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2023-01-25 10:23:54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敖楚戈沉声道:“老丈说得是,像我辈练武之人如此珍惜自己的贴身兵刃,固然因为长年使用,业已习惯顺手,不肯轻易言失,而实际上,兵刃也与我们的生命同值,它在危难中可以救我们的命,渡我们于困境,它不会抛弃它的主人,不会背义退缩,它永远都是忠心耿耿的,能以信任的此外,它也俱有灵性,相处久了,肌肤润泽,互为沾黏,仿佛听得到它的低语、感觉得到它的跳动,它是亲切的,有情感的,也懂得喜怒哀乐的……我这样说,二位或许以为荒诞不经,可是,对兵器的主人而言,确是有着这样的感应……”
  乔忠点头道:“对,不错,小哥,这一点也不荒诞,不要说你们赖以保命拒敌的兵器了,就光说一般人经常接触使用过的器具吧,天长日久之后,也自然会生出感情,有一种亲切熟稳的味道;我对我的药箱、玉槐、石臼等用了年久的这些玩意儿,便也有同小哥相似的感觉……”
  乔小倩失笑道:“爹,敖大哥在说些匪夷所思的话,怎么你老人家也跟着‘玄’了起来?如是叫人听到,还以为这屋里有两个疯子在讲疯话呢?”
  “昭”了一声,乔忠瞪眼掀唇:“小妮子,你说话遮拦点!”
  敖楚戈往上起了起身,道:“多谢老丈如此照应周到,恕我不送了——”
  按住了他,乔忠道:“你别动弹,歇着吧,明晚这个时候我再来……”
  目送这父女两人出屋之后,连敖楚戈自己也没有想到,他竟然能如此舒畅又迅速的酣然入梦。
  前一天晚上,话说得太多,为了使乔忠早些回去,因而敖楚戈便把这个问题藏在心里没说出来,这个问题是——业已受伤的“十龙门”那几条龙,目前经过医治的情况如何?他要从对方痊愈的比例中,研判出对方现在的实力来。
  这样的研判,在他而言,是极其重要的。
  入夜后,乔忠在他女儿乔小倩的随同下,来得比较早,在他替敖楚戈换过药,刚刚净了手,敖楚戈已不绕弯子,简单明了的开了声:“老丈,有事正想请教——”
  坐了下来,乔忠忙道:“不敢当,小哥,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好了,只要能力之内,无不效劳。”
  敖楚戈低声道:“想请者丈示下,‘十龙门’的伤者近来情况如仍?”
  点点头,乔忠道:“原来是这件事,本来昨晚上我还记着同你谈谈的,不知怎的又搞忘了,现下正要告诉你,便是你不提,我也会说与你听。”
  注视着对方,敖楚戈凝神道:“愿闻其详。”
  干咳一声,乔忠道:“那十龙中的第三个,‘怒龙’方亮,业已成了残废啦,他的背脊骨被重力砸为数段,虽然替他接合起来,但能否重生重长,吻黏如初,大成疑问,就算接得好,无法再行使力运劲,甚至连腰杆子都挺不直;硬朗点的:或可佝偻腰身以拐杖支撑移动,身底子薄点的,就只有躺在床上,容人服侍了,走几步路都要扶着才行……”
  顿了顿,他又道:“总算将方亮及时送来我这里,否则,他除了脊骨碎断之外,内腑也受了震荡,血气逆涌,正在大量吐血,若非我紧急施救,恐怕他那条性命早就完结了。”
  敖楚戈连忙道:“那么,方亮就算能够好起来,也无法再像以前那样运转自如,挥洒如常了?”
  连连摇头,乔忠道:“运转自如,挥洒如常?老天,说得太美啦,他将来能以自己走几步路就算上苍保佑,挽了高香喽,小哥,你大概也知道,脊骨折断,最是难治,各类骨折情形中,这一种就叫人没法儿!”
  敖楚戈颔首道:“很好,姓方的不足为害了!”
  乔忠又接着道:“那第四条龙——‘毒龙’开明堂的左边肋骨折了三根,肩肋骨折了三根,肩膀也曾脱了臼,另外,亦受了内伤,开明堂的那三根肋骨,我已替他接合,约莫个把两个月左右可以长合,脱臼的那条肩膀我也重给他接回原位了,只是他受的内伤讨厌,那不能急,得慢慢来,恐怕也须要个把两个月的时间才行……”
  敖楚戈静静地道“看样子,开明堂也暂时卖不得狠,发不得熊了!”
