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特使施计骗魔王
2022-05-02 17:06:31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老山主的推测没有错,半个时辰后,司空英果然发现火琉岛主聂卫公赶到开封来了!他手上提着一个包袱,混在一群行人中,低头默默走着,但不时回头张望,似在注意身后有无人追过来。
  司空英遵从老山主的嘱咐,没有去理他,只顾自己注意着他身后道上的情况。果然,不久之后,五个厉害人物在道上出现了!
  他们正是武翁房玄龄、武英皇甫奇、武杰黎中天、武侠颜正、武棍甘露民!五人随在一辆马车后面,脚下暗施缩地术,默默前进。
  看情形,他们已知火琉岛主聂卫公在前面道上,其所以不追上去动手,显系要利用他一并找到老山主的藏匿处!
  司空英看看他们已即将由自己面前奔过,急忙由怀中掏出一物,喝了一声:“照打!”抖手打了出去!他打出暗器后,看也不敢多看一眼,转身急急窜入草丛里去。
  这时夜色已浓,荒野一片漆黑,他利用草丛掩蔽身形,绕道往城中疾奔回来。
  也许那枚暗器已达到“阻挠”的目的,他回到城中时,武翁、武英、武杰、武侠、武棍五人尚未见入城。
  司空英急急忙忙回到百花阁,进入地下室时,正见火琉岛主聂卫公在老山主及武狂、武毒面前动手解开那只包袱,死他身边还站着何恭山,他显然是将火琉岛主聂卫公引入百花阁之人。
  老山主抬头看了司空英一眼,没有发问,因为这时火琉岛主聂卫公已将那只包袱解开了!
  包袱中是个正方形的小木箱,揭开木箱盖质,一股难闻的腐臭味便散发了出来!
  那是一颗人头,由于已隔了十多天,头发和胡须业已脱落,眼睛和脸肉有虫在钻出钻入,除了由银白的发须尚可看出他是个老人外,已没有一点蓬莱仙翁葛怀侠的样子!
  老山主仍仔细把人头端详了一会,抬头向火琉岛主曲卫公“嘿嘿”笑道:“聂岛主,这颗人头当真是蓬莱仙翁葛怀侠的么?”
  火琉岛主聂卫公神色一愕,继而发怒道:“要不然,难道是假的?”
  老山主阴笑道:“本山主觉得这人头不大像葛怀侠……”
  火琉岛主聂卫公霍然站起,瞋目厉声道:“胡说!你要老夫把葛怀侠的头颅带来,老夫就把葛怀侠带来,你片还想故意刁难,老夫就跟你拼了!”
  老山主镇静的笑了笑,抬头问道:“这颗人头已腐烂得面目全非,你要本山主如何相信他就是葛怀侠?”
  火琉岛主曲卫公冷哼一声道:“就因人头腐烂,你便不相信这是葛怀侠的头颅?”
  老山主笑道:“并非完全不相信,而是有一点怀疑,在本山主尚未确定这颗人头就是葛怀侠的头颅之前,本山主无法将令孙女交还!”
  火琉岛主聂卫公气得额上青筋暴现,怒吼道:“直娘贼,你要怎样才肯相信!”
  老山主缓缓道:“等几天,等本山主证实葛怀侠确已死亡时,聂岛主才能带着令孙女离开此地!”
  火琉岛主赫卫公怒道:“不行,老夫现在就要孙女!”
  老山主笑道:“假如你聂岛主自认没有欺骗本山主,在此停留几天又何妨?”
  火琉岛主聂卫公道:“老夫不愿孙女继续受苦!”
  老山主道:“请放心,令孙女一点也没有受苦!”
  火琉岛主聂卫公恨得牙痒痒道:“在姥山总坛,你并未声明得了葛怀侠的头颅后,还要老夫等候几天,如今却又提出这个条件不觉得太无赖么?”
  老山主目光一寒,冷声道:“聂岛主用字请客气一点,这里还不是你耀武扬威的地方!”
