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借尸还魂 正文

第一章 茅山驱尸术 乱坟找壮尸
 
2020-10-18 16:44:46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茅山术千奇百怪,种类繁多,就是驱尸据说已经有三十六种方法。
  这三十六种驱尸方法张道士都知道,却只学了其中七种,他虽然三岁入门,资质到底是不大好,又加上心术不大正,很多时胡思乱想,神游太虚,若是每一种都要学全,以他的速度,只怕这三十六种驱尸方法便足已消磨他一辈子。
  他清楚自己是什么材料,所以每一种茅山术都是挑简单而实用的来学。
  现在他施用的正是他所懂的七种驱尸法中最厉害的一种。
  虽然之前他已经不时操练,现在还是有些紧张,天生他便是有些神经质,何况他下山以来,到底还是日子少,受聘的机会也并不多。
  学习操练的时候,尸体当然是可以挑选,现在则是信手拈来,条件也自然大打折扣。
  所以他已经打醒十二分精神。
  驱尸其实是小茅山,坛很简单,香烛符咒清水之外,便只有一个瓦盅。
  这时候瓦盅的盖子正在不停的颤动,“格格”作响。
  对坛放着一具破旧的棺材,黑漆剥落,字迹残缺不清,与瓦盅的盖子颤动同时,棺盖亦在“格格”的颤动。
  张道士的驱尸大法已经发生作用了,也所以他更加紧张,索性闭上了眼睛,双手捏着的两张神符左一挥,右一舞的,口中念念有词。
  那念的到底是什么,相信也就只有懂茅山术的人才明白。
  雷老大花老二马老三三个人一句也听不明白,躲在一旁树后,张头探脑。
  他们是三个人一伙,是不大不小的流氓,以雷老大为首,武功也是他最好。
  花老二一身蛮力,马老三是三人当中最有学识的一个,也不过略懂文墨,满肚子鬼主意,请张道士到来驱尸也正就是他的妙计。
  荒山野岭,荒废的义庄,就是这个地方的气氛已经够恐怖的了,现在,棺材的盖子这样子颤动,看着自然更令他们心寒。
  瓦盅的盖子颤动着突然一下子弹起来,正撞在张道士的前额上,张道士不由脱口惊叫一声,张开了眼睛。
  雷老大三个亦不由吓一跳,吓了这一跳随又吓一跳,棺材的盖子与之同时就像盅盖子那样弹起来,撞在地上,掀起了一天灰尘。
  张道士手一抹前额,马上站直身子,双手捏着的神符插向烛火,一下子燃烧起来,他也就左右交划,一面念咒一面将神符插进瓦盅内。
  瓦盅半盛着清水,神符插进水里仍然燃烧,至尽才熄灭。
  张道士看在眼内,双手将瓦盅捧起来,大喝一口,便要喷出,那知道一口喝得实在急了一些,不由得一阵呛咳。
  雷老大三人金睛火眼,好奇的看着张道士,在他们来说,只以为这一阵呛咳又是必要程序。
  张道士目光左右一扫,难免有些尴尬,但仍然极力掩饰,连声:“不要紧不要紧——”
  雷老大三个正奇怪什么不要紧,张道士已喝进第二口符水,这一次当然没有再咽下去,用力一喷,立时一股烟雾也似喷进了棺材内。
  一具僵尸随即从棺材内弹起来。
  僵尸的面庞有如白垩,毫无生气,僵直地立在棺材内,看来当然是阴森恐怖。
  雷老大三个不由得身子一缩,一齐打一个寒噤,张道士却反而兴奋起来,挥着手大叫:“跳啊跳啊——”
  僵尸随着他挥动的手跳起来,“通”地一声,灰尘飞扬,棺底被一蹬穿破,僵尸这一跳便跳不起来,往前一仆,整具棺材同时散破。
  僵尸这一仆也就倒地不起。
  张道士呆一呆,瓦盅脱手落在坛上,一面奔前去一面叫:“怎会这样的。”
  雷老大三人亦围上来。
  僵尸赫然在地上支离破碎,张道士不由俯身往僵尸的面上一拍。
  这一拍僵尸的面便碎了,一抹骨灰扬起来。
  雷老大脱口一声:“碎了。”
  张道士抓抓发髻:“太老了。”
  雷老大目光一转:“你叫他助我一臂之力?”
  “这一个不成不要紧,我们找一个年轻的。”张道士连忙来这种话。
  马老三立即接上口:“早便该找年青的了,你看我们年青人——”
  他随手捋起衣袖,虽然臂膀是瘦一些,但也能够弄出一团肌肉来。
  雷老大看看冷笑一声:“可惜你不是僵尸。”
  马老三干笑一声,放下手,花老三急着问:“张道士,年青的到那儿找?”
  “乱葬岗多得很。”张道士冲口而出,随即连打三个冷颤,他的胆子其实并不大。
  “乱葬岗?”雷老大三个亦打一个冷颤。
  “好,那么到乱葬岗去!”雷老大随即来这一句。
  有他这句话,马老三花老二如何敢反对,张道士亦只好硬着头皮答应。

