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贞节烈女殉情
2024-01-28 12:07:25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八指魔王范构终于出现了,他虽然只有八根指头,但却仿佛有几十只眼睛,分别同时盯在每一个人的脸上。
  铁凤师还没有开口,范青青已急急叫道:“爹,你为什么杀了常绝生?”
  范构长长叹息了一声,道:“连常灭命都已死了,常绝生活着又有什么用?”
  范青青想想,居然点点头,道:“这也有道理,既然没用,杀了也是应该。”
  范构望着她:“你又想闯出什么祸事了?”
  范青青道:“他们不肯把丁大风交给我。”
  范构看了众人一眼,道:“谁是丁大风?”
  丁大风大声道:“我就是丁大风。”
  范构望着他,问道:“你为什么不肯跟我的女儿在一起?”
  丁大风道:“不是我不肯,而是……”说到这里,忽然觉得这句话大有语病,因为他本来也并不是自愿去陪伴范青青练什么蛇阵的,正想重新再说过,范构却已截然接道:“这就是他们的不对了,既然丁公子愿意和青青在一起,旁人又为什么要加以阻拦?”
  柯婉儿冷笑道:“因为我不高兴。”
  范构盯着她,脸上的神情忽然变得很古怪:“婉儿,我以为你这一辈子也不会来见我的了。”
  柯婉儿冷冷笑道:“我为什么要来见你?”
  范构目光一闪:“那么你现在又是为何而来?”
  柯婉儿道:“我是为了十八只火焰蜘蛛。”
  范构看了司马纵横一眼,道:“他挨了一记冰魄摩云掌吗?”
  柯婉儿道:“你是个大行家,怎会看不出来?”
  范构道:“他是谁?”
  柯婉儿道:“他是谁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范构道:“就算我们要救人,最少也该知道救的是谁吧?”
  柯婉儿冷冷道:“我若要救人,绝不会先去问问他的名字。”
  范构哈哈一笑:“倘若你救了的是杀父仇人呢?”
  柯婉儿一怔,继而冷笑道:“治好了他的伤病,然后我再杀了他!”
  “公平……公平极了,”范构拇指一竖:“可是天下间许多公平的事,其实也是最荒谬的事,倘若这杀父仇人伤病好了,反过来一刀把你宰掉,那又如何?”
  柯婉儿道:“那只好叹自己倒霉。”
  范构摇摇头,道:“这并不是倒霉,而是自寻烦恼,自取灭亡,老夫可不会做这种傻事。”
  柯婉儿还未再反驳,云双双忽然说道:“他叫司马纵横,是我的丈夫!”
  范构“哦”了一声,道:“真想不到啊,原来是鼎鼎大名的猎刀奇侠,怎么竟然会弄到这种地步啦?”
  云双双道:“范山主若肯施以援手,咱们永远都会铭感于心。”
  范构陡地狂笑起来,说道:“老夫可不渴望别人对自己有什么感激之心,只要少几个人来找我的麻烦,那已是上上大吉之至。”
  铁凤师沉声道:“我们只想要火焰蜘蛛,可不是来找麻烦的吧。”
  范构两道灰白的眉毛一扬,道:“若是换上别人,老夫也许会坐视不理,但着了道儿的人既然是猎刀奇侠,老夫可不舍得让他就此埋骨荒山之中,但老夫却有两个条件。”
  铁凤师冷冷一笑,道:“女儿的条件只有一个,父亲的条件,却有两个,真是越弄越多。”
  范构淡淡一笑,道:“这是公平交易,老夫可没有勉强你们呀!”
  云双双看着他那张老狐狸般的脸,说:“是什么条件?提出来好了。”
  范构沉吟半晌,道:“第一:司马纵横三天之后要来见我,地点是在铁旗峰下的生死台。”
  云双双眉儿一皱:“为什么要我丈夫在生死台见你?”
  范构淡淡道:“老夫要杀了他。”
  云双双道:“他可不是你的杀父仇人,为什么救了他之后又要杀他?”
  范构慢慢地说道:“你也不必过份忧虑,老夫只是要和他公平决斗而已,也许,决斗的结果,胜利者会是司马纵横亦未可料。”
  他的说话相当骄傲,而云双双总算已明白了他的意思。
  范构一定已经练成了相当厉害的刀法,他需要一个武功高强的助手,来证实自己的苦练并非白费心机。
  他要试刀,司马纵横无疑是最理想的试刀靶子。
  铁凤师忽然冷冷一笑,对范构说:“你要试刀,在下现在就已经可以奉陪。”
  范构摇摇头:“你还不配。”
  丁大风忍不住叫道:“他是铁凤师,怎么不配?”
