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擒巨魁竟是故人
2022-05-02 17:11:25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同在这一天的清晨,在数千里外的青城山上清宫,也发生了一场决定性的激战!
  青城山,位于蜀西灌县之西南,有峰三十六,洞七十二,峰峦挺秀,环列如城郭,为天下第五名山,也是道教之发源地,昔人有青城山记云,群山环卫,空翠四合,每春融日丽朝烟溟蒙,树光山色,状若城郭,围绕空际,故名青城……
  又有人说,青城山有三峡之奇,剑阁之雄,峨嵋之秀,所以青城实俱雄奇劲秀之大观也。
  而青城第一峰的上清宫,便是加盟同心盟的青城派总坛所在地!
  这天清晨,一名老道还在打扫出门的时候,便有十三个游客上上清宫来了。
  这十三个游客,年纪都很大,一律儒士打扮,看起来好像是某诗社的一群诗友,连袂游山来的。
  正在打扫山门的老道一看来了这么多游客,连忙停止打扫,单掌打讯道:“诸位施主早啊!”
  为首一名身着蓝衫的游客含笑点头道:“早,老夫等刚自观日亭观日回来,顺道来上清宫观瞻观瞻!”
  老道殷勤肃容道:“是的,诸位施主请入客堂奉茶!”
  上清宫雄伟壮观,二门砌石为墙,形如一座城堡,老道引众人进入客堂,知客道人出来招呼,献茶已毕,知客含笑问道:“敢问诸位老施主从何而来?”
  为首的蓝衫老人答道:“老夫等来自金堂,昨晚在建福宫过夜,因欲观日出,故天未亮即上山来,打扰道长了。”
  知客道人谦逊道:“不敢,诸位老施主肯莅临敝宫,正是敝宫之光!”
  蓝衫老人道:“老夫十多年前曾来游过青城,与贵宫当家道长有一面之缘,此番旧地重游意欲再谒贵宫当家道长一面,还请道长为老夫等指引!”
  知客道人欣然道:“好的,敝宫掌教此刻正在山后金鞭崖打坐,待会即可返宫,诸位老施主请稍候片刻,待敝宫掌教返宫之时,小道自当为诸位老施主通报。”
  蓝衫老人哦了一声,环顾在座诸老道:“金鞭崖乃是青城奇景之一,我等何不顺便前往一游?”
  一名青衫老人目注知客道人笑道:“但不知会不会打扰野鹤真人的清修?”
  知客道人忙道:“不会,诸位老施主有兴,小道愿为向导!”
  蓝衫老人起身道:“如此,有劳道长了!”
  知客道人连称不妨,便领着他们出客堂,往山后金鞭崖而来。行约三四里,已到金鞭崖。
  所谓金鞭崖,乃是壁立千仞形若城堡的山壁间的一座洞穴,洞中横列数条黄色的物件,其形如鞭,于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因其在危崖绝壁之上,高不可攀,任何人均无法靠近一探究竟,是故金黄色物体为何物,迄今无人知晓。
  众人驻足仰观一会,蓝衫老人便向知客道人问道:“贵宫掌教野鹤真人在何处打坐?”
  知客道人一指对面岩下道:“在下面,诸位请随小道来!”
  于是他领路下岩,岩下杂草丛生,高与人齐,众人一路披荆斩棘,由峭壁缺口攀登三折岩,三折岩系一倾斜巨石,分截成三段,每段长十数丈,石面平滑,可坐千人,亦为青城奇观之一!
  众人登上三折岩,一眼便见岩上盘膝端坐着一位缁衣老道人!老道人年约六旬,道貌清奇,须眉如画,一看就知道是一位道行极高的人物。他,正是青城派掌教野鹤真人!
  知客道人疾步趋前,施礼恭声道:“启禀掌教有十三位老施主前来游山,当中一位据称与掌教为旧识——”
  野鹤真人不待他说完,挥手道:“我知道,你回观去吧!”
  知客道人应了一声“是,”施礼而退,迳自返回上清宫去了。
  野鹤真人随即整衣而起,含笑向走到身前的十三位游客稽首为礼,道:“诸位施主游兴不浅,一大早便已来到此处,请坐!请坐!”
  岩石十分干净,十三个老人于是在野鹤真人面前围坐下来,为首的蓝衫老人笑道:“真人还认得老夫么?”
  野鹤真人举目打量他一眼,含歉道:“恕贫道眼掘,想是相违日久,贫道记不得了。”
  蓝衣老人笑道:“老夫十多年前曾来此游山,与真人有过一面之缘!”
