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绝峰 平息乱局
 
2020-06-13 17:07:45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陶利鹤知道贾北山的武功较弱,所以他的刀法,除了进攻龙城璧之外,还处处替贾北山封住他的破绽。
  这两人联手,合作得天衣无缝,所以最弱的一环,已不再是贾北山。
  龙城璧面对过不少武功高强的高手,但却从未遇到这种情况。
  攻击敌人最弱的一环,本是瓦解敌人的最佳方法。
  但现在,敌人最弱的一环不见了。
  龙城璧只觉得手心在隐隐冒汗。
  时间一长,对于自己只有坏处,而绝对没有好处。
  因为他还要照顾那两个身受重伤的朋友。
  他的顾虑实在太多。
  如果他被断门四绝刀杀死,那么事情便糟透了。
  龙城璧一死,唐竹权和司马血就决难有生望。
  不但这两人要死,就连医谷里的强大鹰,恐怕也得一辈子躺在地上。
  这一战的牵连,实在太广,已不单只是龙城璧个人生死的问题。
  龙城璧身处险境的经历,已经不知多少次,但真正令他感到内心惊惶的,只怕还是第一遭。
  陶利鹤显然也已经看出了这一战的重要性。
  如果一举把龙城璧,司马血和唐竹权都杀死,将来又还有什么人,敢不听从鬼王爷。
  陶利鹤只对一个人忠心。
  这人就是鬼王爷薛班。
  为了薛班,就算你要他上刀山,入剑林,他也绝不会眉头一皱。
  薛班生平,从没做过什么好事。
  但有一次,他居然大发慈悲之心,把一个误中奇毒的女人救活。
  这个女人,就是陶利鹤唯一的女儿。
  陶利鹤的女儿,她也不是什么良家妇女。
  她十七岁的时候,便已经把好几个男人弄得团团转,最后还挑拨离间,致使这几个男人互相残杀而死。
  连陶利鹤都痛骂自己的女儿是个女妖精。
  然而,无论是女神也好,女妖精也好,她毕竟还是他唯一的骨肉。
  她误中奇毒,其实也是自作孽。
  原来她准备了一种极毒的毒散,想毒杀一个老富商,夺取他的财产。
  然而,阴差阳错,这种毒散居然不必吞下也能传播,她嗅到了这种毒散的气味,亦同告中毒。
  如果不是薛班救了她,她早已变成了一具全身腐烂而死的尸体。
  陶利鹤很感激鬼王爷。
  自此之后,断门四绝刀就成为了鬼王爷的左右大将。
  陶利鹤对薛班忠心。
  而袁藏真,方箭和贾北山,却绝对忠心于陶利鹤。
  陶利鹤的事,当然也就是他们三人的事。
  二人同心,其利断金。
  四人同心,又将如何?

×      ×      ×

  方箭是四个人之中,发招最少的一个人。
  但他每发出一刀,都使龙城璧为之暗捏一把冷汗。
  因为方箭的刀,只在最有利的时候才发动,每一击都使人防不胜防。
  如果对方不是龙城璧,方箭的刀,早已得手。
  但龙城璧仍然难免被方箭暗算了一下。
  飕!
  最阴损的一刀,使龙城璧又惊又怒。
  幸好龙城璧闪避得快,否则方箭这一刀,立刻就要让龙城璧变成太监。
  饶是如此,龙城璧仍然被方箭的刀割了一下,左腿之上,鲜血如泉冒出。
  方箭冷笑。
  他没有继续去追击,反而向后退了开去。
  他一退,袁藏真的刀又再补上。
  他也学了方箭的那一套,不到最有利时机,决不贸然出手。
  现在,龙城璧的左腿已受伤,左边胁下露出了一个破绽,此时不再全力出击,更待何时。
  但他的刀还未发出,陶利鹤便已大声喝道:“老袁,别中……”
  “别中计”的“计”将还未出,袁藏真的刀已如电般向龙城璧左胁下飞斩。
  这一刀斩得很凶,别说是人,就算是一头大象,恐怕也得被斩开两截。
  然而,龙城璧并不是大象。
  他是雪刀浪子,天下独一无二的雪刀浪子。
  这一刀,袁藏真认为是最得意杰作。
  哪知道得意杰作,居然变成了最后的杰作。
  只见龙城璧的腰一闪,左腿向前一伸,不退反进,风雪之刀却乘着袁藏真发招之势,直向他的腰间插入。
  袁藏真想不到龙城璧竟然有此一着。
  袁藏真走的是险着。
  龙城璧走的也是险着,而且比袁藏真的险着更加凶险。
  可是,袁藏真低估了龙城璧的刀。
  龙城璧的刀,已深深的插在袁藏真的腰间。
  袁藏真一声怒吼,反手再劈一刀。
  但这一刀,他什么都没有劈到。
  然后,他就双膝一软,跪着死去。

