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天使蒙尘抱膝石
 
2021-04-08 12:02:03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蓬!蓬!蓬!
  “啊唷!”
  “啊……”
  三声掌中身体的闷响,三声垂死的惨叫,于同一时间发出,卢仪南大叫道:“靳兄请留下一个活口!”
  那三个中掌的黑衣大汉在不同的地点萎然倒下,余下的一个在奔出两丈开外时,身躯突像被一股吸力吸住,身不由己的倒退回来,一直退回到一个青衣老人跟前,一屁股跌坐下来!
  青衣老人非别,正是甫于十日前辞卸“金衣特使”之职的铁面阎罗靳正伦!
  他抬脚在黑衣大汉腰上踢了一下,随即转身将站在土坑里的卢仪南拉了出来。
  卢仪南麻穴未解,手脚仍动弹不得,他倚立于铁面阎罗靳正伦的臂弯里,面泛苦笑道:“靳兄为何来得这样巧?”
  铁面阎罗靳正伦扶他靠山壁坐落,替他穿上衣服,神色落寞地道:“靳某适由山脚经过,听见附近有人呻吟,循声寻上山,发现了那个血人……”
  他是个沉默寡言的老人,每句话都只说到对方会意便止,这时他说到“血人”两字,知卢仪南已听明白,就不想再啰苏下去了。
  卢仪南轻叹一声道:“真惨,那位朋友死了么?”
  靳正伦微一颔首道:“嗯,他是谁?”
  卢仪南道:“不知道,据说武功远不及我们,但他们却要他的一身皮!”
  靳正伦注目道:“你麻穴受制,不能自己冲开?”
  卢仪南苦笑道:“正是,小弟试了又试,硬是冲不开,看来那家伙说的不错……”
  靳正伦伸手在他腰上摸捏一阵,皱皱眉道:“哼,这是那一门的点穴手法?”
  卢仪南道:“那家伙说普天之下没有一人能解得这门点穴手法,只有静待两个时辰后才能自动解开。”
  靳正伦默思片刻,喃喃道:“武林中以点穴手法奇特而闻名的,只有‘火琉岛主聂卫公’和已故的‘五绝神魔濮阳鸿飞’两人!”
  卢仪南道:“是的,但‘火琉岛主’聂卫公曾发誓不练就‘天下第一’的身手,绝不踏入中原一步,而‘五绝神魔濮阳鸿飞’的‘武、色’二绝并无传人……”
  靳正伦抬目问道:“卢兄现在觉得怎样?”
  卢仪南道:“除浑身麻木外,并无异样感觉。”
  靳正伦瞥了那倒在地上的黑衣大汉一眼,又问道:“卢兄因何至此?”
  卢仪南便将晚间在襄城内的菜馆楼上“偷听”两名劲装汉子的交谈,以致被骗到此中了陷阱的经过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靳正伦听完了话,立即将那名黑衣大汉拉转过来,让他面对自己靠躺着,寒脸问道:“你知道老夫是谁?”
  那黑衣汉子只是麻穴被靳正伦踢住,嘴巴也可以说话,他面露恐惧之色道:“您老是‘铁面阎罗’靳正伦?”
  靳正伦冷笑道:“知道就好,现在把你主人的姓名和他剥人皮的目的说出来!”
  那黑衣大汉早知“铁面阎罗”的为人,因此脸色一阵阵苍白,窒息似的道:“靳特使请一掌杀了我吧!”
  靳正伦冷“哼”一声道:“你好像不是说这种话的人!”
  那黑衣大汉结结巴巴道:“是的,在下在下并非不怕死,只是……在下不能连累了家小……”
  靳正伦冷笑道:“这表示你主人心性残酷,而你却愿意受他指使,何以故?”
  那黑衣大汉道:“我是以一千两银子卖给他们的……”
  靳正伦鄙视一笑道:“以你家小的性命做押?”
  那黑衣大汉道:“是的……”
  靳正伦道:“刚才老夫看见你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态度一点也不犹豫,可知你也不是好东西,现在老夫最后问你一句,你当真宁愿一死?”
  那黑衣大汉冷汗涔涔而下,道:“要我说出主人姓名,我只好一死,只求靳特使开恩。”
  靳正伦摇头道:“不,把你的眼睛闭起来!”
  那黑衣大汉目露恐惧问道:“闭眼睛干么?”
