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小心翼翼探隐秘
2022-05-02 16:59:57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月二十四日,司空英拖着一条伤腿,一拐一拐的回到了巢湖!
  这是将近中午的时候,他走到湖边停泊渔船之处,似已力不能支,突然一跤跌倒地上!
  正在船上的几个渔人一见大惊,急忙跳上岸,趋前将他扶起,急问道:“少庄主怎么了?”
  司空英闭目歇息片刻,然后开口缓缓道:“怎么了,你们都瞎了眼是不是?”
  那几个渔夫神色一紧,忙道:“是是,少庄主伤了腿,少庄主伤了腿……”
  司空英骂道:“别噜苏,快带我回去!”
  那几个渔夫齐声应是,合力将他抬上一艘渔船,登时开船向湖中驶去。
  原来,巢湖中的渔船,没有一艘不是老山主的,而所有的渔夫也都是老山主的喽啰,他们的“渔船”用来打渔的时间很少,实际上只是用来掩饰身分,说得明白一点,他们是一群负责“把风”的喽啰!
  司空英静静躺在渔船上,一会之后,忽然睁眼向守立于身边的一名喽啰问道:“这几天,有没有发生事故?”
  那喽啰躬身答道:“没有,一切平静!”
  司空英又问道:“左丘老前辈回来了没有?”
  喽啰道:“回来了,左丘老前辈还带着一个姑娘回来,但小的不知那姑娘是谁……”
  司空英轻嗯一声道:“有没有一个叫‘火琉岛主聂卫公’的人进入我们总坛?”
  那喽啰道:“有的,他是在武狂武毒两位老前辈的陪同下进入我们总坛的。”
  司空英道:“艾姑娘呢?”
  那喽啰一怔道:“艾姑娘怎样?”
  司空英道:“艾姑娘在不在总坛?”
  那喽啰忙道:“在!在!艾姑娘自从两月前返回总坛后,就没有再出去了!”
  司空英又轻“嗯”一声,闭上眼睛,没有再发问。
  顿饭工夫之后,渔船靠上了湖中的姥山!司空英在两名喽啰的扶持下离船上岸,登上通往山顶的一道石级。
  石级曲折迂回,错综杂陈,身入其中,如入迷阵!
  好在两名喽啰都不会迷路,又过了顿饭工夫,他们终于把司空英扶上山顶!
  山顶上,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座规模宏大而气势巍峨的石堡!
  堡外是一溜石墙,高约寻丈,大门上有一座门楼,形式有若城门,一眼望去,堡中石屋林立,中央雄立着一座钟楼,高达九丈,势如一柱擎天!
  司空英目注石堡,长叹一声道:“咳,终于活着回来了!”
  那两名喽啰扶着他向堡门走去,其中一个忍不住开口问道:“少庄主是怎么受伤的?”
  司空英摇摇头道:“你别管,扶我到白虎堂去吧!”
  两名喽啰不敢再发问,扶着他走过堡门,向钟楼前的一座高大石屋走去。
  那就是白虎堂,从外表看,它只是一间巨大的石屋,而里面的布置,却是美仑美奂,精致绝伦!
  司空英“回来”得正是时候,因为此刻的白虎堂,正满满坐了一厅的人!
  那位蒙着脸孔的老山主坐在一张长方桌的上位,两旁端坐着十一位武煞星和艾家四兄弟,只不见火琉岛主聂卫公在座。
  他们似乎正在讨论某项机密事,一见两名喽啰扶着司空英走进来,霎时静了下来。
  艾东村由座上站起,惊问道:“英儿,怎么一回事?”
  司空英苦然一笑,一拐一拐的走到厅边一张檀木椅坐下,长长透了一口气,这才开口道:“弟子中了俞立忠的诡计,那九连山根本没有甚么白骨神君!”
  老山主听得目光一凝,沉声道:“没有白骨神君?”
  司空英道:“是的,那个‘白骨神君’其实就是俞立忠!”
