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狂妖双煞护镖行
2022-05-02 10:26:57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那是两个白发老人,瞧年纪都在九十以上,一个穿黄袍一个穿青衫,黄袍老人长发披肩,浓眉圆目,一脸高傲之色;青衫老人头戴一顶破旧的文士帽,细眉鼠眼,有一张荫阳怪气的脸孔,两人并肩挡立在黑夜下的官道上,有如两尊恶煞神,乍见之下,令人扁之寒毛竖立!
  这两个老人,俞立忠和赶山鞭凌长风都不认识,因此两人都在心里这样想:哼,又是劫镖的来了?
  赶山鞭凌长风是总镖头,有事必须先出面,当下朝那两个老人抱拳道:“在下顺风镖局凌长风,请问两位老人家贵姓大名?何故挡道?”
  黄袍老人仰脸望天,冷漠不语,青衫老人耸肩笑了笑,道:“借问一声,你们这趟镖保的可是银子?”
  他的嗓音尖锐刺耳,跟他的面孔一样充满阴阳怪气!
  赶山鞭凌长风情知对方来意不善,暗忖隐瞒徒惹耻笑,乃点头道:“不错,两位有何指教?”
  青衫老人不答,又问道:“是不是从汉阳武昌来的?”
  赶山鞭凌长风又缚头道:“正是!”
  青衫老人面上露出一丝喜悦,再问道:“物主呢?”
  赶山鞭凌长风避不作答,笑笑道:“抱歉,敝局对物主也有保护之责!”
  青衫老人忽然发出一阵“桀桀”怪笑,然后注目又问道:“他在镖车后面,是么?”
  赶山鞭凌长风道:“两位请先说明来意,在下才好答覆!”
  青衫老人不理睐,转对黄袍老人笑道:“龚老,你嗓门大,把他喊过来吧!”
  姓龚的黄袍老人轻“唔”一声,张开大口宏声道:“左丘老儿,你过来!”
  声如虎吼,震得众人耳鼓“嗡嗡”作响!
  很快的,后面响起一声遏云长啸,尾音尚在空中缭绕,一条人影已从天而降,飞落于那两个老人跟前。
  来者正是武狐左丘龙!
  紧接着,又降落两个人,那是云天流,牟占春二总管!
  赶山鞭凌长风和俞立忠同时发出“啊啊”的惊诧声,这是表示“大感意外”的一种做作。
  武狐左丘龙脚一着地,立刻向那两个老人发问道:“两位因何来到这里?”
  青衫老人挤眉弄眼笑道:“奉命劫镖来的!”
  武狐左丘龙笑骂道:“扯你娘的蛋,到底是做甚么的啊?”
  姓龚黄袍老人开声道:“左丘老儿,十二武曲星中,你跟哪一个最要好?”
  武狐左丘龙神色一怔道:“你问这干么?”
  姓龚的黄袍老人道:“你这老狐蛮总是喜欢先问理由,老夫要是没有道理,还问你做甚么!”
  武狐左丘龙笑道:“老实说我和武曲星都没有感情,不过其中的‘武彦温文坡’当年曾帮了我一个小忙,所以我只跟他一人还没撕破脸!”
  姓龚的黄袍老人道:“原来如此,难怪‘老山主’要派你去找‘武彦温文坡’!”
  武狐左丘龙讶然道:“老山主要老夫去找‘武彦温文坡’干么?”
  姓龚的黄袍老人“嘿嘿”冷笑道:“你看,又在问理由,你怕老夫不告诉你是不是?”
  武狐左丘龙强笑道:“龚老何不快说?”
  姓龚的黄袍老人道:“老山听说十二武曲星也有复出之势,他要你去劝劝‘武彦温文坡’,若是不听,就把他吃饭的家伙带回总坛!”
  武狐左丘龙面色一懔道:“嘿,老山主以为‘武彦温文坡’很好对付么?”
  姓龚的黄袍老人道:“咱们十二武煞星中,只有你和温文坡有交情,所以老山主认为由你去最适合!”
  武狐左丘龙道:“温文坡已不知隐迹于何处,到哪里去找他呢?”
  姓龚的黄袍老人道:“老山主已得千真万确的消息,温文坡现正隐居于莫干山的剑池附近,你去时大概不难找到!”