  火琉岛主桥卫公沉脸不语,双目射出慑人心魄的锐芒,有跃跃欲试之意。一旁的武狂龚一夫看在眼里,轻“咳”一声,以威胁的口吻笑道:“聂岛主请三思,山主要你等候几天,这要求并不为过,再说你带来这颗人头果是葛怀侠的,想必同心盟正在如火如荼的四出追捕你,你暂时在此避避风头岂不更佳?”
  火琉岛主聂卫公仍不说话,但神色已缓和了不少,似觉对方说得有理,而有意留下来了。
  老山主转望站在身边的司空英道:“英儿,师祖教你去城外守望,看有无敌人跟踪聂岛主而来,你怎么不听?”
  司空英躬身答道:“弟子已发现有敌,故特赶来禀报师祖!”
  老山主浑身一震,急问道:“敌人是谁?一共有几个?”
  司空英道:“五个。武翁、武英、武杰、武侠、武棍!”
  老山主有点紧张,又急问道:“他们现在呢?”
  司空英道:“已进入城中,弟子请闵副堂主暗中跟踪,看他们落脚于何处,再回来报告!”
  老山主回望火琉岛主静德公冷笑道:“聂岛主,本山主希望这颗人头是真的,同时更希望眼下来的五位武曲星不是聂岛主引来的!”
  火琉岛主聂卫公也冷笑道:“山主能网罗十二武煞星于麾下,足见有过人之技,堪谓一世豪雄,但如此猜忌多疑,未免有失一帮之主的风度!”
  老山主冷哼一声道:“同心盟尚无一人知道这家‘百花阁’是本山主的分舵之一,如果那五位武曲星能够找到此处,那便证明本山主猜测不错,那时——”
  铁门的“轧轧”声打断了他的话,那扉铁门又在向右慢慢移开了!
  人影倏闪,霎时冲入五个老人,正是武翁、武英、武杰、武侠、武棍!
  老山主虽有猜疑,却万万想不到敌人会在毫无阻碍的情况下攻入地下室,因此一见之下,大大吃了一惊,急忙推开藤椅站了起来。
  但是他刚刚挺身站起,立在他身边的司空英已然骈指点中他的麻穴,由于变生肘腋,他还弄不清是怎么一回事时,人已跌回藤椅里了!
  武狂武毒及何恭山一眼瞥见武翁房玄龄等五位武曲星突然来临,也是一惊非小,是以他们也没发觉司空英已出手点了老山主的穴道,他们一看老山主站起又坐下,正感奇怪,火琉岛主聂卫公已然一掌向武狂龚一夫拍去,大笑道:“龚一夫,你也坐下吧!”
  这一掌,出手者若是司空英,武狂龚一夫也一样逃不了,但出自火琉岛主聂卫公,情形就不同了,武狂龚一夫对火琉岛主聂卫公根本不敢信任,无时无刻不在戒备之中,故尔聂卫公肩头才一晃动时,武狂龚一夫已不假思索的一掌猛劈而出——
  双掌接实,“砰!”然一响,如击败革,双方均被震得往后倒退三步!
  与此同时,司空英右脚一抬,一式扫堂腿扫倒了何恭山,同时掌出如电,击向武毒墨亮的面门!
  武毒墨亮这才知道毛病出在司空英身上,他在武煞星中排名第三,身手之高可想而知,自然不会让司空英轻易得手,但他一见十二武曲星一下来了五个,早已心头发毛,哪那敢停留,避开了司空英打到的一掌后,随即仰身纵起,投入镜屏风中,一闪不见!
  武狂龚一夫也一样,一看情况不对,急忙纵入镜屏风,溜之大吉了。
  这一连串的变化,都发生在一刹那之间,等到武翁房玄龄等五人扑至,武狂武毒业已逃得不知去向,他们竟然弃老山主不顾,自顾逃命去了。
  不过,能够捕获老山主,终是意外的大收获,因此武翁房玄龄喜得一把拉住司空英,哈哈大笑道:“立忠,好宝贝,你原来没有死呀!”