  老山主诧异道:“但刘三江的飞鸽报告并不假,怎会一变而为俞立忠呢?”
  司空英顾左右问道:“刘三江有没有回来?”
  老山主转对艾东村问道:“有没有?”
  艾东村答道:“没有,自上次发回那封报告后就没有消息了!”
  老山主一唔,回望司空英问道:“你认为刘三江背叛本帮了?”
  司空英摇头道:“不,事情可能是这样的:两月前俞立忠奉命下山办事,刘三江发现后即予跟踪,不幸为俞立忠发觉而遭其捕获,大概俞立忠见他身边带有信鸽,就迫他写了那封信,俞立忠的目的在诱弟子,前往九连山,以便杀害弟子,还好弟子警觉得快,没有遭其毒手,但在和他拼斗时,左腿挨了他一剑……”
  老山主凝目问道:“后来你是怎么逃脱的?”
  司空英答道:“弟子自知不敌,不敢恋战,就逃入山中树林,跟他捉了半天的迷藏,他没找到弟子,以为弟子已经逃下山,后来就走了,弟子又在山中躲了两天才下来,因为忘了带刀伤药,所以伤口尚未痊愈……”
  老山主点点头,转对艾东村吩咐道:“东村,立刻派人下山,把刘三江的首级带回来!”
  艾东村恭应一声,起身离座而去。
  老山主再对司空英道:“回你房中休息吧!”
  司空英应了一声“是。”手扶椅子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艾北村问道:“走得动么?”
  司空英见那两名喽啰已离去,只得点头道:“还可以……”
  说着,一拐一拐的走出白虎堂。
  这个司空英,正是俞立忠化装的,他走出了白虎堂,举目四顾,暗忖道:“要命,我的房间在哪里呀?”
  不过,他虽然不知道“自己”的房间在何处,却不敢在白虎堂外呆立,当下移步向右边走去。
  三个多月前,他被武怪褚一民蒙住眼睛带上白虎堂,然后又被带往一间很大的地下室……那时,他虽然被蒙住眼睛,却仍记得定向地下室的路径,现在,他不由自主的向那地下室走去。向右拐,走了十几步,再向右拐,走了八十几步!对,差不多是这里了!
  举目一望,俞立忠不禁为之一楞!
  原来,他走到的地方,竟是一片花园的一座凉亭之前!
  乖乖,这里那有地下室的“形迹”呀?
  俞立忠正感迷茫,忽有一名喽啰由花园外经过,当即向他招手道:“你过来!”
  那喽啰一见是少庄主在呼唤,哪敢怠慢,连忙走过来施礼问道:“少庄主有何差遣?”
  俞立忠含笑问道:“你懂不懂得开开地下室的门?”
  那喽啰恭声应道:“懂得,少庄主要入去地下室么?”
  俞立忠点了点头。
  那喽啰立即走近凉亭,俯身双手按上亭阶,向前推去。
  那座凉亭,连同亭阶,慢慢向前滑开!
  俞立忠心中大喜,忙道:“不,拉回来!”
  那喽啰神色一怔,停手问道:“拉回来?”
  俞立忠点头道:“嗯,我不想下去了。”
  他根本无意下去,因为这是大白天,那火琉岛主聂卫公的孙女即使被关禁在地下室中,他也无法在白天将她救出,既然不能将她救出,那又何必冒险下去呢?
  那喽啰听了他的话,虽觉奇怪,却无怀疑,当下将凉亭拉回原处,躬身问道:“少庄主还有何差遣么?”
  俞立忠伸出右手道:“扶我回房中去!”
  那喽啰连忙走到他身绕,把自己的肩头让他搭着,左手绕揽着他腰部,举步往白虎堂后面的一座石屋走去。
  俞立忠边走边问道:“你见过那位火琉岛主聂卫公没有?”
