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奇士传 正文

第一章 鬼镇风云
2021-06-18 18:32:52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弦月在天,残星未隐,离离草原上,新露晶莹,大地已可闻到黎明的气息。
  雁群掠过这一片荒辽的芦苇荡,晓风带有严寒,发出呜呜哀号,彷佛要把阴霾的天色冲破一般。
  无边衰草,落满一层浓霜,将荒野染成白糊雪色,使浩瀚无际的荒原上更平添了几许荒凉。
  天边出现了微曦,寒风中隐隐透出了“得”“得”蹄声,间而夹杂着清脆的“叮”辔铃轻响。
  少时,前方芦苇动处,徐徐现出了两匹骏马,驮着一男一女并辔而行。
  那男子约莫二十来岁,身着一袭青色布衫,他身在马上,虽然显得有些风尘仆仆的样子,但仍不脱其儒雅潇洒的意态。
  而另一匹黑白相间的花驹上,则坐着一个已过及笄之年的佳人。
  那少女用一方水蓝色的绸巾,拢住一头青丝,身穿一件浅紫色的紧身劲装,外面又罩着一件淡红色的大氅,两只皓手不松不紧地执着缰辔,随着马身颠簸,一抖一抖的轻擞着。
  二人二骑来到近前,那青衣少年一勒马头道:“妹子,穿过这片芦苇,前边就有一座小镇了。”
  那少女斜睇了他一眼,说道:“这芦苇荡像是没有边际的海,什么时候才能将它走完?”
  青衣少年道:“还有五里路,年前在下还在镖局干活时,曾押镖走过这趟路,别瞧这片芦苇漫无际涯,其实在那林障的后面,就有村镇了。”
  那少女冷哼一声,道:“不要忘记现在你是我的兄长,还是满口在下在上,那有大哥对妹子是用这种口气说话的?”青衣少年露出腼腆之色,道:“是极,是极,在下一时口快……”
  那少女气得花容变色,道:“哼!当真是迂不可教。”
  青衣少年淡淡一笑,道:“其实除开喉咙又干又渴之外,咱们可真没有赶路的理由。”
  那少女沉声道:“你忘了还有一件更严重、更要紧的理由……”
  青衣少年脸色一变,道:“妹子是说那跛……跛足的丑物会在半途截击?”
  那少女道:“岂止那个丑物而已,如果爹他老人家料得不错,这一路下去,不知还要遇上多少风险。”青衣少年道:“妹子多虑了,堡主是过甚其……”
  下面“词”字犹未出口,那少女已娇喝道:“住口!爹再三叮嘱过,绝对不许咱们透露出来自太昭堡,你还是一个劲儿堡主堡主的叫!”
  青衣少年满面惶恐,那少女哼一哼,复道:“你身为银衣护卫之一,说话竟如此不知检点,不晓得爹怎么会选中你执行这次任务的?……”
  话未说完,青衣少年突然以指掩口,轻“嘘”了一声,低声道:“有人……”
  少女住口不语,一双秀目迅速地往周遭一掠,只见云雾低迷,霜花飘飞,除了芦苇梢上一片风涛,就再难听到什么动静了。
  那少女白了他一眼,道:“你听见什么了?”
  青衣少年耸耸肩,道:“没听见什么?只不过是我的直觉……”
  那少女大恚道:“又是直觉?一路上你那直觉也不知发过多少次了,却连鬼影也没出现一个!……”
  青衣少年无语以对,两人策马前行,倏地马前芦草一动,一条人影自草丛中跃将出来!
  那人横身拦在马前,身着白色布衫,年纪甚轻,约略在二十左右,面孔虽不显特别俊美,但双目炯炯有神,举止之间,另有一种风仪,令人一见油然而生好感。
  那布衫少年喝道:“喂喂,驻马答话!”马上青衣少年道:“什么事?”
  布衫少年望了那少女一眼道:“阁下怎么和这位姑娘并辔而骑?”
  马上青衣少年怔了一怔,道:“莫名其妙!在下倒要反问兄台缘何有此一问了?”
  布衫少年眯着眼睛道:“只因区区看不顺眼,这位姑娘怕是被阁下拐带出来的,是吧?”
  那少女闻言“咯”“咯”娇笑不止。青衣少年沉声道:“兄台是无理取闹了!”
  布衫少年一派横蛮道:“无理也罢,有理也罢,区区无论如何是管定这事啦。”
  青衣少年心念微动,暗道:“这少年藉口生非,不要就是那话儿?我且先试探一下再说。”
  遂道:“兄台待如何管法?”
  布衫少年道:“此话不啻承认那位姑娘果然是被阁下所胁迫拐带了,怜香惜玉之心人皆有之,区区自然须得护……护花除害!”
