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江湖落魄人
2021-04-08 11:55:22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流浪天使卢仪南轻“咦”一声,伸手撩开车厢前的帘布,向坐在车座上的“追魂手莫若宾”问道:“莫镖师,怎么一回事?”
  追魂手莫若宾坐着不动,目视前方,态度镇静地答道:“有个人倒在道上!”
  流浪天使卢仪南面色一变,探头向对面道上望去,果见有个人横躺在两丈外的道路上,便道:“好像是个老叫化,你过去看看!”
  追魂手莫若宾跳下地,走上一看,发现果然是个老叫化,只见他满头乱蓬蓬的苍发,身上鹑衣百结,脚系一双破草鞋,瞧年纪当已在八旬以上,双臂向前伸直,面朝地上卧倒,浑然不动,不知是睡着或是死了?
  追魂手莫若宾仔细打量老叫化一番,然后绕到他脚后,伸手拉拉他右脚喊道:“喂,老兄你怎么啦?”
  老叫化静卧未应。
  追魂手莫若宾微一冷笑,再转到他头前,抓起他右手一翻,将他身躯翻转过来,发现老叫化相貌毫不起眼,双目紧闭,气若游丝,不禁惊诧道:“啊,是个病叫化!”
  流浪天使卢仪南是个见义勇为的侠士,听说是病叫化,忙道:“莫镖师请把他抱到车上来,卢某替他看看。”
  俞立忠眉头一皱,不悦道:“卢特使请别忘记对小可的允诺。”
  流浪天使卢仪南恍然一哦,笑道:“对,我差点忘了,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只要对方不是武林人,让他上来又有何妨”
  俞立忠冷笑道:“卢特使安知他不是武林人?”
  流浪天使卢仪南微笑道:“万象镖局的镖师非同等闲,卢某信得过。”
  俞立忠道:“卢特使这样轻易相信人,只怕将来要栽觔斗!”
  流浪天使卢仪南笑了笑,回望道上的追魂手莫若宾道:“算了,莫镖师,你把他移到道旁,咱们继续赶路吧!”
  追魂手莫若宾颔首一嗯,便将病老叫化抱去道旁,让他仰身躺下,随即返回车上,开动马车继续向前。
  车行辘辘,晨景在车轮飞转下一幕一幕向后倒退……
  流浪天使卢仪南神情怏怏,斜睇俞立忠说道:“卢山距此数千里,你打算呆在这马车里一步不出?”
  俞立俞笑道:“是的,吃饭睡觉均在这车厢中,大小便则野外解决,我已说过,我不愿意让那‘黑衫蒙面少年’知道我已落入你手,否则他会停止杀人!”
  流浪天使卢仪南皱眉道:“这样说来,连我也无法投宿客栈了?”
  俞立忠道:“这可省掉你一笔为数可观的花费,你该感激我才对!”
  流浪天使卢仪南颇感哭笑不得,耸肩一叹道:“卢某自信还挺得过去,但莫镖师要睡在何处?”
  俞立忠道:“露宿对镖师来说,实在算不得一回事!”
  流浪天使卢仪南摸了摸下巴,忽然面容一动,像似发现了什么,一对精眸神光陡盛,凝望俞立忠沉声笑道:“哈哈,看来你老弟的谨慎没有错!”
  俞立忠也发觉车厢下来了不明身份的人物,不由微微一笑道:“这也是‘证据’之一,你卢特使便是见证人,到了四海同心盟,希望你能为我作证!”
  流浪天使卢仪南探手由怀中抽出一柄明亮的匕首,一面笑道:“当然,卢某也很希望你老弟不是那个黑衫少年!”
  说到最后一个“年”字,猛可手起刀落,“噗!”的一声,刺入脚下厢板!
  “啊唷!”
  一声凄厉的惨叫,接着是“蓬!”的一声闷响,似乎有人由车厢底下掉落地上!
  马车戛然勒停,驾车的追魂手莫苦宾由车座倒纵而起,身如天马行空越过车顶,流浪天使卢仪南和俞立忠亦相继由车厢中飞射出来。
  阴黯的夜色下,只见跌躺于车后道路上的,赫然正是刚才那个病倒于路上的老叫化!