×      ×      ×

  乱葬岗当然比义庄更阴森恐怖,虫声,和其他奇奇怪怪的响声,听着已令人心寒。
  马老三花老二两个更就是心惊魄动,雷老大是不会动手的,挖泥土起棺材的工作自然是落在他们身上。
  翻开了四处泥土,棺材都露出来了,张道士才叫停止,马老三花老二已累得不住的喘气。
  然后又是张道士的工作,他一手执桃木剑,一手二指夹着一道神符,低看头,不清不楚的念着咒,一个身子跌跌撞撞,有如醉酒地在四具棺材当中打圈子。
  雷老大三个看着其实有些毛骨悚然,但亦难免一种好奇心驱使,走进了四具棺木的范围。
  棺盖都已经打开,花老二马老三探头一望,不由得身子往后退。
  棺材中的尸体无疑都年青,但也死了不少时候,口鼻中蛆虫进进出出,虽然还没有要动的感觉,但看着也令人恶心。
  雷老大却没有理会,只看着张道士,脚步移动,不知不觉来到了四具棺材包围范围的中心。
  张道士也没有察觉,眼睛又闭上,可见脚步移动,始终在棺材包围的范围内。
  他看似乱走乱撞,脚下却其实甚有分寸,踏的正是八卦九宫,口中念念有辞,听似胡乱,其实又一字不漏,都是茅山驱尸大法的咒语。
  他的声音越来越大,彷佛充满了天地间,在面上也逐渐浮露出一种如痴如醉的神情。
  棺材中的尸体逐渐有反应,蠢蠢欲动的。
  张道士走动着突然头一仰,眼一张,大叫一声:“来吧兄弟——”
  四条僵尸应声从棺材中飞出来,飞鱼一样,一齐向棺木包围范围当中飞去。
  “看,跳得多高多快。”张道士一面闪避一面眉飞色舞的大叫大笑。
  雷老大也正好立在僵尸飞扑的中心点,看见僵尸跳起来,亦喜出望外,到发现僵尸向自己飞扑过来的时候,那里还来得及闪避,立时被那四条僵尸扑倒,压在地上。
  他虽然孔武有力,那四条僵尸的力道却是大得惊人,一条接一条,他还未来得及将第一条推开,第二条已扑至,一下子将他压倒在地上,几乎为之窒息,又如何叫得出来。
  张道士也没有在意,随即周围看一眼:“老板,这种僵尸合用了吧。”
  雷老大这才发出一声闷哼。
  张道士循声望去,立时手忙脚乱,一面连声:“老板,老板——”一面走过去。花老二马老三亦慌忙走过去。
  “你还不叫他们滚开?”雷老大挣扎着咆哮。
  “是,是——”张道士这才醒觉,扬着手中神符:“快滚、滚——”
  那四条僵尸随着他手中神符扬动,从地上飞起来,一条接一条飞回原位。
  雷老大一面爬起身子一面伸手往鼻子搧动,那股尸臭实在令他有一种要呕吐的感觉。
  张道士探手扶住了雷老大,道:“老板,我不是告诉你,僵尸会扑在这个地方上?”
  雷老大挥着手:“我可想不到真的那么准确。”
  张道士叹一口气:“你别看我初出道,本领可是不比哪一个弱。”
  雷老大随口问一句:“除了驱尸,你还懂得什么?”
  “借尸还魂——”张道士一口气便要说下去。
  “什么?”雷老大却截住了张道士的话:“连这个你也懂?”