  靳正伦不耐烦,沉声道:“我说把你的眼睛闭起来,你就闭起来!”
  那黑衣大汉不敢违拗,依言把眼睛闭上,靳正伦伸掌在他头额上轻按了一下,黑衣大汉如中巨杵,身躯猛烈一震,登时气绝而亡!
  卢仪南笑道:“这恶徒死得真痛快!”
  靳正伦不多说一句,伸手将他扶起,道:“来,我们离开这里。”
  他将卢仪南抱起来,正要举步走下抱膝石,忽听斜坡下传来了人语声!
  “咦,井兄你看,这儿有一具死尸!”
  “啊,这死尸身上的皮被剥光了。”
  “好残忍的手段,不知是谁干的?”
  “好像是从抱膝石上跌下来的,咱们上去看看!”
  衣衫飘响,人影立现,由斜坡下飞上来两个老者!
  一胖一瘦,年纪约在七旬出头,胖老者身材雄伟,浓眉环目,一脸横肉,白发散披双肩,背后斜插一柄宝剑,神态威武而野蛮,瘦老者一身皮包骨,残眉鹰鼻,尖嘴猴腮,身穿一袭肮脏破旧的蓝衫,颇像个落魄江湖的穷酸,一望而知都不是好东西!
  铁面阎罗靳正伦早先听到人语声时,本可带着卢仪南悄悄离开,但他为人正直,个性倔强,认为自己并无“逃走”的必要,因此听到人语声时,反将卢仪南放落下来。
  那胖瘦二老一见抱膝石上的靳正伦和卢仪南,神色一怔,胖老者接着别对瘦老者“嘻嘻”笑道:“应兄,如我老眼不花,这两位好像是同心盟礼聘的第四号和第八号金衣特使!”
  瘦老者目发奇光,干笑道:“正是,同心盟的十二金衣特使乃是当今武林十二位无敌高手,你我兄弟有缘识荆,应当礼拜!”
  说着,深深长揖下去。
  铁面阎罗靳正伦抱拳还礼道:“靳某已辞去金衣特使之职,朋友不必多礼!”
  胖老者两眼一眯,笑嘻嘻道:“脱下一身金衣,反过来做活剥人皮的勾当,这倒不错啊!”
  靳正伦目光一寒,冷声道:“阁下真是见识多广,一看就知有人在此活剥人皮——尊姓大名?”
  胖老者笑道:“要知老夫姓名,阁下请回忆三十年前的武林,大概就可想起老夫两人是谁了!”
  卢仪南脸色一变,脱口道:“啊!两位就是当年称霸武林的‘胖瘦双魔’井厉应玄?”
  瘦魔应玄笑道:“好记性,卢特使可是不良于行?”
  铁面阎罗靳正伦抢着答道:“他刚才走火入魔,不过不太严重,待会就可复原!”
  胖废井厉大笑道:“哈哈,奇闻!奇闻!两位一面打坐一面剥人皮么?”
  靳正伦怒道:“你亲眼看见我们在剥人皮?”
  胖魔井厉笑声一顿,面现讶笑道:“要不然,那是别人干的?”
  靳正伦道:“不错!”
  胖魔井厉笑问道:“告诉老夫,当今武林中,有谁生具如此惨毒心肠?”
  靳正伦道:“一个黑衣蒙面人!”
  胖魔井厉冷笑道:“就只这样么?”
  靳正伦点头道:“不错,就只这么!”
  胖魔井厉“嘿嘿”笑了一阵,转对瘦魔应玄说道:“应兄,过去我们的声名太坏,今番重出武林,理当给武林朋友一个好感!”
  瘦魔应玄怪笑道:“很好,井兄是否打算把这两人擒去同心盟治罪?”
  胖魔井厉笑道:“是啊,我要问问葛老儿,为何同心盟会有活剥人皮的金衣特使!”
  瘦魔应玄笑道:“这主意不错,井兄咱们上!”
  一声悠扬龙吟,双魔手上业已各握着一柄寒闪闪的宝剑,一左一右,慢慢向靳正伦逼去。
  靳正伦岸然挡立于卢仪南身前,神态略无惧色,他双目闪射着慑人的光芒,紧盯着双魔冷冷而笑道:“胖瘦双魔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可是每逢打斗却不愿联合出手,两位今番重出现武林,作风竟然完全改变,的确是令人惊奇!”
