回头看见,亦明白是什么回事,摸摸心窝,松一口气。
  方老头随即大喝道:“花老二,你出来——”
  这一下大喝跟着便是一阵咳嗽,花老二听着笑容绽开了一脸,有恃无恐的扬扬手:“你有种的便进来——”
  方老头气极往前三步跨进,随即痛苦的掩着心窝退下,手指花老二,说不出话来。
  花老二自然更开心,扬着手,连声道:“进来啊进来啊。”
  方老头不由破口大骂,却只有跳脚大骂的份儿,再不敢往前闯。
  张道士果然不是废话,佛门圣地对花老二来说的确是一个安全的地方。

×      ×      ×

  马老三也知道佛门圣地安全,可是要他削发为僧却是万万不可,对自己的形象他一向非常小心,所以他考虑到衙门的监狱。
  要犯法才能进监狱,该犯什么法,马老三仔细考虑下来,还是调戏女人最为合适。
  也所以一觉醒来,他便跑到大街上,靠墙而立,眯着一双色迷迷的眼睛,只等合适的女人经过。
  老天也好像有意跟他开玩笑,半天下来,经过的都是男人和小孩子,难得有一个年轻的女人经过,却是一脸的麻花,丑得可以。
  她虽然对马老三大感兴趣,一眼瞧见先扬手打招呼,马老三却是不由打一个寒噤,偏过身子,跟着双手掩住了眼睛。
  然后他从指缝中看见了另一个女人,不由张开手指望去,张尽了还是看不到那个女人的身子。
  好像那么胖的女人也的确罕见。
  马老三叹一口气,望向另一个方向,这一次总算让他看见一个身材不错,衣着也颇为入时的女人背影。
  那个女人扭动着腰肢,走来并不快,马老三喜出望外,脚步放开,三步并作两步,很快便追上,一手先搭上那个女人的肩头,再来一声:“美人儿——”
  那个女人应声转身,背后看来不错颇迷人,相貌却有些吓人,年岁最少也已在四十以上。
  她接问:“是你叫我美人儿——”一脸笑容已绽开,这笑容对马老三来说也是一种打击。
  马老三一张脸立时苦起来,一声:“妈妈——”
  那个女人一呆,破口而出一句:“去你妈的。”
  不等她说完话,马老三已一匹马也似狂奔了开去。
  转过街角,马老三才停下来,不由长叹:“今天也不知道遇上了什么霉运,平日看得上好看一点的女人也不知跑到了那里去,不是胖便是丑,要不是老得要命,说我会调戏她们,那一个会相信。”一顿他又一声叹:“本来打算犯一条调戏良家妇女的罪名,进监仓去住上几天,但这样子的女人,叫我如何下手?”
  嘟喃着他垂头丧气的往前行。
  经过小酒家他才回复多少希望,脚步一转,满怀希望的冲进去。
  他记忆所及,万人迷每天这个时候都是在小酒家内喝酒。
  庆小二马上迎上去,叫一声:“马大爷。”
  马老三没有回答他,目光及处,一阵失望,万人迷意外的并不在小酒家内。
  “万人迷哪儿去了?”马老三随即问道。
  “今天还未见出现,平日她也是没有客人才会跑到这儿来,你找她?”
  “还要调戏她——”马老三一个饿虎擒羊姿势。
  店小二一呆:“你没有问题吧?”
  马老三立即问:“她难道不够漂亮,身材难道还不够迷人?”
  店小二笑了:“谁也知道她就是这样子才被人叫做万人迷。”
  马老三打了一个哈哈:“现在若是让我看见了我马上调戏她。”
  店小二又一呆:“你好像忘了她是干什么的?”
  “她是干什么的?”马老三突然一呆,反手往自己脑袋拍一把:“该死。”
  店小二接问:“马大爷怎么突然想到要调戏一个在妓院的妓女?”
  马老三摇头:“现在不想了。”
  店小二呆望着他,当然不明白,马老三伸手一拍他的肩膀:“我现在要调戏一个良家妇女。”
  店小二简直变成了傻瓜。
  马老三接问:“那儿有看来上眼的良家妇女,你快快说来。”
  店小二大摇其头:“马大爷大概不知道调戏良家妇女随时会被拉进监仓。”
  马老三大笑:“这是最好不过了。”
  店小二只有摇头,也就在这时候候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传来:“马叔叔。”
  马老三一怔,回头望去,花凤出现在小酒家门外,往内一望,走进来。
  “阿凤——”马老三脱口叫出来。
  “是我——”
  “太好了,”马老三眉飞色舞的,一面搓着双手一面连声:“太好了。”
  “什么太好了?”花凤当然是很奇怪的问。
  马老三又是一句:“太好了。”
