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2023-01-25 10:20:52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十个内衣人是那样气度雍容,举止沉稳的走入了圈子中,然后,又一列排了开来,对着敖楚戈,十双眼睛宛若十双透骨沁心的寒电。
  于是,敖戈几乎喊了天——一个也不少,“十龙门”的十条龙!
  十龙齐现,可是大大的不妙了,“十龙门”等于投进了全部力量来对付他,而“十龙门”的凶悍残酷作风又是远近闻名的,由于眼前情况的显示,可见“十龙门”是如何重视这一次的行动了,也就是说,他们是如何怨恨敖楚戈,如何有着势必得之而后已的决心!
  关于十龙的功夫,敖楚戈虽末同他们交过手,但多少也知道一些,他晓得这十个人个个都是狠角色,个个都难惹难缠,一对一,并不在乎,一对二。他也照样侍候,但是,设若人家一涌而上,或者就算是只上一半,十个人轮着番来消遣,恐怕他就罩不住了,何况,还另有那劳什子的“赤胆六卫”帮着助威!
  看样子,他没有别的选择,唯一的对策便是突围,在这种形势之下,逃之夭夭并不丢人,楞着叫人家整倒在这里,才是不开窍的傻鸟!
  他这里在琢磨着,那边,柴云帆业已退开几步,站到了十龙之首“驼龙”童寿春的身边,并低声向童寿春说了一些什么。
  童寿春青灰的面孔上没有一点表情,几乎缩入头腔之内的脑袋像一块磐石般牢牢钉在双肩中间,绞风不动,他那形态,不但阴森,更且怪异得慑人!
  咽了口唾液,敖楚戈笑呵呵地道;“久不相见了,老童,童老大,他乡遇故人,可真是有缘份,可不是?”
  童寿春注视着敖楚戈,冷峭地道:“你这算是什么?临危不乱,或是强持镇定?”
  耸耸肩,敖楚戈道:“就算是强持镇定吧,在这等节骨眼下,我不相信我跪下来向你们叩头你们就会放我一马。所以、还是硬起头皮挺一挺比较有英雄气概些!”
  童寿春漠然道:“你是要怎么办?见过真章以后再说话,还是现在跟我们走?”
  敖楚戈道:“老实话,本来我是想见过真章再说的,但我估计错了一点——我没想到你们十条龙全然在此!原先,我以为只有柴云帆他们一干小角色而已……”
  童寿春寒酷地道:“对付你么一位名人,我们焉敢怠慢?‘十龙门’倾力而出,独恐不足以担待,你狂得过了头,离了谱,因此我们对你的评价,也就只有往最高的一层去下定论了,全军尽出,仍是战战兢兢……”
  嘿嘿一笑,敖楚戈道:“太客气,你也太客气了,老童,你们是重重包围,四面埋伏,人是一拨一拨的亮相,力道是一股股的加重,为的却是我一个角色,我就算三头六臂吧,也不必再挣扎,光叫你们一压一挤,就粘糊成一团啦!”
  左右看看,他又叹了口气:“乖乖,人可是真不少,大军列阵,气势森严,就宛如在网中罩鱼,可怜我这条鱼还能往哪里游去!除了吃瘪,也就只剩下吃瘪了……”
  童寿春冷厉地道:“敖楚戈,今天我们大举而来,布阵十方,完全是为了一个你,因此,我们不冒险,不取巧,不求侥幸,我们要势在必得;我们早在月余之前即已选定了这个地方,我们对这里的地形地势业已做过多次勘查,详尽探索,我们已很熟悉,我们设下的埋伏,哨卡,暗桩,安排的拦截步骤,全是纵横交错,环环相连,已臻至善之境。你是绝对跑不掉的,正如你方才所言,这是一面严密的罗网,你是网中之鱼,但下手捉鱼的不是我的‘赤胆六卫’,却是我们十龙自己!”
  舔舔唇,敖楚戈暗暗心惊,表面上却故作潇洒之状:“这样说来,你们是早就来了?”
  童寿春缓缓地道:“昨晚既至,今日凌晨本门所属便已各就预定位置进入行动状况;你们来到以后的一切情形,任何举止,全在本门暗中监视之下,巨细无遗!”
  敖楚戈眼皮子跳了跳,道:“那么,你们怎的不早动手?”
  童寿春凛烈地道:“因为我们一向都讲求步骤,重视计划的安排,我们预定下手的时辰是入夜,行动便必须入夜开始,我们不自乱方案——那是经过详尽考量后的细密结果,除非有绝对变异,我们不轻易改换计划;敖楚戈,一个有力量的组合,与乌合之众间的不同,便在这里!”