  那喽啰答道:“见过,刚来那天,他几乎要和老山主动手,后来还是老山主威胁要杀他孙女,他才不敢再撒野。”
  俞立忠道:“他武功和同心盟主葛怀侠一样高;若不控制住他孙女,他是不肯服从的!”
  那喽啰道:“他和十二武煞星比起来,不知胜负如何?”
  俞立忠道:“一对一,除了我们老山主外,其余十一人绝非其敌!”
  那喽啰道:“好厉害!好厉害!”
  俞立忠道:“你可知他现在人在何处?”
  那喽啰道:“不知道,小的没听说过……”说到这里,刚好已走到石屋门口。
  那喽啰走到石屋门口便停住脚步,不敢走进去,俞立忠正要他带自己到“自己”房中去,见他裹足不前,不禁诧异道:“怎么不进去?”
  那喽啰窘笑道:“小的可以进去么?”
  俞立忠道:“可以,走吧!”
  那喽啰神色一喜,立即扶着他走进石屋。
  俞立忠发现他面有喜色,暗感奇怪,待得走进石屋一看,见是一间布置精美的小客厅,此外并无奇特之处,心中更加不解,暗忖道:“奇了,这间石屋并无任何‘可观’之处,为何这名喽啰听说可以进来,就高兴得喜形于色了?”
  再举目四顾,他突然地心头一震,吃惊起来了!
  原来,石屋内就只这么一间小客厅,没有别的房间!
  嘿,难道说,司空英的卧房就是这间小客厅?
  不,这间小客厅一定另有天地,说不定司空英的卧房就在这间小客厅的地下!
  这可糟了,这名喽啰显然不知道“机关”之所在,及启开之方法,他如何能够带自己到“房中”去呢?
  反过来说,自己现在是少庄主司空英,如果不知道如何进入“自己”的房中,岂不马上要露出尾巴来了?
  想到这里,俞立忠立刻做了决定,一指厅上一张椅子说道:“扶我到椅子上去!”
  那喽啰讶然道:“少庄主不下去?”
  俞立忠摇头道:“不,我要等一会……”
  那喽啰扶他坐下,问道:“少庄主要等谁?”
  俞立忠道:“你别管,出去吧!”
  那喽啰面露失望之色,却不敢说甚么,施礼退出客厅而去。
  俞立忠举目打量厅壁上的几幅书法,由于曾经见过老山主的笔迹,因此一看就知那些书法都是老山主的杰作,心中不禁暗暗称奇,钮:“那位已故的‘五绝神魔濮阳鸿飞’以‘琴、棋、书、武、色’而称五绝,不想这位取‘武魔’之位而代之的老山主,在文事方面也有如此惊人的造诣,但不知他除了武功和书法之外,还有甚么别的玩艺儿?”
  不过,俞立忠现在没有心情欣赏老山主的杰作,他的注意力所以集中在那几幅书法上乃是因为他断定“机关”的开关必是在那几幅书法的后面!
  他起身走去厅内,探头向外面张望一眼,见没有人走过来,当即一个箭步跳到一幅书法之前,将它掀开一看,见壁上光溜溜的,并无暗门的痕迹,于是再跳到第二幅书法之前……
  出乎他意料之外,那几幅书法后面的壁上,均无暗门或机钮的设置!
  而当他看完最后一幅书法,正要把它放落之际,蓦地厅门口响起了一个娇嫩的嗓音:“咦,少庄主回来了?”
  俞立忠猛吃一惊,回头一看,见是一个丫鬟手捧一只花瓶走进厅来,这才暗暗透了一口气,点首答道:“嗯,回来了!”
  那丫鬟冷眸道:“少庄主翻那些东西干么?”
  俞立忠移步一拐一拐向她走去,一面答道:“找一只蟑螂!”
  那丫鬟惊讶道:“蟑螂?”
  俞立忠道:“正是,我刚刚走进来时,看见一只蟑螂在啃书联……”
  那丫鬟见他不良于行,又凝眸问道:“少庄主的脚怎么了?”