  武狐左丘龙沉吟道:“温文坡为人正直,可以欺之以其方,但万一失败呢?”
  姓龚的黄袍老人笑道:“这你放心,老山主并未限令你非成功不可!”
  武狐左丘龙点点头,转问道:“老山主可是请两位来接皆老夫的任务?”
  姓龚的黄袍老人道:“正是,你这老狐狸又要说甚么刻薄话?”
  武狐左丘龙微微一笑道:“岂敢,老夫只是觉得意外,区区一百多万两银子,还劳动两位一齐来,未免太大材小用了!”
  姓龚的黄袍老人哈哈大笑道:“一百多万两银子虽不是一个大数目,但却前万丢不得,你不怕有人劫镖么?”
  武狐左丘龙笑道:“昨天在九姑岭,曾有人现身劫镖!”
  姓龚的黄袍老人干笑道:“假如对方是俞立忠,你老儿此刻恐怕不会这么安稳吧!”
  武狐左丘龙面色微变道:“哦,俞立忠要来劫镖?”
  姓龚的黄袍老人道:“数日前,俞立忠随蓬莱仙翁葛怀侠押解艾东村欲去鄱阳湖交换俘虏,不料下山未几,俞立忠忽然在途中神秘失踪,那小子武功虽不怎样惊人,可是他机智百出,令人莫测高深,听说他‘失踪’的地点距此不远,所以说句耸人听闻的话,说不定他此刻正混在这镖车中呢!”
  武狐左丘龙面色又是一变,不觉回头深注赶山鞭凌长风,面泛冷笑道:“凌镖头,你下马,老夫为你引见引见!”
  赶山鞭凌长风赶忙翻身下马,抱拳道:“在下有眼不识泰山,一直不知您老竟是左丘老前辈,失敬之至!”
  武狐左丘龙阴沉一笑,举手一指姓龚的黄袍老人说道:“这位是我们十二武煞星中的‘武狂龚一夫’——”
  接着又指青衫老人说道:“这位是‘武妖巫马明’!”
  赶山鞭凌长风露出不胜惊骇之色,分向他们抱拳为礼,诚慌诚恐地道:“在下有缘得见三位绝世高人,真是三生修来的福气,望三位老前辈多多指教!”
  武狐左丘龙道:“老实回答,你这镖车队里面,有没有混入一个名叫‘俞立忠’的少年?”
  赶山鞭凌长风故作惶然道:“老前辈所说的‘俞立忠’,可是黄山派故掌门人俞云阳的儿子?”
  武狐左丘龙目露锐芒道:“不错,有没有?”
  赶山鞭凌长风忙的摇头道:“没有!没有!在下与俞立忠根本从未谋面,此次召来的这些伙计也都是世居汉阳的人,左丘老前辈若不放心,不妨逐个问问!”
  武狐左丘龙也不大相信俞立忠会“未卜先知”而混入镖局冒充伙计,当下正容又道:“听我说,你大概知道我们十二武煞星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人物,但这一次你只要好好把这趟镖保送到舒数,我们照数给酬劳,要是出了差错,那么你们这些人就永远回不了汉阳了!”
  赶山鞭凌长风连声道:“是是,左丘老前辈放心,在下不敢稍有疏忽!”
  说完转,对俞立忠一挥手道:“表弟,我们一道去吧!”
  他又嘱咐铁沙掌游承祖看守镖车,然后便与俞立忠朝城中北大街走来。
  这还是清晨时蛇街上有大半店铺尚未开门,两人走了数十步,赶山鞭凌长风回头见距离停放镖车的地点已远,便开口笑道:“俞公子,你看这两个老魔头在搞甚么鬼把戏?”
  俞立忠道:“只有两个理由,一是他们的总坛已搬了家,一是他们见财起意,想把一百多万两银子占为己有!”
  赶山鞭凌长风道:“恐怕不是这样,如是他们的总坛搬了家,照理他们应该通知武狐左丘龙一声才对,至于说见财起意,以他们两人的身份,应不有出此吧?”
  俞立忠微笑道:“武狐左丘龙的身份也跟他们一样高,但他却向牟占春敲了一笔六十万两银子的竹杠!”
  赶山鞭凌长风笑道:“敲竹杠另当别论,这一笔银子是他们老山主的,他们敢动么?”