  敖楚戈道:“其实,十位兄台大可早些出现,早些了断。”
  童寿春冷冷道:“我们出现的迟早对于预定的行动并无影响,我们早已在两侧竹林之内注视着这里的情势演变,你若想逃走,那时与这时,皆不可能!”
  觉得握钢棒子的右手粘湿湿的在出冷汗。敖楚戈苦笑道:“童老大,我孤家寡人一个,再强再狠,也玩不过你们这一大票人;‘十龙门’在江湖上有头有脸,掷地铿锵有声,以你们这样一个势大气雄的组合,如此来对付像我这样的单帮客,好有一比——开绸缎庄的大东主杯葛一个背包袱,摇拨浪鼓的布贩子,这未免有点说不过去吧?将来一旦传扬出去,我是没什么说的,怕只怕你们‘十龙门’没有光彩啊!”
  青灰色的面孔上连一根筋都不见扯动,童寿春阴森地道:“你这死皮赖脸的一套下作把戏,并发生不了任何效果,敖楚戈,道上规矩叫你搅乱了,今天你就要为你的胡闹负责!”
  敖楚戈失望地道:“如此说来,你是非要拿我开刀不可了?”
  童寿春生硬地道:“假设你逼得我们这样做的话——不错!”
  迟疑了一下,敖楚戈道:“只要我跟你们走,你们就不动手?”
  童寿春吼道:“废话!”
  敖楚戈陪笑道:“可以不可以告诉我——跟你们到哪里去?”
  童寿春怒道:“当然是回‘十龙门’的堂口——你所熟悉的地方;唯一不同的是,上次你是偷偷摸摸的去,这次是前呼后拥的去,好叫你风光风光!”
  敖楚戈涩涩地道:“有什么好风光的?你们逼我去,又是要做什么呢?”
  童寿春重重地道:“很简单,第一,把‘幻星’交出来,第二,为你的罪行偿付代价!”
  咧咧嘴,敖楚戈道:“你们真是心狠手辣,人也要,财也要。”
  童寿春尖锐地道:“这是你自找的,没有人迫你去招惹这些麻烦!”
  敖楚戈以一种十分诚恳的语气道:“童老大,我有下情相告一一那‘幻星’的确是被严宜森拿去了,你们也曾经亲眼看见他藏在怀里,盛置‘幻星’的斑玉球也在他身上,这事假不了。”
  童寿春大声道:“那完全是你做的手脚,我们和严宜森都被你耍弄了;不错,隐藏‘幻星’的斑玉球是在严宜森身上,但却只是一只空空如也的斑玉球而已,球中暗置的‘幻星’早已被你取走了!”
  连天地喊起冤来,敖楚戈道:“这真是天大的冤屈,童老大,严宜森老奸巨猾,居心叵测,最是奸狡阴险不过,明明他独吞了宝物,却反咬我一口,童老大,像这种见利忘义,不忠不仁之辈,你怎能相信他的一面之词?”
  冷酷地笑了,童寿春道:“我告诉你为什么我会相信他的一面之词——当我们擒住他时候,他身上的斑玉球里即已没有宝物了,我们中了你的诡计开始追杀严宜森,一直到放倒了他,在这个过程中,他的形遗迹全末脱离我们的视线,也就是说,他没有机会把斑玉球中的‘幻星’另作隐藏……”
  敖楚戈急道:“他是故意狡赖……”
  笑得更可怕了,童寿春道:“我不否认人有说谎的天性,尤其在关系到切身利害之际,更会做不实的供述以求开脱责任;但是,在某一种情形之下,人却会说实话——就是当他的身体与意志受到他所不能负荷的痛苦压力的时候,譬喻,稍稍用点刑;我们把严宜森的双手十指一只一只勘断,又把他的两足十趾一只一只捣碎,然后,我们割下他一只耳朵挑断他两脚的主筋,等我们要剜出他眼睛的当口,他便说实话了,从头到尾,清清楚楚又毫不保留的将他该说的一切通通供出;敖楚戈,我深悉人性,经历过各种各样的场合,我知道人在什么时候说的是真或是假,人们的情绪反应有如一面明镜,我看得纤发毕露,一点也瞒不了我,所以我知道,也相信严宜森的供词是实,而方才你所说的却纯系一派胡言!”
  敖楚戈呐呐地道:“童老大,这未免太主观了——”
  童寿春毫无表情地道:“奈何我的主观才是决定此事的唯一依据,并非以你的说谎为准!”
