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奸雄机智逃厄难
2022-05-02 17:10:28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俞立忠与师祖出李升屯后,即一路取道西南,每经一村一镇,均不放弃打听,但均无所获。
  祖孙两人走得很快,这天傍晚,已然抵达菏泽,为便于在县城中搜索,入城之前,祖孙俩均做了一番易容。
  菏泽古名曹州,境内盛产制造火药之硝,故亦颇有名气,城中商旅猬集,相当热闹。
  武翁房玄龄推测老山主等人如是走这条路,此刻可能正在城中歇息,故一入城门,见城门内摆着几个水果摊,便向其中一个水果摊走去,拿起一个水果端详着,问道:“这水果好不好吃?”
  卖水果的老人道:“您老先吃一个看看,不香不脆不要钱!”
  武翁房玄龄捡了四个水果交给他,道:“称称看!”
  卖水果的老人放入篮子一称,道:“三斤十一两,一钱四!”
  武翁房玄龄如数付给后,问道:“你一天到晚都在此处卖水果么?”
  卖水果的老人点头道:“正是,这地方生意较好,进城出城,总要买些去。”
  武翁房玄龄道:“那么请问你一事,今天你可曾看岛有三个老人和一群姑娘走入城来?”
  卖水果的老人眼睛一张道:“那三个老人是什么模样?”
  武翁房玄龄道:“头发花白,一个穿黑衣,一个穿蓝衣,另一个穿青衣——”
  卖水果的老人抢着道:“那穿蓝衣的老人,长得豹头虎目,模样很威武,是不是?”
  武翁房玄龄心想他说的必是武狂龚一夫,忙的点头道:“不错,你看见了?”
  卖水果的老人道:“何止看见,那蓝衣老人还向老汉买了一大篮水果,他说山东水果好吃,不吃太可惜呢!”
  武翁房玄龄喜道:“他们何时进城来的?”
  卖水果的老人道:“大约是一个时辰前,他们身边还跟着几个大汉和十几个姑娘,那些姑娘个个如花似玉,不知是何来路,我们刚刚还在议论——对了,您老跟他们是一道的么?”
  武翁房玄龄点头道:“不错,你看他们往哪条街上走的?”
  卖水果老人一指大街道:“就由此下去。”
  武翁房玄龄道了谢,把水果交给俞立忠,便与俞立忠往大街上走来。
  得到敌人的消息,祖孙俩均甚兴奋,俞立忠雀跃道:“师祖,那卖水果的老人说的那班人,必是老山主等人不错,您看他们会不会在此城过夜?”
  武翁房玄龄道:“他们在一个时辰前进入此城,那时天尚未黑,所以颇难断定……”
  俞立忠道:“我们到客栈去打听看看,他们一行十多人,要过夜就非客栈不可……”
  武翁房玄龄道:“正是,前面有一家‘悦来客栈’,你进去问问看。”
  俞立忠应声越前,走入悦来客栈,向一名迎上来的店小二拱手道:“老兄,请问一事,刚才有无三位白发老人和十几个姑娘进入贵栈投宿?”
  那店小二摇头道:“没有!”
  俞立忠道了打扰,退出悦来客栈,向师祖武翁房玄龄摇摇头,便再往前走。
  经过一个十字路口,又见附近有一家“永安古栈”,遂又进入打听。
  “请问,刚才有无三位白发老人和十几个姑娘进入贵栈投宿?”
  “没有啊!”
  一连打听了五家客栈,均没有消息,最后来到了城西的一家“长春栈”门口,俞立忠向师祖武翁房玄龄苫笑道:“这是菏泽的最后一家客栈,再没有的话,就表示他们未在此城过夜了。”
  说罢,举步走进长春客栈。
  一个店小二上来弯腰问道:“小哥,过夜还是打尖?”
  俞立忠道:“先请问你一件事,贵栈有无投宿着三位白发老人和十几个姑娘?”
  店小二陪笑道:“有,您小哥要找他们?”
  俞立忠心中一喜,点头道:“是的,他们都住在后院上房吧?”
  店小二道:“正是,他们把整个后院都包了,来来,小的带您去!”
  说着,转身便待领路。
  俞立忠连忙拉住他道:“别忙,我要上街买些东西,等下再来,你先忙别的去吧!”
  店小二“哦”了一声,果真忙别的去了。
  俞立忠欣喜地转出客栈,向师祖笑道:“有了,他们就住在这家长春栈的后院上房!”
  武翁房玄龄喜道:“好极,现在我们按计划行事,先去把聂岛主和你师父找来!”
  俞立忠道:“他们此刻大概已到达巨野,此地距离巨野约有一百二十里远,一去一来,只怕要到明天中午才能赶到呢。”
  武翁房玄龄道:“由师祖去,大约明早就可赶回来。”
  俞立忠笑道:“跑路的车,怎好劳动师祖?”