  花凤摇摇头:“马叔叔,我要问你一件事。”
  “看来看去还是你最漂亮。”马老三牛头不对马嘴的接一句。
  花凤接问:“你可知道我爹爹在外面闯了什么祸?”
  “你爹爹?”马老三打了一个“哈哈”:“别管他,先弄妥我这方面。”
  “什么事?”花凤奇怪的追问。
  马老三突然伸手捏住花凤的下巴,花凤立时怔住在那儿。
  “叫啊——”马老三接嚷。
  “叫什么?”花凤更奇怪。
  “非礼。”
  “非礼——”花凤又一怔。
  “你不叫,我更进步的了。”马老三松开捏着下巴的手,然后来一个饿虎擒羊。
  花凤眼快,一闪避开,脱口叫出来:“非礼啊——”
  “叫响亮一些——”马老三伸手往花凤的屁股摸一把。
  “非礼啊——”花凤不由自主脱口大叫。
  “再叫响亮一些。”马老三伸手再摸向花凤的屁股。
  花凤一声“非礼啊——”闪身避开,马老三正要再有所行动,一个人已从外面冲进来,大喝:“那一个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
  这个人也不是别人,乃是方鹏。
  马老三没有在意,很自然的用手一指鼻尖:“是我——”
  “是你——”方鹏当然不会认不出马老三。
  马老三这才发现是方鹏,一惊慌忙摇手:“不……不是我——”
  话还未说完,方鹏已出手,拳头狠狠的打在马老三的肚子上,只打得马老三叫苦连天。
  捕头也就在这时候带着两个捕快,在店门外经过,听得呼叫声,探头一望急冲进来。
  “什么事什么事?”捕头伸手一指,大喝一声:“住手——”
  方鹏停手,望捕头一眼:“这个老而不非礼女——”目光落在花凤面上,连忙改口:“少女——”
  马老三脱口一声:“没有这种事。”
  “哦!马老三——”捕头终于看清楚马老三的面目。
  马老三这时候亦看清楚来的是捕头,连忙又承认:“是,是有这种事。”
  “是你非礼少女?”捕头再问。
  马老三双手一拍,忙道:“抓我去坐牢吧。”
  花凤看了马老三一眼,有些不忍的摇摇头,上前求情:“他是我爹的结拜兄弟。”
  捕头一怔,立即一声:“如此更加罪加一等。”
  马老三应声大叫:“对,我是罪有应得,你抓我坐牢好了。”
  花凤又求情:“他喝了酒,不是有意的。”
  马老三立即否认:“没有啊。”
  捕头随即喝一句:“把他抓起来。”
  两个捕快正要动手,花凤话已接上:“他真的不是立心不良,饶他一次吧。”
  捕头瞪着花凤:“你意思是说我们就是起诉他,你也不会做证人的了?”
  花凤摇头:“不会——”
  旁边方鹏看看花凤,脱口大赞:“姑娘,你心肠太好了。”
  花凤看看方鹏,不知怎的,脸儿竟然红起来,方鹏立时看呆了眼睛。
  捕头看着花凤,再看看马老三:“没有原告,抓你回去也是白废气力。”
  马老三连忙上前抓住捕头的臂膀:“你拿我回衙门去吧。”
  捕头瞪着他:“你很想吃官家饭?”
  “想得很。”
  “你就是不知道近来米价大涨,要吃便宜的,那有这么容易。”捕头挥手拍开了马老三的手。
  马老三看看自己的双手,一咬牙,突然挥拳向捕头的面部击去,捕头眼看是避不开的了,惊呼声中,方鹏及时一拳横来,架开了马老三的一击。
  捕快惊魂甫定大喝一声,说道:“斗胆——”
  马老三大声回应:“我要你这个胡涂虫明白。”
  “什么?”捕头不禁一呆。
  “你就是不知道我先后强奸了一千零一个女人,杀了一百零一个?”
  捕头又一呆“你不是要告诉我,你就是北京城那个大狂魔。”
  “哈哈——”马老三仰着脸:“就是我。”
  捕头脚步一退,挥挥手,大喝:“抓起来——”
  两个捕快应声一齐扑上,抓住了马老三的肩膀,马老三反而大乐。
  捕头也很快乐,笑顾方鹏:“你真是我的福星,先一个杀手再一个色魔,这回我就是不要连升三级也不成的了。”话声接一低:“我这个人也很通气,给一个机会你认识一个美丽可爱的少女。”一顿语声接提高,向花凤:“这位姑娘受惊了,麻烦你送他回去!”
  方鹏呆一呆,那边花凤已向他望来,目光接触,两人都有触电也似的感觉。
  “这位姑娘请——”方鹏硬着头皮先开口。
  花凤点点头,有些害羞的往外走,捕头看着心头大乐,回看马老三,一张脸才板起来:“押他回去——”