  忽然想起了十么,敖楚戈愁眉苦脸地道:“对了童老大,说不定那颗‘幻星’在秦可为身上,当时他与严宜森一起逃走的,很可能严宜森趁着你们不察之际……”
  话还未说完,童寿春已暴叱道:“放屁!那秦可为已被我们当场毙死,从顶至踵全搜了个彻底,就差没揭下他一层皮来,但除了那一身肉,一身窟窿,任什么也没有!”
  敖楚戈忙道:“会不会被严宜森或秦可为两人中的某一个吞下肚去。”
  深深吸了口气,童寿春笑得好古怪:“‘幻星’是一颗棱角对比的宝石,大小更甚鸽卵,敖楚戈,你倒是吞给我看看?而且严宜森拼着性命之危盗劫的异宝,他怎舍得吞入腹中?他便能舍财,莫非连命不想要了?”
  敖楚戈赶紧道:“让我再想想,说不定他们搞了别的什么花样——”
  童寿春慢慢地道:“不必再想了,敖楚戈,那花样就正在你身上!”
  这时——一
  十龙中一个头大如斗,面如撰血的粗眉环眼人物,蓦地吼喝如雷,霹雷般叱叫:“大哥,姓敖的王八羔子分明是故意胡说八道,瞎扯一气,绕着弯子拖延时辰,我们还和他磨蹭什么?摆平了才是下正经!”
  童寿春颔首道:“我知道,老三,我是要叫他俯首认罪,无可抵赖!”
  那个气冲牛斗的人物——“十龙”中的第三位“怒龙”方亮,又嗔目如铃般吼喝着:“罪证确凿,铁案如山,岂能容他狡赖?大哥,主动的是我们,我们要怎么样就怎么样,犯不上和他耗费唇舌!”
  另一条龙,是个高高瘦瘦,颧骨突耸,鹰鼻薄唇的中年人,他冷冷地道:“大哥,姓敖的若是老老实实跟我们走,我们只废他一双腿就行,否则,干脆斩他的手足再剜去他的双眼,抬着他回去!”
  这人一开口,敖楚戈即已晓得对方是谁了,他嚷嚷道:“开明堂,你可真是名符其实,如假包换的‘毒龙’一条啊,娘的皮,你居然想这么个阴狠的方法作贱我……”
  弯勾的鹰鼻嗡动了一下,开明堂漠然道:“业已足够对你客气了,姓敖的!”
  一个肤白如雪,眉目清俊,恂恂然儒雅如书生的俊逸人物接上来道:“敖楚戈,势已不利,你看得也很清楚,作困兽之斗,乃是最为愚蠢不过的,除了徒增折磨,不会有一点好处,你久走江湖,该知认时务者方为俊杰吧。”
  敖楚戈注视对方,叹息道:“我知道你是‘白龙’尤少君,你这人还不错,说的话也还带有几分人味,但是,我却歉难遵从。这可是拿着性命过关节的事……尤少君,你也替我想想,这一跟着你们去,还有回头的日子么?”
  深沉的笑声出自一位容貌端正,目若朗星的修长之人嘴里,那人安闲地道:“也不一定就有这么个悲观法,敖楚戈;如果你确实与我们合作,我以‘十龙门’第二把交椅的身份向你保证,至少你的性命可以留下来!”
  敖楚戈明白说话的朋友即是十龙中的第二条龙——“翼龙”郑天云,那样子,这条“翼龙”似乎也还算是有点理性的。
  他微微躬身,道:“多谢郑二爷的担待,问题是——命便留下来,若一身机能全废了,这生和死,也就相差极其有限啦;人要活,该活得有生趣,活得像个人。若是残缺不全,正常的日子全过不得,活不活也就无所谓了,而显然,贵门各位是一心一意要造成我至少也变得‘残缺不全’!”
  一个矮胖如缸,四肢粗短的老头暴叱:“真是给你鼻子长了脸,姓敖的,叫你留下一条狗命来,业已是格外开恩了,你居然还挑肥捡瘦,振振有词,娘的,这里有你讨价还价的余地?”
  敖楚戈怒道:“唏,你倒是哪一号人物?也对着我姓敖的来发威?”
  矮胖如缸的那人咆哮起来道:“你记牢了,‘火龙’朱济泰就是我,你若不服,尽管挑名指姓,我朱某人定然陪你松散松散!”
  敖楚戈大声道:“姓朱的,你也唬不住我!”
  “火龙”朱济泰秃顶泛光,气涌如山:“老子这就来消遣你!”
  朱济泰身侧的那位大块——面孔脖颈手背上长满了红灰黄褐,斑斑癣疥的“癞龙”余上服,伸手一挡朱济泰,懒洋洋地道:“五哥且慢,这小子顶不起你的大驾,还是由我来侍候他吧,看看他到底经得上什么的阵仗!”
