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登山三险
 
2020-01-31 10:06:56   作者:履云生   来源:履云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川西青城虾蟆岭,是个险峻天成的独山。
  山上峭岩绝壁,与世隔绝,无路可通;山麓江阔水漩,暗礁遍布,舟船难渡。
  这时,正是中秋之夜,一轮盘月,髙悬中天。山麓江中、突然哗啦一声水响,立有一股水柱,笔直射起丈余高,水柱落下,复归平静。
  不久,江面悄悄地伸出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头来,只见他游到江岸石壁之下,仰头望了一阵喃喃自语道:“死渡,绝崖,继魂桥,我怎么上去呢?”
  他会了片刻,倏地一跃而起,又道:“我一定要上去,就是给他们打死也要上去见艺姐姐一面。”
  说罢两脚一蹬,重又窜入江中,潜水而去。
  就在同时,虾蟆山顶这集居数十户人家和衣霞山庄,聚英堂中却是灯火通明。
  庄主红云神鞭傅硕山正召集庄中四大镇庄高手龙掌,虎抓,双飞鹤和他儿子傅少麟在商议把守登山三险事宜。
  可是,他们却不知庄主的女儿傅人翠这时正藏在绸花屏后,暗中偷听,只听得她心惊肉跳,香额冷汗涔,一颗心几欲顶腔而出。
  渐渐不自觉的暗中默念道:“死渡,绝岸,断魂桥!死渡,绝岸,断魂桥!”
  接着,她又自忖道:“爹爹平日对人一向何等宽厚仁慈,何以独对那毫无武功,可怜的孤儿林独却这么毒辣绝情?何况其父林寒山在庄时,前任李庄主已当众允他父子为本庄之人。爹爹借故逐渐林独下山本就不当,今日是他接庄规首度拜山之日,爹爹即欲置他于死地,这不太过毒辣?”
  傅人翠正想着,庄主又在对镇庄高手重复叮咛道:“林独那小子,到时如真敢登山履险,望各位贤弟万勿徇情放过,切记!切记!至于本庄主对他何以不留余地,实不愿见傅李两族合订之庄规,因他一人插足参入而乱。”
  说完回头即命其子傅少麟道:“少麟!午夜子时将近,快下山先探探他真来了没有?但碰上时,可别被他发现,快去快回!”
  傅少麟应声飞奔离去。
  傅人翠在屏后听着,真想不透她爹爹会对林独这么处置;同时也为与她情逾亲姐妹的李小艺难过!
  不说庄主之女傅人翠正在替人感伤,恨恨不已!却说这时虾暮山东峰峰顶,正痴痴站着一个十六七岁之白衣少女,月光下看去只见她生得樱口琼鼻,眉目如画、端的秀丽绝色。但鬓发微散,靥带忧虑,凝然望着山下,瞬也不瞬。
  不久,山下蓦然一声尖锐倏长的哨声传来,她不觉黛眉微竖,突现喜色,自语道:“独弟弟!独弟弟!你真来了,姐姐在这里等你好久啊!虽然姐姐不信你在一年之内能练成武功,打过登山三险,与我会面。可是我们就此隔山越水哨声传语,不也是好么?”
  说着她也伸手摘了一片树叶,呼地吹了起来。吹过几声,忽又停止,扬声大喊道:“独弟弟!独弟弟!你可听见姐姐在这里?”
  李小艺的喊声虽高,复如鹂音,甜润清脆,又那能如树叶哨声,飘传远扬?
  她叫过数声,知道任你叫破喉咙,山下也无法听见,便变个主意,解下缠腰白巾,猛摔一阵。在这中秋朗丽月色之下,她这一挥动巾带,恰似月殿裳娥,翩跹起摆。
  她这样挥舞半响后,对岸突然亮起一点火光,上下左右的移动。火光中,小艺见着一个人影,当然她知道那就是她年来日夜思念的林独,不过只是相隔过远,无法看清而已!