  青衣少年啼笑皆非,道:“谁又承认什么了?不妨告诉你,这位姑娘便是在下的妹子。”
  布衫少年道:“仅此一句就想搪塞过去?恁怎么瞧你们也不像是兄妹,若非拐带,只怕便是私奔的吧?”那少女插口笑道:“私奔便待怎地?喂,你讲理不讲理?”
  布衫少年道:“如是私奔,区区更难以忍受!”
  马上青衣少年转首朝那少女道:“此人胡说八道,妹子何用与他多费唇舌,咱们赶路要紧。”
  他迳自策马前行,眼前忽然白光一闪,那布衫少年左手飞快地扭住缰绳一拉一抖,马儿受惊“希聿聿”长嘶一声,前足腾空而起!
  青衣少年被翻离马背,他上身一仰,在空中翻了个筋斗,轻飘飘的落下地来。
  布衫少年冲口道:“好轻功!”
  青衣少年立足在对方三步之前,道:“兄台是放横么?”
  布衫少年笑嘻嘻道:“岂止放横而已,区区要杀了你们!”
  青衣少年愠道:“兄台一再相逼,咱们始终隐忍,甭以为就是寒了你,只因霭”
  布衫少年截口道:“只因你们相偕私奔,自知理屈,是以不敢发作是吧?”
  青衣少年道:“兄台是愈扯愈离谱了。”
  布衫少年晃头摆脑道:“可惜区区有个毛病,便是嫉‘私奔’如仇,一见男女私奔,立生杀心。”
  马上那少女娇声道:“这种毛病倒真吓人,你当作没瞧见不就完了?”
  布衫少年斩钉截铁地道:“不行,非杀不可!”
  青衣少年恚道:“好得很,咱们大可痛快的厮杀一场……”
  布衫少年一掌徐徐抬起,直劈而出。
  那青衣少年猛可一挫身形,单臂微沉,反手倒抓了上去。布衫少年迫得一撤掌,身形蓦地腾起空中,双掌挥起有若开山巨斧,笔直往对方罩落!
  青衣少年见他来势惊人,心中微凛,身形一振平平滑后数丈,隔空用内力遥遥罩住敌手。
  布衫少年仰天一啸,身躯在空中足不落地的飞了五圈,到了第六圈上,双掌一扳一荡,出招如雷,那青衣少年猛然发觉到方圆数丈之内,悉为对方拳风所罩,身形有如铁钉一般,左右双掌翻飞而上。
  但闻“轰”一声暴响,双方错身,布衫少年端立五丈之外,双手平平下垂。
  青衣少年呆了一呆,道:“兄台属何门何派?”
  布衫少年冷冷道:“无门无派!”
  青衣少年道:“难怪在下居然认不出你招数门路……”
  语犹未尽,那布衫少年已是欺身来到近前,一掌扬起,当胸疾推而至。
  青衣少年存心一试对方内力,他双掌一合,也自平推出去,两股力道在空中一触正着,双方都是一震。
  青衣少年摧力运掌,内力源源吐出,却见对方仍然有如渊停岳峙的停立着,身躯毫不挪动,内心不禁暗暗骇然。
  他奋喝一声,左掌一圈,右掌再出,布衫少年原式不变,平撞出去,双方再度硬碰硬对了一掌!
  青衣少年神情大是凝重,单掌连划半圆,在寻丈之外,一霎时竟一连劈出九掌之多。
  那布衫少年双目圆睁,精光暴射,双掌交拂而出,每接一掌,他便往后退开数步,最后他已和对方足足相隔了十四五丈之遥!
  马上那少女柳眉一皱,朝青衣少年低声道:“这少年不像剪径之流,可能是穷极无聊……”
  只听对面那布衫少年高声道:“瞧不出阁下倒还有两下子,罢了,阁下若肯出百两银子咱就袖手不管。”
  青衣少年狐疑不定道:“兄台这是敲诈?”
  布衫少年淡淡道:“有道是花钱消灾,阁下不应冥顽不化。”
  青衣少年道:“这一仗打得毫无意义,在下当然极愿化干戈为玉帛,但眼下我只能出得起二十两……”
  他说着,一面伸手入袋掏出几锭雪白的银子。
  布衫少年摇头道:“区区生性不善讨价还价。”
  马上少女插口道:“有个两全之策,二十两银子你不妨暂且收下,一月之后,咱们再将其余的八十两送到此地与你如何?”
  布衫少年道:“不妥,区区还是跟着你们一道走,直到收到那八十两为止……”
  那少女双眼一眨,道:“一言为定……”青衣少年道:“妹子,你……”
  那少女纤手一挥,他顿时住口不语,布衫少年瞧在眼里,在心底哼了一哼,却默默不作声。
  青衣少年道:“在下顾迁武,兄台台甫可否见示?”
