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2023-01-25 10:22:00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江湖上的日子原就是苦难与煎熬的汇合,是血腥同暴力的交结,敖楚戈在江湖上打了这么多年的滚,自然明白他容身的环境是一种什么样的内涵,是一种什么样的特质;他是从苦难中挣扎出来,由煎熬里成长起来的,他熟悉血腥,熟悉暴力,更懂得如何来运用及支配,同样的,他也体验过此等的滋味,可是,目前他却不能不承认——他几乎便支撑不住了!
  天与地,林木及草丛,山势周坡脊,上切的一切全是一片无边无尽的混沌与迷蒙,双眼望出去,远近皆是那样浮沉幻异的晕暗……
  敖楚戈有种感觉——觉得他的身体好像已不似一个完整的身体了,官能的僵木,肌肤及内腑的反应,痛楚的异样,使他觉得自己像被零碎分开来一样,他的肩头仿佛驼着千斤担似的沉重麻滞,胸胁间的伤痕有如撕裂般的火辣,肚腹上却似揭去一层皮那样刺痛,肩股和两膀的关节又恍同拆散般淤血涨肿,而两条腿早已沉重到拖不动了,尤其是内腑的翻涌震荡,更加是令人难以忍受,每一个细微的动作,每一次呼吸的过程,都像是使五脏痉挛,六腑移位一样,那等的不可承担,又那等的压力沉窒,几乎把他里里外外的肤体器官全都撕碎了。
  他非常小心地在移动——爬着移动,形状宛如一头怪涎的走兽,他知道“十龙门”的追兵已经迫了上来,就是方才,他亲眼发现几条人影,以那样凌厉的去势飞越过他的头项,从他们那急猛的身形,快速的奔掠上,便可意味到他们心中那股子至极的愤怒与恼恨!
  敖楚戈自己有数,万万不能叫对方给圈住,否则,生死暂且不论,眼下便免不了要先脱了层皮,“十龙门”的人是绝不会轻饶过他的!
  他没有继续往山坡顶上爬,他只是隐伏在一块斜斜往横伸展的长条形山岩之后,四周野草蔓生,正好掩遮着他;当然,这并不是一个最好的隐藏处所,但目前却没有时间,也没有足够的体力叫他另外再找寻更合宜的地方了,这个所在不够理想,可是,至少能将他的形迹掩蔽起来,除非对方一寸一寸的搜查至此,否则,仅以粗略的探索或目视方法来寻找,是不容易发觉他的……
  敖楚戈一动也不动的伏卧着,缓缓的吸气,他的身体就好像没有丝毫反应一样的静止着,难以查觉那几等于无的细微抖动——就仿若他面前这块山岩一般——不走近细看,便不知道他是个有生命的物体!
  他把面孔埋在草丛里,静静的,只用耳朵来做一切对外的触觉,鼻孔中嗅着泥土的气息,草梗的生期味,忍受着草梢的搔刺,更忍受着身体上的无尽痛苦,他强制着自己没有丁点动作——纵然是有助于减轻痛苦的丁点动作。
  于是时间就像这样极其缓慢地度过,有人形容辰光的难熬,譬喻作“度日如年”,他,这却算是什么?不止是度“日”如“年”,更且是拿着生命的折磨在交换时辰,用鲜血的流淌来染赤时辰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又听到衣袖飘风声强劲的凌空飞向坡下,又听到人体快速冲破气流的音响横越他的头顶,一刹时“呼呼”交叉而过,一刹时纵横“刷刷”跃掠,更不时传来低促的咒骂声,恼怒地叫嚣声……敖楚戈屏息若寂,毫无动静。
  他几乎晕睡——不,几乎晕迷过去,在那样朦朦胧胧的恍惚中,就在身边不远,一阵语气冷厉的谈话声惊醒了他:“老六,大哥今晚上神色不佳,我们都得小心应对,一个不好弄毛了他,他那火性子你是知道的,只是方才,老幺已被他臭骂了一顿!”
  “白龙”尤少君在回答:“今晚上若不把姓敖的擒住,老七,我们回去便都有得消受了!”