  乔忠低声道:“这位开四爷的情势你放心,一两个月之内,他包管还起不了床!”
  敖楚戈道:“少一个敌人,我便多一分机会,老丈。”
  乔忠道:“这个,我自是明白;哦,那位‘妖龙’胡昌的一只左眼是报废了,照常情说,在这样的情况下被人硬生生挑出了眼珠,对于整个身体的元气大受影响,人,也就会衰弱不振上一段极长的辰光,但是,这个胡昌却端的与众不同,他只是敷了药,止痛,看起来就和平素的模样一般无二了,而且犹要森酷阴沉些,除了精神有些萎顿外,他几乎和一个健康的人差不多!”
  敖楚戈缓缓地道;“至少有一点不同以往,老丈,一个有两只眼的人骤然只剩一眼,在聚光的把握与距离的判断上就要差了,等习惯于一只眼睛,重新将焦点校正,就仍须要一段日子揣摸演练才行!”
  乔忠佩服道:“不错,一点也不错,那胡昌最大的困难便在于此,一只眼同两只眼视物,总是多少有点不相似的,尤其是在人的习惯上……”
  敖楚戈道:“武家终生习武,讲究的便是那毫厘之差,否则只此一分,便要谬以万里了。”
  乔忠又道:“除了这三个伤得最重的,那‘翼龙’郑天云也伤不轻,他左肩上一道口子,深及骨路,失血不少,便在愈合之后,那条膀子使起来,也不会像往昔一样灵便了……”
  敖楚戈问:“老丈,你看郑天云左肩上的伤势,要多久时日才能完全愈合?”
  沉吟了一下,乔忠道:“至少也要半个月以上吧……”
  敖楚戈微喟道:“这就要比我快了……”
  乔忠无可奈何地道;“我也恨不得他的伤势长不好,但事实上,小哥,我不能这样做……”
  点点头,敖楚戈谅解地道:“这是你的天职,老丈,不能怨你。”
  乔忠继续道:“另外,那‘白龙’尤少君的左胸口割伤盈尺,‘癞龙’余上服肋间硬是被割掉巴掌有的一块人肉,‘力龙’韦海面颊上也见了彩,但他们伤得却不算重,如今业已能够活动如常了,就是尤少君还弱了点……”
  敖楚戈低声道:“这三个人也都不是好缠的,他们一旦派得上用场,我所受的压力便会相对的增加了!”
  乔忠忽然严肃地道:“但是,小哥,你不必在乎他们!”
  敖楚戈笑笑,道:“怎么说?”
  乔忠郑重地道:“‘十龙门’倾十龙之力,都不能占你丝毫的上风,而且弄了个灰头土脸,丢盔曳甲,现下他们‘十龙门’中倒有三龙身受重创,四龙挂彩见血,完好无损的只有‘驼龙’童寿春、‘火龙’朱济泰、‘魔龙’康玉麟,小哥,十龙全力犹奈何不了你,如今他们受损至此,你又何须顾忌?”
  咧嘴苦笑,敖楚戈道:“老丈,你忘了我并不完整,此战之后,我元气大伤了!”
  乔忠正色道:“不然,好生调养,即可痊愈如初,甚至胜以往!”
  敖楚戈道:“待我调养竣事之后,他们也差不多全好了,即使方亮与开明堂登不上场子,只那八龙,也一样够我消受的了。”
  乔忠迷惘地道:“小哥,莫非你能力敌十龙,还会在意更减其二?”
  敖楚戈稳重地道:“老丈,你切莫小看了‘十龙门’中的这十条龙;他们个个都是顶尖的好手,一等一的练家子,哪一个也不好招惹;不错,我以一敌十,还重创了他们,但我自己也同样被他们所重创,换句话说,他们力量的总合超过我个人许多,两相比较,我可以一对一、甚至对二、对三,再多我就难保自己不受损伤,他们十龙能用六龙来与我易命,可是我,却只有一条命呀,拼到最后,我完了,十龙仍在,即使残缺,依然能够昂首阔步,重挂招牌,甚至招兵卖马,另起炉灶,我敖某人一但躺下,可就永也没有这一番风光了!”
  乔忠怔仲地道:“说得也对,是不宜硬拼……小哥,你莫非还有更高明的应付方法?”