  俞立忠点点头道:“你说得不错,但除了这个理由外,已没有别的理由可以解释了!”
  赶山鞭凌长风也想不通道理,便转问道:“如今我们打算怎么办?”
  俞立忠道:“镍银改用马车装运,行动更方便,今天晚上,我们照你的计策行事!”
  赶山鞭凌长风道:“我猜他们大概要过江,如果没有猜错,今晚停宿的地点最好是在水七里,那地方地势复杂,容易走脱!”
  俞立忠道:“但愿如此,你看那边有一家马车行,我们过去看看。”
  很顺利的,他们雇到了八辆马车。
  当马车开到停放镖车的地点时,刚好半个时辰已到,镖局的伙计们都已回来,他们一听要改用马车装运,自然高兴,当即动手把镖车上的银子装上马车。
  不消顿饭工夫,马车队在武狂龚一夫的指挥下驶向城外,赶山鞭凌长风猜得不错,他们正是要过江!
  出得怀宁康济门,迎面便是长江,赶山鞭凌长风找了一个僻静地点,将十五辆镖车焚毁,这才领着车队来到渡头上。
  十五辆马车,由三艘大货船分两次载送,一个时辰后,全体人马在大渡口上岸。
  赶山鞭凌长风趋至武狂龚一夫面前请示道:“请问龚老前辈,下一站是哪地方?”
  武狂龚一夫道:“水七里!”
  水七里?
  这不是“正中下怀”么?
  赶山鞭凌长风不禁暗暗高兴,乃乘机问道:“再请问龚老,今晚是不是要在水七里投宿?”
  武狂龚一夫颔首道:“不错,老夫记得那地方有一家‘水云关古栈’设备还好,就在那家古栈过夜好了!”
  赶山鞭凌长风含笑道:“水云关古栈兼营菜馆,他们的一味‘菜花甲鱼’名闻遐迩,龚老想必曾经尝过?”
  武狂龚一夫嘿嘿笑道:“老夫正是想去吃水云关的菜花甲鱼!”
  赶山鞭凌长风恭牌道:“能否赏光,给在下一次孝敬的机会?”
  武狂龚一夫笑道:“好吧,不过你以后可不能逢人便吹嘘曾和老夫同桌吃酒,低了老夫的名头!”
  赶山鞭凌长风忙道:“不敢!不敢!”
  “时候不早,你快吩咐上路吧!”
  “是!”
  入夜时分,车队来到水七里!
  水七里是个有名的镇甸,风景幽美,四周土坡起伏,小河纵横,树木扶疏,是一处避暑名胜。
  镇上的“水云关古栈”,设备虽无大城市的富丽堂皇,却有大城市客栈所没有的优雅宁静,因此常有许多建官富绅到此静养。
  顺风镖局的十五辆马车在“水云关古栈”门口停下时,平静的“水云关”顿时热闹起来了。
  通常每一家客栈都设有供给客人停放车马的广场,水云关古栈的停车场就在附设菜馆的隔壁,场地相当宽阔,十五朝马车在一名伙计的指挥下,鱼贯驶入广场停放。
  赶山鞭凌长风为众人开好房间,接着吩咐菜馆准备四桌酒菜,其中一桌还特别与跑堂商量了一番,那是准备用来招待武狂武妖及牟云二总管的。
  办完这两件事,赶山鞭凌长风当着武狂武妖及牟云二总管面前将三十名伙计分成二批,要他们轮番看守镖银,一个时辰换班一次。
  武狂龚一夫看了,笑笑道:“这地方很安静,大概不会发生事故,凌镖头不必如此郑重,只派两三个去看守就够了!”
  赶山鞭凌长风摇头笑道:“不成,一百多万两银子不是一个小数目,在下赔不起,不能不提防万一!”
  武狂龚一夫对他的谨慎当然不会反对,当下转对武妖巫马明笑道:“走,咱们进去洗个澡!”