  “癞龙”余上服重重一哼,道:“擒不住姓敖的你还想回去?大哥不下令将这座‘瓦窑山’整个翻过来才怪,他会把这座山从上到下,从下到上,一草一木,一洞一隙都搜遍!”
  低喟一声,尤少君道:“说老实话!老七,姓敖的可真叫辣手,似他这等的硬角色,我已好久没遇上了,我们‘十龙门’十龙并肩子一起上居然没能放倒他,更被人家摆平三个,挂了两双,这样的功力,确是凶悍精绝——”
  余上服不悦地道:“你也别光长他人志气,减自己威风,不错,我们是受创不轻,姓敖的却伤得更重,我们固然有了损折,他可连老命都要缀上了!”
  尤少君沉重地道:“老七,你甭尽往好处上想,以姓敖的突围时那样俐落快速的身形来看,他的伤,只怕未必有你想像中的严重——”
  余上服是时窒了窒,又悻悻地道:“你知道什么?这不过是‘回光反照’‘强弩之未’的现像罢了,人到了要逃命的时节,自然会突生那股子莫明其妙的劲力,一旦这股劲力消失,便马上就瘫成一堆烂泥了!”
  尤少君沙沙地道:“既是如此,他人呢?却未见窝在何处……”
  哼了一声,余上服道:“他包管就瘫在这附近的什么地方,只是我们尚未发现而已……”
  尤少君轻轻地道:“我担心他早逃掉了。”
  余上服大不以为然地道:“胡说,他只一逃,我们衔尾便追,而且这‘瓦窑山’又立时便被封锁包围,凭他伤得那等沉重法,又往哪里跑?”
  尤少君道:“可是,我们反复搜了好几次,为何又未见他的影子?”
  余上服大声道:“不用急,迟早能把这小子挖出来!”
  一阵风声掠过,有人落上了那块长条形的山石——是“力龙”韦海,那低沉浑厚的嗓音:“五哥,七哥,你们这里没有发现什么吧?”
  余上服恨声道:“没有,其他地方可见丁点端倪?”
  韦海像是在摇头:“半点踪迹不见——那小子像在风里消失了一样,就那么飘了两飘,便再也找不着!”
  余上服移动了几步,好似向四周巡视,声音近得就响在敖楚戈的耳边:“娘的,这座‘瓦窑山’说大不大,说深也不深,但一到了晚上,竟也是黝黑的摸不着边,四面八方全是乌漆漆的一片,像叫墨黏住了似的化不开,打眼望出去,任是那里也晕蒙蒙的看不真切,这等光景,却是躲的好躲,找的就难找了!”
  韦海徐缓地道:“大哥判断姓敖的可能隐伏在山顶一带,刚才已交待‘赤胆六卫’中的谷钦率领二十名弟兄上山帮着搜查去了;大哥叫我过来在这边会同你们再搜一遍……”
  叹了口气,尤少君道:“再搜十遍也是白费力气,姓敖的很可能已经逃离这‘瓦窑山’了,便未曾逃脱,他也不会傻到仍然隐伏在这片山坡上……”
  韦海道:“可是,搜却仍得搜——”
  余上服忽然低声问:“老幺,你刚刚下去,你们几个情况如何?”
  知道自己七哥口中的“他们”是指的谁,以及指的是什么事,韦海沉默了一会,声音带着喑哑:“三哥的咯血已经止住了,但人已晕迷过去,好像脊椎骨折断成好几截,相当痛苦,人且不易移动,他晕迷着,仍在抽搐不停;大哥已叫他们临时做好一付软兜,马上就要负担着三哥到前面‘老汾河’去找‘乔瘸子’治……不过,即使保住了性命,怕也终生残废了……”
  “咯崩”一咬牙,余上服痛恨地道:“狗娘养的敖楚戈,只要捉住他,你们看我怎么抽他的筋,剥他的皮……”
  韦海也阴沉地道:“不但你,七哥,我更不会轻饶过他!”
  尤少君插口道:“现在先不忙说这些,等擒住了他,有的是法子叫他消受——老幺,四哥同老八的情形怎么样?该比三哥强得多吧?”
