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2023-01-16 11:21:49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现在,他又坐在他常来的这个地方。
  这是一家小小的酒楼,陈设很简朴,风味很淳厚,如同任何一家小镇集上的酒楼相似。
  若说这里有什么特殊的佳处,便是那份洁净,尤其是在敖楚戈的感觉中,更有股子亲切的慰贴与熟捻的安详感。
  离着正午尚有段时间,不是酒楼上座的时刻,所以,这一阵子清静得很。敖楚戈也喜欢这份清静。他有喝早酒的习惯,他认为这是一种享受。
  天气有点儿闷燥,春末夏初的季节,往往都是这样子的。
  敖楚戈仍坐在他的老位子——一付靠窗的座头,桌上一壶花雕,几碟小菜,他自斟自饮,颇得其乐,偶尔闲眺楼下街市风光,远望镇郊峰峦烟笼,那种韵味,便不出尘也有几分出尘的萧逸了。
  一双臂儿粗细,三尺半长黝黑色的纯钢棒子便斜倚桌边。
  棒端上大约是把手的位置,中间有着一条极难察觉的缝隙,缝隙两侧的握把分别缠绕着五寸宽的麻索,看不出麻索原来是什么的颜色,因为这段用以手握的麻索早被汗渍油污浸染成灰黑的了。而另个斗大的黑布包便放在桌上,布包撑得圆圆的,却平扁,里面似乎是装着圈环一类的东西。
  在敖楚戈坐着的椅背上,搭着一双齐肘长的黑皮护臂,这双黑皮护臂不须他套上,光看看他那一身枣红衬袍外罩着的至漆黑皮襟褂吧!便也可以想像到他一旦套上这付护臂时,该是如何一种野悍的模样了。
  他的年纪大约是三十二、三,也可能有三十四、五岁,古铜色的肌肤,身体结实,满头黑发束起来,用一根黑丝带齐额勒住,显得他的额角更宽阔,鼻准也更挺拔了;他的眼睛微呈细长,眼中神韵柔和而善良,尤其是他的嘴,端正适度,总是露着那么一抹坦诚的,爽朗的亲切的笑容来。
  舒舒适适的,他又喝了一口澄黄的酒,轻轻“唔”了一声,砸舌品味,不觉连连点头,再举杯深深地喝了一大口。
  这时,一阵楼梯声响,一个店伙计满脸堆笑地走了过来,垂手哈腰、细声细气地道:“敖爷,有人找你老哩……”
  敖楚戈笑吟吟地道:“是哪一位?”
  店伙计朝梯口一指,笑得有点邪:“唠,那一位——大姑娘。”
  敖楚戈随着店伙计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顿时觉得眼前一亮——呵!站在梯口下,只露出上半身的,果然是位美极了的少女,那女孩子看上去约莫是二十出头的年纪,真是芙蓉如面,秋水为神的,非但美,更有股子难以言喻的高贵雍容,凛然不可侵犯的气质。
  她站在那儿,艳光逼人,香色无边,别说全站起来,仅只出现那半截身段儿,业已能叫人神授魂与了,好美!
  咽了口唾液,敖楚戈喃喃地道:“真是一朵绝美的鲜花,乖乖,天下竟有这样标致姐儿!”
  店伙计巴结着道:“可要请这位姑娘过来?敖爷,她可是一进门就打听着你老呢!”
  连忙站起,敖楚戈道:“老侯呀!你还等什么?”
  叫老侯的店伙计一叠声地答应着,走向梯口,胁肩诌笑地道:“大姑娘,呢,那边那位就是你要找的敖爷。请,请移玉挪步吧……”
  微微点头,少女走了上来,婀娜多姿地行向敖楚戈桌前,就这几步路,已越发令敖楚戈赞赏有加;瞧瞧,人家那走路的风韵,那样完全自然的款摆,多么优美高雅,体态轻盈得就似柳摇荷摆,迷人透了。
  少女的肤色凝白如脂,仿佛吹弹得破。她穿着一袭水绿衣裙,这一衬托,就好似一大团碧翠中间嵌含着一块玲珑剔透的白玉,那等的明莹娇美法,恨不得教人一口吞下肚去才受得。
  是谁说的来着?“水是眼波横”,少女的眸子水盈盈,幽怯怯地凝视着敖楚戈,刹时间,敖楚戈觉得喉咙干燥,呼吸急促。他奇怪,他自己怎么会居然变得有些局促了?