  火琉岛主聂卫公当日在敌人总坛的白虎堂上,亲眼看见俞立忠被点了穴道,又被五花大绑,在艾北村欲将他带去投湖之际,老山主又曾叮嘱艾北村必须在俞立忠的身上绑上一块大石,是以一直以为俞立忠已经死了,刚才他见“司空英”突然出手点倒老山主的心中虽甚惊奇,却还不敢相信他是俞立忠,这时听了武翁房玄龄的话,不禁大为错愕,指着俞立忠“呀呀”怪叫道:“你……你当真是俞立忠?”
  俞立忠用手将脸上的易容抹掉,然后含笑拱手一揖道:“是的,前度刘郎今又来!”
  火琉岛主聂卫公既惊且喜,道:“可是,你怎能不死的呀?”
  俞立忠微笑道:“此事慢慢再谈,现在我们应该先去抢救令孙女及东方特使!”
  武翁房玄龄大叫道:“不成,立忠你听我说,这老家伙杀害了葛盟主!”
  俞立忠一笑道:“师祖,弟子不会被您老人家唬倒的,我知道这颗人头是取自浮尸巢湖的一名车夫的!”
  武翁房玄龄正是想唬唬他,听了他的话,不由转望火琉岛主矗卫公挤眼一笑道:“聂岛主,可见你的表演功夫还没到家!”
  火琉岛主聂卫公耸肩笑道:“令徒孙聪明绝世,老夫十分佩服,现在我们就听他的话,先去抢救东方特使及敝孙女再说吧!”
  武翁房玄龄于是转对武棍甘露民道:“老甘,这位老山主由你侍候如何?”
  武棍甘露民点头说好,探臂将老山主揽了起来。
  哪知众人正想冲入镜屏风之际,整个地下室的镜屏风突然活动起来,在一片“轧轧”声中,一齐慢慢向地下沉去,连那座浴池也同时往下沉,接着由陷口两边伸出两片厚达半尺的大理石板,将陷口掩盖起来!
  转眼间,那座浴池和所有的镜屏风一齐消失不见,地面上也恢复原状,无隙可寻!
  于是,像俞立忠在巢湖“万花宫”经历的一般,整个地下室变成了一间空荡荡的大房子了!
  火琉岛主语卫公面色大变,叫道:“不好,这里面也有机关布置!”
  武翁房玄龄神目电扫四下一遍,发现四面墙壁均为铁板,没有一个门窗,心中亦不免吃惊,道:“嘿,看起来我们已置身于一间铁牢了!”
  武英皇甫奇道:“这地面的大理石可以击破,我们试试看!”
  语毕,右掌一扬一沉,往地面的大理石板猛拍下去。
  十二武曲星,个个均有一身超凡入胜的功力,他们随手发出一掌,其威力均可开山裂石,眼下这位武英皇甫奇,就以十二成功力打出了一掌!
  “轰!”的一声,地面的大理石板如被陨星击中,登时碎裂飞溅,掌风余劲,还将俞立忠震退了一大步!
  然而,定睛一看,武英皇甫奇的掌力虽将一大块石板击碎,但其深却不及三寸!
  武英皇甫奇不信自己的掌力如此不济,趋前拨开碎石一看,不禁发出一声惊呼道:“我的天,原来底下还有一层铁板!”
  武棍甘露民哈哈笑道:“既然如此,皇甫老儿你就不必再白费力气了!”
  武英皇甫奇道:“但我们须得设法逃出此房呀!”
  武棍甘露民拍拍老山主的身子笑道:“我们已捉到了这只猴王,还怕那些猴子猴孙作怪么?”
  众人一想不错,于是一齐围聚到武棍甘露民面前,武翁房玄龄说道:“把他放下来,我们先来认识认识这位老山主的庐山真面目!”
  自从大家知道“老山主”是领导十二武煞星为害武林的首脑后,大家的心里便有个问号——到底老山主是何许人呢?对此最感兴趣的自然是十二武曲星,因为他们深知十二武煞星都是非常厉害的人物,个个都有武学宗师的资格,而论个性,也个个自命不凡,就他们(十二武曲星)所知,除了已死的武魔濮阳鸿飞能够指挥他们(十二武煞星)之外,已没有第二个人物能具有如此魄力,因此眼下的这位能够取“武魔”之位而代之,并将十一个武煞星收入麾下的老山主,便使众人大感惊奇而又大感兴趣,现在,这位神秘莫测的老山主就要在众人面前现出他的原形了!