  武翁房玄龄笑道:“不妨,你只要给我好好的看住他们,不要让他们逃掉就是了!”
  俞立忠知道师祖功力超绝,只有他才能在一夜之间奔驰两百多里路,眼下擒敌第一,自不必顾虑“劳逸”的问题,当下点头笑道:“好的,弟子将化装叫化子在这长春客栈外守望,假如老山主提前离开客栈,师祖可按照弟子留下的暗记追踪下去。”
  武翁房玄龄道:“好,事不宜迟,师祖这就出城,你一切小心!”
  说罢,扬扬手,飘然出城而去。
  俞立忠也走去僻静处装扮成小化子,再回到长春客栈的门外街上来回徜徉,徜徉之间,忽见有个衣着褴褛的小孩子提一篮含笑花由街头走来,似有进入客栈兜售之意,心头一动,便迎上前道:“喂,你这含笑花是卖的么?”
  卖花的小孩见他是个化子,就不客气的答道:“不卖,难道要留着自己用?”
  俞立忠问道:“一朵卖几文?”
  卖花的小孩一瞪眼睛道:“你又买不起,何必多问?”
  俞立忠笑道:“小孩子别这么势利眼,谁说我买不起?”
  卖花的小孩笑道:“哼,你叫化子也有钱买花?”
  俞立忠掏出一把碎银给他看,道:“你看,我有这么多钱呢!”
  卖花的小孩一看那些碎银足有一两重,不由刮目相看起来,吃惊的问道:“你要买我的含笑花?”
  俞立忠点头道:“不错,一朵几文?”
  卖花的小孩仍不大相信,又问道:“你叫化子买含笑花干么?”
  俞立忠道:“你别管,我只问你卖不卖?”
  卖花的小孩道:“怎么不,三朵一文,你要买几朵?”
  俞立忠道:“买很多,你这一篮子只怕还不够我买哩!”
  卖花的小孩道:“这一篮子有六十朵,你要全部买去吗?”
  俞立忠点头一嗯道:“连篮子也一起买!”
  卖花的小孩摇头道:“篮子不卖!”
  俞立忠笑问道:“你这篮子值几文?”
  卖花的小孩道:“三文!”
  俞立忠道:“含笑花六十朵二钱,篮子三文,一共二钱三文,来来来,我算给你!”
  说着,拣了一块碎银递给他,笑道:“这块碎银只怕不止四钱呢!”
  卖花的小孩几疑身在梦中,迟疑着不敢接,呐呐的道:“你……你不是存心戏弄我吧?”
  俞立忠手指天上发誓道:“天地良心,我叫化子若戏弄你,老天爷叫我八世生为叫化!”
  卖花的小孩大喜,一把抢过银子,把一篮子的含笑花递给他,笑叫道:“好,拿去!”
  俞立忠接过篮子,正要再套问他是否可以提入客栈里去兜售,卖花的小孩却似怕他反悔,转头便跑,一溜烟往街头飞奔去了。
  俞立忠耸肩笑了笑,便手挽篮子,往长春客栈走来。长春客栈的一名店小二一见一个叫化子提着一篮含笑花走来,神色一楞,讶然道:“咦,你叫化子也来卖花?”
  俞立忠哈腰笑道:“是的,是的,嘻嘻……”一面陪笑,一面就要往里面走。
  店小二双臂一张拦住他喝叱道:“不成,没的弄脏了我们长春栈!”
  俞立忠连连哈腰道:“您老请发发慈悲,我们丐帮的头儿说,改天会来向你们道谢!”
  提起“丐帮”两字,任谁也不敢不卖账,因为丐帮是江湖上势力最强大的一个帮派,帮众遍布天下,谁要得罪了丐帮中人,他们便会邀众前来跟你纠缠不休,把你弄得焦头烂额而后已,是以店小二一听“丐帮”两字,便知得罪不得,立刻把手放下讪讪道:“对客人要有礼貌,人家不买就不能多啰苏,这一点你们要合作否则我们也爱莫能助了!”
  俞立忠连连称是,由他身边走过,一路往后院走来。逢人便趋前兜售,走到后院时,居然卖掉了十几朵!
  后院,每间上房门帘深垂,不见一个宿客在房外走动,俞立忠忖度老山主等人必是怕形踪泄露,躲在房中不出来,当下走到最近的一间上房,举手敲门。
  门一开,一个黑衣大汉当门而立,他一看来了个叫化子,登时把脸一沉道:“干甚么的?”
  俞立忠瞥见房中尚有一个黑衣大汉,却都不认识,心想这两个黑衣大汉必是驾驶那艘船的喽啰,乃哈腰笑道:“大爷,买朵含笑花么?”