  柔柔地,脆脆地,少女先开了口:“这位,想是敖楚戈壮士了?”
  咧嘴一笑——敖楚戈又突然惊觉,这样笑未免带着几分憨气,他尽情做得泰然自若地笑,说道:“不错,我是敖楚戈。”
  少女盈盈下拜,细着声道:“李映霞拜见敖壮士……”
  身子一动,香风隐隐,敖楚戈用力吸了口气,哦!这种淡雅的芬芳,是桂花味渗合着处子肌肤上原本具有的香味。
  闪开一步,敖楚戈忙笑着虚扶一下:“请快起来,请快起来;你这是干什么,要折我的阳寿么?”
  李映霞跪在地上,仰起面庞,凄沧地道:“敖壮士,久仰壮士声威,素钦壮士豪义,不揣冒昧,特来叩见,尚乞壮士有以助我,莫以陌路初识而见弃……”
  敖楚戈舔舔唇道:“不管有什么事,你先站起来说话,行不?在这公众出入之所,你这么一摆弄,事态不严重的也严重了,请快起来,请快起来……”
  深深一拜,李映霞站起身来,垂首立于一边,眉锁目哀,好像有着什么很深沉的忧虑一样。
  敖楚戈眼角一梢,知道楼上没有其他的人,就连店伙计老侯也早知趣地躲开了。于是,他拉了一张椅子,伸伸手道:“来,请坐,什么话坐下再谈。”
  李映霞谢了一声,轻轻坐下,却依然含颦带愁,一副悒郁之色。
  望着对方,敖楚戈温柔地道:“刚才,你说你叫什么来着?”
  李映霞低缓地道:“我姓李,叫李映霞。十八子李,映照的映,晚霞的霞。”
  点点头,敖楚戈在嘴里念了几遍,笑道:“不错,名字取得有诗意,很美,就和你的人一样的美。”
  李映霞脸色微酡地道:“敖壮士过奖了。”
  轻咳一声,敖楚戈道:“李姑娘,你来找我,可有什么事?”
  李映霞羞怯不安地道:“敖壮士……”
  摆摆手,敖楚戈道:“不用客气,你叫我名字也行,称我姓敖的也没关系;我可不是什么‘壮士’!我十足的是江湖混混一个,而且还是混的邪门外道,你这么正经地抬举我,反叫我汗颜了。”
  李映霞妮然道:“敖壮士太谦虚,我怎能如此无礼?”
  喝了口酒,敖楚戈道:“好吧,现在告诉我,你找我有何指教?”
  犹豫了一下,李映霞犹似是极难启齿,终于又鼓起勇气道:“敖壮士,有件事,我想请你帮忙……”
  “哦”了一声,敖楚戈道:“说说看,是什么事?只要我能尽得上力,一定会替你效劳就是了。”
  李映霞顿时惊喜过望地道:“真的?敖壮士,你真得肯帮助我?”
  笑笑,敖楚戈道:“你先别兴奋,李姑娘,这也要看是什么事而定。我只是个凡夫俗子,不是大罗金仙,如果你要我替你摘天上的星星,舀尽黄河的流水,我可没有这个本事。”
  李映霞又红了脸道:“敖壮士放心,我当然不会要求敖壮士你做这种做不到的事。”
  敖楚戈道:“那么,你说吧!”
  咬着唇儿沉默了片刻,李映霞似在考虑着该如何措词,她注视着敖楚戈——以她全部的心神透过瞳眸注视着敖楚戈,然后,她幽幽地道:“敖壮士,我想请求你,帮我救出我那陷身虎穴的父亲!”
  敖楚戈微微一怔,道:“你的父亲叫什么人掳去了?抑是被关在衙门大牢里?”