×      ×      ×

  陶利鹤的眼睛彷彿在冒火。
  他手里的刀杀机逼人,但他却没有出手对付龙城璧。
  他突然吩咐方箭和贾北山道:“雪刀浪子由我来对付,你们去杀唐竹权和司马血!”
  好毒的主意。
  龙城璧心头一震,急步退回到司马血的身旁。
  但他保护得了司马血,却无法再保护唐竹权。
  方箭的脸上本无表情,他的刀已像箭般飞击天下第一号大醉鬼。
  龙城璧的眼睛也像陶利鹤般,像是快要喷火。
  但贾北山却已一刀向司马血的脸上劈去。
  ——如果你是雪刀浪子,将会怎办?

×      ×      ×

  这本来是一个死局。
  龙城璧的本事就算再大十倍,此刻他只能挽救唐竹权或司马血的其中之一。
  唐竹权晕迷在先,而司马血倒下去在后。
  这两个人都已身受重伤。
  骤看起来,这两个人的伤势都同样严重。
  但其中却有一个小小的秘密,除了龙城璧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
  这一个小小的秘密,就是唐竹权并非真的晕倒。
  他故意装成晕倒的样子,并不是用来唬吓自己的父亲,而是要分散敌人的注意力。
  别以为这个大胖子是呆。
  他的脑筋,比许多看来聪明的人更加聪明百倍。
  现在,他的计划终于收效了。
  龙城璧本来也不知道唐竹权是假装昏迷的。
  但当他抱起唐竹权,从三绝峰奔下来的时候,唐竹权的眼睛忽然张开,然后低声对龙城璧笑道:“你的气力不错,当真举重若轻之至。”
  龙城璧一怔,心里又好气又好笑。
  他并不是个愚钝的人,也立时明白了唐竹权的用意。
  面临强敌,装昏扮死,向来不是高明的策略。
  但唐竹权的确受重伤,只不过伤势并不如外表般看来严重而已。
  所以,真正身受重伤的人并不是唐竹权,反而是杀手之王司马血。
  因此,龙城璧没有理会方箭。
  他只是全心全意,对付贾北山和陶利鹤。

×      ×      ×

  方箭的人像箭。
  他的刀更像箭。
  他喜欢暗算别人,也喜欢做些顺手牵羊,不费吹灰之力的事。
  这种人无疑懒性太重,而好胜的心理却是太强。
  方箭对陶利鹤派给他的任务,感到很满意。
  唐竹权是名震天下的唐家大少爷,杭州老祖宗唯一的儿子。
  杀了唐竹权之后,自己在江湖上的威名,自当不可同日而语。
  江湖是一个名利的圈子。
  有名的人,发财机会总比较恶名的人大得多。
  他敢与任何人打赌,他这一刀,立刻就会结果了唐竹权的性命。
  可是,他的如意算盘打得太响了。
  这一注,赢家不在方箭。
  他输了。
  失败在唐竹权的五绝指法之下。
  方箭的刀虽快,但当他的刀刺向唐竹权肚皮的时候,唐竹权突然轻轻地把身子一侧。
  “铿”然一声,方箭的刀击在一块尖石上,火星四处飞溅。
  而唐竹权那肥胖的手指,却已狠狠的刺在方箭的眉心之上。
  一指断魂。
  方箭中了这一指之后,就带着满脸惊愕和不相信的神色,归天去了。

×      ×      ×

  方箭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陶利鹤更不相信那是事实。
  唐竹权的确是受了重伤。
  但他仍然能出如此致命的一击。
  方箭固然毫无防范之心,即使他全心全意,小心翼翼的去行刺唐竹权,恐怕也是难以避开这一指的。
  方箭刚倒了下去,贾北山也同时传来一阵惨呼之声。
  贾北山动手要杀司马血,但唐老人的一杆松木红缨枪,却在这个时候来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穿心一枪。
  血如飞雨。
  贾北山是“螳螂”。
  “黄雀”当然就是杭州老祖宗唐老人了。