  韦海吁了口气,道:“四哥的左边肋骨折了三根,肩膀脱臼,大概内腑也受到震伤,人已苏醒过来,就是痛得受不了,柴云帆已给四哥接骨合臼,又服了药,暂时还可撑着,他不肯先离开这里,定要看着姓敖的受缚才甘心。八哥那只招子是完了,整只眼核全被姓敖的剑尖挑了出来;人他是很清醒,就一口怨气咽不下,若不是大哥斥责着,八哥还想提着家伙上山搜人呢……”
  余上服愤怒地道:“娘的皮,今晚这一阵子,我们算叫姓敖的闹了个人仰马翻,如果不逮住他狠狠的来一顿整治,往后‘十龙门’的招牌就不用再朝外挂了!”
  尤少君道:“可不是?伤了人还不说,主要这口气更叫难忍!”
  余上服火爆地道:“大哥在山顶上么?山后由谁在负责搜?”
  韦海道:“山腰近山顶一带由大哥亲自领着谷钦及二十名弟兄在搜查,主要是细查那片废置的瓦窑附近,山后是五哥同九哥,这边及两侧便由我们三个负责了——”
  尤少君道:“二哥呢?这一阵子追赶,把人手都追乱了!”
  韦海道:“二哥在山上,他伤得也够重,肩骨全显了出来!”
  余上服道:“柴云帆和他的人可将这座山的进出通路全把守住了?”
  韦海道:“全按下桩卡了,老柴是精明人,动作快,手眼活,办这些事俐落得很,别看我们哥几个在他头顶上,七哥,要比心思,可不定比得过他!”
  余上服悸然道:“自己人比个鸟?要比,同姓敖的去比,谁能拿下他,才算是高明!”
  韦海哑声笑笑,道:“七哥,姓敖的逃不了,如今天黑如墨,视线不清,他有的是地方好躲藏,不用多久,只待天色一亮,我们就等着捉活的!”
  余上服“呸”的吐了口痰,道:“但愿他不要瘟在哪个老鼠洞里挺了尸才好!”
  韦海道:“姓敖的虽然伤得是不轻,可是还不至于死得恁般快,七哥,尽有我们抖漏他的时候!
  声音是从齿缝里迸出来的,余上服道:“老子腰上吃他削掉了一块肉,一待拿住他,老子决不用家伙割还他身上的肉,老子要使嘴给他咬下来,还得生啖进肚里!”
  尤少君“扑哧”笑了:“人肉可不是专治你身上癞癣的灵药,老七,生啖何益?”
  余上服怒道:“去你的;这等辰光了,亏你还有心思说笑?”
  韦海忙道:“别吵了,六哥,七哥,我们开始搜人吧!”
  于是,三个“追魂使者”纷纷掠身而去,“呼”“呼”的兜风声由近而远,瞬息间便渺不可闻了。
  寂然不动的敖楚戈,这时才略为深沉的大大呼吸了几次,空气进出肺部,纵然有着火炙一样的刺痛,但也强似窒息般的闷涨感来得好受;现在,他身上的创伤更令他觉得难以支持,不过,他的头脑却反而清醒了些,第一个使他焦灼的问题就是——天一亮,他该怎么办?
  夜来,他以他的钢棒子及“无双剑”,已经剧烈的重创了“十龙门”,相对的,他与“十龙门”的仇恨也就结得深不可解了,“十龙门”的十龙对他的怨恨,他可以从大家的言谈中、举止中,甚至气息中体会得明明白白,他晓得,只要一旦落入对方手里,那等的罪,就不是人能受的了……而天一亮,他落入敌手的可能性便要大增,他实在不敢想像,在光天化日,视界清晰又广阔的情形下,他又如何像此刻这般隐藏?如今的掩蔽方式是不差的,但一待在白昼间,他这样的掩蔽就未免有些滑稽了……
  突然,他感到沮丧,感到绝望起来,他甚至连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觉得他就快要被对方发现,就要遭到残酷的厄运安排了……
  人一到了这种光景,思维就会变得混乱与空洞起来,他想到了很多,也想得很怪诞,仿佛在这短暂的时刻里,他已回溯几十年的辰光,又徘徊到将来的尽头,他恍惚的忖度着,人这一生,莫非就如此了断于过去同将来的半中间?迷迷糊糊的在嗟叹、在悲哀、在怨艾,直到遥远处不知打哪儿传来的一声鸡啼,才将敖楚戈猛然惊醒一一鸡啼声细微而轻渺,但却像针一样骤刺向敖楚戈的神经中枢,他机伶伶地一哆嗦,冷汗涔涔里,他才意识到天快亮了!