  俞立忠道:“受伤,被俞立忠那小子砍了一剑——喂,你扶我下去好么?”
  那丫鬟应了一声是,忽然纵身跳起,伸手一拉悬挂在厅上的一盏八角琉璃灯,松手落地时,她站立的地面,一大块石板已在慢慢下沉!
  俞立忠想都没想到开关设在那盏琉璃灯上,暗叫一声惭愧,当即一脚踏落那块下沉的石板,跟着丫鬟往地下慢慢降去。
  石板下沉两丈便告停止,那丫鬟扶着俞立忠走出石板后,石板便自动升了上去!
  现在,俞立忠置身于一个与地面上完全不同的世界了!
  眼前,是一条宽敞而明亮的地下道,上下左右全嵌着美丽的大理石,地道壁上挂着一排整齐而精美的圆形小琉璃灯,一眼望去,煞是瑰丽壮观!
  俞立忠恍如置身于水晶宫中,心中惊奇不置,暗叫道:“天啊,原来我的房间竟是这么漂亮!”
  那丫鬟扶着他向地道内走去,嘴里“吃吃”脆笑道:“昨天牡丹姊还在想念你少庄主,如今少庄主受伤回来,牡丹姊见了不知要多伤心呢!”
  俞立忠听得心头一跳,忖道:“牡丹姊?谁是牡丹姊?我的天,莫非司空英已经娶了妻室?不!不!如果她是司空英的妻子,这丫鬟必不敢直呼她的名字!那么,所谓‘牡丹姊’,到底是甚么样的一个女人?她与司空英是甚么关系?此刻不在‘我’的房中?”
  他越想越着急,他怕那个“牡丹姊”如与司空英有肌肤之亲,则自己只怕很难混过去了。
  那丫鬟见他一脸痴痴呆呆的,不禁吃吃笑道:“少庄主,您在想甚么?”
  俞立忠豁然一哦,忙道:“没甚么,哦哦,你说牡丹姊怎样?”
  那丫鬟笑道:“婢子是说,牡丹姊天天想念您,眼巴巴等着您回来,如今看见您腿上受了伤,一定会很伤心!”
  俞立忠假作失笑道:“哈,那怎么会?我的腿伤其实也不大严重,敷药后,过几天就会好了。”
  那丫鬟挤眼一笑道:“但牡丹姊是不可一夜无之的,她能有耐性等候么?”
  俞立忠心中暗惊,嘴里却发笑道:“没有耐性也只好请她等几天,难不成还要我负伤上阵?”
  那丫鬟笑道:“少庄主不是曾向牡丹姊表示过,愿为牡丹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么?”
  俞立忠笑道:“说是那么说,可是我现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呀!”
  说话间,不觉已到地道尽头。一道活动门在他们走近时,自动向左右分开,而在他们进入之后,又自动阖闭起来。
  于是,俞立忠真正来到“水晶宫”了!
  视线所及,到处银光灿烂,如迷似幻,如临太虚幻境!
  真的,呈现在俞立忠眼前的是一间无法形容的大房间,它的布置除了穷奢极侈之外,还有一种东西是俞立忠未曾见过的——
  那是一种类似铜镜的东西,但效能比铜镜更胜百倍,照出来的景物和真实的景物完全一样!
  整个房间,都装置着这种东西,尤其是摆在四下的几堵可以折叠的“镜屏风”,更使俞立忠大感惊奇!
  因为,他一脚踏入房间时,就发现有几十个“自己”迎面走过来!
  俞立忠一惊,不觉脱口惊“啊!”了一声!
  那丫鬟愕然道:“怎么了?”
  俞立忠忙道:“没有甚么,伤口忽然痛了一下。”
  一语刚毕,房中蓦地传来一片银铃般的娇笑!
  随着娇笑声,对面的“镜屏风”倏然映现出几十个美女来了!

相关热词搜索:千乘万骑一剑香

下一篇:第四十四章 狼虎满地如无物
上一篇:
第四十二章 客中应知江湖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