  张道士唯恐雷老大看轻,立即来一番解释:“借尸还魂是茅山术中最难练,也是最恐怖的一种,但不是每一个都可以借尸还魂的,首先这个人一定要死得很冤枉,其次,这个人还要很强壮,那他的魂魄才没有这么容易散失,否则,魂魄都散失了,借来那条尸体就是怎样合适,也是没用的。”
  不等雷老大接口,张道士话又接上:“死得冤枉,魂魄强壮还其次,最要紧还是这么巧,给雷电劈上,将他的魂魄劈出尸体外。”
  “这么麻烦。”雷老大目光一转:“你们还呆在那儿干什么,还不将东西搬来?”
  马老三花老二应声急急奔去。
  他们随来有一辆马车,上面载着一个大箱子,张道士也不知道是什么。
  这个箱子搬下来打开,张道士才知道是一箱子锋利的尖刀。
  雷老大接又叫马老三花老二搬来一具棺材,将棺材覆转再将尖刀敲进棺材内。
  如此一来,那具棺材便变了一个嵌满了尖刀的刀箱子,要是掉进去,不难变成一个血人。
  一切弄妥雷老大伸手往刀尖上一抹,张牙笑起来:“这一次还不要你的命?”
  马老三花老二这时候亦已挖好一个地洞,张道士旁边张头探脑,就是看不出其中究竟。
  “老二、老三,可以了?”雷老大这一问,花老二马老三才放下锄头铲子,应声:“可以了。”
  雷老大马上一脚踢在棺材上。
  那具棺材立时箭也似飞进地洞,花老二马老三总算是眼快,及时避开。
  地洞也正好容得下那具棺材。
  “好极了——”雷老大忍不住仰天打了一个“哈哈”。
  花老二接问:“老大,跟着怎样?”
  “铺草,可要小心,能否对本对利,看这一次的了。”雷老大新仇旧恨随即又涌上心头:“一切准备妥当,你们便替我送信给方鹏那个小子,约他明晚到这儿来跟我一决高下,到时候,嘿嘿——”
  马老三接上口:“老大便引他到这儿来,配合张道士,让那些僵尸将他压进棺材内,那他便难逃一死,我们要做的也便只是将棺材盖钉上。”
  “聪明儿童。”雷老大伸手一拍马老三的肩膀。
  张道士听着总算明白,嗫嚅着问:“你们真的要利用那些僵尸害人?”
  雷老大回身一拍张道士的肩膀:“这一次完全拜托你的了。”
  “我……”张道士看看雷老大粗大的臂膊,欲言又止。
  雷老大接问道:“你才下山的是不是?”
  “是——”
  “难得有机会有人支持你实习,又有收入的是不是。”
  “是啊——”
  “那还多想什么,回去休息一下,明天晚上打起十二分精神替我安排妥当部些僵尸。”雷老大又把手一挥,套在中指上那枚黄金戒指在张道士眼前闪闪发亮。
  张道士的视线不由亦落在雷老大的戒指上,好像那么大的金戒指到底不常见。
  花老二一旁想想,忍不住又一句:“老大,方鹏那个小子可……”
  雷老大截住他的话,道:“我知道他本领高强,就是不相信四条僵尸也不能够将他压倒,你也不要忘记,除了僵尸,还有我——”
  雷老大随即神经质地大喝一声,挥掌踢脚,张道士马老三花老二冷不提防,被他一顿拳打脚踢,一个接一个飞摔出去,倒仆地上。
  雷老大这才吁一口气,收住了势子。