  瘦魔应玄一边游步欺近,一边挑动残眉怪笑道:“这是看得起你靳正伦,你害怕了么?”
  靳正伦冷笑道:“不,这使靳某想到了一个问题,我猜两位是要死的而不是要活的!”
  双魔好像没有听懂他的话,在“哈哈嘿嘿”的怪笑声中,突然一齐挥剑点出,分别向靳正伦身上“要命”部位攻了过去。
  这时候,如果有上了年纪的武林人在场,他一看就知,眼下这一仗,不出百招,靳正伦必将惨死于双魔的剑下!
  原来,胖瘦二魔看年纪虽仅七旬出头,其实两人的实际年龄都已在九旬以上,乃是当年与蓬莱仙翁葛怀侠及五绝神魔濮阳鸿飞同辈的有名人物,也是当年黑道上令人闻名丧胆的恶魔,两人纵横武林四十余年,恶迹罄竹难书,但由于武功稍逊于五绝神魔,因此臭名没有五绝神魔响亮,大约是在五绝神魔被迫归隐“韬光山庄”的前两年,他们二魔先一步为一不知名的武林怪杰所挫,含羞退出武林。但论武功,他们两人虽不及五绝神魔,却绝对不比当时武林号称十二无敌的十二金衣特使差,如今他们以二攻一,靳正伦还须分心保护卢仪南,如无奇迹出现,确是必死无疑了!
  但是,令人惊奇的是,铁面阎罗靳正伦对此情况不是不了解,然而他见双魔挥剑攻出,态度竟仍镇静如恒,只开口冷冷道:“两位最好别后悔!”
  胖瘦双魔的双剑已将点到他身上,闻言不由一怔,同时收回剑招问道:“小老儿,你说什么?”
  靳正伦沉声道:“双剑已沉没剑潭,两位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
  双魔面色大变,退步骇呼道:“好家伙,你——”
  靳正伦截口道:“一别二十多年,两位也许练就了某种奇学,不过两位应记得当年最后那一句话,请先考虑考虑再动手!”
  双魔神色异常激动,有惊有怒,眼睛阴晴不定的转动了好一阵,最后胖魔井厉以惊怒的声调问道:“当年你也在场?”
  靳正伦淡淡道:“假如我在场,刚才就不必问你们的姓名了!”
  瘦魔应玄尖叫道:“你小老儿必是听来的,否则你若是——”
  靳正伦面孔一沉,又截口道:“应玄你真多话!”
  瘦魔应玄不觉倒退一步,冷笑道:“你亮个架式出来,我们立刻走路!”
  靳正伦面现不耐之色道:“哼,看来两位已忘记当年那句话了!”
  胖魔井厉接口道:“我们没有忘记,我们希望不要受骗,靳特使——”
  靳正伦第三次截口道:“我说过我已经不是同心盟的金衣特使!”
  胖魔井厉连忙把话顿住,改口道:“靳朋友只要亮出那个架式,我们两人绝不敢为难!”
  靳正伦道:“霹雳三击不发则已,一发便须伤人,两位要看也可以,但须付出代价——”
  说到此,双足踩出“丁”字步,身子斜拧,左手上指苍穹,右手抬与肩平,掌背向外,肘对敌方,刹时便有击出之意!
  胖瘦双魔大惊失色,一声怪啸,双双仰身暴退,如矢投空,眨眼没入斜坡下的茫茫夜色中,急逃而去。
  这种意外的结果,把个武林中威名赫赫的流浪天使卢仪南看得傻了!
  靳正伦目送双魔身形消失,也不容卢仪南发问,一把将他搀起,纵身便走,沿着山腰往西飞奔二三里路,方在山边一处隐僻树林中把卢仪南放下来。
  他仰望树梢上的眉月,轻“吁”一声道:“夜已四更,如果那黑衣蒙面人说的不错,卢兄的穴道再过一个时辰就可解开了!”
  卢仪南道:“靳兄,刚才那回事,把小弟搞胡涂啦!”
  靳正伦微笑道:“卢兄心中必有许多疑问,是吧?”
  卢仪南道:“正是,所谓‘当年最后那句话’是什么?还有‘霹雳三击’又是什么玩意儿?竟使名震天下的‘胖瘦双魔’见而丧胆?”