  范构道:“他若是用刀的高手,老夫还可以考虑,但他不是。”
  郝世杰抡起金刀,怪叫道:“老夫人称‘怪刀神翁’,就由我来陪范山主走几招如何?”
  范构还是不断地摇头:“除了司马纵横,谁都不配。”
  郝世杰脸色一变,正待发作,云双双已冷冷地说道:“不必再说了,这条件我代替丈夫答允下来便是。”
  范构笑了笑:“这才爽快嘛!”
  郝世杰冷冷说道:“你还有什么臭条件?”
  范构道:“不是臭条件是香条件。”
  高六六抓了抓腮子,笑道:“俺以为豆腐才有香臭之分,怎么连条件也有香有臭的?”
  焦四四道:“管它是香是臭,条件又不是豆腐,既然不是豆腐,就是吃不得的,既然吃不得,香香臭臭对咱们来说,都是无关痛痒。”
  高六六道:“这么一提,倒教俺想起你的脚。”
  焦四四瞪目道:“俺的脚怎样了?”
  高六六忽然掩着鼻子:“他妈的又臭又痒。”
  范构盯着郝世杰:“这两个戆汉是什么人?”
  郝世杰说道:“老夫门下不成材的弟子。”
  范构哼声道:“这两人好没规矩。”
  郝世杰道:“他们若是有规有矩,也就不是老夫的徒儿了,但在管教后辈这桩事情上,范山主比老夫可还差了一截。”
  范青青撇了撇嘴:“随便你怎么说,我爹都不会骂我。”
  范构干咳两声,道:“还有第二个条件……”
  “我知道,我爹的意思是说,丁大风一定要留下来。”范青青抢着说。
  谁知范构却摇摇头,道:“不是丁大风,是柯婉儿。”
  范青青跳了起来,瞪着父亲嚷道:“我要的是丁大风,可不是这个可恶的臭丫头。”
  范构淡淡一笑,柔声道:“你真的很喜欢丁大风吗?”
  范青青摇头道:“那可不是。”
  范构道:“既然你根本不喜欢这个人,你把他留下来又有什么用?”
  范青青鼓起了腮,两眼却直勾勾地瞪着柯婉儿。
  范构微笑着接道:“爹知道你很憎恨柯婉儿,可是,爹的心意却是和你并不一样。”
  范青青的眼珠子骨碌地一转,忽然甜甜地笑了起来:“对,还是爹的主意好,我们是不应该老是记着什么仇仇怨怨。”
  她向柯婉儿走了过去,笑道:“柯姐姐,以往都是我不对,你不要把它放在心上,既然我爹喜欢你,那么好极了,就算你将来做了我的妈妈我也会很欢喜的。”
  她可不是假惺惺作态,而是真的很欢喜。
  她高兴的理由,自然不是因为自己会有一个这样的妈妈,而是因为柯婉儿若落在父亲的手中,她可要受尽折磨了。
  世间上最折磨女人的事,莫过于被逼要跟着一个讨厌的男人共同生活,那简直是比坐牢还更可怕的折磨。
  范青青要得到丁大风,本来就是为了要折磨折磨柯婉儿。
  但范构的做法,却更是直截了当,范青青又怎能不为之兴奋起来?
  这时候,范青青越是对柯婉儿和颜悦色,她笑面背后的锋刀也就越是恶毒,柯婉儿不是个呆子,当然比谁都更明白。
  丁大风也明白。
  “这是绝对不可以的!”他愤怒地说:“她绝不会和你这个老魔头在一起。”
  范构淡淡一笑,道:“小伙子,你真不懂事,男人的年纪越大,对女人也就越是体贴温柔,我们的好处,你现在是不会明白的。”
  丁大风道:“我不明白,她也不会明白,你不必做白日梦。”
  柯婉儿却忽然漠然地一笑:“不,我明白。”
  丁大风一怔:“你在说什么?”
  柯婉儿没有回答,却向范构走过去:“范山主,我愿意答应你这个条件。”
  丁大风脸色苍白如雪,怒道:“我不答应!”
  柯婉儿忽然回头,冷然说道:“你是我的什么人?凭什么可以为我拿主意?”
  丁大风嘶哑着声音,红着眼睛,道:“他一点都配不上你,他只不过是一条老豺狼。”
  范构哈哈一笑,居然一手把柯婉儿抱在怀中:“豺狼也有豺狼的好处,豺狼也有豺狼的威风,你若要吃醋,恐怕酸死了也不济事。”
  丁大风怪吼起来,他掣剑在手,喝道:“老贼,我跟你拼了!”
  柯婉儿却冷冷喝道:“姓丁的,你若敢对范山主无礼,我立时自断心脉死在这里!”
  丁大风陡地呆住。
  范构大笑:“乖乖真识趣,这就是老夫的第二个条件,你们瞧,她活色生香,是个香喷喷的大美人,这不是香条件又是什么?”
