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宫爆炸 灰飞烟灭
2024-01-28 12:08:10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烈日就在头顶上,每个人的嘴里都干燥得快要爆裂开来。
  这里是一群人,一群武功极高,野心也极大的人。
  他们有擅于在沙漠奔驰的好马,也有沙漠之舟——丑陋而坚强、耐寒耐热甚至多天不喝滴水的骆驼。
  他们为首的人,就是范构!魔王山的八指魔王范构。
  胡就当然也在队伍之中。
  铁凤师没有叫错他的名字,“胡就”这名字的确是“胡诌”出来的,他的真正姓名,是唐典聪。
  唐典聪的父亲是唐无缺,而唐无缺乃是五十年前武林中极负盛名的川西大侠。
  唐无缺这大侠之名,可不是白白得回来的,他也不是一个沽名钓誉的伪君子,在五十年前,他力抗西方魔教,在中原拯救过无数武林人士的性命,最后更散尽家财,解救了一次黄河大水灾饥民的疾苦。
  他被誉为大侠,确是当之而无愧。
  可是大侠的儿子,并不一定也是个大侠。
  唐典聪甚至也不是个强盗,因为就算是强盗,也会“盗亦有道”。
  他是一个为求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人。
  当年,丁雅行本已得到了穆紫薇的芳心,但唐典聪却为了垂涎大漠仙翁穆川云的迷宫宝藏和武功秘笈,不惜暗中中伤丁雅行,横刀夺爱。
  穆川云给他骗过了。
  这位大漠仙翁认为,川西大侠的儿子,无论如何总会比一个刺客适合自己的女儿。
  但最后,他发觉了这个选择是绝对错误的,闪电追魂客丁雅行固然不行,唐典聪更是个坏透了的家伙!
  穆仙翁一气之下,就把女儿带回迷宫,此后,她再也见不着丁雅行,也不会再给唐典聪欺负。
  然而,余波犹未了。
  穆紫薇早已有了丁雅行的孩子,所生下来的就是丁大风。
  现在,丁大风已长大,唐典聪也已得到了血羊图,并勾结魔王山群盗,直扑迷宫!
  无限风云,又再涌现。

×      ×      ×

  经过了五天艰苦而乏味的旅程,他们来到了一座寸草不生的山坳。
  范构此时问唐典聪:“这里是什么地方?”
  唐典聪拿出血羊图,看了好一会,然后又环顾着四周,忽然说:“这里是颜律坳!距离迷宫只有五里!”
  范构面上露出了兴奋之色:“我们终于找到了。”
  唐典聪点点头,接着说道:“但从现在开始,大家更要提高警惕,大漠仙翁说不定已在这附近布置了厉害的埋伏!”
  范构忙道:“这个自然是应该的。”
  语音一顿,又补充着说:“本王的意思是说我们应该提高警惕。”
  唐典聪淡然道:“即使你说穆川云布置埋伏是应该的,那也没有什么不对。”
  范构给他抢白了一句,也不生气,只是陪笑着说:“总之,我们总算找到迷宫了。”
  唐典聪道:“有了血羊图可以找到迷宫,那是意料中事,最重要的,是进入迷宫之后,我们是不是可以大有斩获!”
  范构道:“这可不用担心,穆川云的性格,本王倒是相当清楚,他是个守财奴,迷宫的珍宝,他是不会花掉多少的。”
  唐典聪哼了一声,似想说话,却是欲言又止。
  群盗继续西行,大家听见迷宫就在不远,人人都是心情兴奋,有若鸿鹄将至。