  一股子悔恨袭上心头,敖楚戈气恼得恨不能猛掴自己的耳光——老天爷,这是什么时候,什么关头了?不思脱身之法,却独自在这里胡思乱想,自怨自艾?这一阵子恍溜,又该浪费了多少光阴?说不定已把最后可以用来思考逃命之策的余暇也虚掷了!
  敖楚戈狠狠的将头脸搓向地面,发泄似地用力折向泥土,他几乎悔得想自己闷死自己——很微妙的,也很突冗的,有一点意识从他心中萌芽,而非常迅速地便自萌芽趋向成长定形;他伏仆着,右手的五指还插在泥土里,这个有些奇异怪诞的思绪便由他对泥土的搓揉下肯定了。
  泥土很潮湿,也很柔软。
  这块长条形的山岩有一部分是埋在泥土里,一部分横着伸展在泥土外。
  山岩埋在泥土与露在泥外的接连处,有一条不规则的细窄空隙。
  四周的野草蔓胫,甚至齐腰,很浓密,正好掩挡着山石中间那埋于泥里及露在泥外的分界部分。
  他在想——顺着山石下埋于泥土中的间隙朝里挖;是否可能挖出一个足以容身的窄洞来?他佝偻着身子扁侧着躲进去,再用浮土将自己掩盖?或者,运气好的话,可以找到一根中空的草茎以便通气……时间业已不多了,敖楚戈不能再犹豫下去,他咬咬牙,立即开始行动,十分谨慎,却十分快速地行动——至少在他目前的情形来说,已是够快的了。
  不错,土质的确很松软,即使他如今这般孱弱无力,也仍然能够并不太辛苦的便以钢棒子与双手挖出一道泄糟,一条深沟,一个窄穴……他是顺着岩石的底部往里挖,那个窄穴挖成后,便在岩石的下面,长条形的山石伸遮出去,像屏障,也像——棺材的盖子。
  敖楚戈也管不得像啥玩意了,他挣扎着四边摸索,这一挑拣试探,终于,被他找到一根好似芦管般中空的干草茎;凑在口里,他吸了几次,不太通畅,但好歹可以进气;于是,他非常非常小心地移动着身体,费了很大的力气,总算把他自己塞入了山石的下面——那个窄穴里。他并没有忘记,仔细将他方才伏卧过的草丛弄平整自然,过后,他又抓起几把泥土,薄薄的往草丛中洒落——如果草梗上沾有血迹,被泥沙一黏一盖,就不易看出,至少,颜色也就改变了。
  弄妥了这些,他再尽力往窄穴里缩身子,忍着混身的痛苦,他把自己卷曲在里面——更像是折在里面,然后,他开始将方才挖出的泥土往自己身上堆掩过来,一次又一次,他努力做得不留痕遗迹,直到泥土盖上他的脸,他屏住气息,只以嘴里那根通往泥土外的中空干草茎呼吸,草茎也只露出一点头在外面。
  像是他把自己活埋了,他觉得身上很沉重,很窒闷,很阴寒,除了心在跳,意识清醒之外,他不知道一个人真被埋下土里时是不是便和他现在一样?如今,他无事可做,除了等待,便只有祈祷了。
  而敖楚戈到现在方才想起,他竟然从不知如何来“祈祷”。
  由于他是闭着眼的,触觉上便是一片黑暗,不但眼前黑暗,甚至连脑子里也逐渐变得混油晕沉了……他嘴唇含着那根中空的草茎,徐徐地吸气,又徐徐地呼气,他保持着肺活的平稳,不使草茎有丝毫颤动的现象。
  一切都是晕暗的,他看不见,也听不见,恍惚里,他的思想也停顿,偶而,他怀疑他自己到底是死的还是活的?时间在流逝,在过去,感觉上,好像很缓慢,也好像很快速;他把握不住他自己业已躺了多久?他有时晕迷一阵,有时又清醒过来,因此他不知在他晕迷当中挨过了多长的辰光?就在他清醒之际,对于时间的反应,也竟是那样的麻木了。
  不论如何,敖楚戈知道,等得久一点总是好的,而越是久无动静,越表示他生还的比率会增加——他明白,只要对方一旦发现他的秘密,便将毫不考虑的把他从自制的“墓穴”里拖出来!
