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借尸还魂 正文

第七章 绿帽遮鬼眼 道士捉鬼忙
 
2020-10-29 13:40:52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个囚犯立时一手摸上他的脸:“可人儿,米已成炊,你还害怕什么。”
  马老三“呜呜”的哀叫。
  “这声音太动人了。”另一个囚犯突然叫起来:“我忍受不住了。”
  双手马上摸上马老三的屁股。
  马老三双脚急跳,其他三个囚犯马上上前来,毛手毛脚的。
  一声暴喝实时传来:“你们在干什么?造反?”
  四个囚犯回头看见捕头带着两个捕快走来,慌忙停下手脚,装出一副可怜相,缩到一角。
  铁栅打开,两个捕快上前将马老三解开,捕头探手拔出他口中塞着的布团,冷笑一声:“算你走运——”
  “走运?”马老三突然失常的叫起来:“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是无辜的,清白的——”
  捕头冷笑:“你是自找麻烦,现在有人来保释你,跟我出去——”
  “真的——”马老三喜出望外。


  ×      ×      ×

  劫后余生,马老三花老二都像是饿鬼投胎的,狼吞虎咽。
  桌上放满了酒菜,但除了花老二马老三,方鹏三人都没有动筷子。
  方鹏紧盯着张道士,张道士愁眉苦面,有意无意避开了他的目光,花凤坐在方鹏身旁,看着花老二,不由自主的摇头。
  等了好一会,看见张道士还是没有反应,方鹏终于忍不住开口道:“这件是大家指证,是你弄出来的,当然得由你来摆平。”
  花老二随即放下酒杯:“若是不能够弄妥,第一个我可不客气。”
  “我是第二个。”马老三接上口。
  张道士苦着脸:“我现在不就是在动脑筋。”
  然后他又拿出那册笔记翻阅起来。
  方鹏看着忽然眉头打结,花凤第一个发现,奇怪地问:“你怎样了?”
  “我是担心老鼠,不知现在变成怎样了?”
  花凤想想:“雷老大的鬼魂目的在对付你,应该不会把他怎样的。”
  方鹏不由点头,当然怎也想不到冷血突然找到了方家,老鼠已死在冷血手下。
  在他来说,冷血已经是一个死人。


  ×      ×      ×

  笔记翻阅了一遍又一遍,张道士突然兴奋的站起来,猛的一掌拍在桌子上:“好,这样做。”
  众人被他吓一跳,方鹏连忙问:“怎样做?”
  张道士咬牙切齿的道:“要对付你爹爹——”
  “不是对付雷老大?”方鹏随口问一句,
  “对,要对付雷老大,首先要把他抓起来,将他上身的衣服剥掉。”张道士大声疾呼:“然后把钉在他胸膛上的三枚铁钉拿出来。”
  “这便成了?”方鹏有些怀疑。
  “雷老大的魂魄完全要依赖那三枚铁钉才能够安稳的藏在令尊的尸体内。”张道士说的也有道理。
  “只怕不易将他的衣服剥掉。”马老三担心的。
  花老二接上口:“我们可不是老大的手脚。”
  方鹏看看他们,忽然一声叹息:“我本领虽然不错,可是要我对爹爹的尸体拳打脚踢……”
  张道士抓抓脑袋:“我们可以不动手的。”
  方鹏一怔:“智取?”
  张道士目光一转:“你们大概没有忘记我那顶绿帽子,戴上它雷老大的鬼魂便看不见——”
  话未说完,方鹏三人已叫起来:“要我们戴绿帽子?”
  张道士叹一口气:“我意思是说,只要有方法令雷老大的鬼魂看不见我们,我们便可以悄然涌上,一把将他抓起来,七手八脚,剥掉他的衣服。”
  马老三花老二奇怪的看着他,花老二突然问:“你还有其他办法可以令雷老大的鬼魂看不见我们?”
  张道士还未答话,马老三已大叫:“你为什么不早些跟我说,害我在监牢里——”话说着便要动手。
  张道士慌忙摇手:“我是方才细看笔记,才想到还有这个办法。”
  方鹏追问:“到底是什么办法?”
  花老二亦问:“危险性大不大?”
  “只是有些麻烦。”张道士郑重的。
  “有些麻烦。”