  蓦地,月色中,小艺瞥见衣霞庄上掠过一条人影,身法俐落,迅快。手上似拿着二块长形的东西,她知道那是渡江用的滑板。
  那人影直朝山下奔去。
  李艺聚精汇神看着那身影奔至断魂桥边,微一着势,便在那数十丈断崖之上,几个起落,即已跃过。
  继魂桥是一处数十丈宽,百丈多深的断崖,仅以一条细若香柱的钢丝搭在两岸,轻功如不到家,端难渡过。如妄想以江湖游丝走索之法通过,钢丝因过于纤细,无力负荷,立时中断,葬身于百丈断崖之中。
  小艺见那人轻功之高,不下于镇庄四大高手,心中一动,即知是庄主之子傅少麟,不觉暗想:“他此刻下山为何?”
  再看对岸那点火光仍在游移不定,一想之下,暗暗作急,因她知傅少麟向与林独不和,林独未被逐下山前,欺侮他最甚之人即是傅少麟,他此刻下山,必能与林独相遇,一言不合,动起手来,吃亏的恐怕还是林独。
  小艺想到此,不暇细计,树叶哨子立时尖音示警,只听一声接一声短促之哨声,响澈夜空。这是他们两人从前独有的暗号。
  果然,哨声一起,对岸火光倏减。小艺也就放下心来不过,这时她既知林独已到,因不知他到底是否登山,同时如实欲登山,庄主对他的态度如何也无从得知。她更显得揣揣不安。
  就在这片刻之间,傅少麟早已渡江逡巡一趟,转回山上。小艺只觉人影一恍,傅少麟已站在她身前二丈处,面含笑意,说道:“小艺妹!原来是你一人独自站在这里,还对林独那傻小子没有忘情?”
  小艺听傅少麟话中颇含讥诮,面色一板,冷言答道:“我独自站在这里与你何干?少废话!”
  傅少麟走到小艺面前,冷然一笑,又道:“我就不明白林独那小子,傻头傻脑,又是阴沉沉的,而且不谙半点武功,说起来我们庄上那个不比他强上十倍,怎么小艺妹却偏偏对他那么关心?我说艺妹妹,你要是聪明人,就趁早死心吧!”
  小艺听后,登时气得浑身颤抖,再一想到林独未下山前,屡次被傅少麟打得遍体伤痕!可是怪就怪在林独难受尽欺凌,却从未哼上半句。他是一个天生忍耐力特强的孩子,而且除了那对深邃,灼亮的眼睛外,浑身无一处不是显得笨里笨气,所以经常受庄上一般少年的欺侮。小艺最初就是因为同情他,才对他渐生爱意。
  小艺一声叱道:“住嘴!不要脸的东西!你拌谁的来!林弟弟会任你欺压,我可不是那么好说话。”
  傅少麟一见小艺生气,连忙陪笑道:“哦,艺妹妹!你别生气,愚兄只是说着……”
  他话还未说完,小艺突又一声清叱:“谁是你的妹妹?你给我滚开!”
  接着她一扬手啪!“啪”的一声,早结结实实打了傅少麟一个嘴巴,面罩寒霜的瞪住傅少麟,颤声又道:“要不是你,林弟弟不会被逐下山,你还有脸见我,还不快给我滚开!”
  说着她玉手轻挥,又欲击打过去。傅少麟急忙退开数步,鼻子里冷哼一声道:
  这不识好歹的丫头,我傅少麟何时亏待你来?你竟敢动手起人来!”
  他说着微微一顿又进:“好吧!告诉你,今日林独那小子不上山便罢,如他上山,我便要了他的命!看你又待怎样?”
  小艺一听不由心头大震。但她表面却不示弱,突从身上摸出一把银针,喝道:“你还不给我滚,看我可对你客气!”
  九子银针乃是李家独门暗器,傅少麟那会不知厉害。闻言脸色陡变,急退丈余,但转瞬间,不觉大怒,一伸手,也自腰间抽出一根软鞭,怒道:“丫头!难道我岂是怕你?有什么本事尽可施了出来,看我傅少麟可会像林独那小子一样只全当龟孙!”