×      ×      ×

  方鹏很年轻,才不过二十岁,天生一张讨人喜欢的娃娃脸,英俊得来带着一些稚气,一双眼睛非常灵活,细看之下,总觉得有些喜欢恶作剧的倾向,身材比雷老大还要高大魅梧,身手也显然在雷老大之上。
  他看来很醉心武功,午后仍然在烈日之下练习,汗珠在赤裸的上身闪闪生辉,拳脚舒展开来,虎虎生风,院子里的树木也好像被拳风震荡起来,不住的摇摆。
  他拿拳伸脚同时,喝叱连声,拳脚也因此显得气势更大。
  一个仆人装束的胖子也就躺在那边树下的石凳上,鼻鼾如雷,一任方鹏怎样挥拳踢脚,怎样呼叫,一些反应也没有。
  方鹏也没有理会他,再练了一路拳脚,招式一收,身于一挺,便上了旁边的一株树,伸一个懒腰,躺下来。
  他动身上树之前已经看清楚周围没有人,那知道才躺下,一个老头儿便从一旁花树丛中窜出来。
  老头儿手上一条大棍,扬眉瞪眼,大喝一声,一棍打在树干上。
  树干应棍而断,方鹏扎手扎脚的掉下来,惊呼着,一连三个筋斗,才站稳了身子。
  那个胖子亦被老头儿的一喝吓得一下子从石凳上跳起来,倒头掉在地上。
  “什么事,什么事?”胖子慌张的爬起来。
  老头儿那边棍往地上一顿,指着方鹏:“畜牲,又偷懒睡觉了。”
  方鹏苦着脸摇头:“爹,我已经苦练了两个多时辰的了——”
  方老头闷哼一声:“一两个时辰算是什么,除非你准备不要命,否则便好好的埋头苦练。”
  “爹,你就是紧张。”
  “紧张?”方老头大怒:“我们的仇家明天不到,后天一定到。”
  “总之要镇定。”方鹏若无其事的,冷不防方老头突然一棍扫来,正扫在脚上,立时倒翻在地上。
  “这叫做镇定?”方老头用棍指着他大骂。
  方鹏爬起来:“乘人不备,出其不意暗算,算不得本领。”
  “你忘了我们的仇家是干什么的?”
  “杀手——”
  “方才喑算你的若是他,用的是利刃,你以为你会怎样?”方老头瞪眼喝问。
  “平安无事。”方鹏回答得很爽快。
  “还这样说话?”方老头心头上又冒火。
  “我只有你一个父亲。”方鹏突然这样说。
  方老头一怔:“这又怎样?”
  “当然要给你威风威风。”
  “哦——”方老头奸笑,道:“现在你这个父亲威风完了,要看看你的真本领了。”
  “爹又来开玩笑了。”方鹏打着“哈哈”。
  “开玩笑?”方老头左手大棍敲在右掌上,一副随时准备动手的姿态。
  方鹏看着不由倒退一步:“不要说我不提醒你,阵上无父子——”
  “那你便打醒十二分精神好了。”方老头大棍左手交给右手,右手再交回左手,左一轮棍花,右一轮棍花,突然杀奔上前,挥棍扫去。
  方鹏连接几招,探手便要抓在棍上,却被大棍敲上指头,不由捧手呼痛退缩。
  方老头乘机抢入空门,一连几棍都打在方鹏身上,只打得方鹏叫苦连天。
  “用兵器不是英雄好汉。”方鹏嚷起来。
  “我只是你的父亲。”方老头棍一沉,敲向方鹏双脚。
  方鹏生虾也似乱跳,方老头突然一收棍,一个箭步标前,掌化拳,拳化掌,又拳又掌的,连连击在方鹏身上,将方鹏打得东倒西栽。
  “新招来了。”方鹏又嚷。
  方老头更怒:“昨天教你的,这么快便忘掉了。”
  “还未练熟,当然是新招了。”
  “你晓得还未练熟,怎么不去练?”方老头以一样的招式,拳化掌,掌化拳,连连击在方鹏身上。
  “现在不就练了。”方鹏好容易脱出方老头的拳掌外,随即依样画葫芦,跟着方老头的动作苦练起来。
  父子两人的动作由慢而快,由不协调而逐渐一致。
  方老头面色突然大变,动作停下来,方鹏很自然的跟着停下。
  方老头马上一棍扫去,喘着气大喝:“快练——”
  方鹏只好继续未完成的动作,方老头以棍支地,一面看一面喘气。
  “爹,没事吧?”方鹏练着拳掌不由问一句。
  “别废话,腰再弯。”方老头呼喝。
  “弯尽了——”方鹏腰往后弯。
  “这样子如何出招打别人的肚子。”方老头上前以棍压着方鹏的肚子。
  方鹏腰稍弯又挺起,方老头突然弯腰,弯得异常低,跟着出拳,正中方鹏的肚子。
  方鹏负痛一叫,方老头冷笑着腰一挺,便要弹起身子,突然仰天倒在地上。
  “爹——”方鹏上前一把扶住。“你老人家可千万要保重,这种可是剧烈运动,会影响心脏的。”
  方老头以棍支地,喘着气,不觉伸手掩着心脏,一面仍在呼叫道:“快……快练……”
  “好……好……”方鹏不敢再剌激方老头,松开手,马步一开,掌脚接展。
  胖子那边看着这时候才敢上前来,扶着方老头,一声:“老爷保重——”
  方老头反手一棍敲胖子头上,道:“叫你看看少爷别让偷懒,你却偷懒睡觉去。”
  胖子双手捧着脑袋,不敢作声。
  “还叫小老鼠,我看真变大笨象了。”方老头棍一顿一指:“吃饭时候才准停下。”
  方鹏一张脸立时拉下来,没精打采。

相关热词搜索:借尸还魂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设阱害人 反害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