  半个时辰后,赶山鞭凌长风,铁沙掌游承祖及俞立忠三人陪同武狂武妖及牟云二总管登上水云关二楼菜馆来了。
  四桌酒菜,其中的三桌是十五名镖局伙计和十五名马夫,他们在赶山鞭凌长风等七人落座之后,也跟着纷纷坐下,准备冲锋陷阵。
  赶山鞭凌长风首先端起酒杯,含笑起立,向隔桌的十五名伙计说道:“诸位兄弟,我们顺风镖局创业至今十多年,保镖不下千次之多,只有这一次心情最轻松,其原因想必诸位都明白,前天在九姑岭,红家九姊妹的部下折了数十个,那时我们都以为是有武林高人路过该地而暗中出手帮忙,后来方知那是左丘老前辈的杰作,而今我们又有龚老前辈和巫马老前辈的随行保护,这等于给我们两颗定心丸,我们这趟镖可以断言是万无一失了,这是我们的运气,也是我们最感光荣的事,所以我们应该以最恭敬之心敬龚老前辈和巫马老前辈一杯!”
  于是,众人一齐举杯起立,对着武狂龚一夫饮下了第一杯酒。
  武狂武妖是何等人物,他们并不因凌长风的奉承而沾沾自喜,相反的,却有点怪凌长风不该在公众场所大事宣扬,不过,所谓礼多人不怪,他们到底也没有把不满形诸脸上,只是很冷静的把第一杯酒饮下。
  之后,四桌人开始杯觥交错,筷子翻飞……
  酒过三巡,菜上五味,赶山鞭凌长风忽又起立,朝武狂龚一夫拱手笑道:“龚老前辈,在下有个非常冒昧的请求,不知龚老前辈肯不肯答应?”
  武狂龚一夫笑道:“你说说看!”
  赶山鞭凌长风道:“在下嗜武成性,不幸未遇名师,因此落到只当个庸碌镖师,一向想都不敢想会有拜识两位老前辈的一天,此番很荣幸为两位老前辈效劳,欣喜之余,很想请两位老前辈即席一展绝学,让在下一开眼界!”
  武狂龚一夫浓眉一扬,耸耸肩道:“老夫只道这桌酒席可以白吃,敢情还是有代价的!”
  赶山鞭凌长风连连拱手陪笑道:“抱歉,在下确是衷心仰慕两位老前辈,故斗胆提出这个要求,龚老前辈既是这样想,那就作罢了。”
  武狂龚一夫转对武妖巫马明问道:“老友,有兴趣露一手么?”
  武妖巫马明淡淡一笑道:“只要你不怕惊世骇俗,老夫奉陪就是!”
  武狂龚一夫笑道:“你花样比我多,由你先玩如何?”
  武妖巫马明摸摸卜巴,慢吞吞地道:“也好,叫人去取几炷香来!”
  赶山鞭凌长风立刻派人去取香,不久香已取到,武妖巫马明把香接去,点燃了三炷,插在地板上,距离五尺,成一个“品”字形。
  然后,他回到自己的座位,闷声不响的继续吃喝起来。
  众人不知他葫芦里卖的甚么药,不由纷纷放下杯筷,望着那三炷香发呆,继而窃窃私议。
  香,慢慢燃烧着,约莫一盏热茶之后,每炷香已烧了一寸多长,由于堂内无风,那一寸多长的香灰仍竖立在香头上。
  就在这时,武妖巫马明放下手中筷子,由座上缓缓起立,就地身形一旋,飘然飞上其中一炷香上,单足立定,巍然不动。
  而那烧过了一寸多香灰,像似“毫无所觉”一般,并未折断或崩塌了一点儿!
  武妖巫马明身躯维然不大,也有百斤出头,以这样一副重量,竟能站在“弱不禁风”的香灰上,这等出神入化的轻功造诣,若非大家亲眼目睹,其谁肯信?
  “好!”
  “要得!”
  “我的天呀!”
  一片喝辨和惊叹声,顿时在水云关的酒楼上爆开来!
  但是,还不止此呢!
  就在热烈的喝彩声中,蓦见武妖巫马明身形又是一旋,身如一缕轻烟飘升而起,降落于第二炷香的香灰上,仍像刚才一样,香灰分毫无伤!
  接着,又以同样身法飘落第三炷的香灰上!
  然后,他开始飞快的在三炷香上跑起来,越跑越快,到后来只见到一条人影在三炷香上飞舞,不停的飞舞!
  掌声,喝辨声如雷响动!

相关热词搜索:千乘万骑一剑香

下一篇:第二十七章 剑风嘶嘶退强敌
上一篇:
第二十五章 风流特使为媒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