  他胸口已为鲜血所湿透,浑身发抖不停,一看便知刀中要害,情况至为危急。
  俞立忠一个箭步跳到他身边,解开他胸口一看,发现中刀部位距离心窝仅及半寸,鲜血正由伤口如泉涌出,当即扶起他的头喊道:“喂!喂!你是谁?”
  老叫化双目睁如铜铃,但目光已呈呆滞,张嘴“荷荷”喘叫着,似乎有话要说,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流浪天使卢仪南骈指迅将他的胸部各路血脉闭住,接着转到他背后,伸掌按上他灵台大穴,即时运功将自身的真气源源输入他体内,如此过了一会,抬目注望俞立忠问道:“成不成?”
  俞立忠见老叫化面色并无好转,仍如先前那样苍白,似乎流浪天使卢仪南的运功施救只拉住他的死亡,并未使他增加一点说话的力气,不禁摇头叹道:“不成,看来你那一刀已伤害到他的心房……”
  流浪天使卢仪南凝容沉声道:“再喊他看看!”
  俞立忠轻拍老叫化的面颊,大声喊道:“喂丨老叫化!你贵姓大名啊?”
  老叫化目中神光渐散,嘴唇动了动,挣扎片刻,忽地脑袋一歪,猝然死了!
  俞立忠大为颓丧,侧视流浪天使卢仪南抱怨道:“你看,你把我的‘证人’杀死了!”
  流浪天使卢仪南也甚懊恼,收掌起立道:“这是他命该如此,隔着一层木板,我那里知道一刺便中他的心窝?”
  俞立忠将老叫化放倒,咬咬嘴唇道:“卢特使识人较多,不认识这个老叫化么?”
  流浪天使卢仪南摇头道:“丐帮有名的人物卢某大都认识,这老叫化却从来不曾见过。”
  俞立忠转望静立一旁的追魂手莫若宾问道:“莫镖师可认识这老叫化?”
  追魂手莫若宾也摇头道:“不认识,俞老弟何不搜他身上看看?”
  俞立忠一想不错,立即动手搜他身上衣袋,结果由他身上搜出一只满装金钱镖的革囊,不禁大喜道:“好啦,这是个线索……
  流浪天使卢仪南取过一枚金钱镖看了看,面现惊讶道:“奇怪,就卢某所知,武林中惯用金钱镖的,似乎只有两个人……”
  追魂手莫若宾接口道:“不错,那是江北的沙家兄弟,老大‘病郎中沙舜’和老二‘血胆豪客沙仁’,这两兄弟均非二帮三教九门派之人。”
  俞立忠星目一闪,转望流浪天使卢仪南微笑道:“卢特使是方今天下鼎鼎有名的‘十二金衣特使’之一,小可相信卢特使一定能查出这老叫化的来历!”
  流浪天使卢仪南淡淡一笑道:“俞老弟这么说,是否存心要卢某好看?”
  俞立忠笑道:“卢特使言重了,小可不是这个意思……”
  嘴里说“不是这个意思”,脸上的笑容却在说“不错,你流浪天使卢仪南现在如不能道出这老叫化的身份,还配当什么武林联盟的金衣特使?”
  流浪天使卢仪南自然看得懂,但他是个最能沉得住气的人,他缓缓站起身,手捏下巴沉笑道:“卢某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俞老弟,你的听觉真厉害啊!”
  俞立忠知道他指的是刚才自己竟能与他同时发觉车底下有人攀附之事,心中颇怨自己不小心露了武功的底子,当下耸肩笑了笑,手指老叫化再问道:“卢特使愿意猜猜这老叫化是谁么?”
  流浪天使卢仪南收敛笑容,喟然道:“卢某愿以‘金衣特使’的头衔做为赌注——他是沙家双侠的老大病郎中沙舜!”
  俞立忠含笑点点头,转对追魂手莫若宾问道:“莫镖师可知‘病郎中沙舜’的面貌有何特征?”