  靳正伦道:“假如靳某不说,卢兄介意否?”
  卢仪南忙道:“当然不介意,靳兄有困难,不说就是了。”
  靳正伦道:“那么,此事略过不提,卢兄此次再度下庐山,不知负何使命?”
  卢仪南轻叹一声道:“那天俞立忠就刑后,武当快马报上同心盟,说那黑衫蒙面少年又在武当紫霄观出现,杀死了武当派的两位护法……”
  靳正伦面露愧色道:“这事靳某已知道,我们是杀错人了!”
  卢仪南道:“那黑衫蒙面少年行踪诡谲,忽东忽西,委实不好对付,小弟因觉长安万象镖局的总镖头‘一剑震武林卫涛’擅长处理一些无线索可寻的案子,因此向同心盟建议委托他捉拿黑衫蒙面少年,此次小弟便是奉命赴长安与卫涛接洽。”
  靳正伦笑道:“嘿,他能行么?”
  卢仪南道:“卫涛敢接的生意,他都能圆满完成!”
  靳正伦又苦笑了一下,目凝虚空,沉默不语,不知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事。
  卢仪南注望他半晌,慨然一叹道:“靳兄,小弟对你十分不了解!”
  靳正伦移目望他,笑问道:“你是指靳某辞掉金衣特使的事?”
  卢仪南道:“是的,那天靳兄突然请求亲手斩杀俞立忠,令人不解,后来又突然辞去金衣特使之职,更令人费解,靳兄可愿为小弟一道缘故?”
  靳正伦摇摇头道:“靳某能说的,那天已经说了!”
  卢仪南注目问道:“靳兄说做了一件违背良心的事,这话可真?”
  靳正伦点头叹道:“不错,卢兄请别再问下去了!”
  卢仪南困惑的喃喃道:“好吧,但不管怎样,靳兄的为人小弟信得过,小弟以为,目下武林中似乎有一批人正在蠢蠢欲动,他们打算先向我们十二金衣特使开刀,然后进占同心盟,这等企图是相当可怕的,如果他们没有能力对付我们十二金衣特使,似乎不敢这么做,因此站在武林安宁的意义上,靳兄的退出职责,未免令人气馁!”
  靳正伦皱皱眉道:“卢兄请不要再说下去如何?”
  卢仪南绝然不悦,强忍着道:“好,请恕小弟多嘴,靳兄今夜救了小弟一命,小弟万分感激,将来有机会,小弟绝不敢忘记报答,现在靳兄如有要事,但去不妨!”
  靳正伦缓缓道:“不,等你穴道解后,靳某再走!”
  卢仪南道:“这样小弟于心不安!”
  靳正伦道:“你心不安是你的事,靳某不等到你穴道解开,绝不走路!”
  卢仪南哭笑不得,只好把眼睛闭上,不再开口说话,靳正伦也不再开腔,他依靠树身坐着,闭目假寐……
  云走月移,时间在沉醉中慢慢流去,终于又一个时辰过去了。
  这时,天已将破晓,四野更见黑暗,就在第一声鸡啼由远处的农舍传来时,卢仪南发觉穴道已在慢慢的松解,不禁大喜道:“嘿,快要好了!”
  靳正伦睁眼一笑道:“卢兄下次见到盟主时,不妨向他请教,盟主博古通今,胸罗万有,也许他会知道这门点穴手法的出处。”
  卢仪南笑道:“假如靳兄不见怪,小弟还要向盟主请教‘霹雳三击’之由来!”
  靳正伦突然宏声大笑道:“哈哈哈,卢兄这样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真是不够朋友!”
  卢仪南感觉手脚已能活动自如,于是霍然跃起,拱手笑道:“小弟只是好奇,并非对靳兄的师门有所怀疑!”
  靳正伦跟着起立抱拳道:“反正靳某无法阻止你一一卢兄,你我后会有期!”
  卢仪南见他要走,忙长揖相送,一面问道:“靳兄今后何去何从?”
  靳正伦笑道:“靳某虽不当金衣特使,但也不会为害武林,卢兄放心好了!”
  语毕,抱拳一拱,纵身而起,飞上树梢,一幌而没!

相关热词搜索:千乘万骑一剑香

上一篇:第五章 快刀如风铸大错

下一篇:第七章 剑客英风天使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