  方才的过去,并没人将他拖出去,现在,也没有,问题是——能否挨过那不知仍有多么长久的未来?他真和一具死尸似地卷伏在泥土掩盖的窄穴中,阴冷的感觉越来越重了,一阵阵的冰寒直沁入他的骨缝子里,更有些什么虫蛾之类的玩意在他身上和脸上蠕动着,他却毫不动弹,是不敢动弹,也是麻木了。
  敖楚戈虽然一向不喜欢“死亡”,但却从来没像现在这样的不喜欢法,他实在难以想像,一个人被埋在此般的环境中,又如何能够“安息”?这样无边的黑暗,沉沉的幽冷,浓浓的潮湿,,重重的压力,再加上虫蛾的侵拢,就算埋下的确是个死人吧,这个死人怕也忍受不了……但是,现在他却必须比个“死人”更有耐性地忍耐着这样的折磨,他明白——如果他还想从这窄穴里出去再做个活人的话!
  等待,等待,等待……不知等了多久,不知挨了多久。
  敖楚戈醒着在等,晕沉着在等,周而复始,一直往下挺着,往下撑着,他不希望功亏一篑。
  在那样的煎熬里,他直到再也不能等了——几乎就在他真正要变成一具尸体之前,他猛力咬牙,不顾一切地挣扎着以他仅有的一点活力奋身推开躯体上掩盖的泥土,喘息吁吁,连爬带滚的从窄穴中翻了出来!仰躺着,他大口大口喘气,毫不顾忌的喘气,闭着眼,张着口——就算被“十龙门”的人逮住吧,好歹也先呼吸个痛快再说!
  逐渐的,他呼吸平顺了,心定了,脑筋也灵活起来,他变得非常清醒,非常敏感,于是,他才发觉混身透湿,而且还不停的继续湿下去——有轻轻的冷冷的雨水自空中飘落,落在他身上,飘在他脸上。
  突然睁开眼,他定定的凝视天空——天空是灰沉的,阴黯的,在下着毛毛细雨。
  舐了几口沾沙的雨水,敖楚戈又长长吁了口气,他才待闭上眼睛歇息一会,又猛的像被蛇咬了似地跳了起来——目光急速回巡,老天保佑,山坡上下,除了萧萧林木之外,空空荡荡的没有一条人影!奋力支撑着站起来,他摇摇幌幌地走向高处,再一次较为仔细的查探,可不是?不但山坡上下不见人踪,,甚至连整座“瓦窑山”也没有第二条人影!
  走了,“十龙门”的人已经撤走了!
  这也是说,他已经死里逃生,脱离险境——至少,这一次是脱出险境了!极度的紧张,极度的振奋,又极度的喜悦之后,接着来的便是极度的疲乏及松弛,他只觉头重脚轻,全身发软,两眼一片晕黑,天地都在打旋,一个踉跄,人已萎顿倒地。
  他像瘫痪一样倒在那里,一点力气也没有,连骨架子都似酥了散了,但是,人并没有晕迷,他的神智相当清醒。
  他也知道目前的情形乃是一种亢奋过度的暂时虚脱现象,只要略事休息,等这阵亢奋的情绪过去之后,便会多少恢复一点体力,然后,当务之急是尽快脱离此地,赶紧找个郎中救命第一!