  追魂手莫若宾道:“下巴有一粒黑痣,长着三根毛!”
  俞立忠于是伸手抓住老叫化的苍发往下一扯,老叫化的头发和面皮应手剥落,现出一张面容瘦削的中年人脸孔,只见他的下巴果然有一粒长毛的黑痣,知是“病郎中沙舜”不错,不由深深一叹道:“病郎中沙舜性情虽甚怪癖,却还不失为侠义中人,卢特使今天杀了他,将何以向他弟弟‘血胆豪客沙仁’交代?”
  流浪天使卢仪南低头叹惜道:“这件事两位都已看得很清楚,血胆豪客将如何对付卢某,只好由他了!”
  说罢,俯身抱起“病郎中沙舜”的尸体走出官道放下,抽出佩剑挖起地来。
  俞立忠移步走过去,说道:“以后小可见到‘血胆豪客沙仁’时,愿替卢特使做证!”
  流浪天使卢仪南一边挖地一边苦笑道:“谢谢,只怕‘血胆豪客’的为人不如俞老弟的明达!”
  挥剑如飞,不消片刻,挖好一个土坑,他将病郎中沙舜抱入坑中,堆土埋下,随向俞立忠招手道:“走吧!”
  两人回到官道上,钻入车厢,追魂手莫若宾旋又开动马车前进。
  车行辘辘,车厢中的流浪天使卢仪南和俞立忠相对沉默了一会,后者打破寂静开口道:“病郎中沙舜并非偷鸡摸狗之流,他此番化装老叫化接近我们,不知用意何在?”
  流浪天使卢仪南摇头道:“谁知道,卢某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一个道理来!”
  俞立忠道:“让我们来研究看看,他病郎中也是武林中有名的人物,我想他应该认识你卢特使才对吧?”
  流浪天使卢仪南颔首道:“不错,怎么样?”
  俞立忠道:“既然认识你卢特使,他竟敢冒险前来‘卧底’,显然的,他一定有着很重要的目的!”
  流浪天使卢仪南注目道:“甚么目的?”
  俞立忠微笑道:“小可要说抱歉的话了!”
  流浪天使卢仪南道:“俞老弟但说不妨!”
  俞立忠略一沉吟,缓缓道:“也许他发现了你卢特使的某种隐私!”
  流浪天使卢仪南眉头一皱,沉着地道:“说到‘隐私’两字,只有你俞老弟才会有!”
  俞立忠笑“喔”一声道:“是么?小可会有甚么隐私呢?”
  流浪天使卢仪南笑笑道:“譬如说,四海同心盟此番指派卢某缉捕你俞老弟,就是把你视为黑衫少年!”
  俞立忠笑道:“就算小可是那个黑衫少年,现在已有‘四海同心盟’出来处理,他病郎中还有甚么不放心的?”
  流浪天使卢仪南道:“也许他曾吃过你的亏!”
  俞立忠道:“真遗憾,卢特使好像愈认定小可是那个黑衫少年了!”
  流浪天使卢仪南凝目沉笑道:“卢某要请问一句,俞老弟与人结过梁子没有?”
  俞立忠摇头道:“没有,迄今为止,只有别人杀死我父亲,我还没有杀过一人!”
  流浪天使卢仪南忽然哈哈大笑道:“既然如此,那黑衫少年为何要如此陷害你?”
  俞立忠嘴唇一抿,迟迟未作答复,因为这正是他最想不通的一件事,自从听到“黑衫少年”侵犯五派的消息后,他就开始追忆自己过去的经验,希望想出一个“可能”的仇人来,但搜索枯肠的结果,他发现自己竟是个“无疵可求”的人,他不由有啼笑皆非之感,自己创设万象镖局虽是为了自己的事,然而也为别人解决了不少疑难,如今的万象镖局已是一家人尽皆知“无所不能”的镖局,但自己竟无法解决降临到自己头上的难题,这岂非可笑透顶?
  伸伸懒腰,他以感慨的语气笑道:“这世上常有许多不可理解的事情,你说是么?”
  流浪天使卢仪南笑道:“是的,别的不说,比如你自己,即是一个‘不可理解’的人物!”