  野鹤真人“哦哦”笑应着,似仍想不起来。
  蓝衫老人又笑道:“此次我们十三人发起游遍天下名山之愿,到目前为止,我们已游过少林、武当、华山、崆峒四处名山——”
  野鹤真人笑道:“诸位施主真乃老当益壮,贫道佩服之至!”
  蓝衫老人哈哈笑道:“真人,你当真还想不起老夫等人是谁么?”
  野鹤真人含笑道:“惭愧之至,贫道一时还想不起来,要是诸位不见怪的话,请容贫道一一请教如何?”
  蓝衫老人道:“也罢,老夫先自我介绍——敝姓公孙,单名轩,匪号武颠!”
  野鹤真人神色如常,微微一笑道:“原来是十二煞星中的公孙老施主,失敬失敬——”
  双目一移,转望他身旁的青衫老人笑问道:“那么,这位老施主是……”
  “老夫武妖巫马明!”
  “老夫武狐左丘龙!”
  “老夫武淫司徒云鹤!”
  “老夫武狼冷无心!”
  “老夫武怪褚一民!”
  “武丐宫柏!”
  “武鬼阴太希!”
  “武夫劳立士!”
  “在下艾东村!”
  “在下艾南村!”
  “艾西村!”
  “艾北村!”
  野鹤真人等到他们一一讲完姓名字号后,拂须哈哈大笑道:“敝派今日能得诸位高人莅临,真乃青城之光,敝宫之幸,只是贫道有失远迎,还望诸位莫要见怪才好!”
  武颠公孙轩见他听了自己十三人的名号后,神态仍是从容不迫,镇静逾恒,心中颇为惊奇,侧目讶笑道:“看真人神色,是否已有了准备?”
  野鹤真人举手环指三个三折岩,笑道:“公孙老施主请看,这三折岩可容千人,石面十分宽阔,做为我们双方的决斗岩,岂非适合之至?”
  武颠公孙轩怪笑一声道:“不错,真人之胆量气魄,令人十分心折,为敬重真人之英风,老夫今天愿给真人一条生路!”
  说到此,一指艾家四兄弟道:“真人如能将他们四兄弟分别击败,老夫不但不为难真人,而且也不伤害贵派一草一木!”
  野鹤真人沉着一笑道:“艾家昆仲,武功得自贵帮‘老山主’之真传,成就早已超过各派掌门人,贫道别说无法分别击败他们四位,就是想取胜一场,也是万难之事,不过公孙老施并既如此说,贫道为敝派存亡计,只有舍命一拼了!”
  他这番话,并非谦逊之词,事实的确如此,艾家四兄弟的身手已超过当今各派掌门人不此一筹,随便一个出来都可将他野鹤真人击败,如今却要他连过四关,实是绝无可能之事。
  不过,任何人面临这等有死无生的境界都不免要现出紧张之色,而如今的野鹤真人却毫无惊怒之情,是以令得武颠公孙轩等十三人暗暗疑惑不已。
  野鹤真人说完之后,立即挺身起立,目注艾家四兄弟笑道:“哪一位先来?”
  艾西村一跃而起,笑道:“在下先领教真人几手高招!”
  于是,其余十二人立刻起身后退,让出一大块空地,在五丈之外围成一个圆环,有提防野鹤真人逃走之意。
  野鹤真人视若未睹,两眼正视艾西村,平静一笑道:“艾施主请!”
  艾西村微微一笑,欺身直进,骈伸二指向野鹤真人双目点去,神态举止均极轻率充满轻敌之意!
  野鹤真人头一偏,避过对方点到的二指,反向对方击出一掌。这一掌,招式和劲道均平平无奇,艾西村一见之下,心中一喜,竟不闪避,胸部一挺,反向野鹤真人的手掌迎去。
  他们一行十多人在开始突击二帮三教九门派之前,已先把各帮派掌门人的“伎俩”摸得清清楚楚,这时艾西村一见野鹤真人打出的一击,更认定自己可以游刃有余,因而他发发奇想,决定挨他一掌,乘机使出杀手送他回老家去,故尔不但不闪避,反而胸膛露给对方,他敢如此施为,自是有绝对把握的了。但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
  电光石火间,只见野鹤真人那一掌“砰!”的拍中他的胸瞪,而他没有乘机使出杀手,而是口吐鲜血慢慢倒了下去!
  这情形,就连野鹤真人似也感到意外,他一看艾西村中掌倒地不起,连忙跃退数尺,面现错愕道:“噫,这位艾施主是怎么了?”
  艾北村急忙跳到艾西村身边,伸手扶起他上半身,问道:“四弟,你怎么搞的?”