  ×      ×      ×

  那其实的确不算太麻烦,生鸡血不难找,墨汁也易求,张道士将生鸡血墨汁放在一起,一轮咒语,排场虽然不大,倒是古灵精怪。
  到他将生鸡血墨汁在四张黄纸上画下符咒,再烧为灰,混在四碗无根水之内,以手指搅弄妥当,目光转向方鹏花老二马老三,三人便不由大皱眉头。
  张道士收起手指,目光再一转:“喏,这碗水,是让你们开眼的,喝下去,在二十四个时辰之内,你们都见很多东西。”
  花老二接问:“什么东西?”
  “鬼!”
  “这不成。”花老二摇手。马老三同样反应。
  张道士叹一口气:“你们不喝这种水,雷老大的鬼魂必定看见你们,你们却是看不见他的鬼魂,如此一来,即使你们将尸体上的三枚钉子拔掉,又如何将他的鬼魂抓起来,不让他回去方老头的尸体,又怎将他推回自已的尸体内?”
  花老二马老三不由点头。
  方鹏目光却落在花凤面上:“阿凤,我看你还是留下来好了。”
  花凤摇头:“我一个留在家中不是更害怕,不知道这件事倒还罢了,再说我又怎放心得下?”
  方鹏想想:“那你跟在我身旁,不要离开。”
  花凤点头,花老二瞪着他们,一时间也不知如何说话。
  张道士随即以手指一敲桌面:“别客气了,喝吧。”
  方鹏花凤花老二马老三四人无可奈何的举起了那碗符水,看见那在浮动的符灰,不由又大皱眉头。
  张道士板起了脸,大声地说道:“干——”
  四人相顾一眼,终于齐叫一声:“干了——”一齐将碗举起来,仰首喝下,一时间,奇奇怪怪的声响大作,四人总算忍着没有吐出来。
  看见四只碗放下,张道士面容才一宽:“好了,现在是最后一个行动,我们到山坟那边将雷老大的尸体挖出来。”
  众人一时间又面面相觑。