  说罢,摆起一道鞭花,呼呼作响,果然是得自他爹爹红云鞭的真传。
  小艺的性子一向急烈,那容他哪些轻蔑,只气得顿脚连声大骂,一抬手,满把九子银针便以满天花雨的手法,银光过处,迅如闪电般打出。
  好个傅少麟果然技艺不凡,手中软鞭一抖一盘,立把全身护住,无丝毫漏隙。银针只一近他身,尽被扫落、不由他一阵得意,咯咯笑道:“怎么样,就凭这一手,也够林独那傻小子去练上一辈子了。啧、啧!你可偏看上了他,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屎上,可惜!可惜!”
  小艺听了,只气得银牙咬啐咯作响,正待扑上与他拼命,傅人翠却正好在这时到来,一看二人闹翻,立对傅少麟斥道:“麟弟!你又在缠磨艺妹么?还不快回去,爹爹正等你呢!”
  傅少麟轻笑一声,收起软鞭,又望了小艺一眼,这才举步欲行,不想小艺这时真是恨他入骨,手上仍扣着一枚银针,突地打出、同时叫道:“快滚!”
  傅少麟不虞有此,待他发觉,银针已到面门,匆促问抬手一挡,银针正中臂上。
  傅人翠一见大惊,正待喝阻小艺,不想小艺银针打出后,竟忽的一头扑进她怀里,呜呜痛哭了起来!一时把个傅人翠弄得莫之所措。
  傅人翠怔得一怔后,益时醒觉,一面搂住小艺一面对傅少麟又喝道:“还不快走,找李伯母讨药治伤,难道你想死么?”
  傅少麟中银针后,本是气愤莫名!但反而面含轻笑,傅人翠一见他这表情,立知了心存叵测,欲施报复,故而喝住。
  傅少麟经他姐一提,登时想起李家的九子银针有两种,一种是喂过毒药的,一是无毒的,他中小艺银针时,因一时气愤,故未感觉出到底中的是何种银针,而且这时要问她,恐怕她也不会说出。
  他一想到这点,不能再延时刻,转身恨恨离去。
  傅人翠见人麟去后,这才一面安慰,一面带着警告的口吻对小艺道:“艺妹,快别哭了!告诉我独弟弟来了没有呢?我们得赶快设法阻止他登山履险才好!”
  小艺闻言,顾不得再哭,一愕问道:“他们想对他怎样呢?”
  人翠感到一阵说不出的难过,欲言又止,但终于低声答道:“他……他们恐怕会要……”
  说至此她又几乎说不出口,但还是一咬银牙继续说道:“恐怕他们会要他的性命!”
  小艺陡闻此言,胸间嗡的一声,好似中了制命一击似地,疼痛难当,脸色也登时大变,但她显然在强行忍住内尽的激动继而问道:“翠姐,这话当真吗?他们为何要这样绝情?前庄主不是当众允他父子为本主之人,有遵循庄规之责,同时也享有庄规保护之权利?庄规明明规定,本庄被逐下山之人,有三次拜山之机会,如在这三次拜山之中,能打过死渡、断崖、断魂桥三关。却非但他能重返本庄,而且本庄庄主也要让给他。怎么他这只是首次拜山,他们就欲加害于他呢?”
  人翠说道:“这我不知道,我只在他们议论把守三险时,躲在屏后偷听到的,所以就赶来告诉艺妹。我们总要设个法子叫独弟弟不来送死才好!”
  她说这话,自然有好些话瞒着未说。在她也实在出自无奈,庄主是她自己的爹爹,她要尽情说了出来,自必有些地方不便出口。
  小艺听后半响默然无话,内心却实如针刺!突然,眼泪如泉般涌流出来,泣道:“翠姐!这怎么办?要是独弟弟有何不幸!翠姐姐!那艺妹也不要活了!”
  人翠一时确也未想出有何法能使林独不自投死路。
  小艺接着低下头,似有何触感,不久又听她低声自语道:“他多么可怜!他多么可怜呀!”
  骤然,她猛地抬头,大声道:“翠姐!你一定要救救他,你一定能够救他!你看他多么孤单、可怜啊!”
