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计赚血羊图
2024-01-28 12:04:56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往事已如烟,但却仿佛还是历历在目,令人无法忘怀。
  现在,丁大风不再是个软弱的小孩子,他已长大、成熟、勇敢而强壮。
  但昔年“孙老爹”在这里建立起的牧马场,却反而变得荒芜、颓毁不堪。
  这里再也没有马,没有骆驼,也没有猎犬。
  环视四周,似乎就只有几只巨鹰,在上空盘旋不已。
  世事万物每天都在改变,小孩可以变成勇士,热闹的牧马场当然也可以变成鬼域般死墟。
  在这里,丁大风想起了自己曾经和父亲常在这里陪伴着“孙老爹”。
  “孙老爹”当然没看出,“丁和气”原来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他也万万想不到,自己竟然会给这么一个“猎户”毁掉了性命。
  他们曾经在这辽阔的牧马场上痛饮美酒,狂歌大笑,但曾几何时,却又弄得血流五步,命丧黄泉。
  这也是丁大风绝对无法忘怀的。
  现在,他又重游此地,自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这里是否可算是他的故乡?

×      ×      ×

  暮色渐更浓,在这地方上,大白天可以把鸡蛋晒熟,到了晚上却能够把你的鼻子冻甩下来。
  已是寒冷的时候了。
  但丁大风一点也不在乎,虽然,他的衣衫并不怎么厚。
  他已决定要在这里睡一晚。
  到了明天早上,他就要赶到哈真城。
  哈真城距离这里大概八十里,那是一个藏人和汉人各占一半的城市。
  在那里,他可以找到最好的沙漠商队。他甚至已准备自己组织一队人马,去找寻沙漠迷宫!
  儒生一剑游正权已把血羊图交给了他,而且很老实地对他说:“为师的一切本领,都已传授给你,正如顾老伯所说:‘以后的事,就得靠你自己努力了。’”
  丁大风很感激师父。
  十二年来,游正权的确尽心尽力,把所有的武功传授给他,可说是全无半点保留。
  以丁大风现在的武功,已是可以在江湖上独当一面。
  他是必须要往沙漠迷宫走一趟的。
  无论或迟或早,他都一定要走一趟。

×      ×      ×

  虽然牧马场里的屋子已残破不堪,但却还是可以挡住凶猛的夜风。
  丁大风半蹲半坐,挨在墙角打瞌睡。
  他也许会睡不着觉,但闭目养神,总比睁着眼睛等天亮好一点。
  渐渐地,他好像真的快要睡着了。
  但就在这时候,他看见有个人惊惶地冲了进来。
  冲进来的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女,她的脸色很不好看,似乎背后有一群饿狼追了上来。
  这少女的脸色虽然不好看,但脸庞的轮廓却很秀丽,很吸引人。
  丁大风也不例外,他怔住了。
  但最令他为之吃惊的,却是她身上的衣裳,好像曾经给七八只野猴子抓过似的,不少地方都已给撕烂了,甚至连那丰满的胸膛,也似是若隐若现。
  只是,在这种情况下,倒不会惹起丁大风有什么“遐思”,他只是在关心,这少女到底遭遇了什么可怕的事?
  屋子里虽然黑暗,但却还很宽阔,少女冲了进来,但目光却不是往屋子里看,而是不断回头望着门外。
  丁大风心中一动,他已听见有人追来了,而且来的还不只是一个人。
  少女着急起来,匆匆把门关上,但这时候才关门,未免是太迟了一点,只见一只粗大的手,已把大门撞了开来。
  真的有一群饿狼来了,那是色中饿狼。四个汉子,八只色迷迷的眼睛,同时向少女的身上贪婪地望去。
  少女嘶声叫了起来:“你们快走!你们都不是人!”
  四个汉子哈哈一笑,其中一人眉开眼笑地说:“这么晚了,风寒刺骨,难道你不怕冷吗?”
  另一人淫邪地笑道:“咱们个个都像是一团烈火,你要拣谁给你取暖,咱们都绝无异议。”
  少女气得浑身颤抖。
  四个色迷迷的汉子同时向她一步一步逼近过来,最左边一人甚至伸出毛茸茸的大手,毫不客气地就向少女的胸前抓了过去!
  这一抓又快又狠,少女已尖叫起来。
  但在她发出尖叫的时候,突然一道寒光在这黑暗的屋子里闪起,那汉子也同时杀猪也似的怪叫起来。
  其余三个汉子的面色也变了,因为他们都已看见自己这位同伴,忽然间就不见了一只手!