  在十人中最末尾的那一位,是个身形横如门板,厚似墙堵,双肩宽阔出奇,周身肌肉虬突如栗的怪异人物,他缓缓的转过他那张五官平扁,黝黑如漆的骇人面孔,声音浑沉如巨钟余韵:“我看,还是由我这做幺弟的代劳了吧!”
  “力龙”韦海是“十龙门”十龙中最小的一个,但是,却属于功力最为纯厚的几条龙之一,敖楚戈早已听人说起过他,此人力大无穷,足有裂石断碑,举鼎分牛之能,几有当年霸王之勇,但是他却不似一般力大之辈那样行动笨拙,脑筋木讷,相反的,他非常灵活,非常俐落,更并反应快速,思维细密,可将他的长处发挥得恰到好处,这样的人,再俱有如许的条件,在斗武较勇这一门上,就比之寻常人要占便宜得多了……
  韦海是个如此可怕的敌人,幸而他的外形却也揭示了一些什么——他身体宽厚,肌肉坚硬如铁,再加上面孔的平板黝黑与少有表情,便也多少显灵了些怀有臂力者惯有的模样及气息,叫人一看就约略能以体会到他那种逼人的强悍。
  “驼龙”童寿春摇摇头,道:“不急,老幺,不急,时间多得很,你们任是那一个想活动筋骨,都会有机会!”
  敖楚戈不禁微微撇了撇唇角——好大的口气,童寿春简直认为吃定他了,这样的说话,是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的意思,拿着他只是“活动活动筋骨”而已,好似耍猴戏一样。心里在骂着,敖楚戈在想:来吧,狗娘养的,你们且先莫狂,有本事就单挑单,一个对着一个拼,看看到底是谁在卖命,谁在活动筋骨!
  “力龙”韦海脸上的肌肉像是僵硬,直板板的,连抽动一下都不见;他望着敖楚戈,沉缓地道:“敖朋友,我早就知道你的万儿了,闻说你是出了名的歹毒阴横,笑里藏刀,而且艺业之佳堪称凌霸一方,我一直想会你,可惜没有缘份,今番正好,我大哥已交待下来,眼下我们且搁一搁,过了这阵,还得多亲近!”
  敖楚戈干笑道:“‘力龙’韦海名满江湖,威震五岳,有拔山移鼎之力,断碑裂石之能,勇冠三军,独御万夫,我这点小局面哪能相比?凑合着唬唬些二楞子倒还可以,想要在你面前充壳子,怕就差一截喽!”
  韦海静静地道:“你越这样说,越表示你不易相与,所谓大丈夫能屈能伸,你是在当前逆境之下,方才话风滑溜,用词谦逊,若是换了个场面,只怕你就不客气了——敖朋友,你心里愤恨无比,对么?”
  敖楚戈暗里骂着韦海的祖宗八代,嘴巴里却道:“哪里话来,愤恨无比是说得太严重了,不过呢,当然也不会太舒坦,我想列位也会谅解,因为这原不是桩令人愉快得起来的场面……”
  韦海盯着敖楚戈,目光深沉道:“敖朋友,你不是个甘于雌服的人,我看得出来,你倔强得很!”
  叹息一声,敖楚戈道:“事到如今,我还‘倔强’得到哪里?眼看着老命都难保了……”
  一直没有开过口的两个人,一是面色苍白,双瞳闪幻不定的“妖龙”胡昌,一是满面于思,宽额扁鼻,两只眼老是半眯着好似没睡醒的‘魔龙’康玉麟。
  此刻,“妖龙”胡昌冷冷清清地说了话:“我们大伙全要注意这姓敖的,他表面上嬉皮笑脸,神情变化极快,又不时低声下气,不时慷慨激昂,忽而娓娓陈诉,忽而故作谦虚,实则,这一切都是做作,都是顺势应变的姿态,隐藏在这些面具之后的是他坚决的报复意志与不惜豁命突围的胆识,他不是个远就近利的人,更不是一个能以轻易降伏的人,他很刚烈、很猛悍、很倔强,也很狂傲,更且,他诡计多端,反应灵敏;我们要小心,他任是有什么说词,骨子里却是流血的打算!”
  在其他的“十龙门”诸人悚然动容中,敖楚戈不由苦着脸,道:“这一位——你这不是坑我么?只要各位能高拾贵手放我过关,或是改以谈判的方式化解纠葛,孙子王八蛋才会有‘流血’的打算……”
  “妖龙”胡昌淡漠地道:“不要给我来这一套,敖楚戈,似你这一类型的人并不多,但我胡昌也见识过,我知道你们的惯性是什么,所以,我不会相信你表面上的姿态!”