  敖楚戈道:“目前还没有,到时候,我再相机应变吧,但除非势不得已,我会尽量避免与他们硬碰硬的正面上,那样,没有我的便宜占。”
  乔忠谨慎地道:“小哥,他们——呢,不讲究武林中的规矩?”
  敖楚戈问:“什么规矩?”
  有些微窘的搓搓手,乔忠道:“我曾听人说,武林中讲究的是光明磊落,公平无私,譬喻说不管敌对双方人数多寡,都得以一对一;单挑独斗,不能以众凌寡……”
  想笑又不好意思,敖楚戈只好吸了口气,神情古怪地道:“不错,老丈,武林中是有这样的规矩,也讲求这样的道义,但是,却要看是什么人物而定,像‘十龙门’,同他们谈这些,不仅是荒谬、要且有如痴人说梦,异想天开了……”
  乔忠楞楞地道:“他们不管这些?”
  摇摇头,敖楚戈:“他们不管,他们只讲求暴力,讲求目的,只要能遂所愿,一切手段都在施展之列的,同他们讲武林规矩,江湖道义,更如缘木求鱼,愚蠢得可笑了!”
  乔忠揣揣地道:“那么,也就是说,‘十龙门’的人再遇上你,就会一涌而上,来一场群打群杀,任什么道理规矩全都不理不睬?”
  用力颔首,敖楚戈道:“老丈,正是如此,而且,他们也已证实过一次给我看了!”
  乔忠愤然道:“简直无耻,如此这般,岂不是和野狗抢食一般无异,还混计么世面,跑什么江湖,又称他哪一门的字号?”
  敖楚戈笑道:“对了,他们原本不配,所以我虽处劣势逆境,亦不甘受此欺压,咽下这口怨气,好歹总要与他们周旋到底!”
  叹了口气,乔忠道:“说真的,小哥,我这几天确实为了这件事摘苦恼,心里有些恍惚,老是迟迟疑疑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我有心要帮你——不只是像这样消极地帮你;而是要积极的帮你,我曾几次三番考虑过暗动手脚,使‘十龙门’的伤者情况恶化,至少,延缓他们痊愈的时日,但是,在我个人的意愿上说,我很想这么做。不过这却大大违背了一个大夫的医德,也不见容于自已的良心,我一辈子没做过这样的事,因此,尽管是在想,就下不了手……”
  敖楚戈诚恳地道:“老丈千万不可如此,你的一番盛意,我是全心领受,你却要考虑到,你自身的处境,老丈,姑且不论你个人的医德与良心问题,就在实际上说,万一你在‘十龙门’的伤者身上动了手脚,而令他们的伤情有所变化,他们一定会追根究底,探索真象的,‘十龙门’的人个个精明于练,且极多疑,假若查出是你在其中玩了花样,后果就不堪设想了,他们定会对你加以异常残酷的报复,这不是我所愿见的,我也担待不了这样的精神负荷——”
  乔忠低沉地道:“这层顾虑我也明白,而我一再思量之下,对这一方面的计划竟找不出什么两全其美,不启人疑窦的法子来……”
  摇摇头,敖楚戈道:“不须了,老丈,务请到此为止,切莫再进一步为我冒险,否则,若有意外,老丈爱我始足自害,我就终生不得安宁了!”
  乔忠皱着双眉道:“但听你方才的说法,对付‘十龙门’又似并无太大把握?”
  敖楚戈道:“我说的也是实情,然而,像这种斗命之事,其最后胜负的关键,却并非绝对建立在力量的强弱厚薄上,往往是运气、智慧、巧合等因素也占了极大的比例,如今我势虽不利,也未必就一定会输,倾力周旋之后,我认为我仍有很高的成功希望……”
  乔忠苦笑道:“小哥,但愿如此,你可不能只是故意说着安慰我碍……”
  敖楚戈道:“我说的乃是经验之谈,老丈,以寡敌众,于劣势里搏击优势中的对手,我已经历过太多次了,邀天之幸,我大致都能达成目的,至少也落个全身而退;在这样的境况下应该如何挣扎自卫,我夸言一句——也堪称为行家了!”
  乔忠道:“这一点我是相信的,但情势对你来说,也实在是太险恶,不能叫我不替你担忧着急!”
  忍不住了,乔小倩说道:“敖大哥,你还充什么英雄好汉?你在这里养伤的事,除了我们谁也不知道,你一旦伤势痊愈,悄悄溜走,他们怎会找得着你?”