  ×      ×      ×

  夜已深,未出市镇,方鹏四人已一阵阵阴森恐怖的感觉,张道士当然是若无其事,一马当先。
  花老二马老三紧跟在张道士身后,不时左顾右盼,方鹏花凤走在最后,相扶着,亲密得可以。
  行走间,一个老人迎面走来,飘然从众人身旁经过,带着一阵阴风。
  张道士若无其事,花老二有意无意多看一眼,脱口一个招呼:“二叔公,这么晚了到哪儿去?”
  老人面色惨白,应声现出诡异的笑容,飘然远去。
  花老二目光随着转动,面色突然大变,张开嘴巴,瞪大了眼睛,双脚也开始发软。
  马老三即时哆嗦着一句:“二叔公不是已死了三年多了?”
  花老二双手掩上眼睛,不住的点头:“这次真是见鬼了。”
  马老三一个身子也颤抖起来。
  张道士打了一个“哈哈”:“那碗符水厉害吧。”
  “厉……厉害——”花老二由心里寒出来。
  长路漫漫,长夜漫漫,他们还会遇上多少鬼魂?
  也就在这时候,方鹏脱口叫出来:“打更六——”
  打更六的鬼魂迎面飘来,面色苍白,鬼声鬼气的回应:“我死得很惨,冷血杀了我,还吸干我的血。”
  “冷血?”方鹏心头大震。
  打更六没有再作声,飘然经过,张道士目光一转,叹一口气:“我忘了告诉你,那个冷血还活着,他练的是什么旁门七伤七杀绝命功,伤一次,内功便好一次,但人性也好像相对坏一次,我看他,现往已不像是人,倒像是一个恶魔。”
  “我也是冷血杀的。”另―个声音也就在这时候一旁传来。
  方鹏目光及处,不由脱口一声:“老鼠——”
  老鼠的鬼魂飘然而来,看神态既恐怖又凄惨。
  “老鼠,你告诉我,冷血现在在什么地方,我替你报仇。”方鹏伸手截去。
  “他现在跟老爷一块儿,已经商量妥当,一齐对付你。”老鼠从方鹏的手臂穿过,飘然去远。
  方鹏一把抓不住,呆一呆,张道士旁边叹息:“这些游魂野鬼,就是这样东飘西荡的,身不由己。
  方鹏有些苦恼的抓着头发:“我爹爹跟冷血一块儿到底要弄什么鬼把戏?”
  张道士看看他,翘着脚步便要离开,方鹏突然探手抓住:“这个时候你还到哪儿去?”
  张道士苦着脸:“你开口叫爹爹,心里就是当他爹爹,我还是离开为妙。”
  “有什么关系?”方鹏奇怪。
  “喏,我问你,冷血要动手打你,你怎样?”
  “当然是跟他拼一个明白,你也不是不知道,他是我的手下败将。”
  “那我又问你,你跟冷血动手的时候,要杀冷血了,你那个爹爹突然上前来阻拦,你怎样?”张道士盯稳了方鹏,一眨也不一眨的。
  方鹏呆一呆,张道士冷笑:“下不了手吧?”
  “他——”
  “别我我他他了,你下不了手,冷血又怎会错过这对付你的机会?”张道士苦笑。“他既然内功比以前高,你能够受得住他多少下攻击?”
  “这我如何是好?”方鹏回问。
  “等死好了。”张道士无可奈何的。
  “他死了我们怎样?”马老三叫了出来。
  “当然性命难保。”张道士回答得很快。
  马老三转身便要走,方鹏叫住:“你要回监牢去?”
  马老三一呆,收住脚步,花老二随即一声叹息:“我还是回和尚寺去,迟一些送命总是好的。”
  他脚步才举起便给花凤一把拉住,方鹏看看各人,转顾张道士:“你懂得这许多旁门左道,没有理由什么办法也没有的,替我想一个好办法好了。”
  花老二马老三异口同声接上口:“对,快快想一个好办法,不成大家这样死在一块儿。”
  张道士双眉打结,好一会才松开,咧开嘴巴,一笑:“这样好了。”
  “怎样?”众入追问。
  张道士笑容突然又一敛,摇头:“还是要向冷血的秘密武器着手。”
  “什么秘密武器?”方鹏急问。
  “就是你爹!”张道士一字一顿的。


  ×      ×      ×

  方老头这时候正与冷血走在山路上,虽然衣不蔽体,神情却有轻松快活。
  “方鹏那个臭小子实在有几下子,无谓多说了,我们合作吧。”他仍然在游说冷血。
  冷血冷笑:“问题在你的灵魂虽然没有问题,所附的方老头的身子却是风湿骨痛心脏病,能够起得了多大作用?”
  方老头摇摇头:“话可不是这样说,我这个身子怎也是方老头的,方鹏对你一动手,我便上前拦阻,他如何下得了手,到时候,你便可以乘机出击,狠狠的对付他。”
  “不错——”冷血有些心动,他内力虽然比以前高,但到底曾败在方鹏手下,多少有些失败感,也当然没有必胜的信心。
  方老头还有话:“喏,以你的功力,只要有机会往那个臭小子身上狠狠的来几下,还不要他的命?”
  “不错——”冷血点头。
  “到底怎样?”
  冷血终于伸出手来,与方老头一握,然后两人不约而同打一个“哈哈”。
  一阵大笑声也就此际传来,两人不由向那边望去,黑暗中树影重重,虽然看不见什么,这笑声方老头却是很熟悉。

相关热词搜索:借尸还魂

上一篇:第六章 作法自扰 恶鬼纠缠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