  小艺这些话说得人翠全身一凉,接着眼泪也跟着滚了出来,但她蓦地想到小艺为何说她必能救他?莫非她已想出救他之法?
  就在人翠这转念之间,身畔突然一声厉声锐鸣,划破夜空,转头间,就见小艺正在鼓气狂吹,原来她正在吹她的树叶口哨。
  她吹过一阵后,待对面那点火光出现,忙对傅人翠道:“翠姐!你看!那就是他。我们两人中,你的功夫已能过那三险,假若翠姐有心救独弟弟一命,此刻就请下山转告他一声别冒险,待我功夫练成时!自会下山去找他就是!翠姐,你愿去吗?艺妹必会终生不忘你恩德的!”
  小艺说着不觉眼泪又濑濑而下!人翠自然义不容辞。她明知若爹)爹知道,恐怕难逃一场严苛的责难,但事已至此,又有何法可想呢?就是拼着爹爹怪罪,也决无却步之理。
  不想她正欲答应小艺之际,衣霞山庄蓦地掠起四五条人影,她一看就知正是爹爹和镇庄的双禽二兽四人,不由叫声:“不好!艺妹,我去了!”
  她话音未落,人早飘出数丈开外,不敢太显露身形,只得低着身子疾行,不一刻,小艺见人翠已到继魂桥边,也是数个起落已越过桥去。
  但是越过继魂桥到绝崖,中间还有段颇长捉而眼看着庄主和龙掌、虎抓、双飞鹤等人已距断魂桥越来越近,这样一来,很可能人翠未跳下绝崖,隐往身形之前,就被他们发现。
  小艺不由为人翠捏着一把汗,暗忖要真被他们发现,那什么都完了。一急之下突然不然一切的大喊:“救命哪!救命哪!”
  果然,她这喊声一传立见几人转向朝这边抢身奔来,她知计已得售,立时随又转口喊道:“打蛇!打蛇!”
  人也跟着跃起,朝衣霞庄急奔一程,看看该地已避开山下的视线,这才俯身弯腰在当地着意找寻起来,东一脚西一脚的扫着地下的草叶。
  庄主等人奔至她眼前,忙问道:“是怎么一回事呢,小艺?”
  小艺答道:“哦,诸位伯叔怎么都来了?一条蛇,啊!好大的一条锦蛇,险些被它咬上一口,等我取出银针,它可就逃了!”
  小艺说的活灵活现,几人都不疑有诈,龙掌李廉波因与小艺同宗,关心道:“小艺,怎么你一人深夜到此何事呢?要真被毒蛇咬上一口,岂不害你妈愁急坏了?”
  小艺听他这样说,虽然感激他的关怀,但暗地只觉好笑,她未答话。
  不想庄主傅硕山就在这里鼻子里冷冷哼得半声,小艺辩声视色,见他立在一旁,两道眼神尽在她脸上不断闪视。
  小艺是何等的精明机警,一见他这神色,并想到他或是对她打了傅少麟一根九子银针之事,心中恼恨!小艺心思一转,暗道:“我何不趁此时先发制人,数说他一顿,既可出口气,又可延些时刻,让翠姐从容转回?”
  她想到就做,登是脸孔一板,郑重其事的对庄主道:“庄主伯伯!侄女有一言相告,未知伯伯可容侄女说出?”
  庄主不料她有此一着,愕然答道:“有什么事,你快说吧!”
  小艺这才道:“侄女乃是自幼失去父亲,由母亲一手抚养成人的弱女子,自己知进不能替庄中做多少事,心中时常感到惶愧!这些年来,还经常要诸位伯叔分神照顾,更觉难安……”
  庄主一听她话说得过远,连忙插言说道:“这我知道,何用多说?我们照顾你母女,乃属份内之事;你别想得太多就是。”
  小艺立时眼晴一瞪,愤然道:“诸伯叔虽然诚心照顾,但少麟哥却处处假势凌人,嘴巴上讽言讽语不提,有起还动手动脚的,所以侄女今日气他不过给了他一九子银针,想伯伯乃是一庄庄主,当不会以侄女太过份吧!”

相关热词搜索:青牛怪侠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江中溺尸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