  敖楚戈笑笑,道:“我会知道怎么做的,乔姑娘。”
  乔忠低声道:“小哥,倩儿所言,也未尝不是一种暂避锋头的法子……”
  敖楚戈的神色有些忧郁,他沉缓地道:“老丈,多谢贤父女如此的关爱,但事实上却无此可能!”
  呆了呆,乔忠道:“这——怎么说法?”
  乔小倩悻悻地道:“还不是敖大哥要充英雄?认为丢不起这个人!”
  一瞪眼,乔忠斥道:“不许胡说!”
  敖楚戈不以为仵的一笑,平静地道:“乔姑娘,事情并非你想像的那么简单;当然英雄好汉是谁都爱扮的,可是真个要以玩命来充英雄好汉的时候,只怕谁也会考虑再三了,用血肉来衬托虚名,实际上没那么容易,尤其我,不做这样的傻事,我之所以明言我无可逃避眼前的危难,乃有我的苦衷在——”
  乔小倩噘着嘴道:“我就不相信除了活命最重要之外,还有什么‘苦衷’比活命还重要?”
  乔忠呵责道:“倩儿,你先听人家说话,别净是在那里打岔!”
  敖楚戈安详地道:“我告诉你是为了什么,乔姑娘;其一,‘十龙门’与我既有旧恨,又有新仇,旧恨新仇加起来,就不共戴天,势必得我而后快,他们对我痛恨的情形,不用我说,你也明白,在这种情形之下,他们不报复我是决不会甘休的,这一次就算我逃得了,还有下一次,今天我逃得了,我能躲一次,避两次,逃一月、逃一年,但我不能老是像这么逃下去,躲下去;我是个人,是个正常的人,因此,我也要求正常的生活,安宁的岁月,平静的心境,我怎能终生处于忧惶中,惊疑里,不安下?我又怎能一辈子东逃西躲过日子?这样精神下的折磨我实在难以承担,故而,长痛不如短痛,是好是歹,我已打定主意,要同他们来一个彻底的了结!”
  舐舐嘴唇,他又接着道:“其二,乔姑娘,不瞒你说,我是个男人,是个真正的男人,我不敢自譬志节高超、铁胆豪情,但是,我却有血性、有骨气,有自尊,另外在我所处身的环境里,我也多少有点地位,我不能在劣势之下便畏缩逃避或受辱贪生,这不仅我处身的环境传统所不允许,也为我的尊严与人格所不允,我宁肯血淋淋地任白刃割肉,也做不到因势不利而退避,我宁肯无所愧疚地死,也难以承受将来自尊的挞伐!”
  乔小倩的脸蛋上表情复杂,有些儿凄惶,有些儿焦虑,有些儿怨恚,又有些儿颤栗,但无可讳言的,敬佩与仰慕之情却占了更大的成分!
  一伸大姆指,乔忠赞美地道:“硬汉子!”
  敖楚戈笑得极苦:“天生就是这么一付不服输,不向人低头的性子,明知是愚蠢,但偏偏做不了聪明事,说起来,实在不堪一赞!”
  乔忠正色道:“你错了,小哥,天下就是因为还有你这种明是非,辨忠奸,不畏强权,不忌危难的刚烈人物在,这世上才有公理长存,才使正义不泯,如果谁都得过且过,能以苟安便求苟安,那么,邪恶烂滥、奸先横行,还有谁来主持公道,阴遏暴虐,这人间世,怕也早不成个样子了!”
  敖楚戈叹息着道:“老丈,我实不似你夸誉的这般神圣清高,但我绝不忘做人的本份,凑合着不达人伦道德,勉强不做个坏人也就是了。”
  乔忠道:“你很自谦,但由此也可见你的人品内涵都是不同凡俗的人……”
  乔小倩在一边插嘴道:“爹,先别净顾着说好听的了,敖大哥将来的性命能否保全,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呀!”
  沉默了一会,乔忠道;“你敖大哥武功高强,为人机警,对于应敌却难得经验又极其丰富,在‘十龙门’重创之后的情形下,我想,他不至于太过吃亏了——”
  乔小倩急切地道:“这只是朝好处想,爹,你有没有考虑到——若是敖大哥万一失手栽了跟斗,又怎么办?这不是不可能的,难道说,到时我们只有喊天?”
  乔忠愁眉苦脸地道:“倩儿,你知道爹不是在害愁,但……爹又能帮上什么忙呢?”