  李映霞低低地道;“是被人掳去了……”
  敖楚戈道:“也是江湖中人所为么?”
  李映霞颔首道:“是的,也是江湖中人所为。”
  敖楚戈平静地问:“是哪个码头,或是哪个帮派干的?”
  又咬咬唇,李映霞声如蚊纳:“‘八莫礁’的‘十一邪’……”
  立时皱起眉头,敖楚戈严肃地道:“‘十一邪’是道上出了名的十一个凶人,个个武功精奇诡异,人人心性古怪暴戾,平时一向独来独往,除了只听一个人的话以外,连六亲也不认。你老爹谁不好去招惹,偏偏兜上了这十一个凶神!”
  李映霞忧伤地道:“不是我爹去招惹他们,敖壮士,是他们率先来找我爹……”
  敖楚戈道:“你爹与他们结过怨么?”
  李映霞低下头去,苦涩地道:“这个……我不太清楚……”
  敖楚戈微微一笑道:“如此说来,你爹该也是我们道上的人了?”
  十分勉强,李映霞点点头。
  敖楚戈又啜了一口酒,道:“你真不晓得你爹与‘十一邪’结过什么仇?”
  吸了口气,李映霞呐呐地道:“我,我真不晓得……”
  端详了李映霞一会,敖楚戈微笑道:“令尊的名号尚请见示。”
  李映霞苦笑道:“敖壮士,我以为你只要答应帮我的忙就行了,其他的事,是否……是否可以暂缓询问?”
  敖楚戈温和地道:“李姑娘,你可以不知道令尊为什么会和‘八莫礁’的‘十一邪’结怨,我想,你该不至于连令尊的名号也都遗忘了吧?”
  李映霞的面庞上涌起一片朱赤,有如白玉上抹染丹霞印痕,她尴尬又嗫嚅地道:“敖壮士,对不起,但,但是我可以付给你一笔酬劳。”
  敖楚戈道:“酬劳?”
  急忙点头,李映霞道:“是的,很大的一笔酬劳,我相信一定会令你满意……”
  往椅背上一靠,敖楚戈轻松地道:“大概有多少数目?”
  李映霞悄声道:“黄金一千两。”
  敖楚戈眉梢子一扬,道:“李姑娘,你也在江湖上跑过几天么?”
  怔了怔,李映霞疑惑地道:“跟着家父见识过一段日子,但,这与我们所谈的事有什么关系?”
  敖楚戈安详地道:“如果你也在道上混了些时,你就应该知道‘八莫礁’‘十一邪’的难惹难缠,到他们那里去劫牢救人,等于扫他们的颜面,有心与他们架梁,而非常自然的,他们就会倾全力报复,极可能当堂便有流血夺命的场面发生。那个去救你爹的人,你已预定了是我,因此去拼命的也就是我。而我,这条命虽说贱,但一千两金子却也未免贱得离谱太甚了。”
  李映霞急道:“我可以再增加酬金……”
  眯着眼,敖楚戈道:“有意思了,你打算增加多少?”
  迟疑了一下,李映霞道:“敖壮士,再增加五百两够不够?”
  敖楚戈道:“不够!”
  李映霞垂下目光,委屈地道:“金钱并不是促成你助人的唯一条件,敖壮士,重要的还是那颗任侠尚义的心。”
  敖楚戈道:“说得不错,李姑娘,问题是一——你值不值得我有这颗‘任侠尚义’的心?”
  李映霞迷悯地道:“我不懂你的意思,敖壮士。”
  拿起筷子夹了块冻牛筋在嘴里咀嚼着,等口中的东西咽下了,敖楚戈才似笑非笑地道:“搏命的事,也是最艰难的事,对不?”
  李映霞承认:“我知道。”
  敖楚戈又道:“我与你,一不沾亲,二不带故,可是?”