×      ×      ×

  唐老人在三绝峰之上,力战鬼王爷薛班。
  薛班虽然想逃跑,但他最后还是给唐老人赶上。
  唐老人杀性大起。
  但薛班绝非庸手,唐老人武功虽高,但苦战之下,仍然无法获胜。
  到后来,反而被薛班用阴寒的内家掌力,逼得险些无法自保。
  但就在两人僵持剧斗最烈的时候,两个金衣少年出现了。
  他们就是紧随于劳勒的两个金衣少年。
  可是,这两个金衣少年并不是对付唐老人,反而动手对付薛班。
  薛班不悦,喝道:“两个小鬼,你们反了!”
  两个金衣少年不理不睬,依旧用金枪向他袭击。
  唐老人初时以为对方有诈。
  但到后来,他发觉这两个金衣少年并不是装腔作势,而是真真正正的准备跟薛班拼命。
  唐老人无缘无故得到两人的协助,枪下威力大增。
  不出百招,薛班就已经被其中一个金衣少年刺死。
  唐老人大奇。
  那个金衣少年淡淡一笑,突然用手往脸上一抹。
  他一抹之后,整张脸立刻变了。
  他的脸变得更英俊,但仍然是少年模样。
  唐老人道:“小鬼头,你们经过易容了?”
  金衣少年笑道:“你是老江湖了,难道还看不出来?”
  唐老人胡眉皆竖,笑骂道:“你究竟是谁?”
  金衣少年淡淡一笑,道:“我姓强,叫强小鹰!”

×      ×      ×

  鬼王爷薛班终于死了。
  那两个金衣少年,原本就是劳勒的两个弟子,一个叫潘文烈,另外一个则叫呼延伟。
  但是,他们现已经被囚禁在大漠鹰城。
  现在的两个金衣少年,是由强小鹰和他的朋友易容冒充的。
  这件事,强小鹰做得很好,连劳勒也被他们瞒过。
  经过此一役,鹰城的变乱,总算平息了。
  强大鹰的伤势,有金虹五毒果再加上碧血灵芝的治疗,渐有起色。
  而唐竹权和司马血,也在极凶险的情况下,拾回了两条性命。
  断门四绝刀的袁藏真、方箭、贾北山先后被杀,陶利鹤面目无颜,亦相继自刎而死。
  云万变最后暗算龙城璧,结果却死在雪刀浪子刀下。

×      ×      ×

  腊月,风寒,酒暖。
  卫空空已有许久没有喝酒。
  时九公警告他:“半年之内,你若喝酒,伤势就会恶化。”
  卫空空本来置诸一笑。
  但时九公又板起脸孔道:“你的伤势一旦恶化,别人就会说老夫的医技不到家,你若连累了老夫没生意上门,老夫就打断你的狗腿。”
  卫空空一怔。
  他果然听话,半年之内,不再喝酒。
  现在,还没有半年。
  桌上的酒,共有十坛。
  桌的四周,候坐着五个人。
  这五个就是龙城璧、司马血、唐竹权、唐老人和卫空空。
  有唐老人在,唐竹权喝酒总是斯文一点的。
  他喝的不多,只喝了二十斤。
  唐老人不喜欢儿子喝酒。
  他也不喜欢女儿唐竹君和龙城璧的来往。
  但他的儿子不再听话。
  他的女儿也是如此。
  唐老人气得无话可说。
  女儿总是要嫁人的。
  唐老人会不会把女儿嫁给龙城璧?
  雪刀浪子会不会有一个属于他自己的小天地?
  目前,谁都不敢肯定。
  现在,唐老人在酒馆里,正等他的女儿。
  唐竹君在家里有点闷,到姨婆的家里去小住了半个月,唐老人已经派了一辆马车,去迎接她来到这里。
  忽然间,酒馆门外,车马辚辚的声响起来。
  唐老人带着儿子,登上马车。
  车厢里的人,当然就是唐竹君。
  渐渐地,马车远去了。
  卫空空没有喝酒。
  司马血也只是喝了少许酒。
  而龙城璧却拔出风雪之刀,轻轻一叹。
  忽然,一个人粗豪的声音,从门外响起:“老子又回来喝酒啦!”
  龙城璧一怔。
  唐竹权居然又回来了。
  虽然外面的风很冷,也吹得很劲,但酒馆里却有暖洋洋的。
  现在,正是当浮一大白的最佳时候。
  但龙城璧没有喝酒。
  他回刀入鞘,走出门外,也不理唐竹权的呼唤,独自望北而去。
  北方的风更寒冷。
  他去什么地方?
  他又将会遭遇到些什么事?遇到些怎样的人?
  没有人知道。
  但每一个人都知道,龙城璧是一个浪子。
  他是一个不折不扣,流浪天涯,到处为家的雪刀浪子。

   (全文完,“刀恨”提供图档,“weiwei27”录入,“忆飞刀”校对)

相关热词搜索:碧血红鹰

上一篇:鹰城宝藏 绝峰三魔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