  敖楚戈道:“胡老八,八爷,莫不成还要我掏出心来给你看?”
  沙沙哑哑地一笑,“魔龙”康玉麟答腔了:“你那颗心,姓敖的,掏得出来么?只怕上面除了干疮百孔之外,更是都是透了!”
  敖楚戈怒道:“我晓得你是康玉麟,‘魔龙’康玉麟,但我却不晓得你这双招子还有这等本领透人肺腑,洞察入微,尤其我不晓得你竟生了这么一付长疮生蛆,臭不可闻的唇舌!”
  康玉麟不愠不怒,闲闲地道:“你记住你说的话,话里的每一个字,姓敖的,我会再叫你生咽回去,丝毫不漏的生咽回去!”
  敖楚戈重重地道:“康玉麟,你是说,只凭你么?”
  摇摇头,康玉麟道:“我不会中你的激将之计,姓敖的,你不用管我凭了什么,总之,你会后悔你方才所说的话,至于如何令后悔,这是我的事,你就无须费心了!”
  “驼龙”童寿春稍稍踏前一步,语声森酷地道:“现在,敖楚戈,你决定了没有?是自己跟我们走,抑是我们抬着你走!”
  敖楚戈的表情有些痛苦:“童老大,你们怎不相信我的解释?”
  童寿春厉声道:“如今还谈这个,岂不是废话?”
  咽着唾液,敖楚戈又艰涩地道:“那么,你们是否愿意稍微做得公平些?”
  冷冷地,童寿春道:“什么意思?”
  敖楚戈苦笑道:“如果你们一定要求个了断,在这种情况之下我是明摆明显的要吃亏,你们以全帮之力对付我一个人,可不是太欠公平?我的意思是,你们多少讲点武林道义,江湖规矩,稍稍做得大方点——譬喻说,推选出一个人来——和我决战,以胜负之分来解决怨隙,这么样一来,也比较……”
  童寿春带一种奇异的嗓门打断了敖楚戈的话:“我觉得你有点迷糊了,敖楚戈,这些年来的江湖岁月,不知你是怎么混下来的?尤其你的名声又是怎么创下来的?居然连一件事的内涵,它的本质,以及必然的结果都看不清,摸不透?你算是那一门子的江湖人物?”
  敖楚戈咧咧嘴,道:“现在,该轮到我问你——什么意思了?”
  童寿春火辣地道:“我们要你把盗去的东西拿出来,要你对你所有的罪行负责,敖楚戈,这岂是用一次决斗便可以解决的?你想讨这种巧,我们岂会叫你称心如意?”
  “火龙”朱济泰恶狠狠道:“大哥,根本不必再和这厮罗嗦下去,他既不愿老老实实跟我们走,我们就把他摆平了抬回去!”
  “魔龙”康五麟阴鸷地道:“不错,我完全支持五哥的说法!”
  歹毒的一笑,“毒龙”开明堂道:“那么,大哥,我们下手吧?”
  急急退后两步,敖楚戈大叫道:“鼎鼎大名‘十龙门’十龙,居然真要以多欺少,以众凌寡?你们就不要脸面,不顾道上的规矩了?”
  “火龙”朱济泰大喝:“对你这种钻洞挖壁,偷鸡摸狗的下三流蠢贼而言,还犯得着讲什么道上的规矩?”
  “怒龙”方亮也厉烈地道:“姓敖的,你要是知道重道上规矩,也不该潜入本门禁地做出那种盗窃的羞耻行为,你既然鄙视你自己,又如何要我们来高抬你?”
  瞪着眼,“癞龙”余上服吆喝着:“说多了全是白搭,空耗唾沫星子,大伙一起上,放倒这龟孙带回去整治个够,不怕他不低头叫苦!”
  敖楚戈嘶哑地吼起来:“娘的皮,不用说动手开打了,光是嘴巴说话,你们这个一言,那个一句,七嘴八舌好像下雨一样就叫人招架不住啦,一旦动起手来,你们岂不是就要把我一个大活人生生撕碎?”
  “毒龙”开明堂阴着一张脸道:“你可说得一点也不错,姓敖的,我们正是这个心意!”
  “驼龙”童寿春不耐烦地道:“敖楚戈,最后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是乖乖跟我们走,还是非要我们硬逼着你走?”

相关热词搜索:铁血侠情传

下一篇:第十五章
上一篇:
第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