  艾西村想是内脏已被野鹤真人的掌力震碎,口中不停的吐出鲜血,他冲着艾北村惨笑了一下,气若游丝地道:“我……我估计错误……”语未毕,头一至,死了!
  艾北村默默注视他半晌,随即将他抱去场边放下,取下他身上的佩剑,然后走回野鹤真人面前,再取出自己身上的佩剑抛给野鹤真人,冷冷道:“这一把借给你!”
  野鹤真人提住长剑,心知已难善了,故也不多言,抱剑一拱道:“请!”
  艾北村神色异常冷峻,慢慢抽出长剑,将剑鞘丢到一旁,向前踏出一步,目注对方,游步绕起场来。
  谁都看得出,他胸中怒火熊熊,不把野鹤真人杀死,是绝不甘休的。
  野鹤真人剑横胸前,面上微露笑靥,态度十分沉着,双脚游动间,更给人一种无隙可乘之感。
  首先发难的是艾北村,他似乎找到攻击机会,突然厉吼一声,飞步而起,旋腕圈剑划起一道青光,紧接着俯身探臂,骤然一剑向野鹤真人当胸点去。
  吐剑如电,招稳势猛,凌厉无匹!
  野鹤真人身为青城一派之尊,剑术造诣亦极不凡,只见他一声轻笑,拧身滑步,手中长剑寒光暴起,剑招出如腾蛟,旋递而出,反撩艾北村右臂肘。避招发招,时间部位均拿捏得恰到好处!
  但艾北村招式并未递老,一见对方身动剑出,招法立变,身形向右一偏,剑尖猝然上挑,以牙还牙,也向野鹤真人手臂挑出……
  双方动作均是奇快无比,每发一剑,攻守兼备,但听剑风嘶嘶,光芒掩天匝地,打得异常激烈!
  艾北村内力似较野鹤真人雄厚,数度碰剑,均将野鹤真人震退一二步,最后一次双剑“锵!”的一声贴在一起,顿成胶着状态!
  两人同时运力相逼,不到烟袋工夫,头上均冒出汗珠,看来艾北村内力确稍高一筹,渐渐便把野鹤真人压得身子仰倾,占尽了优势!
  又过盏茶工夫之后——
  “嘶!”两剑相划,一声锐响之下,双方身形倏分!
  这时,围立观战的九个武煞星和艾东村艾南村均看得心头一紧,因为他们知道胜负会在双剑分开的一刹那间分出来!
  果然,但见双方身形一分之后,艾北村面色一变,胸襟立见一道裂口,鲜血流出来了!
  奇怪的是,野鹤真人竟又平安无事!
  这种结果,又使武颠公孙轩等人众大感意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情形是真的,只因这数月来,他们已横扫少林、华山、崆峒四派,所到之处,势如破竹,艾家四兄弟也曾与四派掌门人交过手,每次都是他们四兄弟获胜,而眼下这位野鹤真人,他的一身修为即使不比少林、武当、华山、崆峒四派掌门人低,也不会比他们高,不想如今竟连接输他二场,艾西村之败,可说败于轻敌而艾北村之败,该如何解释呢?
  就在众魔头惊疑不解之际,忽见艾北村一声怒啸,再度挥剑扑出!原来他伤得不重,还有一拼之力。
  野鹤真人冷冷一笑,长剑一扬,封住艾北村砍来的一剑,转头向武颠公孙轩沉声道:“请问公孙老施主,贫道要杀死这位艾施主才算得‘击败’他么?”
  武颠公孙轩眉头皱了皱,开声道:“北村你退下,让你二兄试试吧!”
  艾北村双目尽赤,暴吼道:“不,我要跟这牛鼻子拼个死活!”
  武颠公孙轩不悦道:“听老夫的话,退下!”
  艾北村犹豫半晌,终不敢违抗,立即撤剑退了下去。
  武颠公孙轩转望艾南村笑道:“南村,轮到你了,你可不能落得‘无三不成礼’啊!”
  艾南村笑了笑,抽出藏在身上的长剑,缓步走至野鹤真人跟前,含笑道:“真人剑术惊人,在下不胜佩服之至!”
  野鹤真人笑道:“艾施主跨奖了,贫道本非令弟之敌,都因令弟求胜心切,心气浮躁之故,因此贫道才能侥幸过胜。”
  艾南村冷静的一笑道;“真人莫客气,在下愿领教真人的剑术,请发招!”
  他说话时,气定而神闲,已隐隐有一派剑术大家的风度!
  野鹤真人神态十分谦冲,深施一礼道:“贫道是接受挑战之人,还请施主先发招!”