×      ×      ×

  五里路程,转瞬即已到达。
  他们在一座隐秘之极的石山背后,找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山洞。
  唐典聪下令燃点火炬,又派四个精悍的武士首先进入洞中探路。
  这四个武士都是魔王山中的精锐高手,刀法和轻功都曾得范构亲自指点,在同侪之中,可说是领袖人物。
  但他们进入山洞之中,过了一盏茶时光还没有回来。
  众人都不禁面露狐疑之色,甚至有人心里暗暗忖道:“莫不是给妖怪在洞里吃掉了?”
  但唐典聪和范构却默不作声,大家只好耐着性子在等候着。
  又过了一盏茶时光,山洞里终于又传出了阵阵火光。
  “他们出来了!”有人欢呼。
  范构立刻一掌掴在他的脸上,沉声喝道:“大惊小怪,闭上你的鸟嘴!”
  那人的左颊立时高高肿起,其余的人睹状,不禁俱是噤若寒蝉。
  不久,那四个武士持着火炬鱼贯走了出来,为首一人向范构禀告:“里面有两扇生锈的铁门,咱们可推不开!”
  范构沉声道:“谁叫你们去推门?万一出了什么事,岂非冤枉得很?”
  唐典聪微微一笑,道:“我们这一次真的找到迷宫了。”
  范构道:“现在咱们该怎办?”
  唐典聪道:“当然是直闯进去!”
  范构想了想,道:“谁先进去?”
  唐典聪道:“你若想看清楚一点形势,不妨在这里留下,待会儿我再派人叫你进来。”
  “不!这样对你太不公平了,”范构唯恐迟入迷宫会大大吃亏,连忙说道:“咱们大伙儿一起进去,就算发生了什么事情,彼此也有个照应。”
  唐典聪心中冷笑,面上却淡淡然地说道:“这样也好,咱们甘苦与共,穆川云就算是再厉害,咱们在形势上也不比他输亏。”
  范构忽然神秘地一笑:“你终究是仙翁的东床快婿,他怎会对你有什么为难?倒是我这个八指老人,还望唐兄多点照顾才是。”
  “哪里的说话了?”唐典聪支吾地说了一两句,就持着一支火炬,率先进入山洞之中。