  俞立忠一哦道:“卢特使认为小可那一点不可理解?”
  流浪天使卢仪南道:“自从令尊被杀后,你即隐迹不出,从未听说你有为父报仇的打算,甚至也不去找五派掌门人理论一番,这就是你使人想不透之处!”
  俞立忠苦笑道:“多谢卢特使的关怀,倘使卢特使这话不是在暗示小可即是那黑衫少年的话,小可要请问一句——卢特使要小可找何人报仇?”
  流浪天使卢仪南正色道:“父仇子报乃是天经地义之事,如果你以光明正大的行动去找五派掌门人报仇,我想必能得到许多人的同情,甚至五派掌门人也将毫无怨恨可言!”
  俞立忠冷冷一笑道:“卢特使认为五派掌门人是小可的仇人?”
  流浪天使卢仪南领首道:“至少他们是亲手杀死令尊之人!”
  俞立忠垂目微笑道:“我希望自己的观念没错,若依卢特使的看法,武林中的凶杀将永无停止的一天。”
  流浪天使卢仪南目露奇异光釆道:“不然,你的‘观念’是甚么?”
  俞立忠戚容道:“管见以为,如果家父当真是杀死‘五绝神魔濮阳鸿飞’而又是抢夺‘天竺圣经’之人,那么,那是家父咎由自取,小可没有理由找人报仇!”
  流浪天使卢仪南惊奇的注视他,良久之后,方才敛目轻叹一声道:“但你似乎不相信令尊是杀死‘五绝神魔濮阳鸿飞’及抢夺‘天竺圣经’之人,不是么?”
  俞立忠点头道:“不错,小可认为真正的凶手是那个函约家父去那座‘虎头坡’会唔的人,他杀死了‘五绝神魔’,抢走了‘天竺圣经’,然后故意留下一些假线索,嫁祸于家父,因此小可在未找到那人之前,不欲向五派掌门人做无谓的夹缠!”
  流浪天使卢仪南听得频频点头,以非常赞佩的神情笑道:“老弟,卢某愿意在四海同心盟会上替你辩护!”
  俞立忠一怔道:“为什么?”
  流浪天使卢仪南笑道:“因为你是卢某这一生所见的第二个奇特人物!”
  俞立忠讶笑道:“卢特使见过的第一个‘奇特人物’是谁?”
  流浪天使卢仪南一指驾车的追魂手莫若宾笑道:“就是他家主人——长安万象镖局总镖头一剑震武林卫涛了!”
  俞立忠不禁大笑道:“不错,小可也曾听过他的大名,他的确是个奇特的人物,哈哈哈……”

×      ×      ×

  马车经终南山越入湖北境界,再经武当山一路东南行,一连二十多天的“风平浪静”的行程后,这天入夜时分,来到了湖北重镇的武昌府。
  流浪天使卢仪南为了迁就俞立忠“隐藏行踪”的主张,每次经过大城均不停歇,所以尽管来到这座繁华的武昌府,看见街上酒楼菜馆林立栉比,流浪天使卢仪南也不敢要求俞立忠下去调剂调剂—一上酒楼去喝一杯。
  但是,这天,马车正在通过武昌城内的街道时,忽听驾车的追魂手莫若宾惊“咦!”了一声,似乎发现了什么怪事!
  流浪天使卢仪南开口问道:“莫镖师,甚么事情?”
  追魂手莫若宾笑道:“没甚么,咳咳,你看这街上到处酒帘飘摇,在下的口水真有些发淡了!”
  流浪天使卢仪南笑叹道:“我知道这条街上有一家‘鹿鸣春’是武昌府最有名的菜馆,他们的名菜——嘿,莫镖师你最好死了心吧!”
  追魂手莫若宾回头笑道:“说真的,俞老弟,咱们走了二十多天都没有发生事故,难道不能破例一次么?”
  俞立忠点头笑道:“好,你拣一家客栈停下来,咱们叫酒菜到客栈里去吃!”