×      ×      ×

  出了小酒家,一路上马老三轻松快活,到了衙门附近,无意往侧一望,马老三身子不由一缩。
  方老头正从那边左顾右盼气愤愤地走来,看情形他只是寺院那边没有办法对付花老二,回头找其他人,就是想不到在这里遇上马老三。
  马老三不是那么突然一缩,他也不会在意,一眼瞥见立时向这边冲来。
  马老三大惊失色,急忙冲向衙门,两个捕快要拉也拉不住,走在前面的捕头亦给撞得打一个旋子。
  他以为马老三要开溜,正要着人追捕,目光及处,却见马老三已在衙门内。
  “你这个小子——”捕头方要骂,马老三已嬉皮笑脸的回答:“我实在太喜欢这个地方了,一看见,两条腿便不由快起来。”
  一个捕快不由摇头:“这个小子的脑袋一定是很有问题。”
  捕头冷笑:“否则也不会变色魔。”
  他们跟着走进去,眼中所见,马老三就是眉飞色舞的,他们当然不知道,马老三这眉飞色舞的表情,其实是让方老头看的。
  看见马老三跟捕头捕快走在一起,方老头已有些顾虑,但仍然走前来。
  到了衙门前,方老头却是不由自主停步,他眼中所见,衙门煞气冲天,尤其是供奉的关帝像豪光万丈,多看一眼,他也有刺痛的感觉。
  越接近那种刺痛的感觉便越强烈,他不由伸手护住了眼睛,再也不敢行前。
  马老三看在眼内,更加快乐了。

×      ×      ×

  给关进大牢,马老三更觉得安全,双手抓着铁栅,不由自主的大笑起来。
  “这小子简直变态。”一个捕快往地上吐一口唾沫。
  “要不是变态也不会做那种事。”另一个捕快回答:“这都是人渣。”
  马老三只顾大笑。
  也就在这时候,牢中四个阴阳怪气的囚犯从后面围上来,一个的一只手轻轻摸上马老三的屁股。
  马老三突然发觉,笑声一顿,回头望去,看见那四个囚犯色迷迷的样子,不由一呆。

    “样子不错啊。”  
  “身材也够动人的。”
  “你们看他的肌肤,多么光滑。”
  “声音也够动听。”
  四个囚犯,怪声怪气,只听得马老三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他脱口惊问道。
  外面一个捕快回答:“这个牢是囚禁色情狂色魔的。”
  话说完两个捕快便往外走,马老三连忙大叫:“你们这样便要离开的了?”
  一个捕快回头吐一口唾沫:“你们这些人渣,多看一眼也倒胃。”
  “喂,你们!”马老三探头出铁栅大叫。
  两个捕快头也不回,往外走去。
  四双手也就在这时候摸上马老三的身子,马老三尖叫一声,一只猴子似的爬上了铁栅,那四个囚犯同时追上去,身手的灵活绝不在马老三之下。
  马老三一面尖叫一面闪避,监牢局限环境根本就没有躲避的地方,四个囚犯随即四面包围过来,一个终于伸手抓住了马老三的足踝。
  他们力气也不小,抓着用力一拖,便将马老三拖了下来,其余三个囚犯跟着扑至。
  马老三尖叫连声,眼中所见都是四个囚犯淫邪的嘴脸,不禁由心寒出来。
  那刹那,他亦突然生出了一种要被强奸的感觉。

相关热词搜索:借尸还魂

上一篇:第四章 像人又像鬼 似鬼不成人
下一篇:第六章 作法自扰 恶鬼纠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