×      ×      ×

  山洞黑暗而漫长。
  众人走了一段不算短的路程,才走到这山洞的尽头。
  尽头之处,果然有两扇又高又大,看来异常沉重的大铁门。
  唐典聪暗凝内力,向前一推,两扇铁门只是微微震动一下,却是未能打开来。
  范构咳嗽两声,道:“这两扇笨重的东西,大概要找到开动大门的机括,才能把它打开。”
  唐典聪道:“这四周全是粗糙的石壁,机括藏在什么地方?”
  范构又咳嗽一下,道:“这个嘛,自然是要费点心思了。”
  这时,大家都在四周东钻西找,但却没有什么发现。
  但忽然间,这两扇铁门却从里面打开了。
  众人只觉得眼前忽然一亮,也有人忍不住发出了长长的赞叹声来。
  在这铁门的背后,是一条甬道,而这条甬道两旁的墙壁,竟然是用黄金铺上去的。
  前后只不过是一道铁门之隔,已使人仿佛置身于两个世界之中。
  但最令人透气不过来的,还不是黄金,而是这条甬道上堆满着的武器和武功秘笈。
  连范构这位见多识广的绿林大豪也呆住了。
  他看见了昔年贺兰山午氏兄弟的金星吴越剑、昆仑派遗失已久的风雷刀、少林寺的盘龙禅杖、海南岛银椰上人的银槌、金陵岳家的闪电金枪,甚至还看见了昔年大漠仙翁用来横扫半边武林的八仙神杖!
  除了这些价值连城的武器,黄金甬道上更有数之不尽的练武奇书,即使是少林寺七十二绝艺的武功秘笈,随眼望去,也可以看见七八部之多。
  这简直足以使人发狂!
  每个人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冲动,他们人人都想冲了过去,因为只要随便捡上一两件兵刃、三几本武功秘笈回到中土,那已是足以轰动整个武林的大事情。
  可是,没有人能冲过去。
  他们不是不敢,在这种巨大的诱惑力之下,就算在他们的面前有一道深不见底的深渊,他们也会拼命跳过去的。
  但此际在他们面前的,并不是深渊,而是一道由粗壮铁枝所造成的铁栅!
  他们可以看见铁栅内的黄金甬道,也可以看见甬道里的奇形兵器、武功秘典,但却无法冲了过去。
  当然,早已有人动用宝刀宝剑,想把这铁栅削开,但最后折断的却不是这沉实无辜的铁栅,而是他们的刀刀剑剑!
  “他妈的,这是海底千年寒铁!”忽然有人绝望地喊了出来。
  “镇静一点,别给这些东西红了眼睛!”范构大声喝叫,但其实在众人之中,一双眼睛赤红得最厉害的却是他自己。
  众人终于沉静下来,唐典聪却忽然冷冷笑道:“岳丈大人,你怎么还不出来,小婿专程拜访你老人家来了。”
  他这么一说,气氛更是沉肃下来。
  倏地,大家都听见了一种很奇怪的声音,从甬道的尽头传了过来,渐渐地,声音越来越近了,在火炬的光芒掩映下,只见一辆木头轮椅,缓缓地推近过来。
  推动木头轮椅的,是一个几乎有九尺高的巨人,而这巨人的年纪也不细小了,他头上已是白发斑斑。
  众人再看清楚一点,这巨人的眼睛竟然是一片空白,原来他是个盲人。
  唐典聪忽然全身僵硬,如堕冰窖。
  令他发冷的并不是这个盲眼巨人,而是坐在轮椅上的一个白衣人。
  这人头发披散,鬍子杂乱如草,面上的神情似笑非笑,似哭非哭,而他的视线,一直都只是盯着唐典聪。
  “老唐,你终于来了,我已等你许多年啦!”白衣人的声音很微弱,似是久病未愈一般,但这时候四周除了火炬燃烧所发出“毕剥”声响之外,可说是静寂如死,是以这声音虽然微弱,人人都是清晰可闻。
  唐典聪长长地吸了口气:“老丁,想不到你还活着!”
  白衣人苍凉地一笑,道:“你以为我已死了,但天见可怜,当你穷追我儿的时候,巨盲却把我救活了,还把我带回迷宫来。”
  这人竟然是昔年被唐典聪千里追杀的丁和气!丁雅行!
  丁雅行还没有死!那真是令唐典聪难以想象的事情!这也就难怪他的神情如此难看了。
  但他毕竟是一代奸雄,虽然心神震荡,但很快就已平静下来:“丁兄福如东海,那真是可喜可贺,倒不知道,穆仙翁和紫薇怎样了?”
  丁雅行长长地叹了口气,黯然道:“都已先后死了。”
  唐典聪两道眉毛一扬:“那么,这迷宫之中,难道就只剩下你们两人?”
  说到这里,忽然发现那盲眼巨人已不知所踪。
  丁雅行缓缓地点了点头:“你说的一点也不错,若不是为了要等你进来,咱们恐怕也支持不到今天。”
  众人听到这里,忽然都有点汗毛直竖的感觉。
  若不是眼前有黄金、武器和武功秘典的巨大诱惑,此刻必然已有人脚底揩油,溜之大吉。
  因为他们都已感觉得到,一股可怕的杀气,已笼罩在这山洞之中。
  只听得唐典聪干笑一声,道:“丁兄在这里十多年,触目俱是武学奇书,想必已练成了一身惊人艺业了吧?”
  丁雅行摇摇头,叹道:“我大难不死,已然万幸,休说练功,便连走路也无法可以做到,但我并不怨天尤人,因为若不是经历此劫,我这一辈子也许永远也见不着穆仙翁和紫薇妹妹了。”
  唐典聪听见他武功尽失,不由心中窃喜。
  大漠仙翁年老逝世,这姓丁的又是个废物,这迷宫的一切,还不是手到拿来吗?想到这里,不由大笑起来。
  他笑得很响亮,但忽然间,一种比笑声更响亮千百倍的声音,在山洞之中爆发出来!
  “是炸药!这废物要跟咱们同归于尽!”范构惊呼。
  又有人说:“是那瞎子干的,他妈的,唷……”
  唐典聪的笑声已变成愤怒的呼吼,他忽然射出了一蓬暗器,暗器直穿过铁栅,射入丁雅行的脸庞、胸膛!
  丁雅行没有闪避,也无法闪避,而且根本无须闪避。
  巨盲已燃点了埋藏多年的炸药,在这里,只有巨盲还有时间和秘道,可以让他离开这里,而其余的人,绝对没有一个可以逃得了。
  轰隆不绝的爆炸声,有如巨浪般不断涌至,一块一块以至无数块的巨石,从每一个人的头顶上崩塌下来,就算是天下间武功最高强的人,也绝对难以幸免。
  爆炸声什么时候才会停止。
  他们是永远不会知道的了。