  铁凤师铁青着脸,郝世杰怒火中烧,云双双更是差点没哭了出来。
  她曾经很憎恶柯婉儿,但现在她却恨不得用自己的性命来交换柯婉儿的自由。
  但她知道,就算她愿意死,范构父女还是不会放过柯婉儿的。
  每个人的脸色都很难看,人人都默不作声。
  范青青忽然笑着说:“你们不必担心,我现在就去把火焰蜘蛛拿来。”
  她一面说,目光不断地瞟在柯婉儿的脸上,神情得意极了。
  范构也是得意洋洋,他是一定会好好对待柯婉儿的。

×      ×      ×

  已是夜深时分,他们回到了牧马场。
  焦四四和高六六燃点起一堆火焰,在火光掩映下,每个人的脸色看来都是阴晴不定。
  丁大风却背对着火光,两颗眼珠子像是石头般动也不动。
  他的心里很难过,但谁的心情又不难过了?
  铁凤师面无表情,两手指骨不时发出了清脆的勒勒声响。
  天上有疏星,地上却是越来越冷了。
  忽然间,有人颤抖着声音说:“我要上魔王山!我要把柯婉儿救回来!”
  丁大风陡地心头一震,他已听见,那是司马纵横的声音。
  又听见司马纵横的脚步声急促地走了过来。
  “大风,是我害了柯姑娘,但你不要害怕,我现在就去把她救回来!”司马纵横的声音很激动。
  他本不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但当他从云双双口中知道一切真相的时候,他就怎样也忍不住了。
  丁大风立刻回头,望着司马纵横。“这不是你的错,我们这里,谁都没有做过半点违背良心的事。”
  铁凤师也走了过来,叹道:“小丁说得很对,我们都已尽了力,谁都不必怪责自己。”
  司马纵横嘶声而笑:“不错,我们谁都不必怪责自己,但现在我们可以让柯姑娘独个儿留在魔王山吗?”
  铁凤师道:“的确不能。”
  司马纵横大声道:“既然这样,我们为什么还呆在这里?”
  铁凤师面不改色,道:“我本来就打算今晚夜闯魔王山。”
  司马纵横点点头,道:“那好极了,我们现在就去!”
  “你不能去!”铁凤师坚决地说。
  司马纵横惨笑一声:“我不去,难道今晚就坐在这里喝酒吃烤肉享清福?”
  铁凤师道:“你说的一点也不错。”
  司马纵横一怔:“你疯了?我怎可以这样?”
  铁凤师道:“因为三天之后,你还要到生死台赴约。”
  司马纵横说道:“这已是三天之后的事!”
  铁凤师道:“你必须养精蓄锐,那一战绝不能败。”
  司马纵横冷笑道:“今晚夜闯魔王山,也同样不能失败。”
  铁凤师点点头,道:“不错,所以你不能去,你若去,这次行动就注定要失败了。”
  司马纵横道:“这是什么道理?”
  “因为你现在最多只能提聚十分之一左右的功力!”郝世杰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他沉声说道:“你若去,铁凤师和丁大风就只会增加了赘累!”
  司马纵横的脸色变了。
  他暗中提聚功力,半晌之后,他的心就沉了下去。
  郝世杰可没有说谎。
  司马纵横长长地吸了口凉气,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功力?”
  郝世杰道:“大概两天之后吧。”
  铁凤师握住了司马纵横的手,沉声说道:“别难过,我们是可以把柯姑娘救回来的。”
  郝世杰道:“老夫也去!”
  铁凤师摇摇头,道:“郝前辈不能去,这里还需要你来主持大局。”
  “不错,干爹不能去,但我却非去不可!”云双双忽然也赶了上来。
  “双双!”司马纵横一楞。
  “你敢说我不该去吗?”云双双盯着丈夫的眼睛。
  司马纵横长叹一声,终于点了点头,道:“不错,我不能去,就该由你来代替,但你要千万小心!”
  铁凤师淡淡一笑说:“你放心好了,有我在身旁,嫂子绝不会出什么岔子。”
  司马纵横默然,他当然绝对信任铁凤师会尽心尽力维护双双。
  丁大风看着这些江湖英雄儿女,想说话,但喉咙却像是有东西梗塞住。
  他们又要再上魔王山了。
  这一次,比起白昼之行,必然会凶险得多。
  他们都很担心,但所担心的绝不是自己,而是身陷魔窟的柯婉儿。
  丁大风仰望苍穹,疏星无语,苍穹下的世界似是一片死寂。
  柯婉儿现在怎样了?

相关热词搜索:大漠奇遇

下一章:迷宫爆炸 灰飞烟灭
上一章:求解药勇闯魔王山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