  布衫少年道:“区区姓赵,草字子原。”
  他哈哈一笑,复道:“咱们是不打不相识,阁下这位妹子的芳名何不一并见告?”
  青衣少年顾迁武呐呐道:“她……她……”
  那少女嫣然笑道:“就是问名道姓也要拐弯抹角,诚然小家气得紧,我叫甄陵青。”
  那身着布衫的赵子原道:“甄顾之间,兄妹各有其姓,这倒奇了。”
  少女甄陵青道:“何奇之有?咱们是表……表兄妹……”
  她略一侧首,那双泛如秋水的美目打量了赵子原一下,又道:“喂,你没有马儿可怎么办?”
  赵子原道:“不劳费心,姑娘尽管放辔奔驰,区区步行当不落后。”
  甄陵青不再说话,一拍马背,当先纵出,顾迁武抖缰随后跟上。
  飞马奔出十余丈后,甄陵青回首一望,见赵子原仍立在原地未动,她寒着脸儿说道:“姓赵的出现得太过突然,想来咱们先时所说的话,已被他听进耳里,他藉口跟定咱们,必有用意,须得谨慎提防……”
  顾迁武道:“难不成他也为此事而来?”
  甄陵青道:“目下犹不能肯定,这人莫测高深,直令人难以揣度,但我终会将他的底子盘出……”
  快马奔驰,瞬间已与赵子原相距数十丈远。
  赵子原眼望两骑渐去渐远,睛瞳间忽然掠过一丝煞气,他喃喃道:“太昭堡……太昭堡……想不到这座古堡又有主人啦……”
  他身子一纵,飞快掠去,不一刻已赶上了前面二骑。
  那顾迁武见赵子原纵跃于马旁,丝毫不显得吃力,不禁赞道:“兄台足利于行,这一身轻身功夫是没有话可说了。”
  荒路一直贴着野芦荡往前伸延,愈走地势愈低,一路上芦花飘得满天飞舞,把人马全给沾白了。
  越过平野,在远处大云交接处,出现一丛林障,一片青绿中现出一抹深褐色的曲线,两骑三人加紧脚程奔去,不一刻便到了那座小镇。
  小集镇建在空野大平梁上,大街小巷星罗棋布,三人进入镇中,立觉气氛有异,整个镇内静悄悄的,街上见不到一个行人,听不到一语人声!
  顾迁武游目四扫,奇道:“是怎么一回事?镇上的人难道都死绝了?”
  甄陵青“喔”了一声道:“事有蹊跷,咱们分头到各条街道去瞧瞧……”
  两人掉转马头,分别驰入左右的横街,只有赵子原立在原地未动。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二骑又重回原地,甄陵青问道:“有何发现?”
  顾迁武摇头道:“连鬼影也没见到一个!”
  甄陵青道:“那边情形也是一样,沉寂得骇人,看来这集镇是没有人居住了。”
  顾迁武转首朝赵子原道:“对这反常现象,兄台可有什么高见?”
  赵子原淡然道:“没有人倒落得清静,咱们今夜可一人住一间大房子。”
  一语方歇,突闻甄陵青出口叫道:“瞧!街头那边有人走过来了!”
  顾、赵二人闻声望去,在朝阳照射下,只见一人缓缓自街头走来!
  渐渐那人来得近了,依稀可见是一个面目清癯的老者,手上提着一篮菜蔬水果,停在道上蹀步着。
  顾迁武横马挡在老者面前,在马上欠身一揖道:“这位老丈请了……”
  那清癯老者望了三人一眼,道:“不敢,壮士有何见教?”
  顾迁武道:“老丈是在下于镇上所见到的第一人,不知此镇……”
  他语声微顿,做了个询问的表示。那清癯老者皱眉道:“呵,壮士莫非感到镇内之光景有异?”
  顾迁武颔首道:“正是,在下等本欲寻个店家进食果腹,不想此镇竟是空无人迹……”
  清癯老者沉声道:“镇内居民早在半年之前,俱已纷纷相率迁往他处,只因……”
  甄陵青忍不住插口道:“为了何故?”
  清癯老者凛然道:“只因此镇经常闹鬼,两年来竟有数十人先后暴毙,个个死状惨厉异常,死因毫无可查,抑有进者,一入夜晚鬼叫神号之声属引不绝,集镇内外鬼影幢幢,住户饱受惊扰,于焉相率他迁。”
  甄陵青吸一口气道:“如此道来,本镇竟是一座鬼镇了?”
  清癯老者颔首道:“不折不扣的鬼镇!”

相关热词搜索:奇士传

下一篇:第二章 夜斗荒园
上一篇:
暗流