×      ×      ×

  山洞已被无数巨石所封闭,迷宫里的情况也是一样。
  司马纵横、铁凤师和丁大风等人,终于来到了这里。
  他们找不到迷宫的进口,只找到了一个瞎了眼睛的巨人。
  巨盲仍然活着,但他伺候了十多年的丁相公却已被活埋了。
  巨盲在流泪,但等到他知道丁相公的儿子终于也来到了这里的时候,他高兴地笑了。
  他没有陪丁相公一块儿死在迷宫,就是要等待丁大风,把这里的事一一向他诉说。
  丁大风听完他所说的一切后,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感到喜悦?还是悲戚?

×      ×      ×

  他们在迷宫外度过了三天。
  没有人再可以从这些巨石背后,找到任何人,任何物事。
  他们只有唏嘘一番,在沉默地度过三天后,就折回中原去了。
  回程的时候,他们走得很慢,十天后才回到哈真城。
  哈真城的外貌还是没有变,一千年前已是如此,一千年后大概也会和现在差不多。
  丁大风没有在这里留多久,就独个儿骑着一匹瘦马走了。
  他现在又再回到那座已荒弃了的牧马场。
  在这里,值得他怀念的人和事实在太多。
  本来,他曾经满怀希望,可以在迷宫里找到自己的母亲,但他最后却还是失望了。
  他忽然觉得,自己太孤寂了,他什么都没有得到。
  天色又黯淡下来了,他把瘦马拴好,全身也和这马儿一样虚弱无力。
  他慢慢地躺了下来,仰望着快将齐黑的天空。
  忽然间,有脚步声移近过来,他却连看也不看那人一眼。
  天下间,又还有什么人值得自己去看一看?
  但等到这人轻轻靠近在他身旁的时候,他完全傻住了。
  这人竟然是柯婉儿!

×      ×      ×

  不管是梦是真,也不管是人是鬼,丁大风已紧紧地拥抱着她,死也不肯再放手了。
  他屡经巨变,绝少流泪,但这时候泪已如泉,一发不可收拾。
  只见在不太远的地方,有一个老人,捧着一瓶酒,一面喝,一面在捋须微笑,他就是郝世杰,也是令柯婉儿“复活”的人。
  柯婉儿没有真的自尽,但却装得太像了,连唐典聪那样的人也给她瞒过,又何况是丁大风?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因为她的干爹金叶老人,本来就是精于此道的高手。
  但若不是郝世杰看穿了她的把戏,把她带到安全的地方全力施救,她这次装死说不定已弄假成真。
  因为她的确受了重伤,只不过凭着金叶老人某种古怪的药物,使受伤的她看来就像已经香销玉殒而已。
  她实在很幸运,但感到更幸运的人,却还是紧抱着她的丁大风。
  虽然又已是另一个寒夜,但他们都不会再感到寒冷……

   (全文完,感谢“helloworld666”提供图档、“weiwei27”录校、“忆飞刀”二校)

相关热词搜索:大漠奇遇

下一章:最后一页
上一章:存贞节烈女殉情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