  艾南村点头称是,迈步直上,举剑指向他心口,一路逼过去。
  野鹤真人连退数步之后,手中长剑当胸一圈,幻化千层剑网,势如孔雀展翼,往艾南村的剑尖迎出!
  艾南村一声厉笑,长剑突然一缩一吐,有如风雷并发,猛刺而出真是静如处子,动如脱兔,令人有防不胜防之感。
  但野鹤真人并未在他这一剑之下落败,反之他也以快打快,于拧身闪避的同时,迅捷变招抢攻。
  刹那间,双剑挥舞如狂风暴雨,剑气充塞整个决斗场!
  “踉跄!”一声锐响,一柄长剑腾空飞起!接着,一条人影由地上激射而出,后发先到,一把将空中的长剑抓住,翻身飘落落地!
  这些动作快得无以伦比,众人只觉眼睛一花,定睛一瞧之下,不禁纷纷惊“噫”出声,呆住了!
  原来兵器被磕飞出手的竟是艾南村,纵空抢到兵器的是野鹤真人,他飘落地后立即把长剑抛还给艾南村,笑道:“抱歉,艾施主太操之过急了!”
  艾南村接住长剑,面容惨变,两眼直直的瞪望野鹤真人好半天,忽的敛目低头,深深一叹道:“我们都看走了眼,原来真人已非昔日之真人,好好,在下认栽就是……”
  说未完,人已转身走了。但才走出一步,他蓦然转身跪下一脚,手中长剑于厉叱声中,电射出手!这一手,猝然而发,照理应可将野鹤真人的胸口刺穿才对,哪知情形又大谬不然,只见野鹤真人一声沉嘿,手中长剑以奇怪无伦的速度对准射到的长剑一拍一搅,那柄长剑竟掉头反向艾南村射去!“飕!”的一声,正中艾南村左胸肩下之处!
  艾南村大叫一声,仰身便倒!
  情势至此,武颠公孙轩等九个武煞星方知野鹤真人的武功高出艾家四兄弟甚多,与打听到的消息完全不同,是以艾东村正欲挺身出去时,武颠公孙轩即时摆手制止,亲自出阵,摇摇摆摆走到野鹤真人面前,笑嘻嘻道:“真人艺业非凡,老夫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了!”
  野鹤真人笑道:“好说,公孙老施主是否要推翻诺言?”
  武颠公孙轩装傻道:“推翻甚么诺言?”
  野鹤真人道:“适才公孙老施主说,贫道但能击败艾家昆仲,便不伤害敝派一草一木,如今贫道已连胜三人,公孙老施主不容许贫道再胜最后一人么?”
  武颠公孙轩老着脸皮,笑道:“话不是这么说,真人身手之高,超出老夫想像之外,是以老夫必须要对真人重新估价!”
  野鹤真人道:“这话若传到江湖上去,对公孙老施主的名誉恐怕有损!”
  武颠公孙轩诡笑道:“也许是的,但老夫不会让此事传到江湖上去的!”
  野鹤真人哈哈笑道:“这么说,老施主大概打算亲自与贫道较量较量了?”
  武颠公孙轩点头笑道:“正是,老夫打算以一双肉掌领教真人神妙无敌的剑招!”
  野鹤真人笑道:“要是贫道侥幸又胜了呢?”
  武颠公孙轩摇头道:“不可能有那种事!”
  野鹤真人道:“若是有那种事呢?”
  武颠公孙轩道:“绝对不会有那种事!”
  野鹤真人笑道:“好,公孙老施主赐招!”
  武颠公孙轩二话不说,身形一摇一颠,如醉汉似泼妇,探臂便向野鹤真人的胸襟抓去。
  在十二武煞星中,武颠公孙轩的为人和武功算是最古怪的一个,平时言行疯疯颠颠,武功则以“酩酊掌”称绝天下,顾名思义他的酩酊掌每一招一式皆如醉汉出手,看来杂乱无章,但却绝伦,而更妙的是:与人动手过招前,如先喝了酒,他的“酩酊掌”就更具威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现在,他没有喝酒,因此功力要打些折扣,但他认为对付野鹤真人已绰有余裕了。
  可是,今天的野鹤真人令人有莫测高深之感,对手的武功有多高,他就有多高,似乎他的武功是因人而异的。
  自以为可将对方“手到擒来”的武颠公孙轩,一连攻出四招“酩酊掌法”后,竟然招招落空,连野鹤真人的衣角也没摸到一下!反之,野鹤真人反击出去的四剑,却使他感到压力奇大,有应付困难之感!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们交手数招之后,场边观战的武鬼阴太希已看出有异,忙开声警告道:“公孙兄小心应付,他不是青城掌门野鹤真人!”