  他闭上眼,首先把呼吸调匀。
  同时,他脑子里在想——找谁替他治伤?或老是,找谁来帮他治伤?他本身对于歧黄之术颇有心得,也可以不劳他人之手,但在他目前的情形下,至少也要请个人来为他抓药煎熬,服侍他一阵子;他能自己医自己,奈何现在却难以动弹,他需要一个不必懂医道,但能听使唤的人。这个人,最重要的是靠得住。
  在调息过一段辰光之后,敖楚戈自觉已好些,体力精神上,似是都能勉强支撑一刻了,他缓缓睁开眼睛,开始试图站立起来。
  人要从躺着到站立,过程之间,敖楚戈也是第一次发觉居然这么个艰辛法,他用手上的钢棒子权当拐杖用。撑立起好几次,又倒跌下好几次,直弄得他气喘喘吁吁,满头大汗,方才十分不易的将身子挺稳,他双手撑持在棒柄上,急促的呼吸了一阵,然后,就像个盲者或是老耄一样,颤巍巍地,踉踉跄跄地,一步磨蹭一步朝山坡下走去。
  挂在他腰间的,盛着“鬼泣环”的黑布套子,便随着他身势的摇幌,不停地拍打着他业已苦楚难当的胯骨,这一阵,敖楚戈不觉奇怪自己,怎会把家伙待在这样一个碍事的部位来。
  这片山坡,其实并不陡,也不算太长,但在敖楚戈的感觉里,却几乎和跋涉了千山万水般的劳累辛苦,便是攀南天门,他相信也不会有这么困难法,一路上连摔带跌,连爬加滚,他像是翻着跟斗翻到坡脚下的,不单止是又染了一身的泥积,也啃了不少的灰土,混身上下,雨水合着泥沙,血融着汗,把他整个人变得都不似个人样的人了……。
  就伏在那座破落的土地庙旁边,敖楚戈几乎要断了气似地喘息着、呛咳着、皮前是一阵加一阵的晕黑,脑袋里宛如要涨裂般的发炸,血气翻涌,险些儿就忍不住呕吐起来。
  而身上的创伤,在这时又凑趣似的痛得更为剧烈了,敖楚戈感到他已被撕碎,已被拆散,五脏六腑同四肢五窍,全收缩着,挤迫着不停地痉挛,这付臭皮囊,好像已经不是他自己的了……”
  把面庞贴着泥地,头顶在墙角上,敖楚戈张口啃着稀湿的土浆,双手紧握来抵受这至极的、恍若波潮般袭卷上来的痛苦!
  于是,缓慢的,痛苦就像浪波涌逝,馀溺涟涟,渐渐减轻了些,那种令人透不过气来的压力也跟着消除了不少,他的精神略略又恢复了点儿,思维与触觉方面也就变得平静而清晰了。
  深深叹了口气,他不禁为自己抱起屈来——这二千五百两银子可真叫是赚得辛酸,只不过是二千五百两银子而已,却等于是割肉卖血的代价,又顶了这么一口黑锅上身,这犹不说,事到如今,那二千五百两银子连边还没沾上一下,如果要想大大方方伸得出手去,就得再替赵可诗讨回三万两银子的半数来才行;硬索,当然也不怕姓赵的不拿,只是太没光彩,说出去委实不好听,况且,他压根就不是这种缠赖或强横的个性,不好开口的钱财,他一向便提也不提……那二千五百两银子的报酬,设若要到手,他必须要在“十龙门”梁子再加个尾巴——到时还得设法把三万两银子的赎金捞一半回来……谁说武林中的岁月粗豪痛快?谁说江湖上的日子迫迢自在?就凭这区区二千五百两银子吧,他便几乎把一条老命也垫上了!
  摇摇头,敖楚戈又叹了口气,他方待振作精神,挣扎着朝外爬,就在土地庙前的那条黄泥成浆的土路上,一阵隐隐约约的轮轴转动声业已飘了过来。
  是辆车!

相关热词搜索:铁血侠情传

下一篇:第十六章
上一篇:
第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