  听了这句话,就连流浪天使卢仪南也不禁手舞足蹈起来,哈哈笑道:“好极了,卢某巳很久不知酒味,今晚必得喝个痛快才行!”
  追魂手莫若宾欢天喜地的在一家“归来古栈”门口勒停马车,将马车交给一名店小二,流浪天使卢仪南和俞立忠随即下车走入客栈,前者向一名迎上来的店小二说道:“一间上房,要有大张床铺的!”
  那店小二应了一声“有!”,立刻转身领着他们进入后院,打开一间上房给流浪天使卢仪南看,问道:“这间如何?”
  流浪天使卢仪南点头道:“很好,我们要在这房中喝酒,你替我们去‘鹿鸣春’叫一席酒菜来,最好在我们洗好澡的时候送到!”
  那店小二连声应“是”,忽地堆满笑靥低声问道:“要不要叫几个来?”
  流浪天使卢仪南向俞立忠看了一眼,笑道:“我不想教坏人家子弟,算了吧!”
  俞立忠转对莫若宾笑问道:“莫老,听说你们万象镖局里有一本记载武林人物的名簿,那上面有没有小可的记载?”
  追魂手莫若宾笑道:“有的,敝局对俞老弟的评语是‘俊秀聪慧,风流自赏’八个字!”
  俞立忠耸耸肩,转对那店小二笑道:“叫三个姑娘来,不漂亮的不要!”
  那店小二深深一哈腰,拔步疾奔而去。
  三人相视一笑,相继进入房中,流浪天使卢仪南脱下长衫挂到壁上,说道:“走吧,咱们去洗个澡。”
  俞立忠也将外衣脱下,答道:“卢特使先去,小可要去厕所一下!”
  追魂手莫若宾接口道:“在下也要去一下,卢特使你先去洗吧。”
  流浪天使卢仪南怕俞立忠乘机逃走,因此有些犹豫,俞立忠看在眼里,皱眉不悦道:“卢特使,假如小可想逃走,在过去的二十几天中,小可至少有一百次以上的机会!”
  追魂手莫若宾笑道:“俞弟说的不错,卢特使请放心去吧!”
  流浪天使卢仪南也觉得自己顾虑得太不漂亮,连忙口称“卢某没有这个意思”,当即故示大方的走出房门,独自洗澡去了。
  俞立忠见流浪天使卢仪南已去,忙向莫若宾低声问道:“莫师兄,怎么一回事?”
  追魂手莫若宾面呈严肃之色道:“刚才我在街上看见了一个人!”
  俞立忠注目问道:“谁?”
  追魂手莫若宾走到他身前,向他附耳说了一句话,俞立忠面色大变,骇然道:“我的天,你没有看错么?”
  追魂手莫若宾冷笑道:“没有,愚兄看得很清楚!”
  俞立忠满脸流露震惊和迷惑之色,张目失声道:“这么说,难道——”
  追魂手莫若宾抢着道:“现在我们无法判断真伪,总之你要特别小心提防!到了‘四海同心盟’的会址时自然可从他的言行上瞧出真伪来——现在我们到厕所去吧!”
  两人走出房间,到厕所解了个手,再一道进入洗澡房,正在洗澡的流浪天使卢仪南一见他们进来,目光一亮,笑道:“俞老弟,你真是一位君子!”
  俞立忠一面脱衣一面笑道:“只怕有一天,你会发现我不是!”
  说罢,跨入一个装满温水的木桶中。
  三人洗好身子回到房中时,三个浓装艳抹的姑娘和一桌酒菜已经等在房中了。
  店小二为他们介绍了那三个“姑娘”的芳名后,随即鞠躬退去。
  这是一场表面非常轻松愉快的吃喝玩乐,俞立忠为了符合“风流自赏”四个字,不住向三个姑娘找麻烦,但都能适可而止,表现出“风流而不下流”的风度。
  酒足饭饱,流浪天使卢仪南遣走三个姑娘,各自上床睡觉,一夜就这样平平凡凡过去了。

相关热词搜索:千乘万骑一剑香

下一篇:第三章 四海同心盟
上一篇:
第一章 天使与镖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