×      ×      ×

  丁大风自从艺成以来,这是第一次用剑对付敌人。
  根据游正权的门训,凡是武林败类,都是敌人。
  游正权能文能武,观其外貌,总是一个儒仕模样,是以被称为儒生一剑。
  但这位“儒生”,绝不懦弱,他从来都不与邪恶之徒妥协。
  他训示门下弟子说:“应忍则忍,但该拔剑的时候要拔剑,而且一定要快!”
  这是十分精确的训示,既然到了应该拔剑的时候,就该快剑一挥,以退奸邪。倘若行动迟缓,恐怕剑犹在鞘,已是人头不保。
  丁大风这一剑,正是未忘师训,一出手就把这只不规矩的手砍掉下来。
  那少女乍睹屋中还有别人,而且还出手相救,不禁大是感激,忙道:“大侠救我!”
  游正权是中原名侠,丁大风常听别人以“大侠”称呼师父,但他自己给人称为“大侠”,这却还是破题儿第一遭。
  他并不是喜欢别人对自己阿谀奉承,但这时候心中却有一种甜丝丝的感受,直透心头。
  那少女已向他靠近过来,就像是把他当作救命灵符一般。
  丁大风吸了口气,在她的耳畔轻轻说:“姑娘别害怕,我会把他们赶走的。”
  少女也在他的身畔轻轻地说:“他们是绿林大盗,我妈已给他们奸杀了,现在还要污辱我……”说到这里,她在啜泣。
  丁大风闻言,心中更是怒火如焚,他沉声喝道:“你们真是衣冠禽兽!”
  四个汉子也是惊怒交集,除了那个给砍断了手的家伙之外,其余三人都已亮出了兵刃,同时向丁大风展开袭击。
  “大侠小心!”少女关怀地,又在丁大风耳畔说了这么一句。
  丁大风只觉得一阵幽香,从她身上飘了过来,那真是醉人极了,他陡地精神一振,立刻挥剑迎敌。
  凭心而论,这三个汉子的武功,绝对不弱,尤其是使判官笔的一个麻脸汉子,一双判官笔使得出神入化,专打丁大风身上大小穴道,着实令人防不胜防。
  此外,使厚背刀的汉子,他用“大降龙刀法”力逼丁大风,刀刀凶狠而直接,倘若给他砍上一刀,可也不是一件开玩笑的事情。
  还有一个高瘦汉子,一口柳叶刀舞得银光飘忽,刀刀快如电闪,显然也是一名高手,等闲之辈,恐怕刀光一闪,人头已立刻就要落地。
  但丁大风是儒生一剑晚年的得意弟子,虽然临敌经验幼嫩,但内力剑法却两皆精绝,接战之初,三贼还可稍占上风,但二三十招后,却反而给丁大风迫得手忙脚乱,人人自顾不暇。
  就在这时候,那个给砍掉右手的汉子,竟然用左手悄悄摸出三口丧门钉,突然向丁大风背后急射过去。
  他虽然受伤不轻,但这一手暗器还是打得又准又劲,这些丧门钉全都淬上了剧毒,给它打中,可不是有趣的事情。
  但丁大风耳听背后破空之声急响,已知有暗器射了过来,他立刻灵捷地旋身闪开,同时挥舞长剑,只听得“叮叮叮”三响,这三口丧门钉竟然分别射入了其余三人的咽喉上!
  这一手功夫,实在惊人,四个汉子全都目瞪口呆。
  中了丧门钉的三个,很快就倒了下去,那断手汉子,见自己的暗器不但没有伤得了丁大风,反而害死了三个同事,不禁面色死灰,突然摸出第四口丧门钉,却不是射向丁大风,而是向自己的咽喉狠狠地戳进去!
  就是这样,丁大风把这四个色中饿狼全都解决了。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杀人。
  他的精神有点紧张,甚至好像有点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
  那少女却很高兴,她忽然跪了下来,感激地说:“大侠,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要做你的奴隶,以后无论你要我为你做什么事情,我都绝不会违命。”
  丁大风忙道:“快起来!”
  那少女却还是跪地不起:“主人,你若不答应,我就永远地跪在这里。”
  丁大风急了起来,不知如何是好,只得说道:“我答应你便是。”
  少女大喜,盈盈一笑站了起来,道:“我叫柯婉儿,主人若不见嫌,还望赐告尊姓大名。”
  “我叫丁大风。”
  “主人原来姓丁,名字也很好听。”
  丁大风皱了皱眉,道:“你怎么会给这四个恶人追到这里来的?”