  点点头,李映霞道:“是的。”
  啜了口酒,敖楚戈道:“所以,我为了你的事,若是举手之劳,看在你的一番孝思又加上美艳动人的份上,我可以无条件帮忙。但是,和‘十一邪’结怨,乃是自寻烦恼的开端、一个弄不好,很可能连老命也赔上,这,就不便光凭陌路相逢的一点好感,就冒然允诺了……”
  李映霞急道:“我出你代价……”
  摇摇头,敖楚戈道:“生命是无价的。李姑娘,我对这人间世上仍有留恋,好死,总不如赖活着。并没有人掳去我的老爹,我无须如此地看不开。”
  李映霞激动地道:“你害怕‘十一邪’?你不敢招惹他们?”
  露齿一笑,敖楚戈道:“李姑娘,你使用的这种‘激将法’业已相当的古老了。”
  李映霞悲切地道:“求你,敖壮士……”
  敖楚戈道:“我们并无深交,你的价钱出得又低,老实说,我不划算,而我敖楚戈从来不做不划算的事。”
  一咬牙,李映霞道:“我出你两干两黄金的代价,敖壮士,想想看,两千两黄金!”
  吁了口气,敖楚戈道:“若是请我去收拾一个市井无赖,或是到县衙的破牢救出令尊,二千两黄金尽够了,甚至用不了这许多。但叫我到‘八莫礁’‘十一邪’的老窝里去挖人,这二千两金子只能算是塞牙缝的差不多。”
  李映霞痛苦地道:“敖壮士,请同情我,我,我眼前只出得起这些代价。”
  敖楚戈淡淡地道:“很抱歉,我不能答应你。”
  李映霞哀伤地道:“敖壮士,你就不可怜一个孤苦无助的弱女?”
  敖楚戈一笑道:“那也要看这个所谓的‘弱女’是否值得可怜?”
  李映霞咽声道:“敖壮士,我恳求你……”
  敖楚戈目光远眺着窗外的景色,道:“我是爱莫能助,李姑娘。”
  站了起来,李映霞楚楚可怜地道:“敖壮士,请看在一个孤苦伶仃的女子要救回她那相依为命的老父份上,请看在人与人之间的同情心的份上,帮帮我这一次。”
  敖楚戈平和地道:“天下之大,能人异士甚多,我姓敖的算是哪棵葱?你又何必非来求我不可?李姑娘,请你另找高明,我也可以替你推荐……”
  李映霞戚然道:“敖壮士,在我来求你之前,我已经奔走过很多次了。不错,武林中足以与‘十一邪’抗衡的高手不是没有。但他们却不肯帮助我。我也求过他们好些人,他们不是推托,敷衍,就是根本不见我。最后,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你。敖壮士,如果你也不帮助我,则我便再无可求可期之人……”
  耸耸肩,敖楚戈道:“只怕我也要令你失望了。”
  面颊的肌肉抽搐着,李映霞眩然欲泣地道:“我请求你,敖壮士,我求求你救救我的父亲,救救我……”
  摇摇头,敖楚戈自行举壶斟酒:“实在是心余力拙,抱歉得很。”
  刹那间,李映霞的眼圈泛红:“我再次向你下跪了,敖壮士……”
  深深喝了一大口酒,敖楚戈平静地道:“不必。”
  “扑通”一声,李映霞果真跪倒在敖楚戈面前:“敖壮士,我在这人间世上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唯一所有的,就是我的父亲;我父女俩相依为命,互为倚恃,我们彼此间寄托着希望,连系生命,共同为着一个不可期的未来而活下去。敖壮士,你不知道,那才是我父女俩唯一眷恋尘俗的理由,我们都不舍得也不忍弃离对方或改变眼前的环境,我们只求我们父女俩能够永远的这样过下去……但现在,我爹却遭受到他们的迫害,我父女俩相依为命的生活也被他们拆散。敖壮士,我父女团圆的指望;便全在你的允诺上了……”
  敖楚戈皱眉道:“李姑娘,你起来说话,行不?”
  李映霞呜咽道:“请帮助我,敖壮士,请……”
  敖楚戈为难地道:“不要这样,李姑娘!”
  泪如泉涌,李映霞啜泣着道:“敖壮士,我向你乞求……”

相关热词搜索:铁血侠情传

下一篇:第二章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