  黑衣大汉似觉自己开门会见一个卖花的叫化子太划不来,心中有气,乃挥手怒叱道:“不要,快滚!”
  俞立忠对他们亦不感兴趣,于是哈腰而退,待对方“砰!”的关上房门后,又走到隔壁第二间上房前,举手在门上轻轻敲了三下。
  这次,开门现身的是个艳若桃花的女子,也即是万花宫的淫娃——寿客黄菊花!
  房中,还有一个佳客瑞香,她正在对镜梳发,一面梳一面轻声唱歌,音调优美,十分动听。
  俞立忠一见寿佳二客,即知老山主及武狂武毒确都在这长春客栈的后院上房,心中暗暗高兴,当下向开门的寿客黄菊花哈腰道:“姑娘,买朵含笑花,花美人更美,花香人更香!”
  女人天性爱花,何况含笑花香味浓郁,沁人心脾,所以寿客黄菊花颇为欢喜,拿起一朵闻了闻,赞道:“嗯,好香!”
  正在梳头的瑞香发问道:“菊花姊,甚么花呀?”
  寿客黄菊花道:“含笑花,你要不要?”
  佳客瑞香道:“要,给我几朵插插头!”
  寿客黄菊花望着俞立忠问道:“你这含笑花怎么卖呀?”
  俞立忠道:“五朵两文。”
  寿客黄菊花颦颦眉道:“太贵了,便宜些姑娘就买!”
  俞立忠道:“也罢,算两文六朵,姑娘要买好多?”
  寿客黄菊花道:“就买六朵好了。”
  俞立忠拣了六朵含笑花给她,拿了钱,道了谢,便往第三间上房走来。
  他决定利用卖花为掩护,叫开每间上房看个清楚,看看敌人共是几个?独眼神丐东方月和聂姑娘是否在其中?以及老山主到底是个甚么模样的人?
  因为,他认为在这城中客栈里,老山主必不会再以黑袋罩头,否则使成欲盖弥彰而更引人注意了。
  他始终觉得老山主必是一个武林中人人皆知的人物,否则他使不需掩饰其庐山真面目,如今只要知道他是谁,便如拨云见日,即使这次再被他逃脱,以后要擒他也就不太困难了。
  第三间上房开了,是贵客红牡丹和清客白梅花,她们一见敲门的是个叫化子,均感意外,齐声问道:“你这叫化子敲门干甚么?”
  俞立忠陪笑道:“两位姑娘,买朵含笑花插头,花娇人美,相得益彰!”
  贵客红牡丹听了也高兴,拿起一朵含笑花在鼻下轻轻浅嗅,凝眸甜笑道:“怎么卖?”
  俞立忠道:“一文两朵,两文五朵,买愈多愈便宜!”
  清客白梅花笑道:“这东西,送给我我也不要,你还想卖钱么?”
  俞立忠笑笑道:“无非赚几个钱回家养老母,姑娘还请照顾则个。”
  清客白梅花注目笑问道:“你有个老母亲?”
  俞立忠道:“是啊,今年七十有二,就靠小的卖花过活,苦不堪言!”
  清客白梅花含笑又问道:“你今年几岁了?”
  俞立忠窘笑道:“二……二十三岁了!”
  清客白梅花笑道:“你母亲今年七十二,你今年二十三,这等于你母亲四十九岁才生了你,对不对?”
  俞立忠没想到她会找出这种“不关痛痒”的语病,心中一惊,不由得期期艾艾道:“是……是呀。”
  清客白梅花转望红牡丹笑道:“牡丹姊,四十九岁生小孩,那叫甚么?”
  贵客红牡丹道:“老蚌生珠!”
  清客白梅花娇笑叫道:“可不是,咭咭,咭咭咭……”
  笑得弯腰抱肚,花枝乱颤!
  俞立忠颇觉不自在,心中暗骂道:“你这淫娃,总有一天,我要叫你哭都哭不出来!”
  当下忍气吞声陪笑道:“嘻嘻,姑娘莫取笑,买几朵花吧?”
  贵客红牡丹挥手道:“看来你这人不大老实,不要!”
  俞立忠道:“那么……”
  贵客红牡丹又挥手道:“少噜嗦,快去!”
  俞立忠道:“那么,请你把手上那朵花还给小的如何?”
  贵客红牡丹这才发觉自己还拿着人家一朵含笑花,不禁玉面一红,忙把含笑花丢入他的篮子里,噘嘴道:“哼,稀罕么!”
  俞立忠笑了笑,掉头便走,来到第四间上房,又举手拍门,开门的是素客丁香和幽客兰花,她们没有捉弄他,买了他几朵花,随又关上房门。

相关热词搜索:千乘万骑一剑香

下一篇:第五十五章 擒巨魁竟是故人
上一篇:
第五十三章 有若狡狐潜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