  敖楚戈道:“老丈无须为我担心,这个阵仗,我自己会应付,不劳老丈过虑,老丈对我的帮助到此为止,若再进一步,则是冒着性命之危,这非但大不必要,而且,我也断然不会接受!”
  唇角抽搐了几下,乔忠呐呐地道:“我真惭愧……”
  敖楚戈坦率地道:“正好相反,老丈赐我良多,觉得难以为报的该是我——”
  忽然——乔小倩好像想起了一条什么万全的计策一样,兴奋地道:“对了,敖大哥,爹和我可以去替你请帮手!”
  乔忠也连连点头:“不错,小哥,这倒是个好法子,我与债儿可以代你去外面邀请帮手前来助拳,他们人多,你也可以找人,如此一来,优劣之势扯平,情况就会大大改观了!”
  微微摇摇头,敖楚戈道:“多谢贤父女一番盛意,不用了。”
  乔小倩气恼地道:“为什么不用?难道这又犯了你的忌,影响了你的威名,沾辱了你的自尊吗?”
  笑笑,敖楚戈道:“不,原因很简单,只因我没有在这种情形下可以相助的朋友!”
  父女二人都怔住了,乔忠疑惑地道:“你——没有能以相助的朋友?”
  敖楚戈道:“没有!”
  乔小倩忿然道:“又不知你在想些什么了,敖大哥,我可不信你的话,你在江湖有那么大的名气,又跑了那么多地方,混了这些年头,莫非你就真会没有个把连心托命的知交?连秦桧都有三个好朋友呢!”
  敖楚戈的神色平静又安详,他道:“我说的是实话,乔姑娘;我刚才已告诉过你,我没有‘在这种情形之下’可以相助的朋友,更明白点的意思是,我不能拖累我的朋友,让他们和我一样面对‘十龙门’的强大压力,接受可能遭至的伤害,我宁肯自己担负一切不幸的后果,但我内心平安,如果任何一个人为了我而蒙受牺牲,则我势必终生愧疚,这是最重要的理由,另一个事实是——这附近,我也没有足够力量能以在此事上相助的友人,所以,这个想法就无法成立了。”
  乔小倩怔了一会,幽幽地道:“敖大哥,你就是这么倔,这么替别人设想,依我看,你前面那个道理才是真的,后面那个‘事实’只怕不一定是事实吧?”
  笑笑,敖楚戈道:“我没有骗你,乔姑娘,活命总是好的,举凡人,谁又不想活着?我岂会有使自己生存下去的法子而楞不肯用的道理?”
  乔忠赶忙道:“小哥,倩儿不懂事,你可别把她说的话当了真——不过无论如何,总得怎生筹思个妥善对策,应付得了那‘十龙门’才行……”
  点点头,敖楚戈道:“我会好好筹思考量的,这一层,老丈就无须代为顾虑了。”
  乔忠又关切地道:“但是,你也不能太过耗费心神,以免精力透支过巨,影响了你痊愈的辰光……”
  敖楚戈道:“多谢老丈体恤,我自当加意养息——”
  突然,他双目光芒一闪,紧接着道:“有件事,想请教老丈。”
  乔忠殷勤地道:“不客气,有什么话,你尽管开口好了!”
  敖楚戈低声道:“有几味药,老丈不知是否储存着?”
  乔忠道:“不知小哥指的是哪几味药材?”
  敖楚戈道:“是‘金英豆’、‘黑莲子’、‘龟壳内绒’、‘童虎鞭’、‘珍珠粉’、‘参根’?‘珍珠粉’不能少于十五年以下的老蚌珠磨研,‘参根’须要六十年以上的老参……”
  瞪了敖楚戈好一阵,乔忠方才吁了口气:“老天,你所说的这六味药材,俱都是价值昂贵得吓人,而且极为罕见的珍异种类;此中价格倒不在话下;尤其难找难求,等闲的行医者,往往当了一辈子郎中,没有见过这六种药材一样的也大有人在……”
  敖楚戈道:“我晓得,所以我也只是姑且一问罢了。”
  乔小倩急切地道:“爹,你倒是说话呀,到底你那儿有没有存着这几味药材?”
  呵呵笑了,乔忠道:“看你这丫头片子,怎的就这么样迫不及待法?你是非要把为父的这一点家底子都抖露净了方才称心如意么?”

相关热词搜索:铁血侠情传

下一篇:第十八章
上一篇:
第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