  此语一出,全场震惊!
  武颠公孙轩面足倒纵,暴退一丈七八,厉声道:“你是何人?”
  野鹤真人举手往脸上一抹,哈哈大笑道:“不是别人,你的难兄难弟是也!”
  武颠公孙轩面色大变,脱口惊呼道:“你!武英皇甫奇!”
  一点不错,野鹤真人正是武英皇甫奇易容的!
  怪不得艾家四兄弟非死即伤,原来青城早已获得同心盟之助,设下了这个圈套!
  野鹤真人若是英武皇甫奇化装的,蓬莱仙翁葛怀侠等是否都来了?
  这个念头闪入武颠公孙轩等人的脑际时,他们不觉紧张的摆头张望起来。
  武英皇甫奇哈哈大笑道:“公孙兄,你们在看甚么啊?”
  武颠公孙轩面色阴晴不定,却力持镇静的笑道:“大概葛怀侠都来了,是吧!”
  武英皇甫奇颔首笑道:“不错,你想见见他们么?”
  武颠公孙轩“嘿嘿”干笑道:“大家是好朋友,既然来了,当然应该见见!”
  武英皇甫奇笑道:“对,你看他们已经来了!”一语甫毕,三折岩四边同时冲起十多个人!
  来的,正是蓬莱仙翁葛怀侠,武杰黎中夫,武侠颜正,武棍甘露民,第一号金衣特使尉迟必胜,第二号金衣特使高三歌,第三号金衣特使段云平,第五号金衣特使佟阳,第七号金衣特使上官威,第八号金衣特使卢仪南,第十号金衣特使南海散人,第十二号金衣特使束云仪及青城掌门
  野鹤真人,少林掌门一怒上人,武当掌门古风道人,此外还有两位老道士是青城派的高手,总共有十八人之多!
  武颠、武妖、武淫、武狼、武怪、武丐、武英、武夫及艾东村个个面色大变,情知此番突击青城派,已落入同心盟的计算中了。
  默察情势,他们明白今天除了拼死一战之外,已无其他良策,因此他们十人立刻转身面对敌人,站成一个圆圈,把受伤的艾北村和艾南村保护于圆圈之中。
  蓬莱仙翁葛怀侠率领众人缓步迫近,在距离敌人两丈处停住,开口笑道:“公孙轩,你是领头的吧?”
  武颠公孙轩干笑道:“是又怎样?”
  蓬莱仙翁葛怀侠道:“那么老朽问你,你们要死抑是要活?”
  武颠公孙轩道:“要死如何?要活如何?”
  蓬莱仙翁葛怀侠道:“要死,今天就在这三折岩解决,要活,俯就擒首随老朽等回同心盟去!”
  武颠公孙轩笑道:“随你们回同心盟去,就真的能活么?”
  蓬莱仙翁葛怀侠道:“除了元凶老山主,老朽保证你们只监禁终生!”
  武颠公孙轩摇头道:“那太苦了!”
  蓬莱仙翁葛怀侠神色一严,沉声道:“那么,你们打算死在这三折岩?”
  武颠公孙轩又摇头道:“这也不见得!”
  蓬莱仙翁葛怀侠冷笑道:“现在我们一共有十八人,而你们只有十啊老朽和武英、武杰、武侠、武棍对付你公孙轩、巫马明、左丘龙、司徒云鹤、冷无心五人,你们剩下的褚一民、宫柏、阴太希、劳立士、艾东村五人由少林、武当、青城三位掌门人及八位金衣特使对付,还有两位青城派道长等着随时应援,这样你公孙轩认为还可一战么?”
  武颠公孙轩强笑道:“战虽不能,拼应可以!”
  蓬莱仙翁葛怀侠道:“老朽可以给你们一些考虑的时间,要不要?”
  武颠公孙轩道:“不必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蓬莱仙翁葛怀侠沉笑道:“也罢,我们就此开始!”
  右掌一吐,飘飘忽忽的向对方抓了过去!
  于是,正邪双方就在三折岩展开一场血战!

×      ×      ×

  半月后——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天,庐山五老峰,四海同心盟的一个盟丁,飞也似的奔入同心盟议事厅大叫道:“回来了!葛盟主他们回来了!”
  正在议事厅闲聊的各派代表一闻此言,顿时骚动起来,纷纷起身奔出议事厅,往大门外赶来。

相关热词搜索:千乘万骑一剑香

下一篇:第五十六章 同心结侣万象新
上一篇:
第五十四章 奸雄机智逃厄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