  武棍甘露民将老山主放落地面,伸手抓住他蒙在脸上的黑布,用力将它扯了下来。
  “啊!”众人一眼瞧清之下,均不禁纷纷惊呼出声!
  原来,老山主竟是个中年人!
  眉清目明,鼻直唇红,肌肤白晰,居然还相当英俊呢!
  火琉岛主聂卫公亦是惊奇不置,转对俞立忠问道:“俞特使,你点了他的哑穴?”
  俞立忠摇头道:“没有,他可以说话!”
  火琉岛主聂卫公一把抓住老山主的胸襟,将他上身提了起来,冷笑道:“现在轮到老夫威风了,从实招来,你姓甚名谁?何方人氏?师承何人?”
  老山主含笑不语,神态异常镇静。
  火琉岛主聂卫公扬起右掌,沉声道:“你是一帮之主,若叫老夫掴一掌,那可比死还难受!”
  老山主微微一笑道:“本山主已落入你们手中,要割要剁悉听尊便,问我姓名师承何为?”
  火琉岛主聂卫公道:“看你年纪不过四十左右,竟能指挥十二武煞星,可知来头不小,所以老夫想知道你是何许人!”
  老山主道:“假如令孙女不在本山主手中,本山主或许会告诉你——你懂得本山主的意思么?”
  火琉岛主聂卫公沉声说道:“你是激老夫揍你?”
  老山主道:“请动手不妨,你打本山主一个耳光,令孙女就会失去一个手指头,打两个耳光,她就会失去两个手指头,你只管打吧!”
  火琉岛主聂卫公一听他要摧残孙女,果然不敢打下去,但仍试探的吓唬他道:“假如老夫杀了你呢?”
  老山主笑道:“那么令孙女的命运也一样!”
  火琉岛主局卫公情知自己无法压制他,便松手将他放倒,对武翁房玄龄苦笑道:“房老,老夫投鼠忌器,还是你来吧!”
  武翁房玄龄笑了笑,也将老山主抓起,问道:“你认为你的性命只值得与聂姑娘一同死?”
  老山主道:“不,还有独眼神丐东方月!”
  武翁房玄附道:“那也差不了多少,以你老山主的地位,你认为值得么?”
  老山主说道:“当然有些不值,但有甚么办法呢?”
  武翁房玄龄道:“假如你肯放释东方特使和聂姑娘,老朽保证你可以不死!”
  老山主冷笑道:“这看起来很公平,但本山主还未走到绝境,所以,嘿嘿……”
  武翁房玄龄讶笑道:“你所谓还未走到绝境,是表示你有办法能够由我们手里逃出去?”
  老山主道:“也可以这么说,事实上,现在的情形是本山主捉到了你们七人,而非你们捉到了本山主,希望你们看清楚!”
  武翁房玄龄笑道:“老朽也希望山主看清楚,你山主乃是一帮之主脑,你若是死了,那好比树倒猴子散,而老朽七人不过是同心盟聘请的七个帮手,我们若是死了,同心盟依然屹立如故,绝对不受影响!”
  老山主道:“你的话也对,问题是在本山主绝不会被你们杀死!”
  武翁房玄龄脸色一沉,冷笑道:“你以为老朽不敢杀你?”
  老山主道:“我猜是如此!”
  武翁房玄龄火了,抬脸向火琉岛主聂卫公笑嘻嘻道:“聂岛主,这位老山主为害武林方兴未艾,假如我们七人,再加上令孙女及东方特使,大家拼着一死将此巨魔除去,可使整个武林得以恢复安宁,并可救得无数生灵,聂岛主意下如何?”
  他这一段话虽是带笑说出的,然而听入在场六人的耳朵里,却是掷地有声,正气凛凛!

相关热词搜索:千乘万骑一剑香

下一篇:第五十一章 特使施计解燃眉
上一篇:
第四十九章 岛主行奸弑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