  少女闻言,不禁黯然神伤地说:“我妈是汉人,但我爹却是哈萨克族的酋长,十年前,爹妈不和闹了意见,我妈一气之下就带着我回到中原,谁知两个月前,咱们接到了爹的病讯,说他在哈真城里,病得不似人形,看来很难活过今年了,我妈急了起来,立刻就带着我要往哈真城,谁知到了黄昏,竟然遇上了这群畜牲……”
  说到这里,柯婉儿已是泣不成声。
  丁大风忙道:“你别太伤心了,这四个恶人都已得到了报应,只是你妈不知怎样?”
  柯婉儿道:“他们已杀了我妈,还把她抛入狼群里,恐怕连骨头也没剩啦!”
  丁大风听得毛骨悚然,心想:“这四个淫贼如此凶残,真是杀之不枉。”
  昔才他初次杀人,而且一杀就是四个,虽然其中三人是死于丧门钉,最后一人更是自己亲手把丧门钉戳入喉咙里,但这总是因为自己出手才会连毙四人性命,当时的确心里甚不舒适,但这时候他却不禁在自我安慰,这四淫贼真是杀之不枉也。
  只见柯婉儿的身子越来越接近丁大风,她明眸皓齿,秀丽可人,丁大风不禁看得有点痴了。
  “主人,我……我……”
  “什么事?尽说不妨。”
  “我有点冷。”
  “这个……”丁大风不禁面露为难之色,他自己身上也没有一件可以御寒的衣服,全凭一身内力与寒风对抗而已,否则,他一定毫不迟疑,立刻就把可以御寒的衣服脱了下来,披在柯婉儿的身上。
  他忽然瞧着那几个汉子。
  他们身上都有棉袄、皮袍。
  但柯婉儿立刻用力地摇头,说:“他们的衣服,冷死我也不要!”
  丁大风不禁连连点头,倘若易地而处,他也不会要这些淫贼的衣服。
  他想了想忽然说:“我有办法了。”
  柯婉儿忽然痴痴地望着了他,轻轻地说:“我知道这是什么办法了。”
  丁大风一怔,心想:“我的办法你怎么一猜便猜了出来?”
  心念未已,突觉全身一阵酥软,柯婉儿已投怀送抱,把他紧紧地搂抱着。
  丁大风猛地一惊,说:“我……”
  但他才说出了这个“我”字,柯婉儿便已伸手掩住了他的嘴巴,同时柔声说道:“我知道你是个正人君子,但这办法真的很好,我现在真的不冷啦。”
  丁大风不由一阵苦笑,他的脸在发热,心头卜卜乱跳。
  他也感觉到,柯婉儿的心房也跳动得很厉害,现在,他们真的很难不热起来。
  她把他搂抱得很紧,丁大风忽然发觉自己某部份起了变化。
  他更窘了,他想推开她,但却又不敢怎么用力。
  他恐怕推开了柯婉儿,会伤害到她的自尊。
  虽然他从未有过这种经历,但他却并不是个愚笨的人,他明白到,倘若自己忽然无情地推开这少女,她一定会比自己更羞窘百倍的。
  他越来越热了,好像全身的血液都快要沸腾,甚至可以把他整个人煮熟。
  这真是取暖的“好办法”。
  但这却不是丁大风想出来的,这种法子就算让他躺在地上想三日三夜,他也不会想出来。
  他的办法本来是很正常的,那是取薪点火,让火焰来驱除寒冷。
  但柯婉儿却会错意了。
  只是,这种办法无疑也可以把火焰燃烧起来。
  那是欲火。
  只要是正常的青年男女,而他们又是如此亲近的话,欲火的燃烧,那是无可避免的。
  虽然丁大风某部份的变化很明显,她绝不会不感觉得到,但她还是没有躲避。
  她仍然紧贴着他的胸膛,承受着这种压力。
  他发觉自己越来越难忍受了,终于说道:“这样继续下去,你不怕会发生危险吗?”
  柯婉儿没有回答,却忽然在发出轻曼的呻吟声。
  这是世间上最能令男人魂销魄荡的音乐,尤其是对于一个血气方刚的年青人,更是一种无法抵挡的武器。
  丁大风望着了她,她也忽然睁开了眼睛,怔怔地瞧着丁大风。
  “主人,请你相信一件事,我们是真的很有缘份。”她轻轻地说。
  丁大风呐呐地说:“也许是真的。可是,我们今天还是第一次相见……”
  “第一次不是很好吗?谁知道明天会变成怎样?”她的手在他的身上移动,她在轻抚他的胸膛。
  丁大风忽然觉得绮梦已变成真实,一切都是来得那么奇妙。
  寒风不再存在,黑暗已变成了温柔梦乡的帐幕,只有一股无法控制的火焰,在他们的身体里狂烈燃烧。
  这种时刻到底是可怕?还是可爱?丁大风已分不出来……

相关热词搜索:大漠奇遇

下一章:计中有计奇中奇
上一章:双环神君 岭南剑圣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